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六一局 語言障礙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9-16 09:00      字数:3931
  腳步聲在身後靜止,這樣緊迫盯人的視線、毫無保留的情感流露,不用回頭也知道對方的表情……而且由此可知最糟糕的情形出現了……
  塔矢老師似乎沒在亮身邊。

  「亮,拜託你相信我,現在時機真的不對。」等你的幸福穩定了、根深蒂固了、不會動搖了…我再視情況告訴你…現在真的不行。
  為了圍棋刻意修短的指甲…指尖輕觸光的髮絲,進而從身後將金色的腦袋擁入懷裡……打算先動之以情:我想知道那個長久以來被我忽略了的光的言語。

  而亮這個無法發出音節的心聲,雖然傳達入光的內心,光卻不予回應。
  於是亮嗅著光的髮…在沉默片刻後緩緩放開………站直身體,環顧四周。

  好像只是重新粉刷過而已…東西的位置都沒有改變…依然是我熟悉的家。
  沒關係,在光的本因坊戰開始前,我們還有整整五天的時間。
  離開熟悉的客廳,緩緩步上二樓…


  光卻在此時全身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阻止亮上二樓就等於此地無銀三百兩,代表SIM卡在二樓;不阻止他的話那個盒子很可能會被發現…畢竟我只是放在衣櫥最下層而已。
  起身,決定跟在亮身後卻不加以阻止…至少不到緊要關頭不加以阻止,希望他能就此錯過那個無限大的盒子與裡面的SIM卡。

  嘖…真是麻煩到一個不行!!


  「床單我換過了,想過來小住隨時都OK。」靠在過去兩人的寢室門邊,若無其事地說著:「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去你那兒,可以見到小音。」小音九月去巴黎,若情況持續下去…我最慢得在那之前離開亮的視線範圍…時間有點緊迫,幸好還能在大哥那兒躲一陣。

  亮的指尖拂過桌面……一塵不染。
  所有自己的文具用品與書籍都放在原位,可見光相當在意,因此時常細心打掃………這傻瓜,難道以為我看不出來?
  光現在的神情…雖然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但我明顯感覺他正在戒備…
  或許連光自己都不知道…從我進門開始,他給我的感覺像隻將要張牙舞爪的猛獸,正在伺機而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光居然用這麼緊繃的情緒面對我…
  光…你這樣拒我於千里之外,偏偏又要維持『友情』的假象,知道嗎…我很心痛……心痛你不懂得愛惜自己、心痛你將我的感情隔絕在心門之外…

  還有…這一年半的時間,我們的努力在你眼中到底算什麼呢…

  伸手欲拉開衣櫥的門…事實上進入這棟屋子之後…也不是真的想要尋找什麼了,該說…只想感受這個家裡的一切,是否還保有當初溫暖幸福的味道…
  感受到光繃得死緊的神經,隨著自己的動作愈加緊張……
  這麼看來…SIM卡在衣櫥裡了,但我真的要『找到』嗎…光的神情雖然無異於常,但我已經明顯感覺到他的情緒相當不妙……只是過去也有好幾次是在不怎麼和平的狀態下解開心結…這次事件我發現得太晚,真的拖太久了…好不容易有個突破口,我不想放過。

  光,事實上逼迫你,我也不好受…


  「夠了!」格開亮似乎下定決心要打開衣櫥的手,迅速移動到亮與櫥門之間:「你要的東西的確在這裡面,但是現在真的…」誠懇的聲音:「亮,算我求你一次,拜託你就此打住。」

  犀利的雙眸,評估的眼神……璧玉般的色澤映在光眼底。

  「拜託你。」我很清楚自己在亮心中依然殘留著相當的份量…所以制約與誓約才有一些傷口出現在亮身上…這件事情不是鬧著玩的,或許當初真的應該要直接報廢這支門號……我不能再讓亮對我的感情加深。

  沉默在兩人之間狹小的距離迴盪,甚至聽得見彼此的血管脈動。
  不顧光的阻攔與勸說,執意打開櫥門。

  『別鬧了!』微微開啟兩公分的門板被光用後背硬生生關壓了回去:『這裡面不是現在的你能看的東西!』過去期望你知道、未來還要看情況、總之現在不可以!

  光對我用了代名詞……而不是稱呼我『亮』,只是不知道他是因為慌張或者是不願意這麼稱呼……要用強硬手段嗎?我想顧及光的本因坊戰,這次『名譽本因坊』的廣告做得很大…光雖然嘴上不說,但壓力肯定不小。
  等等……
  我記得奇犽提過…只是後來我跟光感情穩定,因此我不再這麼強硬不放手…


在光哥哥成為『名譽本因坊』以前…不對,總之在他成為名譽本因坊時要特別注意他,請你千萬…千萬不要放棄他。


  後來我也曾經為此奪下本因坊,現在再重新想起奇犽說的話…他肯定知道若我跟光的感情不穩定,在光完成他的心願後將會有某些糟糕的事情發生…
  所以現在時間緊迫…看樣子是沒得選了,有五天的時間該足以讓光恢復成以前的光,但面對挑戰者是伊角的頭銜戰…光需要絕對的良好狀態…
  我希望光能拿下他想得到的榮譽,但又不希望糟糕的事情發生…綜合以上兩點,抱歉了…光…我今晚一定要拿到SIM卡,突破你的心結。

  緩緩貼近眼前緊張的面容,微微停頓…試探…
  隨即收攏雙臂…將明顯極度緊張的愛人擁入懷中………光,是我冷落你太久…但我的初衷不曾改變,我會以光的事情為第一優先…不管是想得到爸爸的祝福、或者是名譽本因坊…我都會努力,或爭取、或協助…請光感受我的誠意,不要這麼…害怕…
  亮的神色微微一黯,貼緊的額頭傳來輕微的顫抖,望入近在咫尺的眼睛………光的確是在害怕,居然會害怕我抱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亮…不要…拜託你…
  我不是明明…請你不要這樣…
  我可以陪你下一輩子的棋,只要扮演好朋友與對手的我依然是你的唯一,這樣就夠了…拜託…不要破壞我好不容易維持著的…一點點穩定生活…至少因為我的棋力,我至少還能維持『朋友、對手』的地位…請你不要……糟蹋我…
  我不要成為你模稜兩可的愛戀對象之一…我不要…我的自尊不容許。

  「請放開我。」我知道自己的聲音在發抖…害怕…也有些生氣…

  收得更緊的雙臂代替無法開口說出的回答……光,別怕…

  「…請放開我。」窒息般的胸口發出肺腑之言…請別再蹂躪我的感情。

  單手撫上臉龐…我的光…請你感受我的心意…不管光遇上什麼樣的麻煩,希望光能告訴我…我想幫助光度過難關…

  深情專注的眼神投入了水藍色的眼中……光,光應該很熟悉的、是我對你愛戀至深的視線………指尖描繪著曾撫過無數次的眉梢眼角,彼此不安時總會順著背脊安撫…
  光真的很害怕…夾雜著生氣與絕望的害怕…我越是釋放出感情抖得越厲害…儘管我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但是請相信我……我希望是在光自願的情形下說出自己的心事,而不是我用粗暴的手段拿到SIM卡。


  隔著亮的手掌…只是筆直地站著,背脊緊貼著櫥門。
  我心中明白,掌心與指尖的溫度不曾改變,然而早已無法再承受你的愛情的我…此刻只覺得你的擁抱已經將我灼傷。清楚彼此身體的每個細節、壓抑著想要回應撫摸的每個細胞…我知道自己還是亮的光,身心皆如是…今生今世都是。
  但是亮…你已經不屬於我了,你不該在這裡,你有等你回去的家人、你有該回去的地方。


  釋放出的善意與愛意卻得不到回應,懷中身體傳來的感覺混雜著悲傷與微微的怒意………目光交對,看不出任何情緒與細微的表情,即使是現在光也能在我面前隱藏情緒……但是顫抖持續著,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唇將已經相當靠近的距離拉得更近,在相隔毫厘之處觀察著水藍色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試探……慢慢湊上,輕觸許久未曾感受的唇瓣,卻不敢輕易親吻。

  『別過來!別碰我!』突然開始劇烈掙扎…光用幾乎失控的聲音朝著亮的耳膜發喊………卻換來更使自己溫暖眷戀的擁抱與安撫。

  輕輕揉著後腦的金髮,如同安撫一隻負傷的小獸…唇貼上流金般的額髮……光…對不起…對不起…沒事了,別怕。

  『放開我!!走開!!』隨著落在額頭上那溫柔的吻,流光氣得瞬間刷白…
  「……光,乖…別怕…」好痛…喉嚨…果然還不能說話嗎…但是光…
  『不要用那種語氣對我說話!走開!!放手!放手!放手!』已經超過朋友的界線太多了…夠了!我不想當你婚外情的對象!!我有我的底線!!

  感受到光的強烈不安與反抗,停止親吻……亮嚴肅了起來,持續目光交對。

  光居然…不會吧…為什麼在家裡要戴著…是藍色的隱形眼鏡!!?
  近距離仔細觀察才發現…火紅眼早已經發動了,隱形眼鏡的邊緣處有細細的一圈焰紅正燃燒著怒火…光是真的很生氣…但我也生氣,為什麼不好好愛惜自己的眼睛??那不就等於除了睡覺之外其他時間都戴著眼鏡!?所以我才老是覺得眼睛不太對勁!!
  朝著光的眼睛探出指尖,小心翼翼地意圖將那層藍色的薄膜剝下。

  而光卻被亮這樣的舉動嚇得不敢輕舉妄動…
  …亮??難道我不順從…你便要拿眼睛來威脅我??不會的…亮…不會這麼對我…亮不會這麼對我…

  指尖在光眼前停下…無從下手……
  要怎麼才能在不傷到光的眼睛的前提下把隱形眼鏡弄下來……好像很困難…除非開口讓光自己動手…不然我可能會不小心傷到他。

  冷汗自額角滲出……亮…似乎正在評估著什麼……關於我的眼睛。
  看著亮隱隱透著複雜為難的視線………………光神色頓顯哀戚……
  流光在一瞬間變成黑色,亮注意到原本焰紅的一圈色彩也黯淡成毫無光澤。
  光突然間腿軟無力…靠著衣櫥門板…從亮的懷中跌坐到地面……


  「想要就拿去吧。」已經無所謂了…
  亮不解…微微一怔,跪坐到光身前……繼續擁抱與安撫……怎麼突然間這麼悲傷絕望?
  「已經無所謂了,拿了就走吧…用不著這樣安撫我。」原本就答應過會給你的…早拿晚拿…也沒什麼分別,只是沒想到亮會主動要我的眼睛…

  似乎理解到什麼……亮只覺得一瞬間怒火中燒:『!』可惡!發不出聲音…
  拽起光的衣領,亮將唇咬得死緊…鐵鏽般的腥味迅速擴散至整個口腔…

  誰要拿你的眼睛!?在你眼裡我是那種人嗎??才隔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在你眼中已經變成跟那些人渣同等級的人??那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跑到韓國去跟那些年輕棋士打好人際關係??過著幾乎每天與爸爸針鋒相對的生活!還要在過年假期期間忙獵人協會的事情!?甚至到後來還招惹到美津子阿姨,忍耐那女人也是因為我知道你很疼小音…

  原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已經如同那些曾經追殺你的垃圾……那這些日子以來,我到底是為何辛苦為何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