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龙祸迫近Ⅱ(重校传送点)
作者:N1colai      更新:2021-03-29 21:55      字数:10674
  ​ 干涸高地,一场沙尘暴刚刚结束。不论外面的天气如何风云变化,闪光山洞内部都是一派静谧。其他人忙着准备峰会、应对各个种族的领导人时,泰蜜在小邋遢的陪伴下哼着歌做着喜欢的科研工作。在她看不到的山洞入口,一只金鹰尖啸着盘旋了几圈,四处踩点,好像在寻找什么。过了一会儿,它高高飞起,拍打着翅膀向洞外赶去,尖利的爪子稳稳地落在一个阿苏拉细小但有力的胳膊上。阿苏拉亲昵地摸摸它的脑袋,它便又飞起,带着阿苏拉向洞口走去。

  ​ 阿苏拉见状活动起筋骨,冷声说:“这还不让我抓到你?”说罢昂首挺胸,双手背后踏入山洞。

  ​ 这一切泰蜜和小邋遢不知道,身在神佑之城萨尔玛区小酒馆的指挥官自然也无从想起。

  ​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指挥官面露忧色,关切地望着约翰。

  ​ 约翰警惕地瞟了眼前方得意的某人,咬咬牙说:“这是我们打败他最后的机会了,相信我。”

  ​ 被针对的陈小枪兴味盎然地玩着手边的小玩意儿,对这边的两人毫不在意。

  ​ 约翰终于下定决心,大手一挥,将手边的筹码全部推出去:“我全押。”

  ​ 接着轮到佩特拉,她摇摇头,盖上自己的牌。然后是酒馆主人安德鲁,安德鲁看了看约翰,再看了看陈小枪,叹了口气,盖上自己的牌。两人都选择了退出这轮牌局。

  ​ 接着是陈小枪,他眨巴着小狗水汪汪的眼睛,轻松地推出自己的筹码:“我跟。”

  ​ 约翰深吸一口气亮出手牌,一对A。陈小枪亮出手牌,3和5,不过是小牌。

  ​ 指挥官翻出后两张牌,约翰的笑容还没提起来就垮了下去。

  ​ 陈小枪边将他的筹码拿回来边感叹道:“你的两对很不错,但我的同花更厉害。”

  ​ 约翰难以置信地靠在椅背上:“这是我今晚拿到的最大的牌了。”

  ​ 陈小枪喝口酒,目光扫向酒馆的父女两人:“小工程师出局,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了。”

  ​ 指挥官递给约翰一杯酒,安慰地拍了拍肩,几局前她就输给陈小枪了,很能理解约翰现在的心情。

  ​ 没多久佩特拉也败下阵来,她沮丧地趴在桌上:“怎么每次都是你赢,你是不是作弊了?”

  ​ 陈小枪对她的怀疑不以为意,好脾气地重新洗牌,让安德鲁切牌几次,又洗了一遍,然后熟练发牌:“佩特拉,虽然我会点小花招,但和你们玩牌的时候还用不到。”

  ​ 指挥官看着他灵活的手指,有点眼花缭乱,钦佩地问约翰:“他从哪儿学来的?”

  ​ “噢,那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约翰故作高深。

  ​ 指挥官不吃这套:“佩特拉你也说是个很长的故事,安德鲁——谢谢,佩特拉——你也说是个很长的故事。”她接过佩特拉递来的酒,“现在他也是了吗?总有一天你要都告诉我的吧?”

  ​ 看她指向自己的手指,约翰觉得自己这晚可能喝得有点多了:“当然,如果你愿意听的话。”

  ​ 指挥官摆好姿势,正对着他:“我愿意,我准备好了。”

  ​ 她表情很正经,约翰甚至有点嫉妒了,又或许他在和什么赌气:“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事?”

  ​ 指挥官愣住,很快反应过来:“当然,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 约翰抬起杯子,遮掩自己一侧扩大的嘴角:“长话短说,来日方长。”

  ​ 似是料到这个结果,指挥官认命地叹口气,如果不是这几个人总是让自己来问约翰,她也不会来自讨没趣。好奇归好奇,指挥官没有太放在心上。来到酒馆的这几天,酒馆主人安德鲁热情地招待了他们,并且愿意不收取任何费用地让她住下,好让她不去给约翰添麻烦。这一片区域是约翰和佩特拉一起长大的地方,佩特拉如她的父亲一般好心,做了些蛋糕,带上她在神佑之城来了趟只有女孩子才能参加的观光。

  ​ “我已经厌倦了整天对着他们俩和我父亲啦。”她说。

  ​ 酒馆的附近有家孤儿院,佩特拉经常会去送些吃的,有时陈小枪会和她一起去,给孩子们表演些魔术,拿着约翰随手做的一些小玩意儿。

  ​ 安德鲁也输了后,没有人想再和陈小枪玩这些赌博游戏。陈小枪耸耸肩,顺从地收好赢来的金币,至少知道这时候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 聊天、喝酒、唱歌、大笑,每一个这样可以畅快享受的夜晚指挥官都格外珍惜,尤其是和朋友在一起。因为从她第一次踏出霍布雷克时就知道,无论她如何选择,总是有人不能安稳地生活,但她愿意这样的人可以少一点,哪怕最后只有自己陷入永恒的战斗。有时她也明白自己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正因如此,任何需要她的地方,她都会竭尽全力。

  ​ 不知道是约翰的酒太香醇,还是酒馆的床更舒服,这几晚指挥官都睡得很好。

  ​ 天刚亮,她就精神饱满地起床,准备外出散步,考虑着休息够也该干正事了。刚下楼,没想到有人比她更早。看着吧台前健壮的诺恩,指挥官热情地打招呼:“早上好,伯拉罕。伊尔怎么样?”

  ​ 伯拉罕瓮声瓮气地回答:“你好啊,老大。她——挺好的,大概吧,我是说……”

  ​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指挥官好心地让他不用再说下去。

  ​ 伯拉罕松了口气,正要开口,旁边的人先说:“指挥官,今天怎么这么早?”

  ​ 约翰半挽着袖子,好像刚从后厨出来。指挥官一直知道他来酒馆一起吃早饭,倒没想到厨师也有他一份。两人顺着远情近况聊了几句,指挥官才想起来介绍伯拉罕给他认识。打过招呼约翰就又进了厨房。指挥官和伯拉罕跨下吧台旁的台阶,找了张桌子坐下。拾起话头,伯拉罕拿出一封信。他在霍布雷克收到这封给指挥官的信,立刻带上来找她了。是泰蜜。上面写着“传送点的消息”

  ​ “嗨!我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本来我想问你要先听哪个的,但是——你知道的——这是邮件。所以,我就先说好消息吧。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我的传校器(传送点校准器)开动起来简直无往不利!我一直在监视传送点的网络,这次工人在修理传送点的时候,藤曼不再攻击了。所以……我有没有说过我是个天才?”

  ​ “现在来说坏消息。是弗伦特,意料之中,是把?他非要我给他一个人演示传校器的工作原理,搞得好像他根本不相信新的变化就是我的设备的成果。恐怕他只是想逃避出席峰会的责任。你能过来做我的后援吗?看来我们得揍他一顿才行了。——泰蜜”

  ​ 看伯拉罕好奇、焦急又不想表现出来的样子,指挥官扫了一遍就把信递给他。

  ​ 看完信,伯拉罕决定立刻动身去闪光山洞。好在指挥官及时拽住他。阿苏拉最近在干涸高地那个绯红住过的小镇附近新建了一个传送点,很快就能赶到泰蜜身边。看也知道伯拉罕前一晚没怎么睡,估计也没吃东西,不如坐下来一起吃饭。

  ​ 得知他们饭后动身,约翰提出想和他们一起去的请求。

  ​ “我很久以前就想和指挥官一起行动了。”他说这话时站在台阶上,和指挥官一般高,平视着她,认真地像第一次见面问她要不要吃蛋糕一样。

  ​ 但饭还没吃完,陈小枪就带着一位炽天使队长踏进酒馆。

  ​ “约翰,你和小枪准备一下,中午我们要去侦察女王谷的一伙强盗。”

  ​ 于是一起行动的事不了了之。不过指挥官邀请他们前往峰会,到时一定很热闹,还可以介绍其他朋友给他们认识。

  ​ 指挥官也想叫上佩特拉,但佩特拉更愿意待在旅馆里。

  ​ “人各有职嘛。”她指指吧台和面对着橱柜擦拭酒杯的安德鲁,说,“如果有什么好玩儿的事,你回来给我讲讲就好了。”

  ​ 指挥官心下一动,想起了贝林达,玛乔丽的姐姐,等着她讲述山洞另一边的故事的炽天使。她握紧佩特拉的手:“一言为定。”

  ​ 到底还是着急泰蜜,吃了饭伯拉罕便拉着指挥官匆匆离去。指挥官空着的手一勾,拿上了佩特拉给她装的点心袋。开玩笑!她还能吃十个。

  ​ 从传送点出来,小镇的藤曼还没能完全清除掉,但已经有居民和一些安定下来的风裔在四处忙活,清理出能正常生活的地方。炽天使之前的临时医疗站已经撤了地方,找路过的炽天使士兵打听了一下,伤者已经转移进了镇子和半人马的营地,情况稍好一些的人可以跟着返程的炽天使去布里斯班野地的哨所。随着平和大师的离去,风裔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地方。走绯红的通道,短暂拜访了半人马,经过绿洲的农场,这里只有一个斯克鼠——尼普克特——指挥官努力回想起他的名字。尼普克特没有在浇田,而是抱着一个和他体型相当的东西奔向田地旁的小山堆,把怀里的东西抡起来堆在山上。他的眼睛散发着斯克鼠陷入某种狂热时才会出现的精光,嘴里念念有词:“亮晶晶!到处都是亮晶晶!每天都有亮晶晶!”指挥官打量了下那座小山,看起来像是魔像或者光电门的零部件,面上有一层金属光泽,有些地方露了电线出来。指挥官想问问清楚,伯拉罕等不及,自己踩着藤桥往南了。指挥官只好跟上去。

  ​ 前往山洞的路上能看到一些埋在土里的魔像零件,尼普克特是从这里收集的亮晶晶也说不好。指挥官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生物研究,但她猜测即使是最厉害的生物学家也解释不了斯克鼠对亮晶晶的东西的喜爱,她甚至怀疑这种喜爱是不是超过了生存本能。这有可能吗,一只斯克鼠会为了藏起来自己看的亮晶晶不惜搭上性命?如果那个亮晶晶是活的,这又算什么感情呢?沉浸在遐想的指挥官一个不注意,脚下被露出来一部分的零件绊了一跤,指挥官踢踢它,在经常性的沙尘暴环境下,很难判断它到底埋在这儿多久了。

  ​ 伯拉罕心无旁骛,只一个劲儿往山洞里赶。指挥官只是停下看了几眼洞口周围的痕迹,就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突然,她听到伯拉罕嚎叫一声,接着便有打斗声。指挥官暗道不好,该不会审讯团突破了洞里绯红的机关,便三两步跑起来,喊道:

  ​ “伯拉罕!你——”

  ​ 她本来想说“你没事吧”,但动了动嘴唇,慢慢走过去:“你——被一只鸟打了?”

  ​ 不得不承认,这只金鹰飞翔的速度很快,身姿灵巧,鸟喙和爪子都十足锋利,但看到伯拉罕隐隐招架不来的样子,她还是想说,只是一只凯席斯山随处可见的金鹰,而已。她出手也不是,旁观也不是。看最后伯拉罕连防护盾都升起来了,指挥官决定搭把手。她运起生命之力,让黑色的帷幕包裹住全身,最后在两手之间凝聚成一把镰刀。刚成型,就听到几声哨响,金鹰悬空威慑性地叫了一声,拍拍翅膀向山洞深处飞去。

  ​ 得空喘息的伯拉罕立刻回神道:“不好!泰蜜还在里面!”说完抹了把脸上的血痕,紧追着金鹰。

  ​ 指挥官散掉镰刀,跑到一半,泰蜜用来做实验的房间门口走出一个身着绿色布甲的阿苏拉,金鹰正静静停在她胳膊上,任凭阿苏拉的手掌抚过它的脑袋,为它梳理凌乱的羽毛,不时还歪歪头,撒娇一样。

  ​ 伯拉罕站定,警惕地摆好钉锤和盾牌,质问道:“你是谁?泰蜜呢?”

  ​ 金鹰闻言瞪了他一眼,阿苏拉又摸摸它的脑袋安抚,看向指挥官,不紧不慢地说:“指挥官,很高兴见到你。”

  ​ “你认识她?”伯拉罕惊异地看向指挥官。指挥官一头雾水,问道:“你是……”

  ​ 安抚好金鹰,阿苏拉胳膊轻轻一抬,它便拍拍翅膀进了他们身后的实验室。

  ​ “我是铃绫,守夜人在契约团的负责人之一,我也参与了最后面对泽坦的空中战役,不过是在另一艘飞艇上。契约团有你和特拉赫恩司令这样的领导者,是我们的荣幸。”

  ​ 指挥官摇头直言不敢当,问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嗨,伯拉罕,指挥官,你收到我的信了?谢谢你这么快就赶来。希望你带了武器。”泰蜜坐在小邋遢上从实验洞穴的门口走出来,金鹰从她的肩膀上飞回铃绫的肩膀,铃绫拍了拍它的头,喂了一颗零食,以示表扬。

  ​ “我们不会对弗伦特动武的。”指挥官无奈地说。

  ​ “泰蜜,你没事吧?”伯拉罕最关心这个。

  ​ 泰蜜耸耸肩:“好吧,以后还有机会。伯拉罕,我没事。给你们介绍一下,铃绫,协同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她主要研究传送装置。我的传校器还受到她一点启发。只是一点点。”

  ​ 铃绫冷淡地说:“谢谢你慷慨地提到我的名字,而不是放在‘et al’里。”她转向指挥官解释,“事实上,我只是来找泰蜜要一份她几星期前就应该交给某位导师的论文。顺便探讨了一下校准器和多点临时传送通道的问题。为表感谢,我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替你们出面殴打弗伦特。”

  ​ 指挥官干咳一声,谨慎地说:“我个人希望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 “遗憾。”铃绫很是真诚,“很抱歉刚刚‘英鹰’袭击了你们,我们以为是弗伦特来了。”

  ​ “‘英鹰’?”

  ​ “我的宠物。”铃绫指指肩头的鸟,“英鹰,道歉。”

  ​ 金鹰拍拍翅膀,不情愿地对伯拉罕叫了一声,便扭过头去。

  ​ 伯拉罕本就对动物有种天然的亲切,看见英鹰,想到了加姆有时耍小脾气的样子,更是没什么想法,乐呵呵地揭过了这茬。

  ​ 说话间,弗伦特就带着几个守卫,气势汹汹地到了。他径直穿过指挥官几人,走到小邋遢跟前,保持一段距离,好让自己看向上方的泰蜜时头的仰角不会太高。

  ​ “我在拉塔索姆的克鲁同事们一直都在监控传送点网络。他们说你的设备会影响传送点,而不是魔径。这是为什么?”

  ​ 铃绫毫不遮掩地嗤笑一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弗伦特是抽查学生作业的教授,而不是在请教天才问题。

  ​ 泰蜜只是惊讶:“你不明白吗?我调校了传送点的数值,让它们用更稳定的频率运作魔法流。”顿了一会儿,她说,“用更简单的语言解释给你听就是,我的设备与传送点交互作用,捕捉当下流经传送点的魔法流的读数。我设计了一个复杂的计算程序,它能精确计算出传送点运作时所需的最小频率,然后再调校传送点的数值。”

  ​ 弗伦特两手抱胸:“没有更多详细信息,我们的读数无法令人信服。你必须演示这台设备,就现在。”

  ​ 泰蜜嘀嘀咕咕转过身:“我觉得他是想窃取我的机密。”

  ​ 指挥官不太懂:“设备确实起效了吗?”

  ​ 铃绫解释道:“传送点在运行时会以一定的频率振动,就像蛛网的振动会吸引蜘蛛一样,墨德摩藤也会被传送点的振动吸引过来。”

  ​ “振动频率变低,墨德摩藤就不会注意到了。”指挥官了然。

  ​ 铃绫点点头,对泰蜜说:“你可以用这些我带来的迷你传送点。”那是她刚刚演示自己的仪器时布置的。通过捕捉微小的魔径运作,可以用作小物体的临时传送。

  ​ 泰蜜用小邋遢扫描了一下分散的迷你传送点,说:“我可以提高魔径的流速来强化它们的振幅,它们就会像真正的传送点一样强大。”

  ​ 铃绫和泰蜜又讨论了几句演示的方法,站在一旁的弗伦特却等得不耐烦了:“你们在那儿叽叽咕咕什么?”

  ​ 铃绫冰蓝的眸子瞥了他一眼,就连她的宠物都看得出,弗伦特心急的样子,肯定打着什么鬼主意。她从自己VAL-A魔像的事件后就对秘法议会喜欢不起来,议会的成员不能说全部,但相当一部分都是集中了阿苏拉最自私势力一面的家伙。

  ​ “我们在制定演示设备的计划。你能注意到房间里有一些类似传送点的道具。我们的演示方式是……微缩模型!”泰蜜浮夸地抖着双手展示设备,众多石头样式小传送点浮空缓慢抖动着,石头顶部散发出一圈淡淡的蓝光,表明它们在正常运作,“你瞧,简单到连傻子都能做。开始吧,伯拉罕!”

  ​ 伯拉罕摇头,不赞同地说:“不了,这次你耍不了我。嘿,老大,还是你来吧。”

  ​ 指挥官面上差点没绷住,他是觉得能耍得了自己是吗?

  ​ 泰蜜操作一下小邋遢,其中一个石头的蓝光强度增大,上下浮动的距离也微小的增加了。

  ​ “那儿有一个激活的传送点!呃,迷你版的。快去控制传送点校准器。”

  ​ 指挥官和泰蜜擦肩而过,听到她小声说:“我反复检查了全部设定,有百分之五十三的把握确定不会出错。别担心。”

  ​ 指挥官嘴角一动,这个数字……反而更让人担心了。

  ​ 指挥官的手扶上传校器,接触的部分有着枪管的外形。

  ​ “很好,现在瞄准传送点开火,直到它的能量耗尽为止!”泰蜜指挥道。

  ​ 指挥官按照弓箭车的方式瞄准,按下操作杆,一道蕴含着魔径的电流射向传送点,影响了传送点浮动的距离,接连发射,直到传送点的蓝光暗到一定程度,浮动的距离几乎不可见时,这个传送点就算调校好了。

  ​ “检查读数,克鲁。”弗伦特吩咐。

  ​ 守卫将读数仪器递给他看。

  ​ “怎么回事,居然起作用了!继续保持,我希望看到更多!”

  ​ 泰蜜又激活一个迷你传送点,指挥官用仪器校准。

  ​ “很好!这个的能量耗尽了,下一个!”泰蜜动动手指,激活另一个。

  ​ 弗伦特摸着下巴,打量着魔像上的小不点:“对于如此……年轻的阿苏拉而言,你的成绩令人惊叹。”他欲言又止,好像这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 实验进行得很顺利,弗伦特的话让泰蜜有点得意,于是她这次多激活了几个传送点,好让议员见识见识传校器真正的能耐。

  ​ 几个传送点接连亮起,指挥官暗暗为小女孩的表现欲发笑,心想可别出什么问题。传校器的枪口刚对准传送点,忽然整个山洞都震了一下。泰蜜惊呼一声,差点从小邋遢上摔下来。

  ​ “那个震动可不是我的错!”她抱住小邋遢,有点不好的预感,不住祈祷着,“噢……别是它,别是它!”

  ​ 震动仍在继续,新激活的传送点处,从地面钻出了两个墨德摩藤。

  ​ 伯拉罕摆好架势:“你说对了,泰蜜。来的正是墨德摩藤。”

  ​ 泰蜜飞快钻进小邋遢,可一点高兴不起来。

  ​ “克鲁,向我集中。快找掩护!墨德摩藤在这里做什么?”

  ​ 弗伦特和议会守卫躲在山洞的角落处瑟瑟发抖。这时哨声响起,一道棕黄色身影“咻”的一声从他们面前闪过,发出怒吼,轻盈地一扑,死死咬住了墨德摩藤战狼的脖颈,把它用力摔在地上。铃绫拿起腰间的火炬,向前一挥,燃着的火种径直飞向了墨德摩藤齿磨虫,然后迅速蔓延开,藤条和叶片发出烧焦的脆响。

  ​ 这两只解决掉,新的两只又从地下冒出来。

  ​ 伯拉罕防御的间隙问泰蜜:“是不是你的新玩具激怒了它们?”

  ​ 这句话进了指挥官的耳朵,联系它们出现的形式和目的,指挥官突然想到萨尔玛堡垒被袭击的时刻。果然,在两只前锋墨德摩藤被击败时,山洞震动得更加剧烈。就在欧麦德那台显眼的仪器前,一个庞然大物旋转着钻出地面。

  ​ 伯拉罕感叹:“大家伙来了。”

  ​ 它和萨尔玛堡垒最后出现的那只很像,同样有着明显剧毒的外表和恶心的尖牙花蕊。不同的是,它没有那只墨德摩藤厚重的藤曼护盾。饶是如此——

  ​ “它看起来挺难对付。”伯拉罕说。

  ​ 指挥官伸出黑色雾气的爪子,想要把它拉近,但爪子刚碰到墨德摩藤就散了。墨德摩藤稳如小山,坚定地向激活的传送点挪动。仔细看,它背后的枝叶根茎虚裹着墨德摩藤中心的尖牙,隐隐闪出一道淡金色的光盾。这只墨德摩藤就像看不到敌人一样,对所有打在身上的攻击不为所动,只盯着传送点。很快,它立在一个传送点跟前,背后的枝叶伸出去吸收魔径能量。光盾的金色随着能量的吸收逐渐耀眼起来。

  ​ “而且它在吸收魔径的能量!快点,我们必须阻止它继续吸收!”泰蜜焦急地喊道,“用我的校准器!就跟之前一样,只不过多了……很多邪恶的植物。”

  ​ 指挥官闻言将斧头别好,跑到校准器跟前,对准那个墨德摩藤的目标传送点。两三下,校准的传送点光芒暗了下去。墨德摩藤在原地顿了顿,粗壮的藤曼在地上灵活地转了个弯,往旁边的传送点蠕动。指挥官跟着瞄准它看中的传送点,抢在它跟前调整了频率。如是几次,墨德摩藤突然停了下来,底部的藤曼缓缓撑起上身,聚起金盾的枝叶向后背收了回去,朝两边伸展。花瓣尖牙扭过来,面对着指挥官的方向。

  ​ “哦,它生气了。”伯拉罕感觉不妙。

  ​ 墨德摩藤的尖牙张得更大,带着腐烂植物的气味发出一声凄厉尖啸。

  ​ “小心!它要进攻了!”伯拉罕下意识喊道,与此同时,墨德摩藤脚下的藤曼一条接一条向上向后,身子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几乎是瞬间,几道绿色的毒气直直向着几人的方向分散袭击。伯拉罕的护盾霎时升起,笼住了泰蜜。指挥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衣摆被人猛力一拉,后退几步,堪堪避过,但仍有些毒气沾到脸上,眼前一片亮一片黑。

  ​ “当心。”铃绫沉静地说。

  ​ 指挥官甩了甩脑袋,定定神回道:“多谢。”

  ​ 躲在墙角的守卫有一个见情况不妙,悄悄摸摸往门口移去。

  ​ 好在脸上的毒气很快散掉,指挥官恢复视野,就看到墨德摩藤又支起身子,一圈圈扭了起来,它背上的枝叶直挺挺的,每根枝头都挂着墨绿色的液体。液体在墨德摩藤扭转躯体的过程中源源不断向外飞溅。指挥官迅捷地前滚翻,躲过外围的液体圈,来到墨德摩藤跟前攻击。

  ​ 想要逃走的守卫一心在门口,没有注意到向他飞来的毒液,眼看他要被从头淋到脚,一支利箭穿过他的肩膀,擦着皮肤划破布料,“咻”一声把他钉在身后的墙上。没扑到他的液体落在地上,滋滋作响,腐蚀了土地。

  ​ 守卫惊魂未定,一抬眼,铃绫已经对着墨德摩藤射出另一支箭,冷眼看他:“不帮忙,别添乱。”

  ​ 墨德摩藤似是发现刚刚那下让这几人都聚在自己跟前,微微向外张开,像是人扬起身子一般,然后突然拱背,几根粗壮的藤曼像一堵不透风的墙结结实实朝面前砸去。

  ​ 指挥官两手撑着巨剑,伯拉罕抬起盾牌,合力挡下这击,然后立马向后翻滚。果然,墨德摩藤原地伸出一条藤曼,扯着身子绕了个圈,毒气和毒液从它身上落下,它就立在那一圈毒物中间,耀武扬威地摆动藤条。

  ​ 铃绫见状,不动声色地缓缓移动,在周围设下一圈陷阱。

  ​ “指挥官。”她小声叫道。

  ​ 指挥官了然,再次放出黑色雾爪。雾爪穿过绿色的毒气,缠绕在墨德摩藤的底部,忽然一扯,虽然只让它动了一小格,但正好踏进陷阱边缘,尖锐的地刺齐刷刷向上戳进了藤曼中。吃痛的墨德摩藤恼火地卷起尖刺掰断,向指挥官蠕动。指挥官弯起嘴角,一边拿起斧头隔空劈砍,脚下的步子不急不徐。“嘶嘶嘶”,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地面突然不知从哪蹦出一圈恶作剧盒子中的彩带蛇,红色的纸袋舌头有模有样地伸缩,很是滑稽。墨德摩藤毫不在意,但那些彩带蛇像真蛇一样牢牢咬住它,莫名的液体顺着咬出的空洞流进它的体内,让它的身子有些僵硬。它一顿一顿地向旁边挪,正好顺了铃绫的意,踩上去的那刻一层冰从地面炸开,顺着接触地面的藤曼向上爬,它艰难地挪动藤曼,表层的冰面不断发出嘎啦声。指挥官抓住机会,伸出镰刀,高高跳起,刀尖正磕在墨德摩藤的尖牙花蕊,银光乍破,墨德摩藤的上身也动弹不得。

  ​ 短暂化解了它的攻击,几人的其他招式一下接一下打在墨德摩藤身上。没持续多久,墨德摩藤疯狂地抖动身子,冰层一片片落在地上,化成水渍。然而下一秒,它就在原地转圈,钻进了地里。同时许多藤曼根须从房间的各个角落喷涌而出,张牙舞爪。

  ​ 泰蜜手指舞动,说:“小邋遢的读数显示它正躲在一根蔓藤下面。找到不会反击的蔓藤!”

  ​ 众人望去,每一个蔓藤都像条蛇一样摇动,根本看不清动作,只能一根根攻击试过去。

  ​ 泰蜜紧张地盯着屏幕,目光锁定一根藤曼道:“我找到了!”

  ​ 伯拉罕就在她身边,顾不上其它藤曼甩过来的有毒孢子,几锤下去,把藤曼的根砸烂,断掉的部分在地上滚动,挣扎一番便不再动了。

  ​ 失去一条藤曼的庞然大物从地里钻出,其它藤曼随之钻回土地。躲在地下的时间让它身上的伤势看起来好了一些,它改变了行动,由枝条的金盾护着,看也不看面前的敌人。

  ​ “它回来偷取魔径能量了!”泰蜜说。

  ​ “继续操作仪器,泰蜜!我们会保护你!”指挥官道。

  ​ 接下来,似乎意识到操作仪器的人是阻止它们吸收魔径能量的罪魁祸首,房间两边接连钻出几个墨德摩藤躯壳,挥舞着粗壮的手臂要打断泰蜜。

  ​ 弗伦特躲在议会守卫的包围圈中,牙齿打颤地嚷道:“要是我死在这个发霉地老洞窟里,那就是你的错!快想办法弄走那些生物!”

  ​ 指挥官无暇在意他的态度,铃绫则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她的脸上在战斗中弄得灰扑扑的,还有些不知哪里的伤口沾到的血,看起来很是凶狠,直让弗伦特闭上嘴,但仍止不住颤抖。

  ​ 伯拉罕、指挥官、铃绫,和一只丛林山猫,将泰蜜守在中间,对付着直朝她而来的那些植物躯壳。

  ​ 终于,所有激活的传送点都被校准过,山洞的震动渐渐停止。泰蜜环顾四周,不太确定地说:“敌人在撤退了。”

  ​ 之后,也没有新的躯壳钻出地面。失去了传送点目标的大家伙失去章法地抵抗了一阵,最终被铃绫一箭射倒在地。山猫扑上去撕扯藤曼,确保它不会再起来。

  ​ 伯拉罕用力握拳,痛快地喊道:“咔嘣!尝到厉害了吧!”

  ​ 泰蜜走到尸体面前扫描一番,兴奋地说道:“精益求精,它死了!”

  ​ 指挥官松了口气,看了眼铃绫,后者脸上也能看出点愉悦。

  ​ 弗伦特满脸怀疑地抱头蹲在原地问:“现在出去安全吗?你确定——百分之百确定不会再来敌人了?”

  ​ 指挥官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确定。那个大家伙是最后一个。”

  ​ “是的,好吧。‘那个大家伙’,考虑到你微妙的用词,可能还有同伴。”弗伦特仍然警惕。

  ​ “不会再来了。我们已经校准了所有传送点。”指挥官指了指身后变暗的迷你传送点,弗伦特探头,眯着眼仔细看了一圈儿,这才不紧不慢直起腰,理了理衣服。

  ​ “如你所见,议员弗伦特,我的设备将拯救整个传送点网络。你随时都可以感谢我。”泰蜜爬出小邋遢,坐在它肩头,嘴角毫无遮拦地翘起。

  ​ 指挥官露出友好的笑容:“这次演示还合你意吗?”

  ​ 弗伦特昂首挺胸向前走了几步,兴奋地看着泰蜜的设备:“传送点得到了保护。非常好!”

  ​ 伯拉罕点点头说:“这么说你同意参加圣林峰会了?”

  ​ 弗伦特伸出手指:“还没那么快,我四肢发达的朋友。鉴于这次的新进展,我决定额外增加几个条件。”

  ​ 泰蜜又惊又怒:“什么?你为什么——”

  ​ “安静!”弗伦特不满地打断她,他说话的样子又恢复了平时的高高在上,指挥官皱着眉头想,还是刚刚吓得发抖的样子更顺眼,“泰蜜,作为拉塔索姆协同学院的受监护人,你有义务上交所有的发明以作研究和留档。”刚回味完弗伦特的窘样,就听到他说出这样一句话,指挥官眉头皱得更紧,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希望议员能够不要说话。

  ​ “我在此声明我对这台传送点校准仪器的所有权。在你毕业之前,我都将替你代为保管。”

  ​ 泰蜜瞪圆了眼睛抗议:“不!这是我做的,用我自己的时间,在拉塔索姆之外!”

  ​ “无关紧要。”弗伦特不耐烦地说,“做个好后代,乖乖交出来,然后我们就能在峰会见面。”

  ​ “不!我绝不会把它给你!”泰蜜一溜烟钻进了小邋遢。

  ​ “泰蜜,不!”伯拉罕慌张起来,不知道这个小天才会干出什么。

  ​ 弗伦特仍然是不可一世的神情,他威胁似的上前一步道:“你绝对不敢违抗长辈的命令,是不是?把它交出来。”

  ​ 如果可以,指挥官真想捂住弗伦特的嘴。

  ​ 伯拉罕慢慢靠近小邋遢,嘴里劝道:“小鬼,好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

  ​ 小邋遢忽地转过来对着他,伯拉罕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小姑娘通红的眼睛狠狠瞪着自己,心里不由一揪。

  ​ “我说了,它是我的!”泰蜜喊着,让小邋遢一把抱起设备就像洞口跑去。

  ​ 弗伦特眼见到手的鸭子飞了,恼怒地“啊”了一声,命令道:“克鲁,抓住那个少年犯。”

  ​ 指挥官最先反应过来,跟在小邋遢身后,在要穿过实验室的门口时,胸口撞上一堵透明的墙,被弹了回去。

  ​ 伯拉罕赶了上来,只能看着小邋遢远去的背影无奈地喊她。

  ​ 等到铃绫解除了这道透明屏障,站在山洞这头,完全不见她的踪影。弗伦特一言不发,带着克鲁气冲冲跑出去搜寻。

  ​ 伯拉罕叹气道:“她……就这么走了。我发誓,那小鬼早晚要了我的命。我赌她进了沙漠深处,如果她现在没陷入麻烦,那也很快会遇上了。我们走吧。”

  ​ 指挥官点点头,没说什么。

  ​ 铃绫跟在她身边,看了她一眼,说:“你不必太自责。”

  ​ 指挥官惊讶地看她,她正专心摸着不知道从哪飞出来的英鹰。指挥官差点以为那是自己的幻听,铃绫又开口道:“每一个天才阿苏拉都要经历这样的事情,她会明白的。”

  ​ 指挥官勉强笑了笑:“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如果刚刚我替她说上几句话就好了。”

  ​ 铃绫抬手让英鹰飞走,看着它的身影若有所思地说:“你们有不同的职责。她知道自己要做出让步,只是还不太甘心。你们只要找到她,我会尽量帮忙的。”

  ​ 直到峰会结束后偶然看到弗伦特缠着绷带被人搀着走之前,指挥官都以为铃绫说的帮忙只是找到泰蜜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