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八六章 擦身而過
作者:形草      更新:2020-11-21 21:30      字数:4547
  「這畫面……」怎麼直覺上哪裡怪怪的?
  「啊?安怎?」聚精會神……
  監控員轉轉因久坐而痠疼的脖子:「沒,我多心了。」
  「嗯,別吵我玩線上遊戲。」胖子目不轉睛。

  站起身,稍稍伸展一下筋骨,看同伴依然玩遊戲玩得不亦樂乎,又瞥了眼監視畫面……
  螢幕上的女性一頭銀髮,流瀉在單人床上,有時躺著看書、有時坐著打盹兒,前兩天還會三不五時在不到兩坪的空間走走晃晃,到了今天確實沒怎麼移動。
  ……人之常情,又餓又累吧。

  「我去喝點涼的提神。」看前輩這樣,等於只有我一個在監視吧。
  「喔!」繼續對著自己的私人平板玩線上遊戲。



  歐姬將長裙撩高後打結,低跟鞋藏好,幾個靈巧的閃身與攀爬,輕易避過早已熟知的巡邏時段,先由空調通道緩緩移動、接著熟門熟路地避開監控、靈貓般悄悄地緊隨其他TM進入氣密密碼門、聲控門……這時候真感謝TM的清潔部門,大小地方鉅細靡遺,全都打掃得一塵不染,不然自己再怎麼小心總會留下痕跡。
  八分五十三秒,離開禁閉大樓,任務成功率提升至百分之四十。
  九分四十一秒,擊暈落單巡邏員並奪取其服裝、藏匿其身。
  十一分六秒,站到戶外高處,腳尖下方即為停放從第三要塞引進的偵測碟、戰鬥碟、微型潛艦的停碟坪,距離任務內容目標物不到五十公尺,直線距離更遠處為正在加班的技師與工程師們,距此約三公里遠,正常人的視力是看不到三公里外穿得烏漆抹黑的自己的。

  「奈米腦與人工智慧晶片……」臨風低語,俯視的眼神,精打細算。


  雁被關在禁閉室裡浪費了整整廿四小時後,靈機一動,想到了個妙招。
  在不啟動終極兵器的前提下,還要讓自己自然衰弱,勢必要有相當的運動量再加上不吃不喝,才能真的衰弱,那何不用自己私藏的環狀電腦控制監視畫面?使監控員成為自己的最佳不在場證明,自己辦完事情後回來又能演出弱女子的模樣……

  ……嗯,若只是移花接木控制監控系統,成功率極高,比起入侵TM資料庫這種被高規格保護的地方容易許多,至於加班的尋常技師與工作人員,自己只要更加小心避過,總比花大錢施打海洛因強,況且身在敵營萬一海洛因藥效不退,又有人對我不利,那時連自保都難。

  於是第二天開始行動,演出各種休息的姿勢與角度,甚至連書本翻閱的頁數都做了調整,過完『好動』的一天,次日才在棉被裡面蒙頭大睡,事實上是靜靜等待機會,等帶著私人電腦的TM由外頭經過,近距離內盜用帳號密碼,進而更容易得手監控。
  十分幸運的,附近似乎有待命人員玩線上遊戲玩得不亦樂乎,大樓認證碼輕易到手,這使得三三不在身邊的雁心下稍安……畢竟只是照本宣科,這確實不是自己擅長的項目。


  星座漸漸向西移,一陣人造風掠過,高處人影轉瞬即逝!
  自由落體,凌空翻身,墜落的瞬間避過移動中的紅外線防盜裝置,緊接著,彷彿嗅覺能聞得到般……有如飛掠的黑影,足一點地便由外圍漸次且迅捷地入侵。

  「……」我果然是實戰派,電腦入侵頂多做到剛剛那種程度,實際入侵才是我的長項。

  黑曜石般的雙眼直接掃視最接近的一整列偵測碟,按照收集過的情報,現在加班調整的都是攻擊型武器,因此偵測碟應該早已完工,若要取得奈米腦或者晶片,還是要選擇最新更新的資料,比較有實用價值。
  那麼……今夜拿到偵測碟奈米腦後,便收工。


  楊鵬隨意往盆栽倒了味道淡去的茶葉,也不管塑膠盆栽是否能夠吸收,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三公里外的漆黑處。在公元五萬年,自己慣用刀與一般拳腳,不像聶雲擅長弓道,目力自是一般,但在白石山的歲月也曾適應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摸黑走山路也是常有之事,此時直覺上知道遠處有些什麼……異樣……

  「夏丹!」遠處同伴傳來叫喚……若真是同伴的話:「看什麼啊?」
  「……」沒多作回答,瞥了一眼剛剛似乎有過什麼的遠方,提著茶壺,回到燈火通明處。



  說猜不到遠處有什麼絕對是騙人的,明知雁的考試該由他自己努力通過,自己不能出手相助,再說自己出手弄不好越幫越忙也未必……明明都知道,但依然整夜輾轉難眠,無法入睡。
  於是……次日楊鵬起了個清早,直接往禁閉樓去。

  說是樓,但TM營區所有的建築物都是橫向發展,禁閉樓不過三層,地下一層地面二層,自是閒雜人等勿近,裡面關押不少在第一要塞犯下重罪的重刑犯,也有一些是準備被拿來實驗的人造人,至於像是歐姬這類外貌姣好的稀有物種,雖說是關押,但除了不提供飲食之外,房間倒算舒適,無論如何,至少還是個女人,在這樣的時代,這方面的優待不知是幸或不幸。

  「喂,提香。」提香死後,這胖子繼承了他的代號,基於念舊而有過幾次交流,沒想到此時派上用場:「能幫我搞進去嗎?」眼神示意那關押樓。
  黑眼圈誇張得像貓熊,腦滿腸肥,呵欠連連:「沒看我剛下班出來嗎?要進去也別現在吧?幹嘛你自己進不去?」眼角被呵欠逼出淚滴,一邊還強撐著看向夏丹的手指,意指掌紋通行證。
  「靠,我問你那是尊重你,哼!」雖說跟這死宅話不投機,但幸好當初認識……正色請託:「我進去自是沒問題,但我想進入你的監控室看看。」特意強調『你的』,可以讓一般人產生優越感。

  果如楊鵬所掌控的,提香聞言開始熱心了,並且雙手環胸立在禁閉樓前,一副這裡我是老大的神氣,清早播放的鳥鳴聲在楊鵬聽來像是不斷跳針的古老旋律,配上電玩死宅的蠢腦袋……真是糟透了的清晨。
  ……但,很快就能見到那人,的身影吧?
  值得的。


  裝出一副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態,眼神飄往他處:「沒,就……想看看歐姬。」
  「歐姬?」一時間還沒想通,真愣了一會兒,隨即拍額:「哎呀!是那美人兒!」一臉可惜的表情:「前些天還挺有精神的,可今天都第四天了……看上去很累啊,怎麼,你對他有興趣?」
  瞇起雙眼……就某種方面而言,確實是被道破心事:「我對他的興趣,大約跟你對線上遊戲的興趣一樣,充、滿、熱、情。」說來,能這麼直截了當地告白,挺暢快的,哈!

  臉上一副豪邁的表情,心下卻淒然……
  別說是告白,此生是否還有機會當面對雁說說話,尚屬未知,若真有那一天,怕是得先解決吃飯問題……那傢伙本就不胖,沒了味覺萬一吃不下,那可糟糕至極。


  那邊楊鵬心中情緒反覆,這邊胖子倒是真沒多想什麼,回身領人進入樓裡,一面還義氣地警告:「喂,我說真的啊,當你是個朋友才警告你,達利的名聲我聽多了,這個女人似乎是最倔的一個!搞不懂幹嘛那麼多女人對長髮男趨之若鶩……還有啊……」
  「哼?」他那不是倔,是彆扭……利用達利的感情不就能輕易完成畢業任務?偏偏是聶雲帶大的,這方面怎麼這麼老實……嘖!

  領路的人回頭,撇撇嘴:「你那啥語氣?」一邊又忍不住打個呵欠,一邊努力發出正確音節說話:「塔栗樹第一斥徹樣退副一個女稜,口見塔的中視逞讀。」(達利是第一次這樣對付一個女人,可見他的重視程度。)
  「……」雖說我通外語,但也不必這樣考我吧!

  兩人踏著噠噠的皮靴聲,迴盪在長廊裡,拐了個轉角後,提香伸出厚厚的手掌,掌紋開啟了幾道門後,進入監控室,向值班同事微點頭……此舉正中楊鵬下懷,自己不用自己的通行證,用意即在不讓人事後查知自己來過,至少不是馬上能查到,以免後患。
  進入關押樓後,雖然目不斜視,但稍有感知……科技方面戒備雖是森嚴,但獄卒們的心態似乎很悠哉,眼前監控室的兩位剛上工的,居然正在研究早餐要吃哪顆膠囊好,壓根兒沒往監控畫面監視……

  明目張膽地注意那銀色的身影,彩色電視般的高畫質監控畫面,讓楊鵬感到好像真的見到子翎……雖透過包膜,已經面目全非,但是身形多少還能藉以想念。


  「哎喔我的媽!」提香頂著貓熊眼又再度拍額,隨後壓低聲音:「看你這神情,真是著魔了!我可告訴你,達利的女人碰不得啊!」
  抽臉,直覺性反駁:「他不是他的女人。」況且他壓根兒不是女人。

  另兩名研究早餐膠囊的獄卒,此時有了結論,對於早餐吃什麼與對此人來這兒的目的,都清楚了,既然清楚了,也不追究,漂亮的女人招蜂引蝶,原也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第一要塞優秀的科技從隔離衣到防盜裝置,樣樣勝過第二要塞,這也彌補了人才上的不足,或說,是致使人不願更加磨練自己體能與智能的根本原因。

  科技來自於人類懶散的劣根性。


  「我看你沒事的話還是快請了吧!」提香見夏丹那雙湛藍的眼睛,透出前所未有的認真,趕忙扯著膀子將人拖離……掩門:「趁著裡面兩位還不對你感興趣,快走吧!我的天!」這都招誰惹誰了?
  直到到了迴廊上,提香依舊耳提面命:「那女人真的碰不得……你該也見過不少要塞裡的女人,這銀髮的確實是頂尖美人兒……」為了朋友趕走睡意,壓低聲音認真叮嚀:「都說了,達利第一次這樣對付一個女的,看這勢頭肯定要到手……咱們吃人頭路的,眼睛放亮些,別跟老大搶女人,再說了……你樣貌才能樣樣都比我出色許多,往後女人嘛,就算沒有愛上你的,要塞也肯定會配給給你,懂不?」

  一大段話聽得楊鵬直挑眉,空調涼涼的風吹在脖子上,很不習慣……果然還是長髮好些。
  很想告訴眼前的死宅,達利其實不是要使歐姬屈服,是真的在懷疑歐姬的身分,另外最想糾正他的種種觀念……至少至少將配給女人一說,改成『相親』一詞,也都好些。

  算了,這個三千年,待越久越心煩,越不適應……能少說還是少說,倒是沒想到與提香不是真正熟識,但於他而言願意對我說這些,也是在為我打算,忠言逆耳……雖說想的相差十萬八千里,但也算這人當真以誠相待了。
  合著我老是受名為『提香』的人的恩惠?嘖,哪怕隻言片語,也是心意。


  楊鵬思緒又胡亂轉了幾轉,眼前胖子豎著食指,依舊不斷叨念自己的不是。
  已經見到了想念的身影,心裡只想著早些離去的楊鵬,此時真想直接拎起胖子離開……越早離開,越能減少給雁添麻煩的機率,只是當自己正開始評估提香的體重自己的臂力是否能夠承受時……長年修練的自己,聽見了極其微小的聲音……

  那是衣料摩擦某種光滑表面的聲音,雖然輕微,但是近在咫尺……當然不是這些三千年的人類能夠聽見的。

  「噓。」抬手制止胖子的嘮叨,楊鵬耳朵微動……凝神細聽……
  「哎?我在說你吶……」這些高富帥都在想些什麼啊?聽說他還請人喝茶……我也想要。

  彷彿聽得見雲豹肉掌緩緩踮過空調通道的聲響,楊鵬很想抬頭往上看……但恐提香察覺,只得在聶雁經過頭頂上方的一瞬,拉著胖子,邁步離開……

  「喂,我交代的你聽進去了沒啊?別打歐姬主意!」
  「囉嗦。」拖著人快走,最終還是沒提起這過百公斤重的肉球。


  聶雁已經換回了銀色套裝,包膜也包覆回手臂上,撩高裙擺還綁著,方便移動,準備回到禁閉室再整理梳妝,最後才能釋放監控……估計那位被自己擊暈的小兵屆時也該醒了,為他換回衣服實在花了不少時間,也是自己體力漸漸不濟惹的禍。
  而準備回到禁閉室的爬行旅途,卻在一瞬間定格……
  即使隔著空調通道,依舊能感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鼓譟,記得上回走出女子營區時,也有過一次;上回確實有個人與自己擦身而過,而這回不知是不是同一個人,或許那人正巧經過下方……
  雖很想偷眼往下看,但人在敵營,用上一萬零一分的謹慎都不為過,此時斷不敢大意。

  「……」評估兩秒,再度開始匍匐前進。

  罷了,雲哥哥說穿了與我也沒血緣關係,這年頭親戚關係淡薄,遠不如投緣的朋友可靠,但願能儘早完成畢業任務,回到要塞……說不定雲哥哥一高興就願意見我,或者即使不能見面也能說幾句話,屆時他應該會告訴我怎麼會跑去當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