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六章 笨蛋一個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8-02 12:28      字数:3702
  「……唔……」

  掙扎著想撐開眼皮,卻像被強力膠黏住似地難以重見光明。
  好不容易把眼皮撐開,已經是彩霞漫天的光景,自己睡在暫住的卡馬房裡……卻被綁著。

  「……」沒看過的金屬絲,好像漆包線?嘖,那不重要……

  似乎是一件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把不知名金屬絲破壞殆盡,斷成數截……掃視了一眼室內。
  楊鵬坐鎮在門口,如臨大敵般的姿勢,甚至拿著刀,加上另一位好像是叫……孟戟的同夥,睡在災情慘重的房內,右眼上的瘀血很可能是自己的左拳惹的禍。

  「說過,我酒品不好。」嘖……果然發酒瘋了。

  房中滿目瘡痍,小几在楊鵬當做凳子使用堵住房門的情況下,總算逃過一劫,但原本擱在上方的器皿盡毀、木製窗框搖搖欲墜、店家裝飾用的美女圖掛軸已經成了名符其實的避邪用品,矮櫃上的油水滴漏已經破了,液體乾涸在地板上,牆角藥箱中的藥材也散落各處,桃太郎旗已經折斷,上面的旗子好像被利爪抓爛般的狼狽。

  「……」現在是黃昏,以肚子飢餓的程度看來,至少已經過了一天一夜了,不知道這附近的街坊有沒有被我夷為平地,但願沒有人傷亡。

  「嘖……」楊鵬原本張揚的紅髮耷拉著,清醒時眼睛布滿血絲,看樣子是一直不敢睡太沉:「好傢伙,總算清醒了!?哼……」聽這口氣,明顯吃了不少虧。
  聶雁酒醒後,精神倒是清爽多了,賠罪的笑臉:「對不起,呃……這附近的店家?」雖說是楊鵬請客,但若真的破壞了什麼,我總不好意思讓他賠償。
  「不幸中的大幸,」站在聶子翎身前,原本滿腔怒火,但看那一掃陰霾的神情,倒沒了火氣:「只有飯館的一樓場子被砸了,隔壁桌的三位旅行武者看狀況不妙也幫著我,順帶連街尾賭場的打手都來幫忙,災情才沒擴大。」忍不住還是抱怨:「嘖……下次再讓你喝酒,我楊鵬兩個字倒過來寫!」什麼狀況!啐!

  聽了這些解說,聶雁盤算了會兒:「……總不好肇事後逃逸,得好好賠罪……可惜我只會看簡單的小病,也沒錢補償。」這該如何是好?
  擺擺手,楊鵬在這方面似乎挺闊氣:「算啦!孟戟的爸已經賠過了!你往後安份點!」
  苦笑:「是你讓我今朝有酒今朝醉的。」
  「你!」嘖!

  夕陽的光線很紅很燙,灑在楊鵬的紅髮上好像燙了一層金一樣,聶雁坐在床上,一身酒臭味,背光的陰影下,卻是笑得清爽……

  「楊鵬,謝謝……我現在真的釋懷多了。」笑容雖然傷感,卻似乎是真的釋懷了。
  看著眼前純粹感謝的神情,一下子什麼氣都生不起來了……無奈:「看樣子,自上次一別,你也遭遇了很多。」

  聶雁不置可否,再度笑笑。
  也對……離開風城時早已決定,多過一天是一天,以後的日子不可以像昨天這樣浪費,我已經對自己說好,讓雲哥哥留在適合他的環境裡比較妥當……我知道雲哥哥若到了公元三千年的話,應該會對我很好,這樣就夠了。
  至於我會不會消失,我做的一切……甚至只是昨天美酒的滋味,即便下一秒就變得根本不存在,也沒關係了。

  「……蒲葵葉……居然沒壞。」
  「嗯?」順著子翎的視線望去:「啊,對啊,你四處破壞居然忽略了這玩意兒。」
  「其實該長在樹上的,本來就不屬於我。」
  「啊?」一頭霧水。

  聶雁看著那大大的風乾葉片,笑笑……
  楊鵬從那逆光的眼神裡,讀到了一種叫淒涼的情緒……或許讓他喝個痛快是對的。



  采蘋已和自己人會合,聶雁不想多做耽擱,當晚收拾妥當後便打算趁夜離開第一城門,連夜趕往第五門,前六門通關檢查不嚴謹,加上聶雁是藥者打扮,救人性命的職業在任何時代都受人敬重,沿途又對熱鬧繁華的街道不為所動,行進迅速。
  美麗的燈飾掛滿街道,第五門相較於外層幾門,較為講究……街道規畫也不混亂、商店招牌林立卻整齊,明顯有經過都市規畫,而比較令聶雁在意的是……

  「……」四處都可以見到金屬打造的日用品,洛城在這方面的產業技術恐怕超乎我所預期。

  隨意逛了一圈,選了偏僻的區域露宿在小巷裡,準備窩一晚;第五門看上去應該是個不夜城,燈火通明加上自己也不怕別人暗算,便想省下住宿費用,畢竟剛剛已經把全身的鈔票都還給孟戟……都是酒醉惹的禍。
  以後還是能不喝就不喝,可沒這麼多錢賠償。

  雖說選了偏僻區域,但四周一樣喧嘩吵鬧,倚著牆閉目養神也能聽得見夜生活的繁華聲,整個第五門是一派歌舞昇平的糜爛景像,直至月亮漸漸西沉,黎明未出時分,感受到周圍的冷空氣由地面升起……燈紅酒綠的場面才漸漸冷清下來,撩人的管弦歌舞才停歇……

  「……」總算安靜下來了,走走吧,也趁白天觀察此處,還要盡快設法潛入主城門。

  就某種意義而言,這裡也是這個時代的人間天堂,好像人類不管經歷了多少歲月都一樣,娛樂差不多,愛恨情仇也差不多。
  嗯?那是……洛城招考?原來如此……很類似以前的國家公務員考試,要潛入的話這是個光明正大的管道。不過若我要『考』上官員,好像……呃,珠算、曆算不可能,沒有計算機我應該考不上,文學……要考作文吧,我在這年代寫字算醜,也不可能,沒缺專門考歷史的職位……不然我對歷史很清楚……果然還是要考醫藥嗎?嗯……我這程度也就只能糊口,不行。

  最重要的是現在可沒辦法讓我花錢花時間去考試,看這考試日程算下來考完都明年了,先前因為自己的心態問題,已經耽擱太久,即使保證考上,也太慢了。
  況且就目前看來,即使風城與菊城合力,若洛城當真來犯,也絕不是對手……恐怕……最後能選的只有兩條路……

  定期朝貢,與暗殺。

  朝貢自然不可能,那是變相意義上的投降,也相當於偏安,自古以來偏安的政權都不會長久,要以風城與菊城兩城的長遠考量的話……若洛城不願意以對等的方式進行邦交,就只能暗殺了。
  畢竟風城跟菊城,十年之內即使極速進步,恐怕還是連洛城的一半都難以抗衡,不管在經濟還是軍力,看來此行最好能找出洛城的弱點,以利往後。

  ……另外,若要暗殺,可能我又得殺人了。




  「子翎還是沒消息?」

  眼見再過些天便是立秋,馳電掠過高腳屋住宅區、掠過已經開始正常運作的水壩建設系統、來到烏木鳥居前,一見到準備入山採藥的藥婆,也不管芳少主就在一旁,才剛翻身落地,便忙問……

  「是啊,都去好些時日了嘎……」形單影隻的黃板牙依舊。
  「我、我……哎!」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這下完了!弟弟深入虎穴,完了完了!
  懷芳不解,緊了緊背上的簍子:「子翎哥哥是不是不見了?也沒在我們城裡。」
  「呃,是啊……」

  哎,我的口風就是不緊,難怪弟弟一開始不願讓我知道!怎麼就沒考慮到芳少主在這……子翎的處境現在可是半點都不能大意,我……到底怎麼辦!?

  爬滿皺紋的老臉上,藥婆皺眉跟沒有皺眉其實差異不大:「……現下也只能等立秋嘎,城主也說啦,至少等到那一天啊。」
  「哎!這讓我怎麼活!」完了,弟弟萬一遭遇不測怎麼辦?這麼久沒消息!

  他若只是生我的氣也就罷了,現在連城主託付的事情都沒下文……完了!為什麼當初不是派我去啊!?弟弟在家鄉肯定吃過不少苦頭,我說過要待他好的嘛!現在怎麼搜山就是找不到那項鍊,原本想送去洛城給他的……可現在半點消息也沒……
  不行!即使沒消息我也要去找他!把山翻過來找不到鍊子,但是把洛城掀了我也要找到弟弟!


  藥婆瞇起雙眼的時候,鼻子上的肉瘤微微晃動:「你可別打歪主意嘎……乖乖待到立秋,聽城主的話,明白嘎!?」
  「這讓我怎麼明白?子翎是我弟弟啊!」
  懷芳插嘴:「雖然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不過將軍,請相信我媽媽,我哥哥也很有分寸的。」稚嫩的嗓音倒是無比堅信。
  「唉……」聶雲覺得自己動腦思考的時間變多了,特別是在弟弟離去後,儘管想不出什麼東西:「我們還是入山吧……藥婆,我幫忙背。」好弟弟啊,拜託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子翔將軍今天也要找項鍊嗎?」

  這些日子以來,聶雲簡直要把白石山給掀了,這行為顯然已經成為兩城民眾都司空見慣的事情,就連以往霸道聚集在山頭的山賊也開始尋起寶來,有人傳說找到就能實現願望,項鍊儼然成了阿拉丁神燈,還有人傳言找到鍊子能嫁得如意郎君……白石山日日都有人上山尋寶……

  但是自然沒人能找到。


  「那當然!那是子翎很重要的東西。」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找到!
  然後我要找到弟弟,把項鍊還給他……然後我還要跟他說對不起,肯定是我不好,害他生氣,不然就是害他傷心……反正不管怎樣都是我害的,哎……都是我不應該,怎麼可以對弟弟動歪念頭!?之後又兇他……都是我不好,不然子翎待我真心真意,不會這麼容易離開……他肯定覺得我親他就很過份了,之後又兇他……都是我太不講理,所以他才走的!
  我一定要把項鍊找出來,然後向弟弟賠罪,我不應該動歪腦筋……真是笨蛋一個阿我!


  「嘎,對啦……」藥婆似乎想起什麼,一邊踏著上山採藥的路,一邊問:「那位塚山先生,現在怎麼樣嘎?」
  「誒!?啊……喔!」思緒被打斷的壯漢一時沒會意過來,隨即:「菊城另外蓋了間小屋把他關著,可能……就一直這麼關著了吧……是我押著他入屋的。」確實難處理啊,要是子翎在就會有些好辦法吧。
  「這樣啊……」藥婆的語聲帶著淡淡的悵然:「總算是撿回一條命嘎……」
  「誒?」不是很理解為何藥婆似乎……有些自己無法理解的情緒。

  「藥婆!這裡!」懷芳在不遠處的前方招手:「這裡有韓信草!」
  「就來啦!小姑娘跑得比兔子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