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彼岸花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20-05-30 21:07      字数:2581
  沉沦海边,蓝月之下,夜半时分,一个人身着炽天烈焰一般的衣袍,发丝如烧透天边云霞般的炽热,他踏过开到荼靡的彼岸花,丝毫不在意那鲜红的花汁与他周身浓稠的血腥味形成一股诡异的浓香。

  走了许久,到了沉沦海地势最高的一处断崖,那个人果然站在那里,蓝月映照下如斯鬼魅,就如骷髅中长出来的曼陀罗,又如泥沼中闪烁的幽绿色磷火。

  他的背影并不算伟岸,虽然脱了少年稚气,却远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硬挺,他很瘦,肩膀很窄,这让他有些迷惘,这样的身体当年是如何持着重剑逆神,刺穿自己的身体的呢?

  刚从东瀛回来时,他更是瘦得惊人,锁骨瘦的都能用来盛酒,脸颊总是苍白,即便与身为魔族的自己相比……也太过缺乏血色。

  明明锦衣华服,却好像包裹着一具空洞的尸骨,自己在洞中为他包扎伤腿时,那脚踝处不盈一握,那时就很想问他:“你在东瀛,过得如何?”

  但最终却是什么都没问,至多是斥责一句:“你何时换掉这身衫,我看得很不顺眼。”

  直到知道他叫那个人“阿郎”,语带调戏又媚眼如丝;直到知道他身上浓厚的妖气从何而来,知道那衣袍又是何人给予;直到知道他身上穿着谁的骨骸,就像是被那一根根的肋骨包裹在胸怀里,仿佛封印,又似枷锁,看似缘分,宛如命运。

  他摇摇头,摆脱脑海中奇怪的联想,怀疑自己是不是噬尽了炽阎天与修罗国度众魔兵的血液,因此对眼前的人有着不切实际的忠诚?

  自己当初能够助他脱逃,不过就是看在当初那一时的恩义,何况对方至今也未能实现对自己的承诺,本……不该挂怀的……本来也……并不该挂怀的……

  “爱将……”对方似乎发现了驻足在自己身后许久,却又不见言语的网中人,微微歪过头回扫了一眼,而后继续仰头望着天上的蓝月问:“还差一点点了,过了沉沦海,就能一雪沉沦海盟约之耻了。”

  “你又不知道当年是如何定下沉沦海之约的,现今也是与暗盟联合才有如此实力,也不知对方何时会退出,胜弦主当年胆敢直面元邪皇,身为一方之主,你又怎知她不会在最后倒戈相向?”网中人回答道,这也是现今最值得挂心的问题,虽然由于元邪皇之乱,魔世三大势力均耗损不少,此时的征战更像是暂时为求自保的结盟,但是谁又不想趁此机会,一劳永逸呢?

  “也是啊……谁……又知道她会不会倒戈相向呢……要是有更厉害的东西就好了。”戮世摩罗微微低头,看着沉沦海对岸回答道,网中人听出了弦外之音,早前他提起过能与元邪皇有一战之力的止戈流,如果是止戈流的话……魔世一统便也不是遥不可及。只不过上次前往中原寻找母晶,戮世摩罗估计已经探知俏如来的态度,如果真能让俏如来自愿前来,面前的人也不会冒险夺了母晶就回来,彼时还因此受了伤,虽不致命,却也依旧让为他包扎的网中人看着很不顺眼。

  戮世摩罗回到魔世后,依旧不怎么让人近身,只要不是伤及要害他都会自己默默疗伤,只是疗伤时总会让自己掠阵,整个修罗国度他现如今最信任的唯有自己与曼邪音,自己为他掩护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网中人又想起那时自己和他带着木魅、月牙诚以及妖族兵马回归魔世,与当时的帝尊邪神将大战,邪神将败走失踪,戮世摩罗重新掌权,虽然还有鬼玺与妖族之事需要担忧,却也难得放松,他回到与自己一同回到寝殿,去了宫殿深处那一处静谧的泉水,网中人为他把守,倒是心甘情愿做的习惯。没想到对方却用残存的一丝妖力将自己也也带进泉水边缘,被狐狸尾巴缠绕时网中人神色不动,面前的御魂笑光辉如同成精的狐妖一般,指尖微动摘下自己的面具,而后那微微嘟起的嘴唇便附了上来。

  那并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早在东瀛那残破的山洞内,他们就接吻了,那一身精致的华服散落一地,那肩头的狐狸面具上也蒙上尘土,那散开的紫色秀发,合着红色的长发散落一地,两个人都摘下了面具,鼻尖相抵,呼吸炽热,仿佛纠缠不清,又像要抵死缠绵。

  那时候他失了魔之甲,也失了帝尊之位,还被东瀛的妖族追杀,但是当他看见自己出现的一刻,眼里闪动着志在必得的星光,网中人有时觉得自己就如同他赌桌上唯一的筹码,只要自己还在他身上下注,对方就有赢回一切的魄力,网中人并不讨厌这样的利用,甚至有点喜欢,单纯的情爱太过浅薄,浅薄的如同镜花水月,一触即碎。但是……他们有更多共同的东西,前路、霸业、征途,网中人见过戮世摩罗那吞天噬地的野心,那野心如同正午炽热的太阳,贸然直视甚至会烫伤眼睛。但是他也沉溺于对方的所有,因而无所谓,即便是算计,即便是利用,即便只是暂且同路一程,也很值得了。

  冷泉边缘,戮世摩罗东瀛的那身紫金色华服,又脱下那金刚不坏的王骨,站在泉水中央,冲着网中人伸出手……

  在插入戮世摩罗体内时,网中人低下头狠狠地咬着戮世摩罗那承接泉水、如同杯盏一般的锁骨,魔气随着那一口咬痕注入戮世摩罗体内,那紫色的长发逐渐恢复了诡异如同墓园磷火的绿色。

  “你要我来,究竟何事?”网中人忍不住发问,本来自己一直在前线督战,今日却突然接到传书要自己赶回来,而让自己回来的罪魁祸首却站在蓝月下说着当年之事。

  “公子开明失踪了,我派他去调查最近出现的彩虹桥,结果却出了纰漏,按照来访者的描述,策君合该是到了其他境界。”

  “这个时候?你在测度他?”网中人微微眯眼,似乎感知到对方的一丝算计。

  “本来嘛,是想支开他,毕竟他与暗盟过从甚密,要是打那条夭寿老龙的时候出现什么差池,不就不好了~”戮世摩罗语气轻浮地回答,终于转过身望着身后的网中人。

  “胜弦主意欲何为?”

  “很简单,策君出谋划策,她才能继续合作,策君不在,合作作废。”

  “因此你要派我去找公子开明?”网中人这才舒展眉头,自己也算是对方心腹,既然曼邪音作为阵前良将不易替换,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派遣自己去找寻公子开明。

  “非也~~~”戮世摩罗摇摇手指,依旧一脸欠打的样子。

  “那你意欲何为?”网中人被对方那个身为修罗国度帝尊却日渐放肆的样子惹得有些薄怒。

  “我与你同去。”戮世摩罗的回答反而让网中人微微一怔,反问道:“为何?现在修罗国度刚刚稳固,你……”

  话到一半却被戮世摩罗用指尖按住嘴唇阻止了出口的话:“你这只老魔可不怕死,但我寿数有限,你若遇上什么意外,忘记了我,我岂不是痛失爱将?”说罢,还装模作样地擦拭了一下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我说了,我会记得你!”

  “是啊……但是我已经不想再枯等了。”说完他微微凑近,在网中人唇角烙下一吻,率先走到前面,依旧是调笑着带着睥睨地语气说道:“走吧,小诚还等着送咱们出魔世呢。”

  网中人微微一愣,不言不语的跟了上去。

  蓝月之下,只有那鲜红的彼岸花,继续在血雨腥风之中,微微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