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八一章 天造地設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1-25 01:26      字数:3955
  「不,他們沒有直接前往石樓避世,我看看啊……」聶雲坐在大樹下的幾座矮墳邊,給鄉裡的孩子們說故事:「喔!對啦我想起來啦!他們先到了白石山,待到了秋天,還泡了溫泉,之後還帶著紅豆種子,才開普羅透斯到川城,探望老友,住了一陣才回到石樓附近……紅豆是想播種還是吃呢……就不清楚,我瞧街上也有串成鍊子在賣……模樣挺討喜啊。」

  「說一些亂七八糟,哼!那不是你想起來的!那是你看書才知道的!」孩子之一,嚴重指證!

  「那普羅透斯是早先他們離開洛城前就先停在銀河邊的嗎?」

  「現在看來應該是這樣,子翎做事一向很有計畫,我想他肯定都安排得妥妥貼貼,才敢領著山賊少主一起出走。」

  「子翎又是誰啊?」

  「你跟他們什麼關係啊?為何就你清楚?」

  「我也要問!世界上真有普羅透斯這種東西麼?那兩個杯子還在嗎?」

  夏日炎炎,涼蔭說書。

  「這個嘛……雁就是子翎,也是我的賢弟啊。」銅鈴大眼,一如往昔。

  「哎?你這話真怪!楊鵬城主可是三百年前的人,洛城現在是民選城主,楊家的時代在四十年前就結束了,我才上村學就知道啦……我瞧你這歲數當人曾曾曾孫還差不多!」

  「哈哈哈哈!」

  隨著時間,喬森夫婦自是沒了消息,雁在褐鷹帶來采苓告知的白事後,與當時已古稀之年的楊鵬同去了一趟喬家腹地……歸隱後雖曾拜訪過幾次,這回心情最平靜,沒有哀傷,只是祝福,祝福摯友前往人生的下一段旅程。

  采苓確實是一般定義上的賢慧女子,即使聶雲由於不會變老,所以不便長住家中,但采苓將楊鴞這與丈夫只有一顆精子聯繫的兒子,照顧得挺好,而采霞為了父母,發願終生不嫁,隨著采苓逐漸年邁,時常幫母親做體力活兒……喬家腹地生活簡單規律,喬森夫婦雖走得突然,卻都是壽終正寢,母女二人按照二老遺願,將後事辦得簡單妥當……

  為此聶雁由衷慶幸沒認這個母親,也慶幸救過采霞,無論當初是否出於自願,至少現在不後悔。

  鵬雁二人放眼四周,竹蔭蔥鬱,又看了看好友的墳,新土後方還有舊墳。

  「那是我的,還有阿雲的另外三位老婆。」兩鬢霜白的采苓提起這事,搖頭苦笑:「也不知這人什麼腦,竟將人家女孩兒的名字給忘了。」說著,將阿雲的童年往事敘述一遍。

  至此,雁才得知,原來所謂的四位嫂嫂,竟是如此一回事……當下與鵬互望一眼,接著與采苓同樣,搖頭苦笑。

  其後,光陰流轉,離碇海洛城送別,轉眼已是三十年光景。

  「雁,我想吃烤兔肉。」地爐旁,八十七歲的楊鵬,在春夜裡暖著手。

  「嗯,過兩天你生日,明天一早我去獵兔子。」肉身亦是知命之年的雁,淺笑依舊,添柴火。

  「雁,我想抱你。」死皮賴臉開始,每晚都上演,年紀大了,本性難移的最佳寫照。

  「嗯……」將身體挨近:「這樣抱到了?」無論星霜歲月,寵溺依舊。

  伸出雙臂,環抱:「抱到了。」大滿足!

  「呵,還不是跟昨天一樣?」

  「不,不一樣,我的雁抱起來每天都不一樣。」說著,安心地蹭了蹭,已經白髮蒼蒼的頭顱,枕到雁腿上:「別去獵什麼兔子了,這季節不好獵,直接上市集買吧,小月的兒子叫什麼來著?挺不錯啊,最近物價都便宜。」

  「呵,可及不上我義兄的女兒有遠見,結果公民投票反倒是他們洪城先落實了。」

  「嘖嘖!不過就是選個縣長,還差得遠,真想不到你也有幫那傢伙講話的一天。」鵬輕閉上湛藍的眼,思緒彷彿飄得老遠:「是啊……好多好多年前的事了,當時,真想不到,嘖嘖。」

  雁笑著,回應了一個淺淺微笑,沒有出聲,但雁知道,鵬聽得見。

  手掌輕輕撫順了銀白的髮……真的銀白,沒了半點紅色,那個與鵬在水牢攜手走過的黑暗,好像還是昨天的事……當時的他眉目雋朗,意氣風發,別說沒料到與沐澄成了真兄弟,最沒料到的,怕是與鵬執手偕老,如此幸福的奢望,竟能實現。

  「鵬,明早你戴上弓,我趕兔子,讓你獵。」春夜裡,低首耳畔,輕言細訴。

  「呵!你就會變法子哄我開心,」睜開雙眼,憐惜依舊,今生未改:「雁,我們同上市集買吧,你也五十多了,春雪未盡,地面濕滑,別去趕什麼兔子,生日我們一同去街上逛逛,偶爾湊個熱鬧,如何?」

  「都好,」聽鵬這麼說了,雁也不違拗:「順帶把新燒的那組陶碗變賣,好打些酒回來,春寒未退,你睡前小酌,對身體較好。」幸好,髮雖銀白卻茂盛依舊,氣色也好,我要更小心照料。

  「呵!果真識破我陰謀,我實在是想買酒來著!」說著,舔舔唇……嘴饞。

  見狀,雁笑了笑,俯身輕吻,印在有若漣漪的皺紋上,接著用指腹順著這些歲月痕跡輕撫:「什麼陰謀,鵬想要什麼,只要說,我哪有不辦到的?」

  「呵……那倒是。」抬手,掌心撫過雁的臉龐:「這些年,苦了你陪我這老頭子。」

  雁想了想,輕聲笑語:「那些年,苦了你為個毛頭小子。」

  此言一出,兩人相顧,大笑出聲……深夜崖壁上一盞燈火,透出暖意。

  公元五○○四八年,驚蟄,鵬八十八米壽,雁五十四歲。

  三十多年過去,兩人在山中種菜狩獵,自給自足,閒來無事便捏陶增添生活趣味,至於換多少錢,城主歸隱的鵬,與有影衛月俸當年幾乎沒處花、兩片薄餅能過十天的雁,自然不大在意。

  雁扶持著鵬緩緩走下山路,同上市集,隨意變賣了新出的陶器,隨處逛逛,提了酒,少不了醃魚臘肉,連星星果都包了一份,還有烤全兔,回程。

  「吶,雁,」微微使勁,握了握攜手的人:「還記得當年你就是在這段路對我告白的。」放眼山路,九重葛依舊,景色如昨。

  「呵,我早倒了茶給你,十一歲在魔羯市也說過了,是你資質魯鈍,硬是要問清楚說明白。」沒有相握的手,提著酒,晃蕩著,愜意自得。

  「我那是患得患失,你啊!就是不懂我如何苦心。」

  「是,我是不懂,但我用一生陪著你。」繼續晃著。

  「雁,」鵬仰頭,看了看初春樹影篩落的光斑:「我若走了,你回洛城吧,讓碇海陪你。」那傢伙為了雁,當真終身未娶,足見心意至誠:「就算我突然活回來,發信器早扔入深谷,不會去打擾你。」

  雁笑笑,持續邁步:「呵,我若回洛城,定也背著你的骨灰,形影不離。」

  鵬搖頭,微喘著笑笑:「嘖嘖,如此碇海肯定炸了……」

  「休想攆我走,」看向身旁,戲謔一笑:「吃乾抹淨了還想往外推?門都沒有。」

  「說得我好像薄情郎。」停下腳步,扶著路旁大樹,稍作休息:「我任性妄為,你薄情寡義,咱倆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八十八了……走這山路得分好幾次歇息。

  「那你還把不把我往外推?」雁笑著,調整手上的東西,彎身伏低:「上來吧。」

  似乎不是第一次,鵬見狀,乖乖爬上雁的背,頭顱靠上雁耳邊時,壞壞地輕輕吹氣……

  「別鬧。」盡可能平穩地邁開步伐,可惜騰不出手揍人。

  「雁,我想說……」鵬收起胡鬧舉止,安心地蹭蹭雁的肩頸,視線透過雁的肩膀,看著眼前微微晃動的道路,備感安心:「謝謝,還有……我愛你。」

  「鵬,」用耳鬢蹭了蹭愛侶的額髮:「我也愛你,此生不渝。」

  一路步行上山,楊鵬不再多言,靜靜趴伏在雁的背上,靜靜調勻氣息。

  靜靜消逝了生命。

  「鵬?」感到脈搏忽止,雁愣了愣,停住腳步:「鵬?醒醒。」

  輕喚過後,仍無聲息,想起剛才的對話,雁才搖頭苦笑:「這酒都還沒喝,下酒菜一堆,讓我如何處理,真是……」至死都不忘揮霍金錢。

  一如以往般,靜靜地背負著鵬,靜靜地走著山路,靜靜地回憶種種。

  雁不大確定自己哭了沒有,但肯定自己笑著……

  步行來到一窩小虎貓邊,新生命,新的開始;放眼看向墳塚,已逝的、璀璨過的生命。

  「嗯,你說過要葬在一起。」放下酒菜後,小心翼翼地將鵬放在大樹邊靠坐,看了提香的墓一眼,算是打過招呼:「幸好掘一個坑便夠了。」言罷,從陶窯取來鏟子,自掘墳墓的另一個解釋。

  一陣忙碌後,再度小心翼翼地環抱起鵬的遺體,一躍返回石樓鳥巢,為鵬清洗身體,換上愛侶最常穿的服飾,梳妥銀白的髮,重新束齊,連鬢角都整理得恰到好處。

  雁看著榻上的鵬,輕輕印了一吻,濕潤蒼老龜裂的雙唇,舌尖替微闔的眼舐去雲翳,端詳了好一會兒後,暖暖一笑……隨即提筆書信,喚鷹送出,分別是給雲哥哥,讓他記得隨著鷹來石樓,若自己沒葬好自己,讓他添上最後幾鏟土;另一封是給年邁卻依舊硬朗的沐澄兄嫂,說明自己要去稍遠些的地方,繼續人生的另一段旅程,讓他們善自珍重,勿以為念。

  放眼一周,安居了三十年的石樓,自覺沒什麼不妥……對杯在地爐旁,依舊是出門前的模樣,相依而立,兩張四人合照,黏在石牆上,微風輕動。

  「鵬,」雁回神,柔聲輕喚:「我們啟程了。」言罷,又是一躍,輕而易舉,如鴻雁般,飛出石樓。

  擁抱著心愛的人,一同躺入墓穴,盡可能將土往自己與愛人身上撥,鵬衣冠楚楚,雁如同在洛城內城影衛時期一般,打點好愛侶卻沒怎麼打點自己,接著指尖放出小刀……雁側躺著,對愛侶一笑:「偶爾偷用,別罵我。」說著,往自己頸部一劃,雙手手腕也劃上刀痕放血,特意不使其癒合。

  此處靜僻,無人經過,待子翔趕到少說也是八九日後,即便我是終極兵器,屆時血已流盡,總算實現了與你共死殉情的承諾。

  鵬,你知道嗎?

  我的人生很快樂,充滿了期盼,愛與關懷的七十年。

  「喂!你這說書的,到底怎樣啊?紅豆是種成了沒有?」

  「你怎就知道他們的故事?瞎扯!搞不好吃了!」

  「我……」聶雲即便活過百年,孩子心性依舊不改,挺起胸膛:「我自然知道!子翎是我弟弟,他還同我說過石樓裡的東西都可以拿,所以我就拿了他跟山賊少主共同記錄的這些個往事!啊啊,還有兩個杯子都還在地爐邊!我可沒亂拿!」說著,還將本子往前挪挪,展示。

  至於那相思紅豆到底是吃了還是播種,自是鵬雁二人心知肚明便好。

  「我瞧瞧……」村學的孩子都識字,大家湊著腦袋往小小的本子看,不一會兒:「啐!聽你扯得!不過就是簡單幾行的行事曆,人家山中無日月,哪還記那麼多事?不過隨便寫寫!你若真去了人家洛城城主晚年歸隱的地方,還不發大財了?讓你在這兒守陵說書?啐!」

  「就是就是!陪葬玩意兒肯定不少!隨便一樣都值錢!」

  「哎?陪葬品是別人的東西,怎可亂拿?我不就說了我沒亂拿麼!我管你們信還不信,不告而取就是小偷!」聶雲從來不是說服人的料,哪怕過了三百年也一樣:「哎!反正我就是說故事,你們聽是不聽?」

  「聽!」

  「就是故事嘛!讓你們老打岔!」

  「聽聽聽……咱們聽,然後呢?」

  「然後啊……」

作者有话说:

完結篇推薦音樂,田震與小柯的聲音,《千秋家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