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十三】
作者:樓非      更新:2020-08-28 01:58      字数:2055
  甯俊和见禹半夜才到家,一落地,就听到一下枪声,吓得甯俊捂着耳朵,踉跄退后,撞上了见禹的胸膛。一天下来,见禹已经看穿了甯俊骨子里的胆小,作为一个称职的保镖,他板正他的肩膀,让他对准漆黑中唯一的光明——电视机。

  屏幕里的士兵随着枪声额头冒血,倒在地上,镜头推近他瞪圆的眼睛,开始回放他风花雪月的往事。

  一只手伸向茶几的纸巾盒,抽了一张纸。

  甯俊顺着这只手看去,就看到九秋裹着被子,窝在蚩敖怀里,老泪纵横,使劲地擤了一下鼻子。

  “他们看了一整天电视。”陈赛飞提着一个空的水壶飘过,“刚开始还骂骂咧咧的,现在竟然感动起来了,没想到秋哥是这么感性的啊。”

  说实话,这一点连蚩敖都没想到。平日大咧咧的九秋一流眼泪,他心里就给揪住了,想要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下一刻遥控器就给九秋丢得远远的。他没办法,唯有抱他的力度越来越重。

  “这到底是谁写的剧本啊?顾子辉已经浪子回头,尽力地保护家人,为什么顾家人还是一个一个死掉?难得遇到心爱的女子,转过头那女子就给玷污了。现在、现在连他二世祖的战友都死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他死了?这都是什么混账事呢?”

  “这是电视剧,又不是真的。”蚩敖低声哄道。

  “角色是假,发生的事却是真,抗战那八年是真惨痛。”甯俊一声叹气,看着片尾曲飘过的编剧和导演名字,凉凉地说:“反正你下一部剧就跟他们合作,到时候体会一下。”

  九秋一怔,突然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去演手撕鬼子的那一幕了。

  不保证不真把人撕了……

  甯俊陪他们看了一会就直打哈欠,一来他劳累了一天,二来抗战剧来来去去都是那些套路,小时后他陪爷爷看多了,现在无论电视演得多惨烈,他都看不下去了。

  他头一歪,靠在见禹的肩上打起呼噜来。

  “你们先去睡觉吧,我陪小秋把大结局看完。”

  见禹直接把人抱起来,送到床上。

  看着他们的背影,九秋突然从电视剧里抽离了,低声说:“五哥虽然贪钱,但人还是挺好的,起码比彭越锋顺眼多了,要是能跟阿俊凑一对——”

  蚩敖敲了敲他的脑袋:“你忘了他在等转世的爱人吗?”

  “他至少给天魔封了两百年,两百年的时间,他那个爱人说不定都有几段新姻缘了。”九秋翻了个白眼,“他贪钱,阿俊多的是钱,这不刚好吗?”

  “那你图我什么?”

  九秋弯着眼睛笑,“图你脾气好。”

  躺得累了,他就变回狐狸,趴在蚩敖的身上,一边看电视,一边享受给他撸毛。他们一直看到第二天中午,终于一口气把结局看完。

  作为一只头一次看抗R剧的狐狸,九秋表示此剧起伏跌宕,看得他热血沸腾,尤其是结局时顾少辉一举把反派都干掉,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他满腔热血不能平复,就拉着蚩敖过起招来。

  噼噼啪啪的,陈赛飞以为家里进贼了,用枕头掩护着从房间出来。一看到是九秋和蚩敖在打架,他就见惯不怪地转头回房补眠,却被眼利的九秋叫住了。

  “日上三竿了,还睡觉!过来扎马练功,再不好好练功,以后鬼子又打过来怎么办?”

  ——秋哥,你上脑了,得治。

  陈赛飞苦着脸说:“今时不同往日,就算他们打过来,也打不过我们的人民子弟兵。”

  “这就是你拖国家后腿的理由?”九秋横了他一眼,从虚空中抓来一根银色的鞭子,在陈赛飞面前挥了挥,吓得他马上立正,还以为自己到了军训。

  蚩敖忍不住笑了出声,立即受了九秋一眼冷刀子。

  他跟着立正,说:“我现在就叫阿俊和五哥起床练功,保证我们一屋子都不会拖国家后腿!”

  九秋满意地点点头,但这满意维持不了多久。他皱着眉,看着甯俊和陈赛飞站没站相,扎马不想扎马,只能提着鞭子帮他们纠正姿势。

  “腿张开一点,蹲下。下盘不稳的话,怎么练腿上的功夫?”

  陈赛飞尝试深蹲,无奈久坐惯了,下盘力气不足以维持上身脂肪,腿一软就摔坐在地上了。他感受到九秋冷冽的目光,二话不说就站起来,聚精会神地扎马步。

  甯俊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而后听到鞭子划过空气的声音,打了一个机灵,蹲得更稳了。见禹往日练功不勤快,但起码底子好,九秋也纠不出错处,便看了一眼就略过了。

  蚩敖的话,九秋更加找不到错处了。

  果然是他千挑万选的对象,这马步多稳,那腰力多强。

  回头再看他们,就更不满了。

  “我进组之后,肥哥天天跟着我练功。”

  陈赛飞又摔倒在地上了,甯俊在心底叫了一声好,想道,跟九秋当朋友是挺好玩的,但是天天练功就不好了,邀请他当自己男主角的事还是延至无限期吧。

  “呵呵。”九秋站在甯俊面前,笑道:“阿俊,当导演也是体力活,为了你长命百岁,你天天跟着五哥修炼,我会定时抽查。”

  见禹想道甯俊那小身板和小胆子,便说:“练功好,放心,你给的钱多,我不会另外收费的。”

  甯俊一脸问号,敢情他付钱买难受?

  “秋哥,你是拿错剧本了吗?”他弱弱地开口,“你是去军队受训练,不是你训练人啊。”

  ——所以,请你不要入戏太深!

  “没错,连我都要训练,你们不是更应该用功吗?虽然你们底子有点差,不过有我们亲自调教,虽然不能手撕鬼子,但起码能强身健体,保护自己!”

  陈赛飞抖着腿,坚持着不倒下。

  “当然,你们也可以不练功。”

  他们眼睛放亮地看向九秋,只见他笑容灿烂地说:“只要你们打得过我。”

  肥哥再一次摔倒。

  ——行行行,您老说什么都对。

  他们流着汗,扎着马步,倒数着九秋进组的日子。

  人不能闲,狐狸也不能闲啊,闲下来遭罪的就是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