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三十四】
作者:樓非      更新:2020-09-09 00:48      字数:2367
  女汉奸穿着旗袍,围着他绕了一圈,问道:“那次的暗杀行动,是你们策划的?你为我挡了一枪,是为了得到我的信任?”

  陈坚紧抿着嘴,没有应话。

  “我不过是佐藤先生的情妇,接近我,你们想得到什么?”

  见他还是不答话,女汉奸甩出手中的鞭子,打在地上。

  噼啪,冰冷而响亮的一声。

  她同鞭子的把手抬起陈坚的下巴,眯着眼,半边身靠到他的面前,“谁派你来的?”

  “不要废话,要杀就杀。”他把口水啐到她的精致的粉面上。

  谢广生喊道:“好!听!”

  这一场戏他们三条就通过了,调节好机位,拍完了近景,而后一个镜头怼到九秋的脸上,马上就是一幕特写了。

  谢广生简直就是爱上了九秋这一张脸,虽然他多年来只拍抗R剧,但是作为一个导演,他还是有基本的审美能力。九秋这张脸,本来就是老天爷要追着喂饭吃的那种,连狰狞的表情都是极具张力,扭曲而不失帅气。

  这容易吗?君不见某位以花瓶闻名的一线女星,因为一幕瞪眼,就给群嘲至今。虽说九秋只是个男四号,但要是不给他特写,简直就是辜负了多年来一直热心支持抗R剧的观众。

  九秋对镜头的掌控力不错,他调节了脸的角度,稍稍低垂,又控制好脸上的肌肉,只抬起眼睛,眼珠子几乎都要吐出来似的,太阳穴的青筋隐隐作动,低吼道:“不要废话,要杀就杀!”

  谢广生一个心颤,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陈坚慨然赴死的决心。

  小王没想到九秋的业务能力这么强,立时对他更敬佩了。

  陈赛飞紧握拳头,想道,秋哥不红的话,就没天理了。

  封凛心中百种滋味,直到今日看到九秋的戏,才知道为什么剧组的人都对他赞誉有加。他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是吃演员这一行饭的,但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微微泛酸。

  只有蚩敖一直紧盯着他,只等镜头一挪开,就拿着一瓶水,上前递给他喝。

  九秋喝了一口水,再低声说:“我真没事。”

  造型师过来把人带走换妆,蚩敖看着他微弯的背,提着的那口气怎样都松不下去。

  昨晚排练前,他顺着这场戏跟九秋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

  毕竟有了灵魂的深度交流,才能情到浓时来一个深喉。

  “该死的都死了,本来不应该再提起他们,但是我不想你心里永远埋着这根刺。小秋,我们尝试把话说开,好不好?”

  “我已经理解哥哥了,还不够吗?”

  蚩敖不答反问:“黑蜘蛛欺辱韦知白时,你是否想把他碎尸万段?”

  “黑蜘蛛已经死了。”

  “但是你还没有原谅自己。”

  九秋沉默了很久,最后是红着眼,低着头搓手,“我不能不怪自己。蚩敖,我当时为什么这么容易就相信了知白哥哥会背叛我们呢?我打从一出生就知道他跟杜康是一对的,都是最疼爱我的哥哥,但信任这回事,竟然说崩塌就崩了。如果我曾经有过一刻怀疑,上前问他,或者强行把他带走,他就不会给黑蜘蛛欺辱呢?那段时间,他是不是也不会成为五界的笑话呢?”

  蚩敖一把搂住他,心中纵有大条道理慰解他,但终是选择安静地听他倾诉。

  “忍辱负重真不容易啊,像我,明知道拍戏是假的,那会却连半点委屈都不愿意承受,可偏偏他们背起了所有重担。其实最混账的是我,要是我懂事一点,就可以护着他们了。

  “可我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只有这个办法呢?就像陈坚,是不是非得他冒着危险潜伏在那个女汉奸身边盗取文件,才可能拥有胜利呢?可就算行动失败了,很多年后,胜利还是到来了。”

  蚩敖答道:“因为不是只有这个办法,除了陈坚,还有很多人在为胜利而奋斗,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他们都是不惜牺牲的。难道你在挖龙的路上,有临阵逃脱吗?难道你不也是不惜代价吗?是不是非得你身负重伤回来,你才觉得自己也是不容易的?小秋,不要想偏了。你心疼别人,可我心疼的,只有你一个。”

  “挖龙也挺不容易的,你那些哥哥,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他鼻子一酸,又哭又笑的,“要是那会哥哥要我潜伏到黑蜘蛛身边,我也是愿意的,到时候被骂的估计就是我了。”

  蚩敖失声一笑,“你还是算吧。”

  “别瞧不起我,我还是有演技的,不然胖子怎么找我当演员?”

  “他就是图你当个花瓶。”

  “你才是花瓶!你全家都是花瓶!”

  “呵,小秋,你现在可也是我家的。”

  蚩敖回过神来,看到九秋的脸已经画上了几道血痕,身上的衬衣也是纵横交错的口子,沾满了血。说实话,这妆容就是一般逼真而已,流水线的电视剧也不能过多强求,但已经够让他揪心了。

  九秋回到镜头前,重新被绑在椅子上,女汉奸已经执着鞭子,预备开虐。

  他们事前对好了动作,机器也巧妙地放在远处,等到谢导一喊开机,女汉奸就把鞭子对着空气挥。但她还是怕误伤到九秋,不自觉收了劲道,劲道一手,脸上的狠戾也少了。

  但谢广生并没有在这戏份上追求完美,只等九秋痛得连着椅子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就打算喊停。但是九秋进不了戏,一度卡住了。

  接连NG了三遍后,九秋说:“谢导,莉姐,真打吧,我能受得住。”

  谢广生惊呆了,还是头一回有演员要求真打。小王助理和陈赛飞也吓住了,连忙上前要把他劝住。

  九秋越过他们,看住蚩敖。

  虽然揪心,但蚩敖还是把心一横,说:“他练过武,受得住的,就试一次吧。”

  谢导看向站在一边的何师傅,见他点头了,只好同意。

  “莉姐,不要留情啊,争取一次过。”九秋笑道。

  饰演女汉奸的刘莉做了一番心里调节,才执着鞭子回到镜头前。那边的陈赛飞也在好说歹说下,为九秋加了护垫。一番准备后,刘莉挥出了第一鞭,噼啪一声,落在九秋的胸膛上。

  他们都迅速地找对了感觉。陈坚痛得冒出冷汗,咬着唇,却依然强忍着不喊出声。又是几鞭下来,力道之猛,把他连人带椅地撂倒了。

  他倒在地上,一阵抽搐。

  此时一个近景,只见他瞪大着眼,死死地盯着上方,眼角滑下一行泪。

  ——我想,陈坚并不害怕死亡,只是想到大仇未报,外面还有很多人在受苦受难,所以比起愤恨,他更觉悲哀。

  镜头里的眼泪流过了脸上的血痕,滑到了唇角,他突然勾起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龙哥,你说得对。尽管陈坚失败了,但他知道还有很多人为胜利而奋斗,他相信胜利,临死前,他依然拥有希望,也知道他的牺牲不会是徒劳。

  昨夜临睡前,九秋窝在蚩敖的怀里,说:“幸好我们赢了,我们的犧牲就不算枉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