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认领:6月17日13:27 用户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二章 大吃醋事件
作者:许多金      更新:2020-06-05 08:38      字数:2430
  对于折回去找阿奴这件事情,柳云遥显然是不情不愿的。但胳膊拧不过大腿,白裘的想法很简单,但也很坚决:不把阿奴带回去,当归就会娶不到新娘;当归娶不到新娘,他就会去日日借酒浇愁;他日日借酒浇愁,就会破产;他破产,白裘就得养他;白裘养他,就成了他爹爹;白裘做他爹,就等于白裘未婚先孕;白裘未婚先孕,就会被世子嫌弃;被世子嫌弃,他就会被抛弃;被世子抛弃,他,他,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么一想,不把阿奴带回去,就等于他要面临死亡的威胁啊。为了保全自己的小命,白裘毅然决然地拖着柳云遥又悄悄溜了回去。

  可等真找到了阿奴,他们又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阿奴此时已经醒了,原想着带上她跑就是了,但她却说什么也不肯和他们走。被逼问原因的时候,阿奴思来想去,心慌意乱之下只好编造了个谎话,她说:“我不能回去,因为我爱上了连公子。”

  话虽这么说,可实际上她与连宵雨并不很熟,见面以来也未暗生情愫,何来什么爱上。

  可这话却把白裘给说懵了,他一边想着当归该怎么办,一边又想着阿奴该怎么办,觉着出于好意总该劝劝吧,可又不知从何劝起。来不及盘算,他脱口而出:“可连宵雨他不会喜欢你的呀,他喜欢的是我,你爱他,没结果,还是和我们回去吧,阿奴姐姐。”

  本来还很平静的柳云遥:……?!

  柳云遥:“走吧走吧,她在这也不会有危险,改日再来谈吧。”

  他不知道在急些什么,总之就是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空间,回到鬼域去,找个小角落,把白裘抓起来,捆起来,绑起来,严刑逼问,好好拷打。

  他扛着白裘一路上没说话,任凭他在肩上怎么求饶也没用。孩子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住了,呵测,管不住就得狠狠教训,让他知道,别骑在他头上撒尿。

  他猛地一下狂躁起来,硬生生将空间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阴沉沉地就踏入昏暗的鬼域,肩上依然扛着白裘。

  两人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直到能远远看见一家名叫如梦的客栈。柳云遥才将白裘放下来,抵在巷子的墙上。

  后者重重哼了一声,一把推开他就要走,眼睛鼻子都红红的,分明就是委屈地哭过了。柳云遥在此时却毫不怜惜地伸伸手臂就将他捞了回来,禁锢在双臂与墙面间的小小空间里,使他逃脱不开。

  白裘还没来得及哭,又听柳云遥嗓音沉沉地与他说:“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你怎么认识的那鲛人,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白裘最讨厌柳云遥的这种态度,明明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就偏偏要这样凶他,于是摆明了就不想好好说,边使劲推他边回嘴道:“能有什么关系,你都看见他给我下毒了,能是什么关系,你给我松开。”

  柳云遥闻言更是怒发冲冠,险些就要揪着他的领口去逼问,手抬了抬却又停下了,依旧就着刚刚的姿势说:“你不要给我含糊其辞,你说他喜欢你?啊?你是不是也很喜欢他啊,一口一个小鱼叫那么亲热。”

  他越想越觉得憋屈,没错啊,白裘那么喜欢吃鱼,又叫他小鱼,这不是喜欢是什么,那狗人还很喜欢他,这是没错,那么这不就是两情相悦吗?他还费那么大劲去拆散有情人干什么?真是自以为是,真是可笑。

  小狐狸闻言不再试图去推他,无力地靠在墙上,变得不哭也不闹地呆呆盯着柳云遥衣领上粘的一点灰土,那是他方才蹬上去的。

  此时他回想起与柳云遥重逢来的一段时间,世子是那个世子,只是他已不是以前那个宠物小狐狸了。世子平日就哄着骗着要他变成原来那样,原来一直就是把他当个宠物,当只没有灵智的狐狸,现今发现自己的东西不听话了,就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原本要的就是一只乖巧的狐狸,谁曾想会找回来这么一个讨人厌的狐妖呢?难怪当初看不出来他是谁,自己明明那么刻意地接近了他,可不就是看不出来他是谁吗?可不知道他是谁也对他好,是不是他对哪个狐妖都这样?是不是别的狐妖接近他他也要对他们好?再者说了,明明知道了他是千金,也并未见他多高兴,刚刚自己都中毒了,也并未见他多着急。

  小狐狸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的是“看来是我在自作多情,是我可笑”,嘴上也不输地对柳云遥说:“我说的实话,他就是喜欢我,比你喜欢,所以才能一眼就认出我,所以才会对我这样,我有说错吗?”

  柳云遥闻言自嘲似的笑了一声,他渐渐平静下来以后心里充满的不再是愤怒,而是难过,他感到心尖上有些酸酸痛痛的,好像被人拿着根绣花针在一针一针,细细密密地扎着。他对白裘说:“看来你们的过去的确很丰富嘛,既然这么相爱,我就不该把你强行带回来,真是打搅你们了,真对不住。你回他那里去吧,我送送你?”

  白裘见他把手松开来,赌气般的猛推了他一下,转身就跑了。

  柳云遥故意转身就毫不犹豫地往巷子深处走去,头也没有回,不是因为别的,完全是因为他害怕自己转头就会看到白裘真的去找那狗鲛人。

  他越走心里越乱,好几次停下来愣愣地站在巷子里,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去。好像心里就是憋着一口气,这口气吐不出来,他就得一刻不停地往前走。只有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在难受中短暂地挣脱出来。把力气都花光,把思绪都放在该如何走路,该走哪条路上,这样才行,这样才能避免去想那针刺般酸痛的事。三百年都过去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都过去了,千金有着自己的生活也是正常的,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又在不甘些什么?本来就不该再遇见的,若不是阴差阳错,本就该不相见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难过呢?

  走了好一会儿他才拍拍脑袋,心里担忧起来,白裘开不了空间门,肯定不能找到那死鲛人。大街上那么多饿鬼,小狐狸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遇到色鬼啊?万一那狗鲛人不死心又跑来给他喂毒怎么办?小狐狸不知道当归几人在那家如梦客栈住着,又能去哪里呢?

  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太疏忽了太疏忽了。柳云遥真想将自己抓起来狠狠揍一顿。他忙不及地回头去找白裘,七弯八绕地沿着巷子跑着,算着时辰去绞尽脑汁地想着白裘会去哪里。可到了巷口他又愣住了。

  只见白裘老老实实地就蹲在墙角根上,挑土里的鬼蚯玩呢。墙壁里面禁锢着的几个青色的魂魄瑟瑟发抖得缩成一团,恨不能离白裘一丈远,时不时还漏出几些嘤嘤的哭声,形容实在可怜。

  柳云遥走过去把白裘抱起来,拍拍他手里的土,在他的头发上轻轻地亲了两下,然后附在他耳边不停说着对不起。白裘没有理他,却把手上的脏土一股脑地抹在了柳云遥青白色的外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