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三章 他鄉各異縣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7-31 21:30      字数:4078
  成為臥底本身就是一條有進無退的路,內政稱為臥底或邊緣人,國防上稱為間諜,雖然工作內容不太一樣,但大方向相同,同樣得承受長達數月或是數年……甚至更久的心理壓力,安全風險更是高得嚇人,除了收集情報之外,還得分析統整資訊,以便己方應變出良好的對策。
  但無論是臥底還是間諜,對不為任何國家效力,而是聽命於聯邦政府的PS而言,其實沒有多大差別,派往敵對政權的不用說,也曾有PS前輩被派往監視盟友,反正有人類的地方這種難以彼此信賴的事情屢見不鮮。


  「……」背上背著藥箱跟一大片蒲葵葉……瞇起眼,望向遙遠的星夜。

  距朔提出要求的正午不到兩天,跟難得清醒的亓城主商討過後,自己婉拒了跟楊鵬一塊兒行動的提議,而是先在風城向藥婆借了些必要的裝備,扮成旅行藥者,孤身前往洛城。由於怕乘舟渡湖太過招搖,於是亓城主遣懷端少主趁夜乘斑馬,繞過湖泊,送了自己一程,之後便得獨自進入通往洛城的峽谷。

  「就是前面那個峽谷,一線天,」放慢速度後,用眼神示意:「出了峽谷往銀河下游處走,會看到有人專做渡河生意……自行涉水由於距離很遠,比較危險。」
  「……嗯,藥婆有給我一些洛城的貨幣,渡河應該用得上。」城主說穿越這個峽谷要至少半天的路程,但就我個人而言實在不喜歡在這種地形過夜。

  從夜裡詳談的細節可以發現,城主與朔兩人的母子關係,彼此似乎心照不宣……亓城主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孩子生還,又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孩子化名為塚山朔,自己沒興趣多問,但母子間的信賴是看得出來的。
  至於懷端與懷芳能看出多少,就不得而知了……這回前往洛城的行動只有讓城主與少主,塚山朔、藥婆知道而已……即使如此,也已經夠多人知道了,也正因如此才不想再搭上個根本算不上熟悉的楊鵬。


  「我就送到這裡了,」懷端翻身下馬,送行:「兩城正是興建水壩的繁忙時期,山上山下各自忙碌,不會有人注意到你離開。」
  聞言,微微勾起嘴角:「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同樣翻身下馬。
  「……子翎先生,」聽出言詞中的無奈:「為何突然離開子翔將軍?」這兩人跟塚山師父說的比起來,差別真大。
  緊一緊背上的藥箱,苦笑:「因為有這蒲葵葉陪我,夠了。」
  「……真的不讓他知道嗎?他最近情緒好像很差。」子翔將軍也算得上是我師父,不能不管。
  「別主動提起,等他想到問起時,再說吧。」頓一頓,看向一整片湖泊:「我怕他心直口快,哪天如果大聲嚷嚷出來,豈不是全世界都知道我去當間諜了。」那我哪還有保障可言?
  剛滿十二歲的少主瞬間笑開:「這倒是真的。」間諜……這是只有書上看過的辭彙,子翎先生總是這麼輕易地將這類辭彙說出口。

  即使相處時日不長,但真要話別絕對話別不完……
  雖然名義上自己屬於風城的人,但實際待在此處的日子不長,可如今看到湖水、山巒、草地……聽見不遠處的瀑布聲、看著在湖泊棲息夜宿的水鳥,真有些悵然……

  「我跟他上回分離的時候,差不多就是少主現在這年紀。」微風中,聲音很輕。
  「是子翔將軍?」他們果然是見過的。
  對於懷端的臆測不置可否,仰頭望天的時候,苦笑了一下:「再次相遇那晚,也是這麼美麗的一輪明月。」而如今我卻要離開了。

  風聲時緩時疾,兩匹馬微微的喘息聲昭示著懷端已經送了好大一段路。

  「走了,再見。」是不是真能再見,其實我沒多做打算。
  「珍重。」


  在峽谷中緩緩前行,並不是不想快,而是心情使腳步快不起來。
  先前曾經不只一次懷疑過『雲哥哥到公元三千年真的沒問題嗎』……並且一再想找出時空轉移的契機與成因,但無論如何苦思,卻都未果。
  ……不如趁現在你不想見到我的時候走遠些吧,這樣說不定你不用到公元三千年了,比較有保障。項鍊看樣子是找不回來了,築水壩一事,即使我缺席大家還是能通力完成,所以……待在那山上對任何人而言都已經沒有太多意義了。

  至於雲哥哥之後到底會不會見到幼年的我?會不會轉移到公元三千年?其實對如今的我而言也沒什麼關係,他若去了,我的日子過一天算一天,就當賺到了,若是沒去……那也只會變成我不曾在雲哥哥的人生中出現,如此而已。

  「呵,在公元五萬年,我連死亡的價值都沒有。」

  星星的光線穿過遙遠的光年,即使星球毀滅,光芒仍能傳遞到很久很久的一兩千年後,就好像人死了,總有些親朋好友會記得生前種種,也算活在活著的人心中。
  而我在這裡,在這個公元五萬年的世界裡,如果能在消失前死去也就罷了,而更可能等待我的卻不是消失、不是死亡……而是根本不存在。

  「是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人,連死亡,甚至連消失的權力都沒有。」

  身後藥箱上還插著大大的蒲葵葉,已經枯黃的長條刺葉隨著腳步移動,偶爾會扎到臉龐,搔癢的感覺令人有些難受……不知道是因為觸感,或是因為心中感受。
  ……就像雲哥哥一樣,如果我不曾存在的話,雲哥哥還是會一直過得好好的,這片葉子也能好端端地繼續跟同伴一起曬月亮吧。

  那……我到底為何而存在呢?




  水壩的建設依舊如火如荼地進行,跟炙熱的天氣一樣,沒有停歇的跡象……或者說,沒有停下歇歇的只有聶雲而已。
  山巒蒼翠依舊,蟲鳴鳥叫,山澗泉水,都還是一成不變的模樣,勤勞工作的人們也沒有多大變化……一切,都跟聶雁在的時候相同。

  「……呼。」仰頭看天的時候,才發覺已是夕陽西下的時分……四處張望……

  一邊用手臂抹抹汗,一邊伸展四肢……聶雲在剛剛好不容易固定住的大樑旁,眼觀四面一成不變的景物時,卻覺得恍如隔世。
  說起來這些天,子翎真的都沒來找過我……

  再度往四周看了兩圈,依然不見弟弟的蹤影,於是兩步跳躍,踏上一旁的山道,試圖從高處往下望,確認弟弟是不是在山下忙活……
  距離太遠了,這樣看不到。

  思緒還沒過,腳下便已邁出步伐,幾乎是用飛的下了山,就差沒比自由落體快。
  沿途岩石依舊俊朗,山道旁野草漫漫,卻都不是自己想要的景色,幾隻閒聊的燕雀也無法傳遞出自己想聽到的聲音……

  「……雖然、雖然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但我也希望你好好的……要好好的……」一邊跑一邊自語,具體什麼是『好好的』,自己也說不上來。
  「哎?雲弟想通要休息啦?」迎面而來的朔領著一干人等,背著大家的晚餐往上走。
  「……」一陣風似的錯身而過,半秒也沒停留!直奔山下!

  回首看著壯漢的背影,塚山朔笑著嘆息……總算發現弟弟走了?哎……這對兄弟搞什麼……


  「子翎先生?」懷端若無其事地幫山下的城民們舀湯:「大概在山上吧。」母親說要體恤城民,所以我必須最後一個吃……嗯。
  大腦袋用力左右搖晃:「不不不!我剛剛看過三圈了!」還用又髒又粗的手指比了個三:「就是沒見到弟弟!」
  「……小心端,不夠再添。」一邊服務城民,一邊接話:「天色也晚了,你會不會沒看清楚?或者是幫著在菊城姬家做菜?」嗯,幸好菊城的食物跟我們吃的差不多,大家都滿能適應的。
  「……呃,」非常符合大家放飯的場合,聶雲摸摸自己的肚子:『咕嚕嚕咕嚕……』
  翠玉般的雙眼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子翔將軍,就算你是我師父,要吃飯也必須排隊。」今天暫時可以蒙混過去吧,但看樣子明天是極限了。

  烏木鳥居就在不遠處,聶雲看到鳥居旁的岩石……月色微光下,油燈搖曳旁,愣了半晌……
  記憶中,雪鳶啄傷弟弟的眼睛時,自己抱著他飛奔時的心跳、將寶貝弟弟放上岩石坐好的過往,好像才是昨天的事情……
  因為跟子翎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快樂到以為時間不會流逝;可轉眼間我已經對他冷言冷語……一個月了,我這做哥哥的對弟弟動了歪念頭不說,還對他這麼冷淡,甚至兇他……我……

  其實我不是真的想兇你的……就算不能跟你在一起,就算你可能根本不願意,我也希望你好好的,活得好好的,睡得好好的……

  第一次有了年齡相仿的夥伴、第一次不是為了仗義而保護一個人、第一次有了想要捧在手掌心呵護的對象,好像只要對方笑了,全世界都是天堂,只要對方受一丁點委屈,世界就會黯淡無光……

  「我、我不吃了,我去姬婆婆那裡看看!」話音剛落,人已經奔出老遠。
  「……不夠再添,謝謝。」微笑禮貌……看樣子是真的瞞不住了。

  也罷,已經半個月過去了,順利的話早進入洛城了。



  【……姬婆婆!?姬婆婆?】
  幾乎比馳電更快,眨眼間飛奔到高腳屋住宅群,只學了幾句簡單稱謂的聶雲忽略階梯,直接一提氣飛身躍上高腳屋,腳還沒沾地、也沒管姬婆婆到底有沒有在裡面,便嚷嚷!
  「呃,糟糕……我、我不會說……」也是啊,姬婆婆這把年紀怎麼可能自己下廚幫忙?這些年輕姑娘都被我嚇到了。

  少了招牌式的傻笑,因為笑不出來……趕忙退出後,又往日常起居的卡馬狂奔。

  馳電依然是趾高氣揚的模樣,在屬於自己的一小塊領地嚼著美味糧草……聶雲一見馳電還好端端地在這兒,心中更加著急!


  誒!賢弟別忙,現在這樣挺好,你腿上有傷,有馳電載著你我安心些……
  況且你初來乍到,我們又離開了風城,萬一走散了,馳電識途,如此為兄也放心。


  直接闖入子翎睡的那間房時,為收拾得一塵不染,早已沒有任何人氣的空曠榻榻米香味失神。
  因為自己想跟弟弟保持距離,所以刻意另選了一間空房,還故意隔了老遠,就怕自己管不住自己,對弟弟有不良意圖……甚至故意冷臉相待……

  「子翎、子翎肯定是傷心了……」弟弟走了……什麼時候走的?這房間看起來是好久沒回來過了……明明那日在海邊……我、我怎麼就這麼笨啊!?
  『啪!』想著想著便搧了自己一個大耳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明明是我對弟弟動歪念頭的嘛!子翎沒有做錯事,還是對我很好的……不是一直給我送水送飯嘛?那我幹嘛不喝啊?我還兇他!?我……他又沒做錯事我幹嘛兇他!?變成做錯事的我兇沒做錯事的他!?哎!我果然就是笨!」

  接連又是好幾下耳光搧自己,正想一揮拳打爆原本就不靈光的腦袋時,注意到雜亂的髮絲隨意散落在肩上……隨即想起弟弟貼心,總幫自己梳頭,打理得乾乾淨淨……


  無論身在何方,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那……那沒有我的地方……你還能過得好嗎?」怎麼辦!?弟弟雖然聰明,但是萬一被人欺負了怎麼辦?他會不會被人發現了什麼以為是妖怪?會不會……會不會迷路不知道回來?

  可是……子翎有想要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