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05 梦魇
作者:初藍      更新:2020-05-12 00:09      字数:5495
  「我们的格兰芬多王子,你来了。」当里德尔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坐在扶手椅的邓布利多便开口招呼他。

  「邓布利多教授,我想不到你会留意学生们之间的流言。」里德尔闻言,挑起眉头问道。

  「呵呵,汤姆,有时候校长是需要关心学生之间的问题,作出适当的提示给他们解决。」邓布利多对着里德尔贬贬眼微笑说道。

  「就好像是现在吗?」

  「当然不是,汤姆,我是想知道你这个星期生活如何?」邓布利多用魔杖在里德尔的面前招来一张椅子,看来邓布利多要和他长谈一会儿,他思考后决定坐下来。

  里德尔慢慢地步向往餐厅的大厅,他细腻地思考邓布利多刚才的话。邓布利多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询问他学习程度,不过很快地问到他和哈利的感情进度如何,明显他应该知道他救起哈利的事。

  他确实对于哈利这个男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孤寂感觉。他按捺不住地问起哈利的身世,当邓布利多说到哈利被他的亲人照顾长大的时候,他感到疑惑,理当生活在亲人照顾的小孩,应该是一派天真、不知世间疾苦的样子,但为何他的脸总是出现他独有的孤寂表情。

  当他到达餐厅的时候,正好对上哈利的碧绿色眼睛,他缓步地向着他们走到哈利身旁的空位坐下来。他们身边的西莫他们突然放声大笑,「为什么他们那么开心的样子?」里德尔开口问道。

  「喔,他们是说马尔福被穆迪教授用变形术变成一只神奇的弹跳雪貂,噗……」罗恩说到这里忍不住笑出来,随着的是哈利和赫敏都放声大笑,里德尔也露出微笑。接着赫敏开始替他们每人添了一些烤牛肉。

  「但他刚才可能真的伤到马尔福呢,」她说,「所以说麦格教授出面阻止,可以算是件好事——」

  「赫敏!」罗恩愤怒地说,眼睛像似啪一声瞪大眼,「这个是我这辈子最棒的一刻,你干嘛偏偏要来扫我的兴啊!」

  赫敏看见后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接着狼吞虎咽地吃她面前的烤牛肉。

  「赫敏,别跟我说你晚上又要到图书馆?」哈利望着赫敏说道。

  「非去不可,哈利,我有好多事情要做哩。」赫敏口齿不清地答道。

  「可是你和我们约好一起做功课,但你——」

  「你们找别人帮忙吧。」她说,并在短短五分钟之内,她就把盘中的食物一扫而光,起身离开。

  到了晚上,淋浴后的哈利走到他的床边,发现他们的寝室同学全部睡死了,只要是正在阅读书本的里德尔看着他,并移出位置给哈利坐下来。「波特,我想问你个问题?」里德尔若有所思地将他手上的书本,放在他们的床头柜上,转头对着哈利问道。

  「没、没问题,你问呢?」哈利被吓倒了,他咕噜地说。里德尔预防惊动醒他们的同学,在哈利的面前拉下四柱大床周围的帘幕,并在帘幕四周施了无声咒。

  「你是不是被亲人收养的?」里德尔说,「我是从邓布利多那里得知的。」但他看见哈利皱眉头,立刻再次说道。

  「……我是被我的姨父一家收养,不过……」哈利说到这时候,他露出一面不想提起的表情,「他们只是要我一直做家务,吃他们给予面包的生活直到十一岁为止。」他轻声说道。

  「……你的生活,似乎是……」里德尔用意味深长的眼神说道。

  「是啊,我就是有一个可悲的童年。」哈利自嘲自己的身世,并爬上床脱去深红色的毛织圆领外衣,「还有你可以叫我哈利。」对着里德尔说。

  「真的?你也可以叫我汤姆。」里德尔听到哈利的允许可以称呼他的名字,心里感到一丝温暖,一种静默难言的美妙感觉,他不自觉地微笑说道。

  「汤姆,不如我们睡觉吧。」哈利说完后,整理好了深红色的床单,将它披上他们身体,他躺在床的左边,当然里德尔听从哈利的话乖巧地躺在他的右边。

  不一会儿,原是闭着眼睡觉的里德尔,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确保没有惊醒他身旁的少年,但他没有走开而是用他黑曜的眼眸观赏睡着的哈利。

  这个行为似乎已是他每晚例行的习惯,睡着的哈利像是洋娃娃般美丽无暇,可惜他额头的闪电疤痕破坏了他的美丽。他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男孩,他在其他同学那儿得知他似乎是婴儿时期就打败了『那个人』,无人不晓的他应该是为此骄傲的,但他没有、反而是谦虚有礼。

  他又从老师那里得知,他的成绩卓越、特别是那个飞行课非常出色,不过最差的是竟是他认为简单的魔药学,但成绩已经好了很多,因为他有了他帮助下能完成课程上的魔药。想到这里,他轻轻地抚摸哈利白晢的脸庞,他再次发现哈利的眼睫毛很长而弯、嘴唇颜色像樱桃般鲜红。里德尔愈来愈觉得哈利真的像个女孩子,那时候,他脑海中有一把声音对着他说。

  吻他似樱桃的小嘴吧!

  里德尔的黑曜瞳孔忽然出现一丝红色的光芒,那种似是熟悉的声音不停地诱惑他,亲吻他面前微微张开的小嘴,他迷离地轻轻吻着哈利的嘴。

  在这个晚上,哈利从意识模糊之间感觉有人轻微地亲吻他的嘴唇。翌日的早上,他睡醒过来时候,他抚摸自己的嘴唇,疑惑地望着里德尔的英俊睡脸。

  是他吻……我……不、不可能是……是错觉吧……哈利自我安慰的时候,发现他的腰际被里德尔的手紧紧地抱住,他立刻脸红赤耳地扒开了那只大手,但又小心温柔地移开它。那时候,他看见寝室内的罗恩、纳威、丁和西莫他们都没有醒过来,他决定进入浴室梳洗,他无声地走到自己的柜内拿起一条毛巾往浴室去。

  接下来两天都是平静无波,并没有发生任何重要的事,惟一值得一提的就是,纳威又在上魔药学的时候,烧毁了他的第六个大釜,哈利他们已习以为常,而里德尔除了首次看见纳威怎样令他的大釜爆炸后有点儿皱眉头,但随后他和他们一样习以为常。

  过了一个暑假,斯内普教授的报复心似乎又进了一层,毫不容情地立刻罚纳威劳动服务,强迫他把一整桶角蟾蜍的内脏全都挖出来,害他回来时差点精神崩溃。之后,赫敏在旁教他施展一种去污咒,好把他的指甲缝里的角蟾蜍内脏清干净。

  今天下午的课程是格兰芬多所有的四年级生,第一堂课的黑魔法防御术,他们对于阿拉特穆迪的课充满了期待,因此他们吃过了午餐后,甚至连上课铃声都还没响起,大家就全都自动自发地提早到达,排队等着进入教室。

  只有赫敏和里德尔没跟大家一起凑热闹,他们一直到快开始上课时才及时赶到。

  「我、我啊……」

  赫敏因为跑步而气喘,上不接下气地说时候,「我们刚刚在图书馆讨论魔法史的论文。」在她身旁的里德尔出声说道。

  「好了,快一点,要不然我们就占不到好位子坐了。」哈利望着他们一眼后就出声说。

  「啊……哈利,我和汤姆一起坐就好了。」

  当他们走到讲桌前的四个座位上正坐好的时候,赫敏突然出声对着坐好了的哈利和罗恩他们说道,她不理会罗恩露出的惊讶样子,转身往他们对面的空位去。

  然后里德尔露出好看的微笑陪同赫敏坐他们的对面位子,当他们坐好的时候,哈利他听到赫敏对着里德尔说「谢谢」。

  那时候,他们就听到穆迪的那招牌式的咚咚脚步声,正沿着走廊充走过来,接着他就踏入教室,看起来依然像以往一样地诡异而吓人。他们可以看到他的长袍底下,露出一截爪状木脚。

  「把那些书给我收起来!」他嘶吼道,一步一步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讲桌后坐下来,「那些沉闷的没有用处书,你们不需要这玩意儿!」他们听从穆迪的指示,把《黑暗力量:自卫指南》重新回到他们的包包里,而罗恩好像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显得非常兴奋。

  穆迪取出点名簿,甩开他那头如鬃毛般的斑白灰发,露出他那张扭曲的疤脸,开始点名。他那只正常的眼睛顺着名单依次往下滑,但他的魔眼却滴溜溜地不停地转动,轮流停驻在每个答『有』的学生脸上。

  「好了,」他在最后一名学生应声回答后表示,「你们去年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卢平教授给了我一封信,告诉我你们这一班的情形。看来你们在擒拿黑暗魔兽方面,似乎已经打下相当扎实的基础,你们已经学过幻形怪、红软帽、哼即砰、滚带落、河童还有狼人,对吧?」教室立刻响起一片表示同意的嗡嗡声,除了里德尔之外。

  因为他虽然是在三年级在课堂里他自己一个人能轻松应付黑暗魔兽。

  「但是应付咒语这方面,你们进度却是严重落后,」穆迪说,「所以呢,我要在这里带领大家稍微研究一下,巫师们可能会对彼此施什么样的法术。我有一整年时间,可以好好教你们该怎样去对付黑——」

  穆迪停顿了,他的魔眼转动一下,再次说:「咒语,它们有许多不同的力量与形式。现在注意听我说,根据魔法部的规定,我应该只教你们解咒术,但是邓布利多校长对于各位的胆量,却有非常高的评价,他认为你们应该可以应付得来,而我觉得你们对于未来必须对抗的东西越早知道越好。因为要是连那东西是啥玩意儿都搞不清楚,到时候你怎么可能有办法去保护自己?那些想要对你下非法咒语的巫师,是不会在你面前有礼貌地好好演练给你看的。」

  那时候,全班学生默不作声,因为他们被穆迪的话吓到了,当然除了里德尔之外,因为哈利看到里德尔的眼睛发出闪亮的光芒,明显他对于穆迪所说的黑魔咒非常有兴趣。

  「所以呢……有谁知道,施展哪些咒语会遭受到巫师法律最严厉的惩罚?」有几个人迟疑地举起手来,其中包括赫敏和罗恩,令哈利惊讶的是里德尔没有举手,而是安静地望着赫敏的脸颊。

  之后,哈利想不到罗恩会举手道出不赦咒之一蛮横咒『魂魄出窍』,然后穆迪用此咒控制蜘蛛展示给他们,并展示了不赦咒其余两个的酷刑咒『钻心剜骨』和索命咒『阿瓦达索命』。并讲述这是三种不赦咒之一,使用此咒可以令施咒者一生关进阿兹卡班监狱。还在全班学生面前,并说出哈利是至今唯一在索命咒下逃过一劫的人。

  到了晚上,哈利不等待他们早早爬上床躺下来,但他没有睡死了只是闭着眼,脑海不停地回想起他多年前想象他的父母死时的情景,彼得佩迪鲁是如何背叛他父母,对伏地魔泄露他们的行踪,害死他们在藏身的小屋中被伏地魔逮住;伏地魔是如何先下手杀死他的父亲;当时他父亲又是如何试图绊住伏地魔,并喊着要他的妻子带着他快点逃走……接着伏地魔又将魔掌转向他的母亲,命令她退到一旁,让他动手杀死他……而她不就范紧抱着哈利不放,恳求伏地魔让她代他一死……于是伏地魔干脆也将她杀死,然后再用魔杖指着他……

  「哈利…哈利……」

  他感觉到有人试图唤醒他,当他睁开眼时候,对上了里德尔的黑曜色瞳孔,令他想起伏地魔令人恨之入骨血红色的眼睛。一时之间也没多想,几乎是反射性的,他迅雷不及掩耳地用双手掐住对方苍白的脖颈,纤纤白晢十指展现足以扭断咽喉的致命力道。死命地拧,宛如抓住发泄剧痛的工具,愤恨的他被仇恨驱使他,他现在不理那人是里德尔还是伏地魔。

  原是一个人进入寝室立刻看见到哈利像似被恶梦缠身的里德尔,看见他正痛苦地挣扎,有如被人施了酷刑咒般,他急忙地爬上床抱起哈利的头,轻轻地唤醒他并用手抺去哈利流出的汗水。

  正当哈利睁开眼的时候,他看见是像似无比深渊的恨和恐惧的眼神。瞬间,他就被哈利突如其来的力量,倒进在床上并感到强大的痛楚。因为哈利正骑上他的身体掐住着他的脖子。

  「呼……哈利……冷、冷静点……」里德尔感到呼吸开始困难,视线像似模糊不清,但他不管自己的痛楚,不停地用温柔地唤醒哈利的意识。

  「咳、不要害怕……哈利、呼呼……我在这里……」

  但是哈利似乎听不到里德尔的呼唤,死命地拧里德尔随着时间渐渐没有血色的脖子,但是里德尔没有放弃,「呼……哈利波特,你给我快点清醒过来!」他用尽力量地对着哈利吼道。

  瞬间,哈利停止动作而手不自觉地松开,里德尔就如获得空气般吸取,「咳、咳咳……」但因为大力地吸取,他止不住喘气、咳嗽望着眼神魂离的哈利。

  里德尔看见到停止动作的哈利,他立刻拉着哈利翻起身,情况转变了,他在哈利的上面,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自己的姿势很暧昧,而里德尔防止哈利再次发狂地伤害他和自己而惊动了格兰芬多所有人,他决定拉下四柱大床周围的帘幕,在帘幕边的附近挥手施展了一个无声咒,虽然应该施展一个全身锁咒给哈利,但他没有这样做。

  「哈利、哈利,你还好吗?」里德尔再次抱起哈利并单手捧起着他的脸,凝望着他的碧绿色的瞳孔急促地问道。

  那时候,哈利感到他的脸被一只拥有少许温暖的大手抚摸,他拉回自己的意识。他发现里德尔的眼睛露出担忧的情感,他疑惑他想不到伏地魔的年轻时期——汤姆里德尔,竟然会露出担心的表情。

  汤姆里德尔?

  哈利现在才发现自己正在里德尔的怀里,他脸红地抖动地急忙起身离开里德尔退到床脚边,「对不起,我、我为刚才的事抱歉……」哈利回想起他刚刚差点儿杀死了里德尔,「那里还痛吗?」他看到里德尔的颈上出现一道鲜明的五指红痕,他惊慌又担心地问道。

  「喔……那些是小事,你好一点了吗?」里德尔摸着自己的脖颈,虽然还是痛着,但是他看到哈利担忧的小脸,忍住痛苦对着他微笑问道。

  「我、我……」哈利欲言又止地望着里德尔说,「对、对不起……」他缓缓地伸着手向着里德尔的脖子去。

  当哈利的小手接触他的脖子上红痕的时候,他是闭着眼的,他感受到哈利的小手是如何冰冻、震颤地轻轻抚摸着他,同时他听到轻微的哭泣声。

  哈利哭了,他竟然为他哭?还是为他刚才那行为抱歉而流泪?

  里德尔不想知道,因为他没有看过、感受过有人为他而流泪,哈利是第一个人。里德尔张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是泪流满面的哈利用震颤的小手摸着他的脸,身体微微地靠近他。他的鼻腔嗅到哈利独有的味道渐渐强烈,奇异柔顺的髪丝在他的下巴轻扫着,他的脖颈除了哈利的小手外,还有湿润温暖的小嘴安慰着,里德尔静静地用双手抱住哈利震颤的身体,而哈利把头埋在里德尔的臂弯里低声啜泣。

  他望着哈利睡熟的脸孔,心里产生了他自从懂事以来,曾以为不会出现的关心别人的情绪。哈利是第一个,吸引了里德尔需要用心神耐性地观察的人,他没有发现他现在的视线只有哈利。他托起自己的头颅,右手再次做出他每晚的习惯动作──抚摸哈利的脸颊。

  今晚发生的事情后,哈利和里德尔默契地不提起这件事,哈利在这件事情上,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里德尔,但不知道自己那晚为何会流泪,并自顾自地用嘴吻着里德尔的脖子当作安慰。

  里德尔经过那晚的事情,他发现哈利的不为人知的痛苦、是如此痛心疾首,他决定不提起因为他明白心里充满悲痛的童年的哈利,是像似他般,不需要世人的虚伪同情、安慰。而他私心地不想任何人见到这样令人疼爱的哈利,他要占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