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三十七】
作者:樓非      更新:2020-09-17 00:12      字数:2139
  陈赛飞决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所谓晓之以理,是这样的。

  “作为一名出色的演员,你必须保持神秘的一面,不要过多的暴露自己的私生活,这样才能有利于观众投入你塑造的角色。微博这玩意儿,好则吸粉,但你一旦与粉丝的距离近了,就容易被定型,戏路就窄了,人们会希望你演个富家子弟,而不是手撕鬼子的士兵。这个剧播出后,你现在的粉丝就会痛心疾首地质问你,为什么要接这种神剧,打着为你着想的旗号,要求你爱惜羽毛。不说戏路,秋哥,你自由自在惯了,能受得了给几千万的粉丝管吗?”

  道理是有的,蚩敖也忍不住想给肥哥鼓掌,只是九秋不买账。

  “我是演员,但目前是一个人,骨子里更是一只狐狸,我不会为了演戏而放弃这多彩绚烂的生活。微博是个好地方,人多瓜多,还有烟火气,我图的就是热闹。戏路方面,你不必担心,我知道那些影帝影后都有微博。只要我坚决走实力派的路,而且走得够快,那些粉丝就追不上来管我。”

  “人家那是在营业!你却恨不得全国人民都知道那雷是你打的。”

  一说完,陈赛飞就躲到蚩敖身后。

  “就是我打的,不服的话来咬我啊!他们以为我说笑,你却较真起来,胖子,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道理是讲不通的,唯有晓之以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人家是真说笑,你却是个说真话的。秋哥,你是肯定会红的,到时候对家盯着你,对家粉丝也盯着你,就盼从你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中找到你的黑点,把你拖下来。别人最多是永不翻身,在圈中混不下去,但万一他们找到懂行的人,直接把你抓了,那就是性命攸关的问题了。我们的小分队不能没了你,龙哥更不能没了你!想想我们,想想龙哥吧!”

  陈赛飞将蚩敖推了出来,蚩敖笑得无奈,给面子地劝了一句:“是啊,想想我吧,你要有个万一,我也不活了。”

  “胖子,听到了吧?我跟你龙哥生同衾,死同穴。”

  这是重点吗?他那得意的语气是什么回事?

  下一刻就听他说:“龙哥还没活够呢,要是我有个万一,他肯定会把我救出来的。”

  “你就不怕龙哥为你身陷险境?”

  “还身陷险境?胖子,你看不起我,还是瞧不起你龙哥?当今世上,还真没谁能让我们到那一步去。不瞒你说,这世间我们就是横着走的。”

  陈赛飞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溢血身亡。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决定不再跟九秋争辩了。争不来,辩不到,管他在微博上闹出什么风波。

  蚩敖拍了拍陈赛飞的肩,聊作安慰。

  要知道现在的九秋已经是九扬费尽苦心教出来最好的成品了,还是教了五百年那种。肥哥妄想一朝一夕改变他?难。想跟他说理?更难。连九扬都教不好的人,还是不要妄想改变他,宠就完事了。

  今天只有晚戏,他们慢悠悠地到了餐厅吃午饭。

  走进餐厅,明显看九秋的视线多了。毕竟他凭着打雷的转发贴还高挂在热搜上,人们顺藤摸瓜找到他的照片。他这寸头已经够帅了,演火狐弟弟时,那张扬顺滑的红发更是戳中了万千网友的萌点。

  热心网友在片花里截下他的红发图,转发再转发,恨不得给亲朋好友都送上一张。火狐弟弟的搜索排名上去了,人们的关注点偏了,上来的热搜也变了。

  #火狐弟弟哪里染的红头发#

  幸好九秋还是一无所知,否则他会冲到最前线,亲自告诉大伙儿:“这是天生的,你们都羡慕不来。”

  对于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也毫不自觉。他一眼就看到熟人封凛,带着蚩敖和陈赛飞坐到他那一桌。

  九秋看着他的空盘子,问道:“你吃好了?”

  封凛应该点头,可当他对上蚩敖的目光,就说出了违心的话。

  “刚刚王德盯着,只让我吃一点。正打算趁他走开,再吃一碗粉,你们可别揭发我。”

  “你已经这么瘦了,还要减肥吗?”蚩敖问道。

  “减肥倒不必,但要维持这个身形还是要费一些苦工的。”封凛说:“毕竟像小秋这种吃不胖的人,少之又少。”

  九秋骄傲地昂高头,“那是,他们都说我这是老天爷赏饭吃。”

  别人的夸赞是一回事,自己夸自己就是另一回事了。但封凛知道九秋是个性子直的,没什么坏心眼,暗自咬了一下牙,就赏脸地笑了笑。

  谁让他就是有这个自傲的本钱呢?

  他们分别点了一碗粉,又闲谈起来。

  “我看了《狐仙》的片花,甯导的镜头还是那么美。我就是有一点好奇,小秋你那头红发到底是哪个发型师染的?”

  有危机!必须堵住秋哥的嘴!

  陈赛飞立即挺身而出,指着自己,“秋哥哪有钱出去做造型?我们在超市随意选了个染发剂,然后我替他染的。”

  “那个染发剂是什么牌子?说实话,那红发还真是漂亮。以前打歌的时候,我也染过红毛,无论是光泽还是颜色,都没有小秋的好看。”

  陈赛飞呵呵笑了两声,“都是打光和滤镜的功劳而已。不说那味道有多刺鼻,真人看起来啊,颜色又假又廉价,是吧,龙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感觉到九秋生气的目光,唯有cue一下蚩敖, 让蚩敖为他分担一点儿压力。

  果不其然,九秋下一刻就瞪着蚩敖,似乎在说:你敢点一下头试试?他那天生丽质的红毛还真没有人说过不好看,陈赛飞做了第一个,蚩敖可以试着做第二个,看他们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蚩敖背着压力,说道:“除了打光和滤镜,也要算一下我们小秋的功劳吧?小秋是怎样都好看的。”

  知九秋者,莫若蚩敖,一下子就把他哄住了。

  陈赛飞松了一口气,总算避过一劫。但下一刻他的心脏又悬起来了,只听封凛问:“对了,昨天你们什么时候走的?我看着你们进化妆间,本来打算约你们一起吃个晚饭,毕竟小秋快杀青了,便在化妆间外等你们,没想到跟谢导说了两句话,你们就不见了。”

  肥哥心里苦啊,这道题太难了,但他知道一切只是开端。

  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