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06 意外的第四位选手
作者:初藍      更新:2020-05-12 00:18      字数:6631
  接着终于到了万圣节,也是选出三大魔法学校的斗士的日子。万圣节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了,整个霍格沃茨学生都在兴奋地讨论谁是他们的霍格沃茨的斗士。而布斯巴顿那些像迷拉般的女孩们、德姆斯特朗壮硕的男孩他们也讨论他们其中的斗士是谁。

  在过去的这几星期,他们的课程却变得越来越艰难,要求也越来越多,其中最重的课就是黑魔法防御术。出乎意料的,穆迪竟然对大家宣布,说他打算要轮流对每一个人施展蛮横咒,示范这个咒语的效用,测试他们是不是有办法抵挡。当然只有哈利和里德尔成功一次。

  不过,这几星期里有一件逐渐趋于平常的事情,每当哈利通过庭园时候,总会见到他们的格兰芬多王子被不少的霍格沃茨女同学及布斯巴顿迷拉般的女孩们围绕。明显是里德尔的魅力,不只是霍格沃茨女同学抵抗不了,连其他布斯巴顿迷拉般的女孩们也一样。

  其实里德尔从那晚开始一直怀疑自己当时的想法,像是那晚为何吻着他、想保护他。那种奇异的力量控制他的思想及行为,他不能让那种想法控制自己,因为他是斯莱特林的传人,必须保有野心才能得到强大的力量。哪怕不择手段。

  而哈利是他现在最感兴趣的玩物,他是不会让没可能有结果的无聊感情发生自己的身上的。

  他们刚上完保护神奇动物课准备从禁忌森林旁走进入霍格沃茨城堡时,「来吧,我们去餐厅。」赫敏轻声对着哈利、罗恩和里德尔说道。

  当他们踏入烛火通明的餐厅时候,里面几乎全都已经坐满了。而今晚的主角『火焰杯』已从入口大厅移到这里;它现在就放置在教师餐桌上,邓布利多的空座位前方。而哈利看见弗雷德和乔治的胡子已完全刮干净了,哈利想起了他们研究用老化药来骗『火焰杯』但失败了,他看见他们两人看来似乎是提得起放得下,先前的失望早已不放在心上了。

  「希望是我们格兰芬多的学生。」乔治在哈利、里德尔、罗恩和赫敏四人坐下来后说道。

  「我也是!」赫敏屏息说,「好吧,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这场万圣节宴会好像比以往漫长许多,哈利看到餐厅里其他的人全都伸长脖子,每张脸上都带着急躁的表情,不时还有人坐立不安地站起来,看看邓布利多到底吃完了没有。他也跟其他人一样,恨不得盘子里食物赶快清光,好想知道究竟是谁能被选为斗士。

  等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桌上的金盘终于又变回原先一尘不染的样子,那时候,「我没有兴趣知道谁是斗士,我去图书馆温习。」坐在哈利身旁的里德尔轻声对着他说道,然后起身离开。

  哈利皱眉头望着里德尔渐远的身影,不明白他为何对此事不感兴趣?

  餐厅里的声浪本来有逐渐升高的趋势,但当邓布利多一起身的时候,室内几乎在一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好了,『火焰杯』就快要作出决定了,」邓布利多说,「我估计它大概只要再过一分钟,就可以完成任务了。现在请大家听我说,在我宣布斗士姓名的时候,请几位入选的人,走到餐厅最里面,再沿着教职员餐桌往前走,从这扇门进入隔壁房间——」他指着教职员餐桌后的房门,「他们将在那儿接受初步的指导。」

  他掏出魔杖用力一挥,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弧;除了南瓜灯以外,室内所有的蜡烛全都在顷刻间完全熄灭,他们全都陷入一片昏暗。现在『火焰杯』变成了整个餐厅里最明亮的光源,而它那灿烂的蓝白色火焰,耀眼得几乎令人不敢直视。每一个人都在望着它,静静等待它吐出代表他们学校的斗士的名字。

  突然,「火焰杯」的火舌突然转变成红色,杯中开始窜出火花。下一秒,一条火舌就忽地喷向空中,一片烧得焦黑的羊皮纸,从火舌中飘了出来,那时间整个餐厅变得鸦雀无声。

  随着时间流逝,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的斗士都出现了,掌声与交谈声渐渐沉寂下来,但这次的沉默中带着一种高度紧绷、几乎可以尝得到的兴奋情绪。接下来最后就是要宣布谁是霍格沃茨的斗士了……几秒之后,火焰又再度转红,第三片羊皮纸借着火焰的冲力喷射而出。

  「霍格沃茨的斗士,」他喊道,「是塞德里克迪戈里!」

  那时候,在他们隔壁餐桌立刻爆发出疯狂响亮的欢呼声。当塞德里克迪戈里起身离开餐桌,带着笑得合不拢嘴的高兴神情,走向师长餐桌后的房间时候,赫奇帕奇的每一个学生全都激动得跳了起来,不停地跺脚尖叫。

  「太好了,」邓布利多等喧闹声终于渐渐平息下来之后,愉快地喊道,「好,现在我们已经选出了三位斗士。而我相信,包括布斯巴顿及德姆斯特朗代表团在内的在场所有同学,都将会毫不吝惜地给予你们学校的斗士全心全意的支持。为你们自己的斗士打气,就等于是在这场极为难得的竞赛中贡献出一己——」

  邓布利多突然闭上嘴,大家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什么事情让他分心了。

  「火焰杯」中的火焰又再度转红,点点火花自杯飘出来,一条长长的火舌猛然窜到空中,上面附着另一张羊皮纸。

  邓布利多仿佛不自觉地伸出修长的手,抓住了那张羊皮纸。他举起纸条,望着上面写的名字。接下来是一段长久的沉默,邓布利多在一片死寂中,凝视着手中的羊皮纸,而室内的每一个人全都凝视着邓布利多。然后邓布利多清清喉咙,念出羊皮纸上的名字。

  「哈利波特。」

  哈利坐在那里,意识到餐厅中的人全都转过头来望着他。他惊得楞住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他确定自己一定是在作梦,一定是听错了。

  哈利转过来望着罗恩和赫敏,他的目光掠过他们,看到所有坐在格兰芬多长桌旁的人,全都在张大嘴巴楞楞地望着他。「我、我并没有把名字扔进去!」哈利茫然地说,「你们明明知道我没有这样做!」但他们两人却只是同样茫然地回望着他。

  「哈利,请你到这儿来!」坐在前方教职员餐桌的邓布利多已挺起身喊道。

  「去呀!」赫敏悄声说,轻轻推了哈利一下。

  哈利站起来,不小心踩到自己的长袍下摆,微微绊了一下,明显他非常紧张及不知所措。他开始沿着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两张餐桌间的通道往前走。

  这条路似乎漫长得永远走不完;不论他多久,前方的主桌好像遥不可及般,同时他感到有数百双探照灯般的眼睛,正在紧盯着他不放。室内的嗡嗡声变得越来越响亮。感觉上仿佛过了整整一个钟头,他才好不容易走到邓布利多面前,并清楚地意识到每一位老师都在凝视着他。

  当哈利看见威克多尔克鲁姆,塞德里克还有芙蓉德拉库尔围坐在火边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来到餐桌后的房间里。

  「什么事?」芙蓉德拉库尔望着哈利问,「他们要我们回大厅去吗?」她以为他是传来口信的,对刚发生的事哈利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只能站在那,看着那三位选手,发现他们高得惊人。身后传来一阵忙乱的脚步,卢多巴格曼进了房间,他牵着哈利的手向前走。

  「真不寻常!」他咕哝着,拧着哈利的胳膊。「实在是不寻常!先生们……和小姐。」他加了句,靠近火边,跟其他三个说︰「请容许我介绍——有点不可思议——第四位三强赛选手。」

  好了,他变成了霍格沃茨的斗士之一。哈利露出嘲笑,心里想着除了罗恩和赫敏可能相信他之外,那汤姆会相信他吗?他可能和大家都认为他为了参赛,是自己把名字放进去的。但他们怎么可以那样想呢?要知道他面临的竞争对手比他多上了三年的魔法课,而且他还要当着众人的面完成那些非常危险的任务。没错,他是曾经想过,也为之着迷过,但实际上只是玩笑,一个白日梦。他真的从来就没有正儿八经地想过要参加的。

  但有人却想到了。有人希望他参赛,而且还让他被选中了。为什么呢?是给他恩典吗?他可不这么想,可能是……

  看他出丑?那他们很可能会如愿以偿。

  想害死他?穆迪不也是这样想吗?还是有人恶意开他的玩笑?

  没错,有人希望他死掉。从他一岁起就有人想他死……伏地魔?但他怎么能使他的名字进了「火焰杯」呢?伏地魔现在应该是躲在某个遥远的国度,孤独,脆弱,无助。

  难道是伏地魔知道汤姆里德尔的存在并已经和他联络,还要求他用魔法把他的名字放进去的!但在他暑假的时候,因为疤痕疼醒来之前所做的梦里,伏地魔不是一个人,他和佩迪鲁谈论关于谋杀他的事,而汤姆里德尔应该是在五十年前的期间,汤姆里德尔他没可能…

  哈利突然发现自己正对着胖女士,吓了一大跳,他没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走。胖女士不是一个人呆在相框里这也挺奇怪的。刚才他下楼时看到的那个飞到隔壁像框去的女巫正得意地坐在胖女士旁。她一定是飞过霍斯马得阶梯上挂着的每幅画像,赶在他前面到的,她们俩兴致勃勃,朝他上下打量。

  「好呀,好呀。」胖女士说,「维奥勒把一切都告诉我了。那你被选中做代表了?」

  「胡言乱说。」哈利闷闷地说了句。

  「当然不是胡说!」苍白女巫挺气愤地说。

  「噢,噢,维奥勒,别生气,这是暗号。」胖女士安慰她。胖女士转了转枢纽开门让哈利进了公共休息室。

  门一开,一阵吵闹声几乎把哈利撞了回去。接着他就被房里的几十双手抓住,面对所有格兰芬多的人。个个又是尖叫又是鼓掌吹哨。

  「你早该告诉我们你报名了。」弗雷德大叫,哈利看见他的脸上是半喜半怒的样子。

  「太厉害了,你怎么样不长白胡子就做到了呢?」乔治笑着吼。

  「我没有,」哈利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哈利他根本没心情庆祝。李乔丹不知从哪里弄了块格兰芬多的旗,坚持要把旗裹在哈利身上,像件斗篷。哈利脱不了身,每次他试图从楼梯跑回宿舍去,众人就把他围在中间,强迫他再来一杯巴特酒,把甜点、花生往他手里塞。人人都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是怎样骗过邓布利多的年龄线,把名字放进去的……

  「我没有。」他说了一遍又一遍,「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从大家看他的那副样子判断,他说了也白说。

  差不多半小时之后,他忍无可忍叫了起来,「我累了,乔治,真的,我要睡了。」他最想做的事是找到罗恩和赫敏到他们那寻求理解。可看来两个都不在场。他坚持要去睡觉。在楼梯口,克里维兄弟俩试图拦住他不让他走,他差点把他们压倒在地。最后哈利总算摆脱众人,他飞快地爬进宿舍。

  在空空的宿舍里他发现罗恩和衣躺在床上,不由舒了口气。哈利使劲关上门。罗恩才抬起头看他。

  「你到哪去了?」哈利问他。

  哈利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围着那面猩红色的格兰芬多旗。绑得太紧了,他扯了半天才把它弄下来。而罗恩躺在床上看着他,动也不动。

  「……恭喜你了。」见哈利扯下旗,把它扔到角落里,罗恩才说。

  「恭喜?你这是什么意思?」哈利不相信地瞪着罗恩。

  罗恩笑得很异样,像似狞笑,「没有其他人越过年龄线。」罗恩说。「弗雷德和乔治他们没能越过,你用了什么——隐身斗篷?」

  「隐身斗篷也帮不了我越过那条年龄线。」哈利慢慢地说。

  「不错,」罗恩说。

  「如果是隐身斗篷,你可能会告诉我——」

  「我没有把名字放进去!」哈利怒气上升。

  「好吧,」罗恩用跟塞德里克一模一样的怀疑的口吻说,「你早晨还说,你也会在夜里放名字进去,那样没人会见到你。我可不是傻瓜。」

  「你倒记得很清楚。」哈利打断他。

  「是啊。」罗恩面无笑容,「哈利,你想睡了吧。我估计你明天一大早就要起身接到一大批访问,做诸如此类的事。」他放下缠在柱子周围的布帘。哈利站在门进,瞪着那红天鹅绒的布帘。在那后面,躺着的是他曾坚信会相信他的少数朋友之一。

  哈利他瞪着那红天鹅绒的布帘很久,并没有发现他身后的里德尔。

  里德尔看见哈利的寂寞背影,他回想起刚刚听到他成为第四位选手的事情,毫不疑虑地相信哈利是不会将自己的名字扔进入「火焰杯」,他其实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相信哈利?他微微地嘲讽自己,为何在意他眼前的哈利。

  「哈利,跟我去一个地方。」他不自觉开口说道。

  「呃,汤姆,」哈利被里德尔的声音吓了一跳,「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刚刚说什么?」哈利瞪大眼睛问道。

  「……我想说邀请你和我去一个地方。」里德尔露出微笑说,「我相信你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里德尔摆出请的手势对着哈利。

  哈利听到里德尔的提议后,不一会儿,点点头。

  不知道是他今晚经历了他意想不到的事情或是发现他曾坚信会相信他的朋友竟然是冷言冷语的对待,令到他答应里德尔的邀请。他们走出公共休息室时候,克里维兄弟站在楼梯间他们看见里德尔和哈利出现,立刻拦住他们,哈利看见他们冷着脸欲想开口时候,「科林克里维和丹尼克里维,你们是什么意思?」里德尔已经抢先问道。

  「没有……」科林克里维看到里德尔的脸孔上微微露出不悦的表情,立刻惊惧地对着里德尔说道。并拉开他的弟弟丹尼克里维让开路给他们。

  里德尔看见后露出微笑,用手拖住哈利的小手快步地走到公共休息室中央的时候,格兰芬多的众人再次围绕他们,再次疯狂询问哈利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是怎样骗过邓布利多的年龄线……

  里德尔看见后随即单手拉着哈利的手臂,将他的身体贴近自己的胸膛,像似将哈利抱紧入怀里,阻挡格兰芬多众人欲求的视线,「你们没看见哈利心情不好吗?」里德尔他用冷淡的语气说道。

  格兰芬多的众人被里德尔的质问下,心里浮现一丝内疚的感觉,他们面面相觑地望着必此,随后有些学生对着哈利和里德尔说声抱歉散去,霎眼间大部份学生开始跟随散去回到自己的寝室。里德尔看见人群散去后,拉着在出神的哈利走出格兰芬多塔。

  哈利被鸟类的声音拉回意识,发现自己身处坐在黑湖边,黑湖的水面平静如一面大镜片,映照出黑夜上闪闪发光的星光和明媚的月亮。他转移视线看见里德尔坐在他身旁,他看见里德尔凝望着远方的的山谷。

  「黑湖的湖水被施了有一种咒语,是让人平静下来的魔法,可惜是现在的学生不是很清楚这一点存在。」里德尔轻声说,但是视线依然望着远方。

  「那、那是谁施展的?」

  「好奇的格兰芬多,」里德尔转移视线望着哈利并露出微笑,「在一千多年前,四位创办人创办霍格沃茨的时候,他们对黑湖各自提出一个议建,罗伊纳拉文克劳提议将黑湖成为让教授学生的课程,因为那里有很多神秘的生物;赫尔加赫奇帕奇提议因为黑湖里很多危险神秘的生物,将黑湖外围筑墙防止学生掉入黑湖内;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提议将黑湖施了一个防护咒,让学生们在冬天的时候在黑湖上玩耍;而萨拉查斯莱特林知道黑湖内有着人鱼存在,所以他和它们交换条件,令它们和霍格沃茨平安地相处,萨拉查斯莱特林并提议在黑湖施了一种咒语。」

  「那么在黑湖施下了魔法的人是萨拉查斯莱特林!」哈利惊讶地说道。

  「是,」里德尔望着被月光洒下映照出白皙脸孔,「萨拉查斯莱特林都算是体贴的人。」

  哈利听到里德尔说的话后,若隐若现地觉得里德尔带他来到黑湖是安慰他,如是里德尔已经和伏地魔联络的话,他不需要安慰他,让自己悲伤、苦恼,但是他没有这样做。那么他是普通地安抚同学,在这时哈利心里浮起一丝温暖,他想不到里德尔是一个温柔的人。

  「你相信我没有扔自己的名字入『火焰杯』吗?」哈利虽然平稳地说出来,但是透露了一丝期待,期待被理解。

  里德尔看着哈利迷雾的绿色眼眸里露出担忧的神情,「我觉得你明白自己没可能参加,再者没有一个满天希望过着安静的日子的救世主会用不打自招的手段。」里德尔露出似玩笑的微笑说道。

  「这算是理由吗?」哈利被里德尔的话逗笑了。

  「不,它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我相信你。」里德尔望着哈利因为月光的光芒照下而微微发光的头发,他伸手抚摸它。里德尔的眼光是如此温柔地看着哈利。

  哈利记得他和里德尔坐了整晚,在早晨的时候,哈利发觉自己睡在里德尔的怀里,他脸红地离开里德尔的身边,还差点儿将里德尔推入黑湖里,幸好没有教师发觉他们溜出来。

  他们小心翼翼地回到寝室更换衣服,哈利发现房间竟然没有人,哈利无奈地穿好衣服,沿着螺旋楼梯进了公共休息室。当他们刚出现,吃完早餐的人们又鼓起掌来。到大厅去,面对那群把他当作英雄的人?恐怕前景不太乐观,可是留在这?

  他们走向肖像往,拉开它,爬了出去,他们发现面对着赫敏。「嗨,你们好,」她望着哈利和里德尔露出微笑,「哈利,我给你拿了这个……想出去走走吗?」她举起手里的用餐纸包好的吐司。

  「好主意,但是……」

  「我自己去大厅吃早餐就好了,你们去吧。」里德尔露出好看的微笑,并挥动魔杖整理哈利微乱飞的头发。

  「谢谢你。」哈利挺感激地对着里德尔。

  然后哈利和赫敏他们下楼,没往大厅里看,快快走过入口大厅,很快就走在了通往小湖的草坪上。海格的小船停在湖边,阴暗的倒影在水中。早晨挺冷的。他们边走边啃吐司。哈利告诉她昨晚他离开格兰芬多桌后发生的一切。发现赫敏没问什么就相信他说的话,他大大松了口气。

  他告诉她离开大厅之后在那个房间里的情景。她说,「我当然知道你自己没有报名,看你听到邓布利多宣布你名字后的神情就知道啦!可问题在于是谁把你的名字放进去的呢?哈利,穆迪说的对,我想没有任何学生可以做到那一点……他们骗不了『火焰杯』也骗不了邓布利多的魔法。」

  「我们还可以怎样?」哈利抓着头苦恼地说。

  「写信给小天狼星!你必须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叫你写信告诉霍格沃茨里发生的一切。很可能他已经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我带了支羽毛笔和一些羊皮纸。」

  「不可以,这算了吧。」哈利看看四周,以免有人偷听。周围一片荒凉。

  「但是……」

  「不,赫敏,我不想他担心我,只要是我没有写信给他,他就会安全。」哈利快速地说,并用坚定的眼神阻止赫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