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认领:6月17日13:27 用户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三十三】
作者:樓非      更新:2020-07-06 10:39      字数:2015
  章歆然宣告死亡时间又活过来,人们看来是医学上的奇迹,但在九秋看来,是她命不该绝,是魂魄的胜利。

  九秋拎着这个T国来的死小孩,将他带回酒店,又扔给了火狐。小狐狸很久没有小玩伴,高兴得一爪子拍在小孩的背上,又是一轮叽叽呱呱的痛骂,然后掐着小狐狸的脖子,要把牠掐死。

  忽然蚩敖伸出一手,抢过火狐,然后张开嘴巴,就把那阴魂啖了,跟着打了一个饱嗝,碰上九秋难看的脸色。

  他正要解释,就被九秋从后面抱着,扣着喉咙。

  “你胡乱吃什么,不干不净的,也不怕吃坏肚子,快吐出來。”

  “不会吃坏肚子的。”蚩敖低声笑道:“我肠胃好,吃个阴魂就当零嘴兒,以前没人管的时候,一天可以吃七八个魂魄。”

  以前没人管,现在就有人管了吗?

  九秋打小就特别害怕九扬管他,所以他自觉蚩敖也是不喜欢受管束的。他连忙甩开手,哼道:“谁有空管你了?就是看不惯你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吃,爹爹说过,只有修炼不到家的狐妖才什么都放嘴里。”

  小狐狸在一边嗷嗷地叫,示意自己也不是一只胡吃胡喝的狐狸。

  “你看不惯,我又管不住自己,那该怎么办?要不找谁来管管我吧?”蚩敖佯作沉思,“父王母后早就归天了,我八个哥哥又都是不靠谱的,朋友我又没多少个,要说阿一和墨之跟我有点交情呢,但他们心里一个放着老鬼王,一个放着你那火狐哥哥,管不了我死活。剩下只能找个知冷知热的爱人——”

  电话响起了,打断他絮絮叨叨也说不出重点来的话。

  “喂,说话。”

  就三个字,九秋已经听得出蚩敖在不爽。不爽什么呢?九秋忍不住低声一笑。

  手机里传来陈赛飞焦急的话:“龙哥,你们去哪儿了?章歆然还在抢救,我们还在医院里,你们不打算行行好心,带我们回去吗?”

  “人长两条腿是用来走路的,你缺了一条腿吗?”蚩敖一边说,一边划开虚空,然后伸出手,等九秋把手搭上了,才带着他回到医院。

  他们刚好回到后楼梯,正见两个人影一胖一瘦偷偷摸摸隔着亮窗不知在看什么。他们靠上前,吓得那两人拉开门就要跑,但被九秋扯着衣服了。

  “肥哥啊,人长得高大,胆子却这么少,以后还怎么跟着我混呢?”

  自从无神无鬼的世界观崩塌之后,陈赛飞和甯俊就受不得有人在背后拍他们了,果然最怕就是人吓人,吓死人。

  “秋哥,我要是像你厉害,胆子也大。”

  九秋勾起嘴角,笑道:“我小的时候什么都不会,胆子也不小。你看阿俊,就淡定得很。”

  吓得手心出汗的甯俊微微颔首,有些人,天生就长得比较淡定。

  “就是你害死歆歆,你把女儿赔给我们。”一把女声尖锐地划破空气。

  九秋立马推开陈赛飞,靠到亮窗前看戏,只看那个中年男人给章歆然的妈妈抓皱了衬衣,但他只是红着眼睛,没有甩开她的意思。

  “阿姨,歆然很快就出来了,您别伤心。”徐菁菁拉开了章妈妈,又对那男人说:“贾总,您先走吧,有消息我立即通知您。”

  “不,我就在这里等。”男人低声道。

  九秋觉得这儿的人物错综复杂,推断了一轮,他觉得这个贾总应该很喜欢章歆然吧?

  果不其然,就听甯俊说:“这贾总对歆歆很上心,看来不一定是外面写的包养关系。”

  “女神值得天下间的男人都对她好——”

  蚩敖又一手推开了陈赛飞,贴着九秋看向窗外。温热的鼻息拂过九秋的左耳,痒痒麻麻的,浑身的感觉好像被放大了,贴着他的是何等壮阔的胸膛。

  “有人在做法。”蚩敖低声说:“那里的黑雾越来越浓,有人想要章歆然的命。”

  九秋这才定睛看着手术室外的黑气,他们不能进入里面,看不出里头的状况,但单凭几个婴灵是搞不出这样的状况的。

  “你看过这样的法术?”九秋问。

  “活得久了,自然看过多多少少的邪术,不过我也不知道做法的人为何要章歆然的命。”

  忽而一团黑雾胁着章歆然的魂魄出来了,但手术还是进行中,那就是有魂魄占了章歆然的肉身。九秋马上夺门而出,跟那团黑雾扭打起来,蚩敖则一手扶着那个魂魄,给她吹了一口生气。

  旁人看起来他们一个是在空气中扭打的疯子,一个是做默剧一般的精神病。陈赛飞和甯俊明知如此,但还是上前拦住了要赶他们出去的众人。

  徐菁蓦然惊醒,打了一个冷噤,问道:“甯导,秋哥他们是不是看到什么?”

  甯俊不敢多说,只能点了点头。

  “看到什么?”贺总低声吼道:“这儿是医院,不到你们来闹事!把他们赶出去!”

  本来守在电梯口的保镖大步上前,却不知道哪儿来的头戴鸭舌帽的男人三两下就把他们拦住了。

  那团黑雾却颇有能耐的,避得过九秋的拳脚功夫。要不是这儿是医院,九秋已经用起他的妖术来了。于是他们边打边退,正要退到后楼梯时,就有一掌直接将那黑雾打回原形。

  是一个瘦弱得像痨病死的鬼。

  “哥哥!”九秋惊喜地喊道,而陈赛飞和甯俊都忍不住睁大眼睛,终于看到他两个哥哥的庐山真面目。

  走在前头的那个身穿黑色绣金龙唐装,后头那个则简约极了,只一件白衬衣和淡灰色休闲裤,更突出他清冷的气质。

  “唐先生?”贺总不相信地喊了一声。

  他公司也曾高价请唐文沅来看风水,但唐文沅却总有百般理由不愿过来,没想到今日竟在医院里碰到。但看到他却不是什么好事,贺总流着汗,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了大概的预感。

  唐文沅接过蚩敖身上的魂魄,终于一声“现”后,章歆然就出现在人前了。

  “你们谁是她最亲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