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章 情窦初开两相思,指皂为白两不知
作者:闪现放大招      更新:2020-07-28 20:00      字数:9031
“妈,我回来了。”贺兰昀回到家中,脱掉鞋子和外套。

  “今天辛苦啦。”

  “不辛苦,今天我还是第四名。”贺兰昀边说,边看看汐云的反应。

  “第四名不是挺好的么?赶紧过来吃饭。”汐云放好碗筷后,突然想到,“你今天考试有没有拉肚子啊?今天你和你哥中有个人喝了过期的牛奶。”

  贺兰昀诧异母亲竟然发现牛奶过期,“我拉肚子了,哥肯定没事。”

  汐云很急切地问道:“你拉肚子了?那考试没有影响吧?”

  “没事,我不是依旧第四名嘛。”贺兰昀心想,母亲应该不能察觉出来什么。

  “哦,那就好。”汐云松了一口气,“赶紧吃饭吧,今天还买了大闸蟹。哦,对了,等等还要吃点药,估计你这肠胃还没好。”

  “不用,拉完就好多了,没事。”贺兰昀赶紧转移话题:“这些留些给哥了么?”

  “别管他,他那混小子爱咋样咋样。”

  贺兰昀笑了笑,心思着母亲应该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贺兰轩的气,“妈,没事,哥昨晚和我道歉了。”

  “道歉?”汐云没想到,两兄弟之间把小矛盾自己解决了。“那小子还算有哥哥的样子。”

  “那还是留些给哥吧?”

  “不用,他们考试全封闭,今晚也回不来,螃蟹放第二天就不新鲜了,你全吃掉,妈明天再买就是了。”

  ——————————————————————————————
  筑基境晋升考场,是在峰栏山的森林中进行。

  贺兰轩猛然打了一声喷嚏,抱怨道:“是谁在背后骂我?”

  身旁的如烟纠正道:“这你就说错了,一声是想,两声是骂,所以,此时此刻不是有人在骂你,而是有人在想你。”

  萧瑟不以为然,“哪来的荒谬理论啊?”

  如烟不服气了,“这怎么就是荒谬理论呢?如果我这是荒谬理论,那打一声喷嚏就是被人骂不也是荒谬理论?”

  萧瑟:“照你这么说,那要是打了三声喷嚏,或者三声以上呢?”

  “三声以上,就是——你感冒了!”

  “无聊。”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啊。”

  贺兰轩阻止了两个人的争吵,“好了,你们别吵了,我们赶紧把物品送往七星塔。”

  贺兰轩一如既往对学业、任务的重视让如烟有点失落。从炼气境开始,如烟就一直追随着贺兰轩的步伐,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到最好的筑基境一班,得偿所愿和贺兰轩成为同学,可转眼就要各奔东西。这三年的时光里,或许是她太过于依赖贺兰轩,导致如烟灵修一点精进都没有,眼看着二班、三班的人都在超越她。她明白,自己是没有办法和贺兰轩未来在一个部门了,贺兰轩一定会选择侠部或者暗部,没有进前三的她,只能被安排在兵部。看着贺兰轩如此木讷,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她的心意,如烟原地站着不动了,心里头翻云覆雨交杂着压抑许久但又复杂的情绪和情感。

  “怎么了?”被如烟骂无趣的萧瑟,是最快反应出如烟的情绪。

  如烟看着还一无所知的贺兰轩,他的背景越来越远,开始喊出来:“贺兰轩!”

  贺兰轩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一脸疑惑地回头。

  “贺兰轩,我喜欢你!”

  如烟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在场的两位男性都被惊吓到,说不出一句话。

  “我喜欢你!”如烟见贺兰轩没有反应,继续补充道:“从练气境开始,我就喜欢你,为了我能够和你一个班级,我拼命地练习,我一直在努力,可你为什么不回头多看看我呢?为什么你的眼睛,总是看向更远的前方……”

  贺兰轩不知所措,他不曾想到,曾经一直处在第二名的如烟是受到他的影响。而在贺兰轩身边的萧瑟也很是失落,因为他,才是一直追赶如烟的人啊。

  “我们马上毕业了,前三才能自由选择。我痛恨我自己,明明以练气境第二的身份进入1班,可如今连前三都进不去。我肯定会在兵部,你按照你的心愿去了暗部,未来能够见到你的几率微乎其微……”如烟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可就在这时,“哦,这时上演什么别离大戏啊?”打破了如烟的发言,所有人都看向树上,是白字画老师站在树上。

  “大家注意!”训练出来的结果,让贺兰轩一下子丢掉了如烟当下哭泣的情况,想让大家迅速进入状态。

  如烟也是,眼泪都没有来得及擦掉,迅速动用灵力,“雾影领域。”他们周边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浓雾,隐藏他们的位置。或许,这就是追逐一个人的脚步追逐习惯了,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烟的指令。

  萧瑟也进入状态,但是他还在顾虑如烟的情绪以及她所处在的位置,毕竟现在的站位对于战场来说,属于辅助落单了。

  白字画感慨,上一秒还在诉说情绪,下一秒就能够进入战斗状态,不愧是一班的学生。但他心里也明白,现在的漏洞,在如烟身上。“墨染游龙!”一把毛笔在画卷上行云流水,一条墨色小龙腾空而出,杀气重重冲向如烟。

  “落叶霜花斩!”萧瑟顺闪至如烟的位置,刀锋凌厉,斩下龙头,龙变回墨汁,落在了花草之上。

  而一边的贺兰轩凝结灵力至拳刃之上,闪至白字画身旁,不留一丝活口,逼得白字画使用灵力凝结在画笔上,挡下拳刃的进攻。这是一场开光境的比拼。

  ——————————————————————————————

  贺兰昀快要吃完午饭之时,汐云接到舒海棠给她打来的电话。

  “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汐云似乎听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你确定不是一班,而是二班?”

  坐着吃饭的贺兰昀,也在留意母亲电话里提到二班这个字眼,毕竟他现在第四名,分班是三人一班,二班就是他未来的班级。

  “今天上午的时候,部长也离奇的来我们家里一趟,但没过多久就走了。”汐云和舒海棠讲解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贺兰昀听到部长来家里也留神了下。

  “好的,那谢谢你了。哪里,还是要谢谢你。”汐云挂完电话,一脸疑惑地坐回了位置。

  “妈,什么情况?”

  “你们二班的老师竟然是黄铺昊月。”

  “怎么可能?他一个暗部部长来教课,还教二班?”贺兰昀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你海棠阿姨说收到通知了。”汐云很认真解释这件事情,“因为你们这一届二班之前是海棠阿姨当你们老师,我还拜托她好好照顾你,结果她刚给我打电话说教育部换老师了,让她等下一批,说是黄铺部长自己提出来要当二班的老师,教育部部长也亲自聊了这个问题。她说原本今天中午公布分班以及师资,这件事弄完,估计要下午出来结果。”

  贺兰昀才发现问题不简单,“那老妈,你刚刚在电话里说,部长来过我们家,这个部长是……”

  “黄铺昊月啊。”

  “他来干嘛?”贺兰昀瞬间紧张起来。

  “说也奇怪,他来得很匆忙,走得也很匆忙,但问题都是问你的事情。”汐云一脸严肃看着贺兰昀,“你是不是在学校惹事了?”

  “我怎么会惹事!我要是惹事,方轶老师肯定会和你说。”

  “说的也是。”云汐也不理解,“那部长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云汐心里想,不会真的是因为小儿子是领养的,他们暗部例行公事,但又何至于成为筑基二班的老师,多少开光境和灵虚境的修行者,都想能够受到黄铺部长的关注。

  “妈,部长来问了些什么?”贺兰昀就是揪着这件事问到底。

  汐云自然不会把领养这件事情说出来,就说:“看了那盒过期牛奶后就走了。”

  汐云说牛奶是无心,想着不要让儿子知道自己的身世,但贺兰昀听者有意。贺兰昀突然明白,黄铺昊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要让贺兰昀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下就麻烦了。

  ——————————————————————————————

  峰栏山林中,贺兰轩拳刃灵能尽显,雷厉杀向白字画,铮琮交手之间,划出子夜潇潇之锋芒,却见字画进退自如,泰然应付。

  就在贺兰轩攻击无果之际,突然来了一道烈风斩,避开贺兰轩,攻向白字画。白子画凝笔空中一句点,迎刃而击,轻松化解萧瑟的烈风斩。

  “两个筑基境的小家伙还想参战?”白字画不以为然,落笔成蝶,奇异墨色蝴蝶张开双翅,从画卷中旋转而出,像极了无数的飞刃,尽数攻向萧瑟和如烟。

  “萧瑟!如烟!”贺兰轩动用灵力想去帮助,却硬生生被白字画一笔凝灵画笔挡下来。

  “你的对手是我,不是那些蝴蝶。”白字画画笔轻松灵动,笔落点之处,都形成阵点,点点相连,形成阵法,困住贺兰轩。

  “阵法?”贺兰轩震惊,“你是上官家族的后人?”

  “只是有幸读懂上官家一本秘法的第一页前三行,造就我现在的成就。”

  而另一边,墨色飞蝶把萧瑟和如烟团团围住,纵使萧瑟挥刀劈砍,身体还是始终限制于刀风剑雨之中,如同上了枷锁一般,不能肆意施展刀法,转眼间,他已经是伤痕累累。

  “啊——”刀蝶在如烟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

  “如烟!”萧瑟大声呼喊,但却走不出这墨蝶困局。

  “萧瑟!如烟!”贺兰轩边躲避着画笔,边看向他们两人的方向。

  “注意力不集中,是要吃亏的哟。”白字画催动灵力,让在空中的定点的墨点两两相互吸引,引发小规模爆破,让贺兰轩受伤之余,又形成新的落点格局。

  救人心切,瞬间让贺兰轩引动全身灵力,注入拳刃之中,旋转全身,化身爽利的陀螺一般,疯狂掠夺着周边的花草、风沙,锋芒席卷向白字画。在他心中判断,毕竟对手是开光境的强者,他初入开光,必须拼劲全力。白字画点点相连,形成枷锁,困住不断旋转的贺兰轩。

  另一边,被困住的萧瑟陷入自责,自责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如烟,自责自己的努力没有被看到,自责因为自己的无能,让贺兰轩陷入苦战。

  “霜花斩!”耐不住困战,萧瑟自责之中拼尽全力,猛然挥刀,霎时间白光四起,交织成稠密的刀网,一声呐喊,瞬间——破境!刀网在灵识的控制下,转瞬将墨蝶全数杀尽。破境后的萧瑟,也不忘记搀扶住伤痕累累的如烟。

  “哦?这个时候破境了?”白字画留意到另一边的情况,“同时要对付两个初入开光境的学生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时间成本太大,还要阻扰其他考生,看在破境份上,撤!”

  贺兰轩打算追击,但被萧瑟阻止,“如烟受伤昏迷不醒,别追了!”

  至此,萧瑟是这一批考生中,第二位步入开光境的修行者。

  ——————————————————————————————

  贺兰昀很是郁闷地坐在床上,想着以后黄铺昊月当自己的老师就很头大。贺兰昀想着言逸如现在在干嘛,要不要找他好好抱怨下这件事,但好像现在让言逸如知道一些事也不太妥当。

  而此时此刻,言逸如在家也是发呆,他一直在想今天中午贺兰昀亲吻他脸颊的一瞬间,瞬间脸红起来。这是爱情么?可他们两个人都是男生,算爱情么?不知道为什么,越想那个瞬间,额头就出现了反应,长出了淡黄色的一条细绳。

  言逸如走出房间,很疑惑地问坐在沙发上的父母,“爸比妈咪,为什么我额头长出奇怪的东西?”言逸如指着自己的头部。

  言修寒和苏清先是面面相觑,然后言修寒立刻打破安静的状态,“看来,我们宝贝儿子是进入青春期啦。”

  “青春期?”

  “是长大、长高的时期,这段时间,你的身体都会发生变化,包括喉结、胡子,情丝也会长出来。”

  言修寒费时费力讲解了一番,从青春期的变化,到身体的发育,并把情丝封印回言逸如的额头里,“这情丝的封印可不能随意解开哟。”

  言逸如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就在言逸如要转身回房间的时候,苏清突然问道:“宝贝儿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

  言逸如被问蒙了,脸刹那间红了起来,“没……没有啊。”然后匆匆回到房间。

  “他一定有喜欢的女孩子。”

  “怎么可能,到年龄都会长出情丝的。”

  “作为母亲的直觉。”苏清思索着,“他们班有哪个女孩子是他经常提到的?好像没有啊?”

  “他好像经常和贺兰昀一起。”

  “贺兰昀是男孩子,我说的是女孩。我好像真不记得他有怎么提过女孩啊,他不会是那种默默喜欢苦恋不说的类型吧?”

  “孩子他妈,你就别瞎操心。”

  言逸如回到房间,满脸通红,想着母亲说的那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可他喜欢的,是男孩子,是那个没事天天挑逗他的痞男孩。言修逸如想,这到底是不是爱情呢?

  “言逸如,分班情况和老师情况出来了!”母亲喊话打破了言逸如的纠结。

  “来了。”对于言逸如而已,他似乎更关心二班的情况,“二班是你们其中一人教么?”

  “二班怎么会我们教,二班好像是舒海……”等苏清看清楚二班教师名单的时候,整个人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黄铺昊月?”

  苏清一脸疑惑地看着言修寒,“怎么二班教师写着是黄铺昊月?”

  “怎么可能?”言修寒还不相信,接过班级情况表查看。

  言逸如之前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好像听出情况来,内心莫名高兴。

  “还真是黄铺兄。”

  “黄铺兄这不够意思哈,放着不教我们,让我们也破破境,跑去教筑基境的学生,还是教二班?”

  “不行,我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言修寒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我的部长大人,你是什么情况啊?这么说你是认真的?我服你了。那要不这样吧,你把我家逸如掉到二班?”

  等言修寒挂了电话,苏清问道:“什么情况?”

  “他说对一个小鬼头特别感兴趣,想研究研究。”

  “听他说的鬼话,你也相信哦,一定有特别的目的。”

  “二班都有谁?”

  言逸如小声插话进来:“贺兰昀,云落安,季婉清。”

  “贺兰昀?”苏清不自觉的重音,引起了言逸如的关注,言逸如发现父母面面相觑,似乎是一种默契,不愿意再多透漏更过的信息。

  “怎么样?说把我们家儿子安排进二班,他怎么说的?”苏清瞬间转移话题,但这一招的确是有效,逸如对转二班非常感兴趣。

  “我那么随便和他开玩笑,你还当真?他自家的宝贝儿子还分在一班,他怎么不把他儿子掉二班,干脆让他儿子,我们家儿子,和贺兰昀一起凑在二班吧!”

  “那也不错啊。”苏清笑着回答着,她知道丈夫是玩笑话,就顺着这个玩笑继续开下去。

  “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明明云锡四岁进练气,六岁进筑基,六岁的时候就可以晋升筑基班,他却不肯,硬是拖到现在,还压制云锡的破境。”

  “或许是云恒的关系……”

  言逸如发现父母的聊天他已经不太感兴趣,自己回到了房间。但他留了自己的心思,想偷听父母是什么事情不让他知道。

  言修寒和苏清好歹也是灵虚境的修行者,示意下儿子的房间,都知道这臭小子已经懂得墙角偷听。

  苏清猛然打开房门,把言逸如吓得不轻,“我的宝贝儿子在干嘛啊?”

  言逸如瞬间不知所措,“没有……没有啊……”

  “忙自己的吧。”说着把房门关上了。言逸如知道偷听无果,就直接放弃了,但他心里乐开了花,也就是说,贺兰昀得到全校、全峰栏城最好的资源。

  “你说,和东方家族有关吧?”

  “或许吧,毕竟那孩子是东方家族最后的血脉。”

  “可是黄铺兄到底是看重了东方家的血脉,还是这孩子身上有什么疑点?”苏清分析着,“如果是看重血脉,为何过往不培养,而要在这个时候?”

  “你的意思是,身为暗部部长,他发现这孩子有异,所以亲自监督看管?不至于吧,怎么说贺兰昀也不过只是十二岁的孩子。”言修寒觉得妻子小题大做了。

  “十二岁的孩子?南宫淼十二岁晋元化境,十六岁破元化晋元婴;黄铺家的黄铺云恒,十二岁晋辟谷,十六岁晋元化。你千万别把他们当孩子啊。”苏清开始回忆曾经的事情,“你不知道捡到那孩子的时候,是多么令人诧异,全村人死光了,就剩下他,也不哭也不闹,我们都疑惑这孩子是怎么躲过杀劫的。我一直劝说汐云不要收养,她就是不听劝,说和那孩子有缘。”

  “照你这么一说,还的确挺诡异的。而且东方一族他们特殊的灵体,简直就是禁术。”

  苏清不解,问道:“禁术?”

  言修寒诧异,“你竟然不知道?就是他们缔结情丝的功法啊,能使双方都不死不灭,而且会让当事人灵修实力倍增。”

  “缔结情丝?这样荒唐的事情他们竟然做得出来?是应该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这件事,最好离贺兰昀远一些。”

  “这不至于吧?”言修寒觉得现在还不至于杯弓蛇影,“只是朋友关系而且,他也不可能和我们家逸如缔结情丝吧?”

  苏清有点迟疑,“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少交往的好,毕竟他不是我们峰栏城土生土长的。”

  言修寒突然莫名地感慨道:“话说我们峰栏城许久都没有出一名灵虚境以上的少年了。”

  ——————————————————————————————

  傍晚,七星塔迎来第一支顺利转移物品的队伍,正是贺兰轩他们,只见萧瑟背着昏迷的如烟,贺兰轩护送在侧。

  交接完物件后,贺兰轩和萧瑟相视一笑,毕竟第一还是他们队的。

  萧瑟最先挑起话题,“明天互相竞技后,我们就都毕业了。”

  “是啊。”

  萧瑟见贺兰轩不继续说话,盯着贺兰轩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如烟的事情你怎么考虑的?”

  “啊?”这似乎是贺兰轩暂时不愿意去面对的,似乎想赶紧比赛完,就什么都过去了。

  “你不会一点都没考虑这件事情吧?”萧瑟对贺兰轩的态度很无奈,“你到底有没有喜欢如烟?”

  “我不知道……”

  萧瑟有些愤怒,“什么?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贺兰轩摸着脑袋,“突然知道有个女孩喜欢自己,莫名的欣喜,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魅力,特别奇怪的感觉。”

  “如果是喜欢,那就在一起,如果不是喜欢,我希望你早点拒绝她。”萧瑟神情非常严肃。

  “我知道。”

  萧瑟继续补充道:“还有,明天是很重要的考试,我不希望你影响到她的情绪。”

  ——————————————————————————————
  晚上九点多,虽然对于夜猫子来说还很早,但峰栏城已经是格外安静。这一夜,言逸如睡不着,他想见贺兰昀,他不曾想过,半日不见,就如隔三秋。他想趁着家人不注意,给贺兰家打电话,但又怕接电话的不是贺兰昀。

  言逸如突然心血来潮,想着要不去贺兰昀家周边逛逛,就算见不到他,看到他家也好。于是就穿上外衣出门。

  “爸比妈咪,我出去下。”还没定言修寒也苏清反应过来,言逸如就急匆匆出门去了。

  “他这么晚去哪?”言修寒问苏清。

  “是找那个女孩子么?”苏清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行,我要去看看。”

  “这样不妥吧,你跟踪小孩啊?”

  “你难道不好奇自己儿子喜欢谁?”

  “是也好奇。”言修寒瞬间依附苏清的想法。

  ——————————————————————————————

  言逸如在贺兰家周围转了两圈,看着贺兰昀的房间亮着灯,就感觉心里暖暖的。正当言逸如想要离开的时候,房间的窗户打开了,贺兰昀瞬闪至言逸如面前。

  “言逸如?你怎么到这来了?”

  “没有啊……”贺兰昀突然出现,让言逸如又是欣喜又是慌张,“只是路过……”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太想我了。”贺兰昀厚着脸皮、毫不避讳。

  言逸如笑着承认,“是,想你了。”

  这下让贺兰昀接不上话了,他本来以为言逸如会说“太不要脸”或者非定的话,这么直接说是,让贺兰昀不知所措,只好摸着他的头,“早点回去吧。”

  “嗯。”今晚的言逸如,异常的乖巧,也不像平时里那个直接把贺兰昀的手拽下来的他。

  贺兰昀凑近在言逸如耳边,这让言逸如心跳加速,“你母亲悄悄跟在你身后。”

  “嗯?”言逸如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沉浸在贺兰昀的气息中。

  “别去看!你就装作不知道,”贺兰昀笑笑,“我估计是你大晚上出来,他们不放心。”

  “哦。”

  “早点回去吧。”

  “我明天过来找你。”

  “好啊。”

  言逸如依依不舍地回去,苏清赶紧先撤回家中。

  “儿子去见那个女生啦?”言修寒完全没看清楚苏清绑着个脸,还继续问道。

  “没有,见了贺兰昀。”

  “我就说他不可能去见什么女孩,不过他大晚上去找贺兰昀干嘛,因为分班的事情?”

  苏清不再回复丈夫的话。今晚,又多了一位为儿子思虑的母亲。

  ——————————————————————————————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对于黄铺云锡而已,也是一个不眠之夜。

  早上的考试,让他看到千年老四贺兰昀的真实实力,但他不服气,如果不是父亲压制他的灵力,他现在的瞬闪一定在百米之外,可每当他凝结灵力的时候,都有父亲种在他身上的力量在压制他。

  下午更让他郁闷的是,父亲竟然成为二班的授课老师。父亲在他晋升筑基境之后,就再也没有教过他,或者更明确一点,是哥哥去世后,就很少教他了。他很想为哥哥报仇,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加入侠部,找到杀死哥哥的那个叛徒——嵊泗,也是三十年前,让叔叔走火入魔的罪魁祸首。可是当他6岁破练气晋筑基后,父亲便在他身上植入压抑灵力的力量,而现在,父亲竟然要教一个外人?他不能理解。

  父亲回来的时候,他鼓起勇气询问父亲成为二班教师的原因,得到的却是父亲对贺兰轩的认可,对自己的否定。如果不是父亲的那股灵力,他早就在开光或者灵虚了,又何至于被父亲否定。贺兰轩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父亲在意的?但又是为什么,一个千年老四竟然在前三科的考试,竟然都超过了他。

  黄铺云锡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和贺兰昀较量一番。

  ——————————————————————————————

  这样更深人静的时候,对于贺兰轩、萧瑟以及如烟而言,更是一个不眠之夜。

  贺兰轩一直在回忆如烟在考试的时候和他说的那番话,也一直在琢磨,心中的那一份欣喜,是不是感情。萧瑟的那一番话,“如果喜欢,那就在一起。”似乎像催化剂一样在贺兰轩的心里澎湃起来,他想,或许答应了,就是他的初恋,他可以了解和别人谈恋爱是怎么样的感觉。如果萧瑟不说那一番话,贺兰轩估计第二天会避开如烟,但现在,想着要是故意躲避,是不是就会影响如烟明天的考试。虽然贺兰轩没有答案,但心中的天平已经不知不觉发生倾斜。

  萧瑟心里难受,自己追随着如烟的脚步,但至今才知道,如烟是追随着贺兰轩的脚步。萧瑟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够努力,超过如烟,能够保护如烟,就会让如烟发觉。可是他错了,一直以来,都有贺兰轩这座“大山”立于面前。他今天和贺兰轩的那一番话,是希望贺兰轩在合适的时间,能够拒绝如烟,但他知道,一定不能在考试前。今天意外破境,也就意味着,他有资格和贺兰轩在明天的考试一争高低。如果明天能够打败贺兰轩,如烟会多看他几眼么?

  如烟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女生宿舍里,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她起身,发现身边的其他考生都已经睡下了,却看见桌子上留下字条,是萧瑟留下的,“我们今天成绩第一,你不用担心,医生说明天的考试你不会受影响,好好休息”。

  第一了,太好了,如果因为自己昏迷的原因,导致拖了队伍的后腿,她会懊悔不已。如今队伍第一,贺兰轩稳稳第一名了。

  可是欣喜过后,她又开始忧虑。昏迷后她不知道贺兰轩的态度,想着贺兰轩会不会再也不理会自己,但她不后悔说出来,因为真的很有可能,很难再碰到了。

  这样安静的夜晚,睡的最惬意的,估计就是贺兰昀了。意境修行后,他就呼呼大睡,管他什么部长授课,管他什么计划变化,烦恼过后,就随心所欲算了,未来见招拆招。

  言逸如也睡得很香,享受着晚上贺兰昀的摸头杀后,让他睡得很安稳。

  ——————————————————————————————

  一早,前往武斗场的路上,贺兰轩找到如烟。

  如烟先是诧异,然后不太好意思,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如烟……”贺兰轩见如烟不说话,主动把话说出来,“昨天的事情……”

  如烟没有接话,等着贺兰轩把话说清楚。

  “昨天的事情,我想了下……”

  如烟心里想,他要拒绝我了么?

  “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贺兰轩摸着脑袋,“但是你和我说,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很诧异也很欣喜,我想这也算得上喜欢吧?”

  “耶?”如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想说,”贺兰轩有点紧张,“等考试结束后,我们交往吧?”

  什么?如烟更不敢置信。

  “我也想了解,谈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这次考试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加油!”贺兰轩说完,直愣愣地等待如烟的反应。

  “好!”如烟激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我会努力的!”

  贺兰轩心想,这样,也能够激励她吧。

  而角落里,萧瑟紧紧握着拳头,心中的恨意和无奈油然而生,“贺兰昀,我一定要打败你!”

作者有话说:

情丝是在灵修中很重要的一种存在。没有情感困扰、还是童子身的修行者在修行中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像东方家族却不一样,运用缔结情丝的方式增进缔结者和被缔结者之间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