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章 一心一意空寂灭,三生三世再少年
作者:闪现放大招      更新:2020-07-25 20:27      字数:10506
  三十年前,有魔域作祟,攻破人域灵修圣都日丽城。玄魔境武将合撒虎和茜米尔女皇上演一场史诗级较量,却因日丽城有人起了异心,杀死茜米尔女皇出生没多久的儿子,致使茜米尔女皇飞升破境失败,女皇在寂灭之际使用秘法,将玄魔境武将合撒虎和大部分魔军困于日丽城。

  少量魔军在日丽城之外,没被秘法困住,致使魔军所到之地,都是生灵涂炭。为了抵抗魔军,日轮城外其他城市的所有修行者都集结起来。远在南部峰栏山内侧的峰栏城也不例外,也有少量的魔兵出现,致使峰栏城所有的修行者都出动了,甚至处于筑基境的学生,都在帮忙百姓撤离。

  峰栏城修行者奋勇抵御魔兵,奈何灵修差距过于悬殊,溃不成军。

  一名开光境的灵修鼓舞士气,“大家坚持住,昊海和浩概马上就来了。”

  “不能让他们再靠近城镇了!”另一名开光境的灵修冲了上去,却不想被魔兵轻轻一掌便灰飞烟灭。

  灵修境界差距实在太大,魔域出来的士兵,至少处在元婴境,对于魔域而言,元婴境就是起点,而在人域中,要达到元婴境,必定要从筑基境开始修行,到开光、灵虚、辟谷、心动、元化后,才到元婴境。峰栏城大部分的修行者,都才处在开光境和灵虚境,能够到辟谷境界的,都可以自称为大修行者了。如果没有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浩劫,人类估计都不会知道自己曾经是多么狂妄自大。

  “昊海和浩概怎么还没有到?”处在辟谷境的黄铺昊月奋力抵抗着。

  就在峰栏城灵修者溃不成军的时候,一名灵修者带伤抵达战场。

  “是南宫浩概!”所有人激动起来。

  寒风阵阵,瞬间,八卦阵法灵现,推、托、盖、劈、撞、搬、截、拿,一走、二视、三坐、四翻,五行并济。南宫浩概虽负伤,但依旧身捷步灵如龙游空,拧翻走转掌法变化莫测,拳掌称奇,魔军受其一拳、一掌,飞灰湮灭。浩概的拳掌,代表着人域的终极灵修,他也是空冥境强者。

  就在所有人欢呼魔军打败之时,却见黄埔昊海提剑杀出。

  “是黄埔昊海!”人群更加雀跃起来。

  黄铺昊月也激动地看向自己的弟弟,但同为黄铺家族的成员,昊月察觉出弟弟的灵力能量很是不对劲。

  其他人根本没有察觉,依旧欢呼道:“太好了,两位空冥境的大修行者都来了!”

  可让大家匪夷所思的情况出现了,黄埔昊海没有厮杀魔兵,而是和南宫浩概厮打起来。

  “什么情况?”大家才发现情况不对。

  “昊海!你清醒一点!”浩概边躲避着昊海的攻击,边消灭魔军,“昊海!你还有意识么?”

  浩概运用太极于形、意之中,翻走闪躲,然而体内的伤势,对付元婴境还不成问题,但因要对付一个和自己同实力的朋友,却愈加严重。

  远处树上,一个黑衣身影看着这一场旷世对决,并露出洋洋自得的笑容。

  浩概消灭最后一名魔兵,却被黄埔昊海一剑刺入胸膛。

  所有人惊呼:“噬灵剑!是噬灵剑!”

  “这么说浩概要魂飞魄散了?”

  “昊海是怎么了?”

  “他入魔了。”身为哥哥的黄埔昊月警惕地看着弟弟昊海的情况。

  “入魔?”

  “他不会等等把我们都杀了吧?”人群中慢慢开始有人反应过来。

  “昊海!浩概!”就在这时候,上官峪赶来,但看到的却是血淋淋的一幕。

  浩概强行运用灵气,翻转昊海手中的噬魂剑,运用太极剑法,将噬魂剑也刺入昊海体内。

  “不!”上官峪疯魔一般地跑到他两身边,哭泣着,“你们在做什么啊?”

  昊海因为摄魂剑的原因,意识得以恢复,摸着浩概的头,说道:“你做的很好。”

  “本来不打算这么做的。”浩概笑着哭了起来,“但是我要走了,没人能够阻止你了。”

  “做的很好。”昊海眼泪在眼眶打转,“我对不起你。”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要离开,想着必须要你来作伴,不能留给……他……”浩概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只用眼睛瞟了一眼在旁边的上官峪。

  “你们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和我说。是,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和我说,我能理解,但为何有入魔的状况不来找我呢?你们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呢?”上官峪已经崩溃,捂着昊海和浩概的伤口,想用灵力修复,“你们现在又想丢下我?”

  “峪儿,对不起。”浩概轻轻地说道,但连做表情的力气都没有。

  “你别和我说对不起!你就是故意的,如果我们两个一起联手,至少也能困住昊海,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就是觉得心里愧疚,所以才不来找我,好了吧,你们都快到寂灭境的人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呵呵……”浩概有气无力地笑着。

  “你还笑!”

  “对了,还有一个人一定要解决掉……”浩概艰难转动着眼珠看向树林的深处,正是黑衣人站立的地方。

  “在我魂飞魄散前,再为这座城市做些事情。”昊海凝结全身灵识,“秘法·绝对领域!”

  大量灵气飞逝而出,黑衣人直接被灵气弹飞至峰栏城之外。灵气凝结在峰栏山上,阻挡着其他魔军对峰栏城的进攻。

  浩概已经没有了意识,身体已经一点一点在消散。

  昊海摸着上官峪的头,温柔地说道:“小山谷,后面就靠你了,你要快点到空冥境啊。”昊海以最阳光的笑容结尾,他的身体也在一点点消散。

  “我不允许!我不允许你们离开!”

  浩概轻声问道:“峪儿,你别生我气了……”

  “我没有,我没生气了……感情的事情我知道不能强求,你们能在一起我真的也替你们高兴,但你们不能就这么丢下我啊……”

  昊海也轻声说道:“小山谷,你会找到那个,你喜欢,且喜欢你的人……原谅我,我只能对浩概他一心一意……”

  “你们不能离开!我不允许!”上官峪用匕首插入自己的手掌心,启动埋在峰栏城里所有的结界点,点点相连,形成最大的结界阵,“秘法·时光逆转!”

  伴随着秘法的进行,昊海和浩概的灵识一点一点地回归身躯,身体一点一点在复原。

  “太厉害了吧?”峰栏城所有灵修无不惊叹。

  “这就是离合境的实力?”

  “毕竟上官峪是离合境的巅峰。”黄埔昊月解释着,他内心也是万千感慨,曾经能联手对抗茜米尔女皇的两位大修行者,转眼就不复存在,曾经那么令他骄傲的弟弟,就这样连告别都没有就离开了,“离合境的巅峰,却看不穿生离死别。或许,这是我们每一位修行者都要正视的问题。”

  就在大家以为一切要逆转的时候,所有结界的节点承载不了灵气,自行炸毁。扬尘驱散后,留在空地的,是黄埔昊海、南宫浩概以及上官峪的石像,和一堆伴随石像周围的石字,都是上官一族的文字,噬魂剑也石化了。

  峰栏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上官峪最后的秘法失败了,而且遭到了反噬。

  就在同一天晚上,一个婴孩在南宫家诞生了。

  ——————————————————————————————

  三十年后。

  方轶:“明天就是能力考试了,希望所有的同学都能够晋级。”

  “谢谢老师。”同学们异口同声感谢方轶老师的教导。

  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方轶叫住了贺兰昀:“贺兰昀,你到我办公室一下。”

  “哦。”贺兰昀有些疑惑,但还是回道:“好的,老师。”贺兰昀身边的言逸如也有些疑惑,然后和贺兰昀说道:“那我在校门口等你。”

  峰栏城城镇-练气境修行班教师办公室-傍晚

  收拾好东西后,贺兰昀来到方轶老师的办公室,千钧老师也在。

  “老师,你找我什么事情么?”

  方轶并没有很严肃,而是很温柔地拿出成绩单,指了指贺兰昀的过往成绩清单。

  “怎么了?”贺兰昀没发觉有什么不对,这成绩和过去没有什么变化。

  “我说你怎么千年老四啊?”

  贺兰昀腼腆地笑笑,“他们很强啊,不是那么好超越。”

  方轶一脸质疑地看着贺兰昀,“如果有一两次到第三名、第二名,我都会觉得正常,我们不说第一名的黄埔云锡,毕竟他4岁就进入练气境,6岁进筑基境,加上他们黄埔家的瞳术。可你和第二名、第三名的差距不大啊,而且言逸如有时候在百米瞬身、飞镖投掷等项目都能和云锡并列第一,南宫銘他的成绩也是波动的,怎么就你的成绩就这么稳定,一直都是老四,而且还是所有科目都是第四。”

  “所以才有千年老四的名号……”贺兰昀不打算认真回答方轶的问题。

  方轶紧追不舍,“我们就说说飞镖投掷,你每次的成绩都是9,而别人的分数都有9.2、8.8等等浮动,而你稳稳在9环上,能够每次把把命中9环的人,怎么不可能把把命中10环?”

  贺兰昀不再说话,但面不改色。

  “老师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方轶摸着贺兰昀的脑袋,“老师只是希望你明天晋级考试能够拿出实力来。虽说在现在关键时间,大部分同学都能够进筑基班,可是毕竟前三名会被受关注,会有更好的资源,会有更有实力的老师亲自授课。”

  “老师,我知道,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贺兰昀并没有辩解,而是积极地回应。

  方轶本来还想多说什么,但听到贺兰昀的正面回应,想继续絮叨的话被噎进肚子,“那就回去吧,明天加油。”

  “好的,老师再见。”贺兰昀转身离去后,露出一个窃喜的表情。

  贺兰昀走后,千钧问方轶:“他真的每次成绩都一样?”

  方轶把成绩单递了过去。

  “这件事情要不要和上面说下,这孩子似乎故意在隐藏能力。”

  “大可不必,只是孩子罢了,或许是因为得知父亲牺牲后,给他造成的心理影响。再说了,人家汐云她会看着这孩子。”

  “可他毕竟不是汐云亲生的,而且就时间而言,也是贺兰孖死后才开始领养这个孩子的?”千钧还是很不放心。

  “你这话可千万不能让孩子知道。”

  ——————————————————————————————

  贺兰昀出了校门,言逸如一直在校门口等他。

  言逸如好奇,“方轶老师找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叫我好好考试。”

  “就这样?就这样特意叫你过去一趟?”

  “老师说我千年老四,要我好好努力冲进前三。”贺兰昀摸着言逸如的脑袋。

  言逸如把贺兰昀的手掰了下来,“你老是一副把我当小孩的样子,很讨厌。”

  贺兰昀笑笑,“我比你年长,自然你就是小孩。”

  “你才比我大一岁好么?我是小孩,难道你不是小孩啊?”

  贺兰昀心想,我才不是小孩呢,论辈分我都可以做你爸爸了,但贺兰昀并没有说,只说道:“大一岁也是大呀,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

  “切……”言逸如才反应过来,“那你准备要考前三了吧?”

  “第四名不是挺好的么?”

  “可是你要是第四名,我们就不能一个班级了!”言逸如想和贺兰昀再分在一个班。

  “哟?你这个千年老二是舍不得我了吧?”贺兰昀一脸奸笑。

  “什么舍不得……哪有?”言逸如被问得一愣一愣的。

  “哈哈,怎么就害羞了,舍不得就直说,说出来我就加紧努力考个前三,和你一个班。”

  “我没有害羞!”

  “哈哈,就是害羞了!”贺兰昀赶紧溜到前方,回头朝言逸如做了一个鬼脸,并大喊道:“小逸如害羞啦!小逸如舍不得我!”说完,拔腿就跑。

  “贺兰昀!你不准跑!”言逸如朝着贺兰昀的方向追赶着。

  ——————————————————————————————

  开完会议,教师们纷纷散去。

  舒海棠边整理会议材料,边问汐云:“你们家两个孩子明天都要能力考试了吧?”

  “老大明天是筑基晋升开光,老二是练气晋升筑基。”

  “老大很厉害嘛,听说他12岁练气破境,没想到17岁就筑基破境,晋升开光。看来他前三是稳稳的了。”

  “是啊。”虽然承认老大的实力,但云汐还是一脸忧虑,“可是前三对他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怎么会?前三名不是能够自由决定去留的么?他一定是想和他父亲一样,去侠部吧。”

  汐云陷入沉思,丈夫的去世,或者对于老大的改变是巨大的——

  五十六岁的黄埔昊月开完暗部会议后,刚回房间,千钧就带着贺兰昀的成绩单来到。

  千钧很谨慎地敲门示意,“部长,有件事情必须和你汇报下。”

  “说。”

  “今天发现练气班的一名学生似乎刻意在隐瞒自己的实力,每次成绩都一模一样。”

  “小孩子的心理问题应该找教育部吧,你来暗部做什么?”黄埔昊月毕竟是辟谷境的大修行者,说起话来也是底气十足。

  千钧有些慌张,连忙解释道:“的确是这样,但这孩子比较特殊,他是十四年前峰栏山下东方部落捡来的孩子。”

  “就是那个汐云领养的孩子?”黄铺昊月似乎有些兴趣,但没有抬头。

  “是。”

  “好的,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千钧离开暗部部长的房间,倒吸了口气。对于千钧而言,他只要做到汇报这件事情就好了,至于到底是孩子的心理问题还是其它原因,他只要排除未来不必要的责任就行。

  “苏星。”黄铺昊月依旧盯着自己的工作文本。

  “部长。”一个身影瞬间移动到暗部部长房间。

  “调查下贺兰昀。虽然说很有可能是孩子们的小把戏,但既然下面报上来了,我们就查查。”

  “是。”身影瞬间消失。

  ——————————————————————————————

  贺兰轩一身疲惫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做完饭菜,弟弟贺兰昀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开饭。

  “今天又训练到这么迟?”汐云边端着菜出来边说,“把外套脱了吧,都是灰。”

  “毕竟明天就要考试了,明天稳稳进前三,争取第一!”贺兰轩脱掉外套后,就去洗手。

  贺兰昀一句话都不说,先吃起了饭。

  贺兰轩坐到位置上,看到弟弟直接吃起饭来,就问道:“你明天准备的怎么样?那么简单的考试,不要又拿个第四名回来。”

  “第四名挺好的呀。”贺兰轩无动于衷。

  贺兰轩感觉自己是拳头打在棉花上,继续说:“什么第四名挺好的,能够第一为什么要第四。等等我给你加强训练。”

  “哥,都回来家里了,还训练什么呀?”

  “我必需训练你进前三。”

  “好了好了,先吃饭。”汐云怕两个孩子又拌起嘴来,立刻转移到吃饭上。

  “妈,你又帮弟弟解围。”

  贺兰昀高兴地向坐在对面的贺兰轩吐了吐舌头。

  “对了,老大。”汐云迟疑一会儿,“你打算选择哪个部门?”

  这话一出,整个餐桌都安静了。贺兰昀收起了俏皮的样子,有点警惕地低头吃饭。

  “妈,这事情肯定要和你说,我想你也清楚,我想进暗部。”

  “暗部?是什么原因?”汐云虽说早就猜出儿子的答案,但还是有所失望,毕竟曾经那个吵着自己要进侠部,吵着要向父亲学习、出游支援各个国家、城市的那个儿子已经不再了。

  “暗部负责保护城主的安全,其实平时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情做,白白拿着俸禄,不是挺好的么?而且黄埔昊月为暗部部长,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毕竟他目前是峰栏城最高修行者。”

  “哦。”汐云没有多说什么,“挺好的。”汐云也很矛盾,一边是孩子的梦想没有了、恐惧了,一边是如果真去了侠部,有可能和贺兰孖唯一的血肉都保不住。

  贺兰昀看着母亲的反应,突如其来地插话挑衅贺兰轩,“听妈过去说你要去侠部,怎么现在改成暗部?你是怕自己实力差送了性命吧?”

  贺兰轩一听,脾气立刻起来,“你说什么?我实力差?我们这批次的所有人中,我的实力和悟性都是最高!”

  “你别和你们那批次的比啊,和我们这批次的比比,我们班的黄埔云锡,人家4岁就进入练气境,6岁进筑基境,你几岁进筑基?你12岁,人家少用了6年。要不是黄埔部长强行压制他的灵修,让他打打基础,我估计他早就在开光境的顶端,甚至是灵虚境!”

  “你一个万年考不进前三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不是用资格说话,我是用事实说话。还有,父亲的灵识在天要是知道你改变了梦想,他会怎么想?”

  “捡来的人没有资格提及父亲!”贺兰轩像是被触及到最敏感的话题。

  “贺兰轩!这是你应该和弟弟说出来的话么?”

  贺兰昀一愣,然后轻轻一笑。贺兰轩撇下碗筷,气冲冲回房间。

  “昀昀,别听你哥的气话。”

  贺兰昀无奈一笑,他觉得这时候更应该被安慰的应该是母亲,不是他。贺兰昀绞尽脑汁组织语言。“妈,哥这样的选择也没有错,但他也不是否定了父亲的做法,或许目前而言,我们躲在昊海设置的结界中是安全的,但难保哪一天这个结界就被破了,父亲是想在普遍安全的年代,找到对抗外敌的办法。”

  “妈没事。”汐云一下子就知道小儿子在安慰她。

  “妈,没事,哥不去侠部,我去!”贺兰昀笑着看着母亲。毕竟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贺兰昀吃完饭后,很聪明回到房间,给母亲单独排解自己情绪的时间。贺兰昀和贺兰轩是同一间房间,睡在下铺的贺兰轩已经把自己包在被子里,不想再和弟弟多说什么话。

  在厨房的汐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捂着嘴巴哭了起来。正如贺兰昀说的,贺兰轩这么选没有错,但也并不是否定了贺兰孖,自己也不应该动摇曾经支持贺兰孖的决定,当初她爱上的,不就是那个居安思危、肯担当的男人么?

  ——————————————————————————————

  深夜,贺兰轩知道自己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导致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贺兰昀?”贺兰轩试探地叫了弟弟的名字。

  贺兰昀醒着,但没有回话。贺兰轩也清楚贺兰昀醒着。

  “弟!”贺兰轩用脚蹬了蹬上铺,“贺兰昀!”

  “干嘛?”

  “生气了?”

  贺兰昀沉默不语。

  “别生气了。”

  “哪敢生你的气。”贺兰昀终于回应,“睡觉吧!”

  “对不起,我不应该和你说那样的话。”

  贺兰昀叹了口气,说道:“你应该和老妈道歉吧?你改了选择,让老妈质疑自己,当初是不是应该劝阻父亲加入侠部,不应该鼓励他,不然父亲也不会去世。你的改变,让老妈把所有的责任都扛在自己肩膀上。”

  贺兰轩有点诧异,“老妈她怎么会这么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弟,你说的没错,我是知道自己能力差,即便现在是第一,我也知道我没有能力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你说,父亲那样辟谷巅峰的修行者都牺牲了,像南宫淼那样的天才少年,十六岁便到元婴境的人,都牺牲了,我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自信说去外面看看呢?”

  “所以你改变心意,选择暗部?”

  “暗部不好么?我一辈子陪在你们身边,稳定的收入。至少在昊海的庇佑下,我们是安全的。”

  “如果有天结界破了呢?”

  “三十年都没有事情,而且黄埔昊海,一个空冥境的强者的庇佑,又有谁能够侵犯呢?”

  “和你谈不来,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贺兰昀随后又补充道:“你不去侠部,那我去。”

  “你疯了吧?”贺兰轩直接跳了起来,从下面看着上铺的弟弟,“你为什么去侠部?”

  “反着我也不是亲生的,去哪不都是无所谓。”贺兰昀一脸试探地说着这一番话,盯着贺兰轩不知所措的脸。

  “那是……”贺兰轩一下子慌了手脚,“那是我着急时候说的混账话!我们……我们之前还不都被说成是垃圾桶边捡来的么?”

  贺兰昀心里想,母亲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就是因为自己不是亲生的,所以母亲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样的话。

  贺兰轩看着一脸奸笑的弟弟,恍然大悟,“你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是吧?你这小子能不能长点心?”

  贺兰昀哈哈大笑。

  “我想你也进不了侠部。只有前三才有资格选择,剩下的人只有去兵部的份,你这在练气境都是千年老四的人,还想在筑基境进前三?”贺兰轩不以为然地回到自己的被窝里。

  “你等着看吧,等我筑基境考试的时候,我一定是第一!”

  “好的口气,你明天先拿个第三再说!”

  贺兰昀在床上默默笑着,不再回应。

  ——————————————————————————————

  一早,灵气基础学院就进行练气境的毕业考试,所有考生都已经在筑基境,甚至黄埔云锡,已经位于筑基境的巅峰,能与方轶老师匹敌。安排这样的一场考试,也是为了因材施教,让学生在新的阶段更快破境。

  这次考试依次是飞镖投掷、被攻击替身、极限瞬身术、幻术判断以及一百米瞬身。贺兰昀在飞镖投递和替身上表现突出,和黄埔云锡并列第一,瞬间引起所有人的关注,黄埔云锡也警惕了起来。

  “你小子终于拿出真本领啦?”言逸如拍拍贺兰昀的肩膀,“加油!”

  贺兰昀微笑着,心想,你也终于肯说出知道我有真本领这件事。

  第三场极限瞬身术,贺兰昀更是以瞬闪65米的距离,打破黄埔云锡一直以来60米的记录,拿下第一。

  “这小子这次是要拿第一啊?”方轶看着目前的数据,感慨着。

  站在远处树上的黄埔昊月,看着目前发生的一切,嘲笑着自己,“这不过就是小孩子隐藏实力,突然杀出来的小把戏,我倒是放着筑基境的考试不看,这么认真过来。”

  苏星解了部长的自嘲,“毕竟也是黄埔云锡的考试,过来看看也无妨。”

  是啊,云锡,你要怎么办了?你这第一估计要不保了。一直第一的你,终于知道人外有人了吧?黄埔昊月心里想着。

  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之前稳稳在第四成绩的贺兰昀,在幻术判断上只考出了倒数第七,而最后一场瞬身100米考试中,按道理,顺闪65米的他,2秒内完成一定不成问题,却花了3秒6,排名第三。综合排名下来,贺兰昀依旧是第四名的成绩。

  方轶气冲冲地找到了贺兰昀,“你怎么回事?最后两场是怎么考的?”

  “老师,我也想……”贺兰昀捂着肚子,拉着方轶的胳膊以便支撑,“可是我一直拉肚子影响我发挥。”

  “别闹,平时都没事,怎么就考试拉肚子了?”

  “真的,老师……你要是不信,我等等拉完,我不冲,你看看……”贺兰昀瞬间又觉得要拉肚子了,立刻转身向卫生间跑去,“不行,老师,又闹起来了。”

  方轶很气愤陪同去卫生间看个究竟,但闻到臭味后,一脸无奈地离开。

  贺兰昀捂着疼痛的肚子,偷笑着。

  ——————————————————————————————

  暗部部长办公室里,苏星递给黄铺昊月炼气班的毕业成绩。

  “怎么回事?第四?按道理不应该啊?”黄埔昊月看着最终的成绩单,黄埔云锡稳稳第一。

  “听说是拉肚子了。”

  “拉肚子?”

  “是啊,”苏星也觉得事情有点邪乎,因为怎么贺兰昀又是第四名,“为了这件事,方轶那家伙好像要申请让贺兰昀再考一次,但我觉得吧,其他考生肯定会觉得不公平。”

  “拉肚子?有点意思。”黄铺昊月深思着,“走!”

  “部长,这是去哪?”苏星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还要开毕业典礼,我们去一趟汐云家。”

  ——————————————————————————————

  汐云正兴致勃勃为小儿子准备庆祝午饭,大儿子的考试要到第二天才结束,连晚上也必须在考场。这时候黄埔昊月敲门拜访。

  汐云开门很是惊讶,“黄铺部长?”

  “没有提前说一声,就跑了打扰,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没事的。”汐云看到黄埔昊月到来,一时间不知所措,上次部长级别到来,还是在丈夫加入侠部后,侠部部长来拜访过。汐云以为,这次部长是因为大儿子选择暗部,所以才会过来。“部长,快请进。”

  “午餐很丰盛啊。”

  “是,毕竟小儿子顺利进筑基境了。”

  “看来这个小儿子你也视如己出?”

  “都是儿子,哪有什么区别。”

  黄埔昊月目的明确,很快看到垃圾桶里的三罐牛奶盒子,捡了起来,“这是平时的早餐?”

  “是啊,都是牛奶配吐司。”

  黄埔昊月指着其中一盒牛奶,“这个过期了。”

  “过期了?”汐云不敢置信,也拿起那盒牛奶,“不是吧,真过期了,他们两个谁喝了这盒啊?”

  “那我先回去了。”

  “啊?”汐云疑惑部长怎么匆匆到来,又匆匆离开,“部长,要不一起吃个饭。这位暗部成员也一起吧?”汐云看看部长身边的苏星。

  “不用了。”黄埔昊月为了谨慎起见,临走前又问道:“汐云,你们家这小儿子平时有没有特别的地方,比如自己学一切奇怪的修行术什么的?”

  汐云被问得云里雾里,“没……没有啊,他一直都是大儿子教他的。”

  “那就没事了。”

  苏星看到汐云的诧异,连忙补充道:“您不必担心,毕竟贺兰昀身份特殊,我们暗部也是例行公事而已。”

  等黄埔昊月走后,汐云才慢慢反应过来,部长是因为小儿子才过来的,而说到小儿子的特别之处,特别懂人心、懂事,有时候故意激怒哥哥,但其实内心异常成熟,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这点特别之处,算么?

  ——————————————————————————————

  毕业典礼结束,回家途中。贺兰昀依旧和言逸如一起同行回家。

  “你今天考试怎么回事?我以为你真打算认真起来,结果还是第四。”

  “我也没办法啊,毕竟后来拉肚子了。”贺兰昀一脸无奈的样子。

  “哦?别人不了解你,但我了解你。”言逸如很认真地说着:“你的实力远比我们强。”

  “你说啥呢!”贺兰昀还是装一脸无辜。

  言逸如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在密谋着什么吧?”

  “密谋?怎么会?”

  “你还要骗我?我们关系都这么近了,你还不告诉我?”

  贺兰昀不打算继续隐瞒,就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每次考试的时候总比我差,每次欺负我的时候就跑得比我还快,能不让我怀疑么?”

  “你不够意思啊,怎么成欺负你了?”贺兰昀又露出腹黑的表情,用双手蹂躏着言逸如的脸颊,“这是挑逗你才对。”

  “影子束缚!”言逸如在贺兰昀蹂躏他的时候,瞬间用影子束缚住贺兰昀,“你动啊,怎么不继续了?”

  “你不够意思了,怎么趁我不备动用灵术。”

  “让你天天欺负我。”言逸如开始饶贺兰昀的痒痒,把贺兰昀弄得哭笑不得。

  “别闹,快给我解开。”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在密谋什么?”

  “哪有什么密谋啊,我要是进前三了,你不就到第四了。你这个千年老二这次竟然只第三,让南宫銘那家伙拿了第二。”

  言逸如听到这一脸不高兴,喃喃说道:“还不是因为你,第四场考个倒数第7是什么鬼,我想着我降低点,说不定能让你挤进前三,谁知道你还是第四……”

  “名次没那么重要。”

  “可是,这样我们就不在一个班了。”

  “没事啊,这样你有更好的老师教你,我没事的时候就去找你。”

  “好,那我会把老师教的都和你分享。”

  “好了,快帮我解开。”贺兰昀被影子束缚着,只有面部表情能动。

  “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不拿出真实力。”言逸如看着一动不动的贺兰昀,突然也露出腹黑的笑容,“你不和我说,我就在大街上把你裤子扒了!”

  “你小子要是敢你试试!要是我强行破解了你的灵术,你等等会被我按在地上揍!”

  言逸如瞬间傻了,第一次感受到贺兰昀说话带着一些杀气,直愣愣地把影子收了起来,一句话也接不上来。

  贺兰昀看到言逸如被吓呆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一时间没有控制自己,就猛地亲了下言逸如的脸颊,掉头就跑,“哈哈哈哈,我骗你的!”

  “贺兰昀!你这个混蛋,你刚刚做了什么?”

  阳光照耀下的街道,还是两个少年互相追逐的身影。

  ——————————————————————————————

  黄铺昊月和苏星回到了暗部部长办公室内。

  “部长,现在看来,贺兰昀这次的第四名,是一场巧合。”

  “巧合?哪有真的千年老四这一说法,有也是故意的。”

  苏星疑惑,“您的意思是,他是故意让自己拉肚子的?”

  “这份缜密度,要是让老言知道了,肯定拉着他,培养成为下一个军师。”

  “可他这么做为什么?”

  “躲避。”

  “躲避?”苏星有些不理解。

  “躲避前三名应该有的福利。”

  “躲避更好的师资力量?没有必要吧?”

  “有些有想法的孩子,不愿意按照安排好的一切走。”黄埔昊月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的照片。

  苏星一下子就明白,部长是在贺兰昀身上,找到自己去世的大儿子黄埔云恒的身影。

  “苏星,查一下这一批学生的师资情况。”

  “已经查到了。”苏星把师资情况表交给部长。

  “你早有准备?”

  “毕竟涉及到黄埔云锡,我就提前备着了。”

  “云锡的一班是慕容清,灵虚境的修行者,还算的上可以。二班是舒海棠?怎么二班就直接掉到开光境?”黄埔昊月抬起头,“告诉教育部,我,要成为二班的老师,让舒海棠等下一批的新生破境。”

  “部长?您当老师?”苏星不知所措,“这不妥吧?”

  “这有什么不妥?那小子不是害怕师资么,让我这样一个顶级人物好好训训他!”

  “可您要去,也是去1班吧?”

  “哦,你是担心我儿子有情绪啊?他今天自己对自己都应该有情绪,他今天一定明白,这个千年老四早就比他强了。而且慕容清我放心。这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没得商量,也让那个叫方轶的老师,别写什么重新考试的申请了!”

作者有话说:

人域灵修境界分级:炼气境、筑基境、开光境、灵虚境、辟谷境、心动境、元化境、元婴境、离合境、空冥境、寂灭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