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三六章 音同異義
作者:形草      更新:2020-10-17 21:30      字数:4365
  「你的手機暫時無法歸還,」劦推了推眼鏡,依然是平靜到有些冰冷的口吻:「開始吧。」
  「……」

  楊鵬清醒後發現自己依舊坐在原先的椅子上,不同的是這回連同剛手術完的傷腳都被拘束帶扣緊,完全失去自由,倒是換了個房間,同樣是密室,但至少沒有魔術玻璃這種討人厭的東西……不至於單方面成為被觀察對象。
  面前有一排人,端坐在長桌後,似乎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被記錄,這種事情曾經在混入TM後不久也遭遇過,被懷疑的人,去到哪兒都差不多是這等待遇。
  瞄了眼自己手上的舊傷……至少PS的人目前為止還沒對自己動粗,算不幸中的大幸,當然……很可能是提香暗中幫助。


  「你手機上安裝的反偵測系統是自製的?」
  現場唯一的女性,科技工程組,代號:晶;略長的亞麻色長髮與眼睛,渾身透出瀟灑的美,身上沒有半點多餘的裝飾,聽說話的速度,推測是爽快的個性。

  「?」一陣觀察與一瞬茫然後,坦言:「應該是。」這裡是子翎日後工作的地方,我最好適度坦白,況且老給提香添亂弄得我好像很沒用,嘖!
  「……意思是,不是你製出的?」不奇怪,能製造出這東西的人屈指可數:「馬博士?」
  「這……」該說?不該說?
  晶看向一旁擺弄儀器的科學醫護組長,剛剛為楊鵬治療的中年男子立刻回答:「汗腺沒有異常,準確率九成,確實是『說中』的脈搏。」

  至此楊鵬才明白自己手腳上的拘束帶,原來還有這一層功能,確實比TM人道又有效率。

  「我們查到你的身分,曾為馬奈保鑣,他是聯邦贊助的要人之一,」晶看向劦,頓了頓:「說來也算半個自己人,以下時間交給你們,我問完了。」說著,打開自己隨身攜帶的腰包,掏出工具,直接在物主面前支解手機。
  掌管整個PS機密與人員安排的劦,對晶微點頭,隨即看向對面椅子上的人:「聶雲?」
  「………………嗯。」

  怎麼好像往不太妙的方向發展?如此接近PS,難道我真成日後傷害子翎的那個聶雲?
  如此被拘於此處我倒不擔心,可我真的很難想像自己會傷害他……無論如何,只有靜待時間到來,才能明白前因後果……然後,若有可能,我想回五萬年,告訴那個人……
  將不需要傷心的理由告訴他,前因後果理清楚……他就不傷心了。
  如果真的發生過很糟糕的事,那我願靜靜陪伴……只要能回去。


  「……」觀察儀器的白袍醫生對顯示脈搏微微蹙眉……但最終沒說什麼,似乎不好解讀,就此放過。
  眼見白袍大叔與被詢者都對這稱呼沒意見,似乎已定案,劦繼續:「你是哪位雲豹的家眷?」開門見山,既然脈搏偵測沒特殊反應,水晶該是真的……雖說看上去較實際年齡輕些,但目測年齡本就很難說得準。

  雖盡可能保持冷靜,但楊鵬不禁還是在這密室露出許多表情,該說每次提問變一次臉。
  只能說前面這排人的提問句句重點……跟咬緊牙關便可忍住的變態酷刑大不相同。


  「……我不能算家眷。」這話說得也不是很肯定,畢竟真聶雲是義兄,也不知道結義兄弟是否稱得上家眷?至於自己那還真的不是。
  劦鏡片寒光一閃,瞥見監視脈搏的白袍沒其他反應……繼續:「直接說你跟PS的誰有關係?」這人態度尚算配合,那麼開放式問題應該較有效率。
  「這……」靠!我怎麼覺得很繞腦?真難回答!
  「聶先生,請謹慎回答。」
  「曾與飛鷹五號合作。」這個他們肯定已經知道……其他,子翎還沒考取PS,我也不能說是他,這下怎麼辦!?
  微微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劦很重視效率,直接:「你跟磊是什麼關係?」

  這一問,列席的PS都微微一愣……畢竟在偵訊中,這類狹義問題在此情況下最好能夠避免。
  幾人左右互相交換幾個眼神,但終究對劦的提問沒有異議。
  ……聯邦政府給的壓力太大,大家都希望速戰速決,況且問都問了,難道還收回來!?誰都不希望空降司令來管自家的事,對吧?


  「這……」突然明確地聽到子翎的代號,心跳落了好幾拍……想起很多往事,很想動動手做點什麼掩飾不好意思的情緒,卻想起雙手被縛……良久,才冒出一句:「你們怎麼連這種事都知道?」時間上不對,難道是我自己混淆?嘖……說實在,我確實有點混亂了,還是子翎有為我鋪路?只是有所隱瞞?或者我一陣昏迷醒來又不在剛剛的時空了?

  一直沒發言的雲豹小隊代表,最資深也是話較多的六號,見到那似乎是想刻意隱藏靦腆的表情……自行接過話題:「你真的是隊長的……」眼神中含有不可思議,也帶有幾分曖昧。
  意會到那曖昧的眼神,連忙否認:「不,也不算是……」我跟他算啥關係?最多算是戀人未滿……吧?
  「熱戀中的脈搏。」白袍大叔適時發話,有些促狹的語氣。
  「啊?」忍不住抽臉,轉頭看向揭穿自己的人:「靠!這也能測出來?」

  「看樣子是真的。」這是贔,與邊聽邊拼裝手機的晶交換了眼神。
  「……浪費時間,」劦語氣不善:「你怎會不知道你的水晶裡是『家眷』身分!?」
  「知道,但……」目前我是受到水晶的保護,不過……
  贔打斷楊鵬的話,轉向劦:「磊是沒有人造人定義上的直系血親,他的財務收支上也沒有婚姻紀錄……你掌管人事,他若有法定配偶,你該知道。」
  「這正是我介意的疑點,」收回看向同伴的視線,盯著被束縛的人:「所以,你們的關係是?」
  「就……」這還真不知道怎麼說,別開眼神也不知是因為靦腆或是因為不擅應對:「他說過喜歡我。」


  『鵬,我是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
  子翎,你可知道,曾幾何時,這句話,成為我這些年等待時光流逝,生存下去的唯一憑藉。


  「噢!」這是六號,一臉八卦:「戀人未滿?那你不喜歡他?真的只是喜歡?嘖嘖……但水晶已經在你身上了,原來隊長也會霸王硬上弓啊?哇哈哈!」
  「……靠。」低聲咒罵,被縛在椅上的人臉抽到不能再抽了……當真虎落平原!
  六號繼續:「那你知道隊長哪兒去了嗎?」遺體消失,會不會有什麼聯繫?或者磊還活著?
  「我要知道現在還被你們綁這兒!?」耐性耗盡,火大了,煩!
  「嘛,也對……」直接叫磊出面就洗清嫌疑了:「所以你還是『喜歡』他的吧?」不然應該也不會是這種表情……倒是隊長們的遺體都消失?我看是跑哪兒去了……哪這麼神一起消失。
  沒好氣:「我很愛他,但他只是喜歡我……別再問了。」就某種意義而言,這比酷刑更難熬!
  「哎喲!他要真只是喜歡,幹嘛把你當家眷?」
  火大!瞪眼:「……為什麼我是他家眷不能他是我家眷!?」我能不能滅了他?看上去我未必會輸!
  「噢!原來你是下面那個!」
  「你!」


  懶得再聽接下來雲豹六號的沒營養提問,一直主導偵訊的劦疲倦地捏捏鼻梁,與身邊幾位交換眼神、達成共識後,下令鬆綁。
  至此,楊鵬莫名其妙地度過一次難關……
  但是偵訊並沒有結束。


  「手機還你。」晶拼裝完後,一揮手扔了過去,手勁不小:「反偵測我拆了。」
  反手接住:「……我看到了。」
  「我走了。」亞麻色長髮,瀟灑離去的背影……走到門邊,突然頓住……沒有回頭:「我替父親謝謝你,接下來才是關鍵,你最好配合,免受苦頭。」
  「?」父親?
  知道被詢者疑惑,晶帶上門後,六號繼續多話:「他是馬博士的女兒。」
  「……」眼神望向那扇被帶上的門……那禿子不知道現在怎樣了,倒是有這麼漂亮的女兒?哼哼……人造人,人真是什麼都造得出來。

  稍稍轉轉自己被縛已久的手腳,站起身後才感覺到手術後的麻藥未退……腿部有些不適應。
  剛剛揭穿『熱戀』心跳的醫生將儀器略作收拾,接著一邊看著一份報告,一邊來到眾PS列席處,直接坐到了方才晶的位置上。


  「我得走啦,」見狀,六號起身,準備離席,對重獲自由的人拋了個微妙的眼神:「接下來的話孩童不宜。」自以為幽默。
  「……哼。」楊鵬沒說什麼,倒是滿臉寫著『你快滾』。
  「我是品,科學醫護組。」落座後,塑膠紙報告底端輕敲桌面,疊整齊,放在眼前……抬頭:「我們抽了你的血化驗,得到奇怪的數據。」
  「?」依舊在活動筋骨,同時也繼續聽。
  見到對方似乎真的不解,於是簡單解釋:「意思是你的血液有問題。」
  「啊!?」瞪了品一眼……實在對一開口就揭穿自己,接著又說自己有問題的人沒好感。
  品約莫已是接近五十的年紀,不跟年輕人計較那白眼:「你不覺得自己的傷口癒合狀況比起常人迅速?至少比多數人造人不遜色,但經過檢查,你是很明顯的自然人。」

  這話到讓楊鵬一愣,隨即大感不妙!
  確實,仔細回憶這些年偶爾受到的小傷,以及在TM嚴刑下也平安捱過……雖然當下沒人察覺,自己也沒意識到,但被這麼一說……仔細回憶,確實如此……想也知道為什麼!肯定是當年在川城望穿秋水的水牢裡,接受了子翎血液的緣故!


  「看樣子你想到了什麼,」品向身邊的贔等人交換了眼神,繼續:「說吧,為了尊重磊隊長,只要你交代清楚,我們不會對你動粗。」
  「……」還沒從震驚的情緒中回神,有好多細節不知該如何措辭,說錯了會不會時空錯亂……嘖:「我想我是受到感染吧?真沒想到會這樣。」
  列席的幾位彼此交換視線,最後依然由此專業的品提問:「感染?時間、地點?」
  裝出懊惱與回憶的表情不難……此時楊鵬腦子動得飛快:「應該是……在我廿六歲那一年,嘖,詳細記不得了,有個人救了受重傷的我,用血。」

  ……子翎的能力還是不要隨便告訴人,也不知道這些人知不知道……這麼回答應算安全。

  「……用血?」眾人狐疑……
  「如何用血?」完全不解……

  實話實說:「嗯,當時我受了重傷,周圍都是髒水,情況惡劣,有個人用血滴在我的傷口上……嘖,」確實是現在才發現:「確實,現在仔細回憶,自那之後我受傷總是能較快復原……原來如此!」
  幾人又互換了眼神,品低頭在塑膠紙上輸入了些訊息,劦似乎問累了口很渴,在喝水,贔提問:「你不認識救你的人?」懷疑……
  微瞇眼,好似在回憶很久以前的事:「……我傷得很重,只隱約看到……黑頭髮、黑眼睛,似乎跟我差不多年紀。」子翎……你知道嗎?對我而言,六年了,確實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為何救你?」

  收回思念的情緒,楊鵬很慶幸現在那詭異的脈搏偵測沒啟動……擺出疑惑的表情:「我還真不知道,可能是……我嚷著要人救我?所以就有人救我?」演戲,自己算得上拿手。
  ……是了,這種時候要掌握這些人的心思不難,說謊一定要帶三分真相,不然容易被揭穿。我人目前在PS,於歷史而言肯定有某些用處或理由,算算明年就是森與子翎開始考試的年份,這一考含受訓,要三年,這三年,我肯定必須做些什麼!


  「其實……這些年我有時也會想起那次的事,」一副回憶的表情,十分配合的語氣:「雖然對方當時什麼都沒說,但我總覺得那人對我有很深厚的感情……可是我本是黑戶,父母雙亡。」
  「你確定是血液?」品對血液成分比較在意。
  「很確定。」
  「對你有感情,願意以血療傷,你卻想不起這人?」劦,懷疑的語氣:「你本該是哪國人?」
  聳聳肩,擺出無所謂的態度:「洛城。」
  「那就是美國人。」看那髮色,倒也不無可能。
  「大概吧。」
  「……」

作者有话说:

註:贔音同畢、劦音同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