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11 真相
作者:初藍      更新:2020-05-25 20:00      字数:6409
  他知道里德尔一定会了解他的做法,因为他是一个格兰芬多,勇敢、活力与骑士精神他理应是发挥。而是他本身觉得比赛理应公平比赛,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第一项任务失败,但他现在需要是告诉塞德里克的第一项任务是龙。

  然而等哈利到大理石楼梯底时,塞德里克已位于顶部了,周围围了一群六年级生。哈利可不想在他们面前和塞德里克讲话;那群家伙每次他一走近都会对他引用丽塔斯基特的文章。哈利和塞德里克保持着一定距离,看到他正走向变形学教室的走廊,这可给了哈利一个机会。他站定脚步,拉出魔杖,仔细瞄准,喊了一声。

  「四分五裂!」

  塞德里克的口袋裂开了。羊皮纸、羽毛笔还有书,它们跌出来,散落在地面。还有几瓶墨水打碎了。「不麻烦你们了,我自个儿来就行,」塞德里克有点恼火地说,不让他的朋友们弯腰来帮他抬东西,「告诉麦格教授我很快就来,去吧!」

  这正是哈利所希望发生的,他把魔杖放回长袍,等到塞德里克的那帮朋友进了课堂不见了后快步走上去,走廊里只剩他和塞德里克。

  「嗨!」塞德里克一边打招呼,一边拾起一本《高级变形术指南》,那书已经被墨水溅湿,「我的口袋刚裂开了,全新的口袋啊。」

  「龙!」哈利快速地说,以防麦格教授出来看塞德里克在干什么。「它是第一项任务,共有四只,我们一人一只,而且我们必须通过那些龙!」塞德里克盯着哈利看。在他眼中哈利看到了一些自己从周六晚上起就开始感到的惊慌。

  「你肯定吗?」塞德里克用肃静的语调问。

  「肯定到不能再肯定,我见过它们。」

  「可你是怎么发现的?我们不应该知道。」

  「不管了,」哈利马上说,他知道要说真话海格就会有麻烦。「我可不是唯一知道的。芙蓉和威克多尔克鲁姆现在也都知道了——马克西姆夫人和卡卡洛夫也都见到了龙。」

  塞德里克站起来,手臂上沾满了染了墨迹的羽毛笔、羊皮纸和书本,他那破了的口袋在肩膀上吊着。他又一次盯着哈利,眼中有一种困惑,甚至可说是怀疑的神色。

  「你为什么告诉我?」他问。

  哈利不相信地望着他。哈利肯定要是塞德里克自己看到那龙就一定不会这样问他。哈利可不愿要自己最差的敌人毫无准备地面对那些怪物。

  「这只是公平,不是吗?」他对塞德里克说,「我们现在都知道了,大家在同一起跑线,对吗?」

  塞德里克还在有一点点怀疑地看着他,突然哈利听到身后一阵熟悉的撞击声。他转过身去,见到疯眼穆迪从附近一间课堂中走出。

  「跟我来,波特?」他咆哮着说,「迪哥里,你走吧。」

  当哈利找他学会正确地使用召唤咒的时候,他相信哈利可以自己解决的。虽然他知道哈利是完美的格兰芬多,勇敢、活力与骑士精神已经在他眼前发挥出来,他一直不明白和他相似的身世、被人当作怪异的哈利,应该是愤世嫉俗的。但是他没有,相反还跑去告诉那个愚蠢的赫奇帕奇。这一点令到里德尔对原是认为赫奇帕奇是没用的学院外,更令他觉得他们是愚蠢的学院。

  塞德里克迪戈里。

  里德尔开始轻蔑那个愚蠢的赫奇帕奇。当然他是不会让哈利知道的,他是多么想赫奇帕奇的小帅哥退出「三强争霸赛」。他凝望着哈利的睡脸,想起今天的练习时候,哈利尽力让房间里的各种物体飞向里德尔,虽然最初哈利不够熟练让那些练习的书本和羽毛笔在空中飞到一半往往就失去重心,像石头一般跌落地面。

  然而他是霍格沃茨历年来最聪明的学生,不,老师。他所教的学生是应该学会简单的召唤咒,并是能发挥完美。他们一直练习到晚餐的时候,他唯一的学生终于成功学会了。当哈利成功让练习的书本召唤到里德尔手里的时候,他高兴忘形地抱紧他。

  那时候,他发现哈利的拥抱很温暖,对于长久存活在黑暗中的里德尔,哈利的一切是多么诱人美味的糖果。

  在次日早晨,那惊慌的感觉又重新卷土而来。校园里的气氛紧张而又刺激。课只上半天,下午所有的学生都有时间去看哈利等人的出场表演,尽管目前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等待的是什么。

  不管周围的人是祝他好运,还是在他经过时不满地发出嘘声,哈利都觉得分外的孤单,虽然里德尔已经帮助他学会召唤术,但是这种紧张感是那么强烈,他怀疑自己在被领去见龙时会不会失去控制,大声的咒骂见到的每一个人。

  时间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动,一块块地飞逝,前一分钟他还坐在第一节课魔法史的课堂里,下一分钟他就在帐篷内等待比赛开始。

  帐篷的入口打开了,出现的是巴格曼先生。「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是时候开始了!」他轻快地说,「等观众到齐后,我会把这袋子拿到你们面前,」他举起一个小紫色小丝袋,向他们四个晃了晃。

  「从袋子里面你们要选出一个模型,那就是你们待会要面对的敌人!每个人的都不一样——嗯——你们知道,得有花样。我还得告诉你们点什么别的。啊,对了,你们的任务是要取得金蛋!

  哈利瞥了一下旁边。塞德里克点了一次头,表明听懂了巴格曼的话,然后又开始绕着帐篷踱步;他看起来脸色有点发青。芙蓉和威克多尔根本就没有反应。可能他们想如果开口的话他们就会不适,那也是哈利的感觉。但他们至少,是自愿这样……

  没一会儿功夫,就听到数百次脚步声经过帐篷,那些人兴奋地谈着、笑着、闹着,只有一帐之隔,可是觉得与那群人极为遥远,仿佛他们是另一个生物种类一般。接着对哈利而言好像只过了一秒,巴格曼打开了小紫丝袋的袋口。

  「女士优先,」他说,把袋子递到芙蓉的面前。

  她颤抖着手进袋,摸出了一个小巧的,完美的龙的模型,一只威尔士绿龙。于是哈利知道自己猜对了,马克西姆夫人早已告诉了她要面对的事物。因为芙蓉并不吃惊,倒是有种听天由命的神情。

  威克多尔的反应也不出所料地证明哈利又对了。他抽出的是猩红的中国火龙。他眼都没眨,只是盯着地面。

  塞德里克伸手入袋,摸出了一只蓝灰色的瑞典短鼻龙,只剩下一个,哈利把手放入丝袋,拿出一只匈牙利号尾龙,哈利向下看着它时,它伸出双翅和小小尖牙。

  「好了,你们都有了!」巴格曼说,「每个人都抽出了要面对的龙,迪戈里先生,你是第一个,听到口哨声时走出帐篷去围墙里面,好吗?」

  哈利……

  哈利突然听到一副低沉的声音叫唤着他,听起来就像某种美好的乐器──他知道是谁,但怎么会──哈利看了看他的身边但没有人,然后那把声音又叫道。

  哈利,在这里!

  哈利转头发现他熟悉的身影就在帐篷的入口,是里德尔。哈利立刻走出帐篷,「里德尔,你怎么在这里?」

  「嘘!」里德尔小声说,「跟我来!」他们走了一小段路来到树林。当他们走到树林里头的时候,「我有东西给你看!」里德尔转身向着哈利说道。然后他举起他的魔杖在他们面前的空中写了一段句子。

  我相信你可以,因为你是唯一的。

  哈利看到后,心里浮现很久没出现过的感动,他克制不住呜呼一声地拥抱里德尔的身体。哈利拥抱里德尔的同时哭了出来。他对龙的恐惧、给自己的压迫感,在他靠近那么能令他感受到安全感的胸膛时候,他把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他在里德尔的怀里哭了一阵。

  「不要哭了吧,我的小格兰芬多王子,在哪里?」里德尔用手托起哈利的下巴,并用另只手轻轻的擦拭去哈利的泪痕,轻声安抚哈利说道。

  「什、什么、我、我的小格兰芬多王子……」哈利脸红赤耳地结巴说道。

  「我的小王子,你是能够对抗『那个人』,一定能对付龙!」

  哈利听到里德尔说的话,心里有一丝对里德尔的内疚,他不可以对里德尔说关于任何伏地魔的消息和事情,现在他心里只想一件事,里德尔不是伏地魔就好了。

  「……是吗?啊,我要回去了,我会小心的!」

  哈利说完后动手擦拭泪水,转身离开树林,走回帐篷的时候,看见塞德里克走了出去,脸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青。哈利在他经过时想祝他好远,但是从哈利口中冒出的更像是一阵沙哑的咕噜声。

  哈利回去和芙蓉德拉库尔和威克多尔克鲁姆站在一起。几秒钟后,他们听到了人群的吼叫声,那表示塞德里克已进入了围墙,正面对面地看着他模型的实物原型。

  现在对于哈利来说,比他所想象过的都还要糟糕,光是坐着和听着。群众的尖叫声、欢呼声和喘气声,他感到窒息。他比平常更清楚地感受到身体的各部分,清楚地意识到他的心跳得很快,他的手指因恐惧而觉得刺痛,而与此同时,他又觉得自己灵魂已抽离,好像从很遥远处看着帐篷外的墙,听着人群的喧嚣。他多么想时间停止在这一刻,好让他不用面对那条匈牙利号尾龙。但天不从人愿……

  「以下要出场的是波特先生!」巴格曼喊道。

  半晌过去,哈利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刚才的时间里那条匈牙利号尾龙就像几道不成形的光影闪逝而过,哈利似乎无法认知到那是一条真正的龙,可全身上下敲急着神经的疼痛却同时又提醒着他──

  他成功从那条匈牙利号尾龙拿到金蛋,抱着金蛋时,他才逐渐感到踏实,心情由战战兢兢到了开心高兴,就算是他现在在急救帐,可也不想就这么坐着,他体内的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直到现在仍感到兴奋异常。

  「去年是催狂魔,今年是龙,他们下次又打算把什么妖魔鬼怪送进学校来啦?你实在是非常幸运……伤口满浅……但我得先把它们清干净,才能开始治疗……」在急救帐的庞弗雷夫人全面地检查哈利肩上的伤口,一面愤怒地叨叨数落,然后她先帮哈利用一种涂抹时会冒烟,并带有刺痛感的紫色液体清洗伤口,接着用魔杖往哈利肩膀上轻轻戳了一下,他感到伤口立刻就痊愈了。

  他站起来,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形,可还没等他走到帐篷入口,就两个人突然急冲进来了——赫敏,还有紧随其后的罗恩。

  「哈利,你棒透了,真的!」赫敏激动得尖叫着说。她的脸上还残留着刚才有因太害怕而掐出指甲的印子。

  然而哈利的眼睛却盯着罗恩,罗恩的脸色非常苍白,而他望着哈利的眼神,简直就像看到鬼般。「哈利,」他非常严肃地说,「不管是谁把你的名字扔进了『火焰杯』——我——我认为他们真正的用意,是想要你的命!」这感觉就好像先前的几个星期都不存在似的——就好像这像这是哈利在成为斗士之后,第一次跟罗恩碰面。

  「你懂了吧?」哈利冷冷地说,「你花的时间还真够长。」

  赫敏在他俩中间紧张兮兮地站着,目光在他们两人脸上来回巡梭。哈利看见罗恩欲言又止的样子。哈利知道罗恩正准备跟他道歉,但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听到他的道歉了。

  「没关系,」他在罗恩还没说出口时候立刻表示,「算了。」

  「不,」罗恩说,「我不应该——」

  「我说是算了。」哈利说。

  罗恩紧张地对着哈利咧嘴微笑,哈利脸上也绽开微笑。而赫敏突然哭了出来。

  「这有什么好哭的!」哈利看见泪流满面的赫敏慌乱地说。

  「你们两个实在是太笨了!」她跺脚大叫,令眼泪扑簌扑簌地滚落到长袍前襟上。他们两人还来不及反应,她就紧抱了他们两人一下,接着就转身狂奔,原先的啜泣现在变成了响亮的哭号。

  「赫敏,你去哪里?」哈利拉扯意识,对着赫敏的方向担心地大叫。

  「不要理会她,简直像是狗叫嘛,」罗恩摇着头说,「哈利,走吧,他们就要公布你的分数了……」

  「不了,」哈利捡起金蛋和他的刚才在比赛中损坏了的火闪电对着罗恩说,「我想去找汤姆,你帮我去听吧。」他等不及罗恩的反应,就走出帐篷去。当他绕过森林边缘的时候,有一名女巫突然从他面前跳了出来。

  那个人是丽塔斯基特。她今天穿了一件青绿色长袍,长袍的颜色跟她手里的青绿色速记笔搭配得完美,天衣无缝地融合为一。

  「恭喜呀,哈利。」她笑眯眯地望着他说,「你能不能很快地跟我说句话?你在面对龙的时候,心里是何感觉?而你对于评分的公正性,有没有什么看法?」

  「好啊,我是可以跟你说句话,」哈利恶狠狠地说,「再见。」

  丽塔斯基特听到哈利明显的恶言后,立刻出口说,「那么,哈利你在森林里和一位男同学拥抱的感觉又是何感觉?」她对着哈利的背影露出微笑。

  正当哈利离开的时候,他听到丽塔斯基特的一句话停下脚步,转身对着怒视。「你在说什么?」哈利愤怒地大叫。

  「怎么,难道他不是哈利的朋友,同性的拥抱很平常的,」丽塔斯基特微笑地对着哈利眨着眼说,「我相信我们的读者会谅解,因为长年失去了父母,可怜的哈利在同年的男性朋友里才找到温暖,我们应该支持他们的发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见。」

  哈利听完了丽塔斯基特说的话,再次转身走回城堡,决意不理会丽塔斯基特的疯言疯语。但是他走到城堡的大堂里,他开始回想丽塔斯基特说的话,虽然他不同意她的,但是丽塔斯基特也说得正确他和里德尔拥抱在外人眼中,他们像似情人般。他和罗恩也不会拥抱,为什么他和里德尔可以自然地抱在一起?难道他真的喜欢了汤姆里德尔?

  不可能的,我不可以喜欢他!

  哈利改变了初衷,不去找寻里德尔的踪影,而走去了天文塔躲避直到晚上。星光闪烁,空气流露冰冷的温度,哈利才发现自己躲在天文塔已多久了,他被刚刚的思想占据了他的心绪。他拍拍自己已经冰冷的脸颊,让他清醒点儿,然后他离开天文塔走回格兰芬多塔。

  他一踏进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室内便爆出一阵的响亮的喝采声欢呼声。桌面上全都摆满了堆积如山的糕点、装满南瓜汁的细口瓶和许多奶油啤酒。看见哈利的罗恩拉扯着他到公共休息室的中央,沿路他们身边的格兰芬多学生发出欢呼声,而李乔丹在厅上放了一个「飞力博士的神奇水燃无热烟火」,因此现在空中到处都可以看到星星与火花。

  「我们的英勇斗士,哈利。」罗恩推了哈利到他们的中央,然后他大叫道,随后他们发出热烈的掌声欢呼声。这时,哈利脸红地微笑,他不敢相信自己现在竟然会这么快乐。

  随后哈利拿了一些食物坐下来,罗恩及赫敏也一起坐下来,「你们见过汤姆吗?」他刚才发现不见到里德尔。

  「你不是去找他?」罗恩疑惑地问道。

  「我……我刚才找不到他。」

  「天哪,这东西怎么这么重呀,」李乔丹扶起哈利搁在餐桌上的金蛋,并用手掂掂它的重量,「把它打开吧,哈利,快呀!让我们瞧瞧里面是什么玩意儿!」

  「他应该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开里面的线索,」赫敏立刻表示,「这是斗法大赛的规定……」

  「我本来也应该要靠自己的力量通过龙的防守呀!」哈利压低声音,因此只有赫敏一个人听到他的声音,她有些心虚地咧嘴一笑,因为哈利已经告诉给赫敏,他请教里德尔使用召唤咒。

  「没错,哈利,快打开吧!」

  李乔丹把金蛋递给哈利,哈利把手指插进蛋中间的一圈沟纹中,把蛋撬开。

  蛋里面是空心的,什么也没有——但哈利一打开——

  哈利躺在床上,回想刚才他一打开那只金蛋,它竟然发出刺耳的声音响亮整个公共休息室,但它是第二项任务的重要线索,他明天要好好想法子的。

  然后哈利看着床的另边想起了里德尔,他还未回来。哈利开始担忧里德尔是否遇到了阻扰,但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里德尔如此聪明,或是——回到五十年前。

  不、不会的!他不会回到五十年前!他回到过去……哈利从未想过里德尔回到过去的情形,他是那么心痛伤悲。他决定现在溜到城堡找寻里德尔,穿着了外袍并披上隐形斗篷,走出格兰芬多塔。他小心地溜出了城堡外,走到黑湖边的时候,他看见了里德尔的身影。

  黑暗永远都为里德尔带来了温暖和安心,就算他坐在他的父亲生前最爱的的黑色扶手椅,刹那回想当年父亲坐在那张扶手椅等待他赐予他一个索命咒。虽然他现在附身在一个婴儿里不能活动自如,还要那个胆小的虫尾巴照顾他。

  不过,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因为他预料到年轻的自己随时光穿梭来到五十四年后,为他带来了让人期待的礼物。他在微笑,回想当年一眼看到哈利可爱的脸孔,他就此着迷了。没错,他爱上了邓布利多的黄金男孩──这个美味的身体──想到这里他轻笑出来。他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国王,他走的每一步都深思熟虑,这场就是他为哈利设下的陷阱。

  那时候,红色的双瞳闪烁一下,男人感受到另一个自己有着压制不住兴奋的感情爆发出来,他再次微笑,看来他已经知道他身上的真相了。

  里德尔有些意外,现在的自己竟是令人闻之色变的伏地魔,也是哈利的死敌。他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后,他不停地继续找寻线索,当今天他在图书馆的禁书区找到了「那个人」留下的信息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一些秘密了,他再分析了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名字和伏地魔的名称字母重组后是一样的。

  他是伏地魔。

  他疯狂地大笑,他终于明白哈利当初为何如此讨厌他、并且不敢接近他,因为他是伏地魔黑暗君王。阿不思邓布利多会如此监视他的举动,因为他就是伏地魔。

  里德尔继续疯狂大笑,但是下一秒,他立刻低头异常地安静,他举起手贴在脸边,他的肩膀微微抖动,并发出低沉的笑声。突然里德尔抬起头,他的黑曜色眼眸发出异常的光芒,他抿着嘴露出邪美的微笑。

  「汤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