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三十五】
作者:樓非      更新:2020-09-13 02:00      字数:4256
  谢广生大喝了一声“好”,亲自把九秋拉起,脸上尽是遮掩不住的赞赏之情。

  他对九秋的最大期望本来是形似就够了,毕竟这只是个电视剧的男四号而已,而且九秋也没有学过演技,没想到九秋演出了陈坚饱受痛苦的内心,最后那笑容更是锦上添花,看来他走的是方法派的路子。

  还真是一颗适合大荧幕的好苗子。

  九秋却还在原地愣着,耳边几把声音絮絮叨叨的,他只觉嘈杂不堪,好像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谢广生很快就看出异样,叫了他两声,还是没有回应。

  九秋是凭直觉调动自己情绪,代入陈坚,虽然爆发力强,却也是过度消费自己的情感,一时不能抽身。

  直到有一股温热包围他,他才稍稍抬起眼睛,就看到蚩敖。他心里一动,用力地握着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小秋,回神。”

  只四个字,九秋就打了个激灵,找回了神志。

  他挠了挠头,看着身边的人,笑道:“都围着我干什么?你们都很闲吗?”

  众人错付担心,无语地散开了。

  蚩敖搂着他的肩,带他去卸妆。

  陈赛飞大步地跟上他们,一边说:“秋哥,你真的太牛了,要是让阿俊看到你这场戏,肯定不戳我们太阳穴了。”

  某个层面而言,陈赛飞和九秋的太阳穴还真是相通的。

  九秋瘫坐在椅子上,懒懒的不想动,由得蚩敖为他卸去脸上的妆容。

  “呵,你的意思是我之前不牛吗?”

  肥哥无语问苍天,唯有给这个理解能力零分。

  幸好群里来了讯息,把这个问题转移了。

  他点开手机,打开了一份文件,然后读出甯俊的讯息。

  ——小刘这几晚都偷偷摸摸地跟那个道士在小巷里见面,道士每晚都卖他一道黄符。不说的话,我还以为符纸里包着白粉,要不然什么样的黄符要天天晚上在小巷里交收?

  “什么是白粉?”九秋不耻下问。

  陈赛飞答道:“就是毒品,让人上瘾的。”

  上瘾啊——想起昨日的舒爽,九秋就忍不住瞄了蚩敖的裤裆一眼,好像真的有点上瘾了,毕竟是五百多年头一次开荤,有点食髓知味了。

  “秋哥!”陈赛飞被九秋直白的目光惊住了,“你看哪里呢?你好歹顾一下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吧!”

  “那你顺着他的目光看哪里呢?”蚩敖一边按着手机,一边问。

  九秋收回目光,将蚩敖挡在身后,“对!你看哪里呢?”

  “我一个大直男,看那里又怎么了?”

  “没有比较,没有伤害。胖子,我是为你着想。”九秋拍了拍陈赛飞的肩膀,“行了,你发个讯息让阿俊和五哥继续跟着,找出小刘的住处,我和龙哥先走一步。”

  “等——”

  陈赛飞眼睁睁看着他们凭空消失了,没想到他们真是把他一个人留在片场。他只能仰看天花板,心里呐喊,秋哥啊,龙哥啊,既然你们法术这么厉害,多带我一个人又费你们什么了?不就是赶着做那回事吗?大不了回到你们的房间,我立马自己滚出去啊!

  但他想错了,他们并没有没有回酒店。

  那时蚩敖往虚空一劈,就牵着九秋走了。九秋也以为这是通往酒店的路,但这通道却较寻常的长了十来步,还越走越重湿气。

  走出通道后,他们就到了一座雕栏玉砌的古宫殿。用九秋在微博上学到的网络用语来说,就是壕气冲天。他走到琉璃窗前,凑上去一看,就看到鱼群簇拥着一尾大鱼游过。

  他一惊,退后两步,落到蚩敖的怀抱。

  活了这么多年,他好歹是个见过世面的,立即佯装镇定,问道:“龙宫吗?”其实内心激动不已,这龙宫在大海深处,神秘得很。几百年过去了,连仙界的都探查不到龙宫坐落哪里,更别说他一只妖界来的狐狸了。

  “嗯,我家。”

  温热的气息拂过九秋的耳朵,一个大鱼头贴着琉璃窗,跟九秋四目相对——那眼珠子可真大啊,比他的头还大。窗面倒影着他和蚩敖,只见蚩敖动了动嘴皮,那鱼就游走了。

  他怀疑这鱼认识蚩敖,但是他没有证据。

  蚩敖随手拿过一个锦盒,双手绕着九秋的腰,把锦盒打开,里面放了一颗夜明珠。九秋不认识现代名表劳力士,但知道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他瞪圆双眼,一把拿过锦盒。

  “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

  说得一点都不罕有似的?九秋有理由相信这夜明珠就是赝品,于是他呵呵两声,把锦盒合上,放到旁边的柜子。

  他一放下,蚩敖又拿来了另一个锦盒。一打开,里面是一串珍珠链子,每一颗都浑圆明亮。

  “要是不喜欢夜明珠,这里还有其他宝物,全都给你。”

  “这些都是你的?”一见蚩敖点头,九秋就转身扭着他的耳朵,“你这么多宝物,还装穷?这儿哪一件不比我的片酬高?”

  “这些宝物都是祖辈传下来的,我答应过母后,一件都不能外流。”

  九秋放开手,哼道:“既然不能卖钱,这些东西要来何用?难怪你五哥这么贪钱,天天看着这些珠宝,却一分钱都换不来,换我也、那个、心理不平衡。”

  他五哥贪财是本性,还真跟这些珠宝没什么关系,何况他那八个哥哥都已经离开了龙宫,这里的东西都与他们无关了。

  但蚩敖还是顺着九秋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只问道:“那你喜欢吗?”

  “我一只公狐狸,要这些珠宝何用?”九秋翻了个白眼,“怎么突然想起带我来龙宫?不是就为了送我这些东西吧?”

  要是他说是的话,九秋会把这些扫兴话收回去吗?

  收回去就不是九秋了。

  幸好他不是。

  “是想给你送一份礼物,不过不是珠宝。”他摸着鼻子笑了笑,把那珍珠项链随便扔到一边,然后牵着九秋沿着阶梯而下,到了一个漆黑的密室。

  九秋掌心生出一团火,那火球脱离了他的手,乖巧地悬在半空,把密室照亮了。

  密室里尽是兵器,不知从哪个朝代起开始收藏。九秋的兴致明显高起来了,他摸了摸鞭子,又敲了敲银剑,最后停驻在一副黄金甲面前。

  “厉害了。”九秋叹道,“要不你就送我这幅黄金甲吧?穿起来的话,多威风啊。”

  “这盔甲就是看起来威风而已,论好玩,可比不上这对玩意儿。”

  九秋一回头,就看到蚩敖举着一凿一锤,似乎要一锤子把他砸个头破血流——他咳了一声,把这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

  “怎样好玩?”

  “你敲敲就知道了。”

  他伸手接过那凿和锤,手马上往下坠了一下,要运起内力才能把这东西牢牢地握在掌中。他将锤打向凿,咚的一声,只见交击处火花飞溅,闪出一道微弱的电光。

  他一脸惊喜,又用力地敲了一下,那闪出的雷电更强烈了。

  “我猜这是雷公的锤子。”九秋笑容灿烂,恨不得现在就提着这锤子和凿子到他几个哥哥面前炫耀一番。

  唐文沅有什么用?除了会抓鬼以及那堆破古籍,还有什么?

  沈墨之也没什么用,只有一身修为,如今天下太平,中看不中用。

  还是他眼光好,选了个龙九子,一出手就是雷公锤和凿。要是让他火狐哥哥知道,肯定馋死他。

  他一激动,就把手臂架在蚩敖的肩膀上,蹦蹦跳跳的。他这激动的小模样真是招人稀罕,蚩敖顿时恨不得把所有宝物奉上,就希望他再激动一点,再来一个无以为报,唯有肉偿。

  不过来日方长,还是一件一件来好。

  九秋一个跳起,双腿夹住蚩敖的腰。蚩敖吓了一下,连忙托着他的屁股,生怕把人掉下去了。幸亏他力气大,否则还真是抱不住九秋。

  他腾出一只手划开虚空,趁着九秋没有反应过来,就把人抱走了。

  “去哪里?我还没有玩够呢。”他挥着双腿,只想着回到酒店就不能玩这锤子了。

  没想到蚩敖把他带到一个巷子里。

  他从蚩敖身上下来,退了两步,用锤子顶住蚩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

  “我娘说过,人和兽的最大分别就是会关起门才干那回事。不接受野战,一辈子都不接受。”

  “你想哪儿去?”

  蚩敖的手机叮了一声,马上掏出来看,只见甯俊给他发了定位,又给他发了一行字——小刘已经离开日料店了,道士马上出现。

  他马上收起手机,低声念咒,忽然雨云密布,雷声乍起。

  他蹲到九秋面前,说:“上来。”

  九秋还是一脸懵的,在蚩敖的催赶下,趴在他的背后,让他背起来了。蚩敖带着他跃到半空,变成巨大的金龙,让他骑在自己的背上。

  ——你知道这雷公锤最好玩的是什么吗?

  ——什么?

  ——待会看到那姓关的,你就向着他打雷。

  九秋立即明白过来。他趴在蚩敖背上,密切留意着小巷里的动静。不一会儿,就看到小刘和关青天来到小巷。他们交头接耳,然后小刘接过黄符,很快就离开了小巷。

  关青天后脚就要走,突然大雨倾盆而下,他暗骂了一声,只能抱着头就跑。突然一道雷劈到他的脚下,吓得他退后了两步,又有一道雷劈到他的身后,差点就劈中他的脚跟。

  这雷像长眼一样,一直朝着他打,气得他仰天骂了一句,只见一条金龙穿插在云间。

  不用想都知道是哪个混账做的好事。

  他指着金龙,淋着雨喊道:“姓九的,你有种就下来跟我打一顿,别用这种旁门左道的!”

  锤子在手,何必亲自动手?

  九秋对他做了一个鬼脸,嫌下头的不够混乱,还召出了赤元火,吩咐它追着关青天。

  一团火球落到关青天的脚边,拦住了他的去路。这赤元火是有灵性的,它变成一个个火圈,在地上烧着。一道雷电落下,关青天连忙跳起来,但地上都是火,他仅有的落脚位置就是那火圈里的空地。没想到他一落地,火就向着他烧过来,只能马上跳到另一个火圈,但是另一道闪电又来了。

  看他跳来跳去的,有趣得很,九秋大笑而出,倒是给了他喘息的空间。

  ——好不好玩?

  ——好玩好玩。

  ——玩够了,就下去问他跟小刘有什么交易。

  蚩敖变回人身,背着小秋落地,赤元火给他们让出一条路。九秋举着锤子和凿子,将关青天逼到墙上。

  “我到底惹你们什么了?我过我的活,你们谈你们的恋爱,各不相干不好吗?”关青天快被他们逼疯了。

  “是在谈恋爱。”蚩敖笑道:“你就是我们谈恋爱时的乐子。”

  关青天抓着头,表示无语。

  “说吧,你跟那男人有什么交易?那黄符是什么?”九秋用锤子托起关青天的下巴,“不说的话,我把你劈死。”

  关青天正要开口,忽然墙里伸出一只手,把他拉进分裂的墙身。他消失不见了,墙身也合起来了。

  “又是那只手。”九秋跺了跺脚,“要让我知道谁多管闲事,我就劈死他。”

  那赤元火变成小人,跃到半空,叉着腰,瞪着九秋,责怪他贪新忘旧。

  九秋却指着他说:“你一个有灵智的,还跟个死物计较,羞不羞?”然后一把将他收回去了。

  “那你跟他计较就不羞了?”

  九秋一哼,划开虚空,自己走了。蚩敖连忙跟上,才赶得及在裂缝合上前跟着九秋回到酒店。九秋把锤子和锤子扔到桌上前,然后把蚩敖推到门前,要把他赶出去似的。

  两个人浑身湿透,还真像一对淋雨吵架的小情侣。

  “睡在自家艺人的房间里,你羞不羞?”

  蚩敖一个闪身来到他的背后,将他推到门上,而后双手抵着门,把他困在自己的怀中,在他耳边说:“你收下雷公锤了。”

  “那又怎样?”九秋不能转身,但还是嘴硬。

  “北海龙宫的东西只传给自家人。”蚩敖舔了舔他耳垂,只感觉到他浑身一僵,“父王的东西归我,我和母后的东西都归我儿媳妇。”

  他想退货,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一退就是蚩敖的胸膛。

  “我跟自己儿媳妇睡一起,有什么羞不羞的?”

  九秋狠狠地踩了他一脚,骂道:“是你进我九家的门!”

  蚩敖厚脸皮,答道:“那你不跟你儿媳妇睡,羞不羞?”

  羞什么羞?他已经不想再听到一个“羞”字了。他想撞开蚩敖的手臂,却像两根钢管被钉在门上,怎样也撞不开。他咬咬牙,直接变回火狐真身,凭着小个子钻了出去。

  他跳到床上,呲着牙,得意地对蚩敖吼了一声。

  蚩敖低声笑了笑,看来他是彻底出戏了。

  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