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龙祸迫近Ⅱ(泰蜜和阿苏拉)
作者:N1colai      更新:2021-03-30 21:52      字数:3845
  “我们可以一边试着跟上她的踪迹,一边让我调好这个读数。”铃绫拿出一个透明的显示板,两手灵活地输入,“指挥官,麻烦你帮我看看路,下台阶的时候提醒一下我。”

  ​ “好的,你在干什么?”指挥官好奇。

  ​ “自从我的参赛作品被我‘可靠的克鲁’不小心冲进下水道,我就养成了给贵重物品安上定位装置的习惯。”铃绫说,“好的,如果我没出错的话——而我一般不会出错,她沿着这条路向北走到藤桥,然后向南。我记得那儿有个遇难者营地。”

  ​ “那还等什么?”伯拉罕大踏步往前。如果不是旁边有岩石挡着,他恨不得直接跨到对面去。

  ​ 铃绫的确没错,另一座藤桥通向旁边的高地,上方的岩石使这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庇护所。令人意外的是,有不少阿苏拉和风裔一起驻扎在这里。铃绫似乎遇上了熟人,径直走过去和其中一个阿苏拉交谈。

  ​ 根据她问到的情况,这里的阿苏拉属于同一个研究克鲁,在风裔起飞前受邀登上飞船。事故发生后,他们就暂且安置在这里,一边收集物资用于生存,一边在周围获取甲虫样本用于研究。

  ​ “哪怕都这个时候了?”伯拉罕不解。

  ​ 铃绫耸肩:“既然人还在这里,没理由浪费这个机会。”

  ​ 至于泰蜜的消息,他们的确看到了一个魔像从这里跑过。但她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停留。

  ​ 没什么有用的信息,铃绫向他们道了谢,继续跟着显示屏的绿点走。

  ​ “前面的坠毁点经常有审讯团来收集水晶,你们小心。”克鲁首领提醒道。

  ​ 三人顶着风沙往前走,路上尽是飞船的残骸和小动物的尸体,偶尔有几只斯克鼠念念叨叨从旁边穿过,踩上的沙堆中常常有寄生噬蝎钻进钻出。每看到一个身影,指挥官心里都多担忧一分。突然,铃绫停下脚步,眯着眼向前看了一会儿,指着一块高耸的岩石旁边说:“那个阴影不会恰好是泰蜜吧?”

  ​ 伯拉罕跑了一截儿,看清了是小邋遢,旁边还有一只鸟在盘旋,大概是铃绫的那只鹰。他正要打招呼,两道闪电忽然在泰蜜身边劈了下来。闪电出现的地方冒出了两个魔像。典型的审讯团设计风格。

  ​ 泰蜜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抱紧设备就往前跑:“不,离我远点儿!”

  ​ 就在她奋力逃跑的时候,又有几个审讯团的阿苏拉在闪电之后出现到旁边的空地上。英鹰尖啸一声,拍着翅膀向其中一个阿苏拉的脸上抓去,阿苏拉躲着鸟爪,向其他人喊道:“拦下那个魔像!”

  ​ 泰蜜慌不择路,跑到了悬崖边上。身后的阿苏拉好像摆脱了英鹰,追了上来,堵住她的退路。她举起手中的枪,强力的电流瞬间布满小邋遢,瘫痪了它的系统。失去能量的小邋遢四肢分散开,重重地落在地上。泰蜜勉强打开舱门,从小邋遢里爬了出来,躲在小邋遢的身体后面,忍不住瑟瑟发抖。

  ​ 变故发生得太快,伯拉罕焦急地追过去,审讯团成员已经向束手无策的泰蜜围过去了。

  ​ “泰蜜,坚持住!我们来了!”

  ​ “伯拉罕!伯拉罕,救命!”泰蜜看到伯拉罕,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被包围了!”

  ​ 伯拉罕举起盾牌全力冲刺,越过两个魔像把前方的阿苏拉撞倒在地。

  ​ 指挥官向那些阿苏拉伸出鬼爪,把他们拉到自己身边,被忽视的魔像摆好两臂的姿势,发出了高速的流弹拳。伯拉罕适时打开护盾,把流弹都挡了回去。趁魔像集中注意力在他们身上,铃绫吹几下哨子,从战斗中赶回来的英鹰向她的怀里一钻,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怒吼着的山猫,蹭地一跃而上,两个爪子不停扑打,把攻击魔像推到在地,然后整个身子压上去,张开大嘴朝魔像的部件咬去。另一个魔像注意到了山猫,调转方向,抡起右拳,“铛”一声,一把锋利的斧头正砍在它的胳膊连接处,然后突然消失,接着又砍了过来。没有几下,胳膊就失去和身体的连接,无助地掉在地上。

  ​ 另一边,指挥官和伯拉罕你一锤我一镰解决了审讯团的阿苏拉。伯拉罕朝泰蜜跑,指挥官转身帮着山猫修理那两个魔像。伯拉罕还没挨到泰蜜的胳膊,另一个魔像轰地落了下来,四肢灵活地扭动,拼成了一个两诺恩高的大家伙。甫一立起,魔像正前方眼睛样子的部位射出一道红色激光,正朝着和魔像缠斗的指挥官和山猫。指挥官条件反射地抱起山猫往旁边滚,激光擦着指挥官的背,打在了另一个魔像身上。被误伤的魔像四肢又颤又抖,登时掉在地上散架了。

  ​ 大魔像毫不在意,迅速只转过上身,朝着泰蜜发射激光。伯拉罕的护盾只一下就被攻破。铃绫扶起指挥官,向伯拉罕说:“攻击它的眼睛!”伯拉罕举着盾牌,挡下一次激光,从地上跳起,右手高举着钉锤,直击魔像的眼睛。然而一锤下去,魔像似乎没有反应,伯拉罕又举起钉锤,只见魔像的眼睛亮了亮红光,最终还是熄灭了。

  ​ 失去了主要手段的魔像陷入混乱,很快被几人制服,变成毫无生气的铁疙瘩。也是这时,泰蜜颤颤巍巍地调整了小邋遢的能源,启动了备用修复程序,小邋遢的四肢很快寻找着身体,拼接了上去,然后蹲在原地补充能量。

  ​ 伯拉罕注意到小邋遢的动静,看到从它身后一瘸一拐低着头走出来的小家伙,心里一紧,连忙走过去蹲下,小心翼翼地问:“泰蜜!你还好吗,孩子?”

  ​ 泰蜜抹了一把脸,拽着他的袖子:“伯拉罕!伯拉罕,他们到处都是。我还以为……”她哽咽住,忍不住扑进伯拉罕怀里痛哭起来。

  ​ 伯拉罕无奈地看着小家伙一抽一抽的小身子,轻柔地摸摸她的头:“好了,好了,你没事了,没事了。他们都不在了。我们在你身边,你现在安全了。”

  ​ 泰蜜真的吓坏了,恐惧全涌上来,怎么止也止不住。指挥官怜爱地为她擦掉眼泪,小女孩的泪水温热,浇得心疼。说到底也只是个孩子。

  ​ 泰蜜缓过了劲儿,从伯拉罕怀里起来,虽然身体还在抽噎,但已经没有流泪了。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不爱看的,她瘪瘪嘴,憋着气儿不让讨厌鬼看笑话:“他们来这儿干嘛?”

  ​ 指挥官不看也知道是谁,没有回答,只是给泰蜜整好衣服,擦干净脸,把她放到了恢复能量的小邋遢上,让她站到一贯的制高点。

  ​ 弗伦特完全不关心刚刚发生过什么事,趾高气昂地对指挥官吩咐:“你要确保那个后代不会再次跑掉。我正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 指挥官没有回头看他。铃绫身边的山猫很不高兴,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作势要扑。弗伦特往身边的守卫后面挪了几步,紧张到忘了问这小豹子倒地哪来的。

  ​ 泰蜜知道这些人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她低着头不想说话,但站在小邋遢的高度,低下头一眼就望向了指挥官。后者正静静等她表态。

  ​ 泰蜜咬咬嘴唇,不甘心地说:“时机还不对。我需要更多时间。如果他们想要我的仪器,最好多等一会儿。以后我会交出来的。”

  ​ 指挥官理解她的气愤,只是温和地解释:“你要记住,泰蜜,这是为了更重要的善举。”

  ​ “那你告诉我,奖励恶人,窃取前途无量的学生的成果,算什么更重要的善举。他们在剽窃我的天才发明。”

  ​ 铃绫抱着胳膊理所当然地说:“你牺牲发明就能让他们参加峰会。”

  ​ 泰蜜被戳中痛处:“为什么要我做出牺牲?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

  ​ 指挥官和铃绫对视一眼,阿苏拉微微摇头,抚摸山猫的脑袋。

  ​ 指挥官想了想,最终下定决心:“好吧,如果你真的不想交出来……”

  ​ 看她放弃了,泰蜜反而有点慌:“不,好吧,我理解,我只是气坏了。他们不配得到它,它是我的成果。”泰蜜提到这里仍然有点咬牙切齿,但随即松了口:“但是,峰会更重要。”

  ​ 指挥官和铃绫相视一笑。

  ​ “谢谢你,泰蜜。”指挥官像面对一个成年人一样向她伸出手感谢。

  ​ 泰蜜还是有点小别扭地握了上去,勉为其难地说:“哦,好吧。只要能帮我们除掉墨德摩斯,我什么都肯做。”

  ​ 铃绫颇有些骄傲地道:“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 弗伦特一直远远听着这边的动静,这下看少年犯让步了,领着守卫过来拿传校器。

  ​ “那是个明智的决定,后代。你还活着就很幸运了。”

  ​ 铃绫带着冷意地看他:“这句话留着给你自己说吧。”

  ​ 泰蜜翻着白眼学起弗伦特的腔调:“‘那是个明智的决定,后代。你还活着就很幸运了。’”

  ​ 伯拉罕提醒地望望她:“泰蜜,记住我们说好了的。”

  ​ 泰蜜摊手,在小邋遢上坐了下来:“好吧,拿去吧。但是如果弄坏了,你就得赔。”说完溜进了小邋遢里,不去看讨厌鬼。

  ​ 铃绫斜靠着小邋遢的腿,问:“你还好吗,泰蜜?”

  ​ 过了一会儿,泰蜜闷闷的声音才从小邋遢里传出来,她没有打开对讲器,声音只是很微弱地从小邋遢的铁皮罩子里振动着传出。

  ​ 铃绫点点头道:“唔,也许峰会能让你开心一点。”然后她补充道,“论文我也可以帮你延期。”

  ​ 弗伦特绕着设备审视,对指挥官说:“看起来你没带坏她,至少让她明白事理了。”

  ​ 对这点指挥官持保留意见。

  ​ “你说是就是。你会参加峰会的对吗?”

  ​ “是的,我会去。我不敢保证我会同意你的所有要求,但是我承诺一定会去。”

  ​ 指挥官终于得到想要的答案,暗暗松了口气:“我们都知道你的承诺——相当可靠。”

  ​ 伯拉罕看看在小邋遢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泰蜜,对走过来的指挥官说:“我很高兴你来了。小鬼很倔强,但是……好吧,我能理解。”

  ​ “我也是。”指挥官了然,“你能搞定吧?我要去圣林之地准备峰会了。”

  ​ 伯拉罕拍拍胸脯:“等泰蜜冷静下来了我就带她去圣林之地。她失去了自己的发明,又被审讯团围追堵截,一定吓坏了。去看看那些领袖也许能让她开心点。”

  ​ 指挥官同感:“那肯定是场盛会。我们在那儿见。”

  ​ 和铃绫道过别,确定她也会参加峰会,指挥官就传送去了圣林之地。最重要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连续地和领袖打交道让她深刻体会到了当一个领头人的困难,团结泰瑞亚说起来是一件事,真正做起来却牵扯很多与战斗本身无关的事。她不由更加佩服特拉赫恩,他团结了三个互相看不上眼的组织,顶着史无前例的压力发起面对巨龙的战斗,尽管当时他说自己从未当过将军,但他做起事来就像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 指挥官摸摸口袋,突然翻出之前在钢铁平原时布鲁托斯送给她的种子,正好问问苍白之树,也许她能给点种植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