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十九
作者:倾盏      更新:2020-09-16 08:04      字数:2274
  苍梧地广物博,单是皇家猎场就有多处,这次秋猎的场地占据了一整座山。晨曦初渺,猎场的号角就响彻山林,众人早已换好装备摩拳擦掌,而此时亲王行宫里,睡得正香的小王爷捂着耳朵往身边人的怀里拱。陆清阙早就醒了,只是被小王爷缠的紧,一时也舍不得这温柔乡,他好笑的捏了捏怀中人的脸颊,看她还不肯睁眼,干脆一个翻身覆在她的上方,吻住了那张香软水润的樱唇。

  慕容栖恍惚中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身上热度也越来越高,忍不住嘤咛一声,嘴里顿时闯进来什么滑溜的东西。待陆王君意犹未尽的分开时,就见小王爷眯着一双水眸有些茫然的看着他。陆清阙不由得一僵,翻身坐起来,顺手拉起了意识混沌的小王爷:“起床了,狩猎都开始了!”

  “唔……”慕容栖揉揉眼,打了个哈欠,“天还没亮呢,这么早能打着什么啊!”这些人真是瞎积极。

  早已在外面候着的云莺和飞羽听到传唤就端着水盆进来伺候两人梳洗,其实慕容栖两个人都是习惯自己穿衣梳洗,飞羽也只是帮两人整理一下床铺,而云莺平日也就给小王爷梳梳头,只是最近王君好像对她的活计突然感兴趣的很,导致云莺时常有种自己要失业的危机感。

  飞羽看着陆王君又把云莺赶到一边自己摆弄起王爷的头发,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家公子最近好像变了,以前的公子那可是高高在上斜睨众生啊,如今都会给女孩挽发髻了!飞羽“陪嫁”过来这小半年,自家公子几乎整天都跟小王爷腻在一起,他顶多就是帮自家公子跑跑腿,巡查一下商铺近况,所以“失宠”的他闲得发毛的时候都是跟灵雀混在一起,灵雀是个活泛性子,拉着他窜上窜上玩遍了京城,二人也成了半夜光顾厨房的常客,时常气的主厨举着菜刀满府追着他俩叫喊,陆清阙看飞羽的性子也活泼了不少,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边各司其职,灵雀也在偏厅布好了饭菜,于总管要在王府守家,所以照顾王爷起居的种种事宜都由他们几个分着干了,云莺是于总管一手调教出来的,做事稳妥干练,掌管着王府一众丫鬟婆子,对慕容栖可谓是忠心不二。

  等慕容栖用过早膳拉着王君大摇大摆的到达营地的时候,围猎都开始两个时辰了,皇上撑着下巴百无聊赖,一抬眼瞅着慢悠悠晃悠来的两人不客气的冷哼一句:“栖儿天天睡这么多,怎么也不见你长长个?”

  慕容栖瞪了瞪眼,她今年个头窜了一大截,尚衣局送来的新衣都被打回去重做了,只是自家王君身量高,站在一起难免衬得她更为娇小。

  陆清阙宠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出声安慰:“王爷还年幼,还会长的。”他倒觉得如今的身高正好,抱起来很是顺手。

  慕容锦有段日子没见陆王君了,如今再看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此时看他细心的给慕容栖系好狐皮披风,那眼底的温柔是那么的真切,心里顿时划过几股莫名的情绪,突然间看谁都不顺眼了。

  慕容锦大声咳一下,猛地站起身道:“栖儿的骑射是父皇亲自教的,来,今天朕跟你比比!”

  慕容栖撇撇嘴,不太感兴趣,她还想带王君看看风景呢,这个季节的枫树林最是好看了!

  说话间慕容锦已经翻身上马,看慕容锦磨磨蹭蹭的没什么动作,眼神微冷的落在陆清阙身上:“难道翼王光带着你玩耍嬉闹了不成?”

  小王爷皱了皱眉,一声口哨唤来栗子,慕容锦见此也不再多言,调转马头奔入树林。

  “皇姐今天怎么了?”一大早的脾气这么臭,慕容栖摸着栗子的头,也没着急上马,她本来也没想比赛。

  陆清阙倒没去想皇帝怎么了,他只是担心自家的小姑娘。猎场上刀箭无眼,难保不会有流箭误伤,想到那个危险的场景,陆清阙一时情急开口道:“我跟你去吧!”

  “嗯?”慕容栖回神,想了想道:“也好,我带你去望龙枫,边玩边打猎!”

  望龙枫是山间一大片枫树林,因为树林曲延,枫叶红的时候远看像是一条游动的红龙,因此而得名。此时高大强壮的汗血宝马慢悠悠地踱步在树林间,背上是依偎在一起的一对璧人。晨曦透过树叶间隙斑驳的洒在地上,远处还有未散去的雾霭,空气清凉,鸟鸣婉转,陆清阙一边揽着小王爷,一边看着这难得的美景。

  慕容栖懒洋洋地瘫在王君怀里,间歇看见狐狸一类的猎物冒头才坐起身子,纤细玉指搭弓,一箭毙命,慕容栖跳下马跑过去拎起那只软塌塌的狐狸晃了晃,这片林子鲜有人至,越往深处走猎物越多,前面还有猛兽呢!

  小王爷刚要说听说前面有老虎,突然面色一凛,陆清阙一个跃起抱着她就地一滚,只听一道破空之声,一支通体乌黑的箭直直的插在刚刚她所站立的地方。

  慕容栖眯了眯眼,这种箭她好像在哪里见过!陆清阙一脸冷厉地感知着四周,茂密的树叶沙沙作响,火红的背后是隐藏的杀机。陆清阙绷紧了身体,警惕的看着周围,将小王爷护在身后,低声道:“栖儿,小心点,别离开我身边!”

  慕容栖神色一顿,眼中的杀气渐渐和缓,原本准备扔出暗器的手拐了个弯又藏在了背后,她怎么忘了,她家王君可不是表面上的温润公子!

  一阵微风拂过,火红的树叶晃了晃,突然从红色的团簇中飞出十几个黑衣人,举刀就砍了过来。陆清阙抬脚踹飞最先冲过来的人,将慕容栖推到一棵粗壮的枫树后面,反手夺过一人的刀,干净利落地抹了那人的脖子,飞身跃到刺客中间迎战,将战火从小王爷附近引开。

  慕容栖看着她家王君利落的身形越看越喜欢的紧,像是在天地间翩飞的天鹅,美丽的不可方物,却也带着致命的危险。小王爷一边感叹着陆王君的身手,一边不时的扔出暗器,几根签状的金色长针直直刺入脖颈,将想要偷袭陆清阙的人击毙。

  陆清阙虽是商人,但自小学的繁杂,陆老先生觉得世间险恶,有武功傍身自然要好些,便特地请了江湖人教导他。江湖人从来都是靠着本事吃饭,教人武功也是极其严苛,陆清阙从小又刻苦,所以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只是随着长大他的翩翩公子气质与绝顶的相貌致使人们渐渐忘记了这是一朵带刺的“蔷薇”。

  染血的刀堪堪停在最后一人的勃颈上,陆清阙冷漠的看着他,缓缓说道:“谁派你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