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捌 会说话的汤姆猫4D
作者:三赛打麦      更新:2020-01-29 21:47      字数:3902
  有时候,人在梦境中重历过去发生的事情时,会自动进入神秘的上帝视角,犹如灵魂出窍一般,像一个观众一样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比如现在,上帝季瑶光就看着自己起了床,正打算去赴约。

  ——去见乔泓。当然,是现代社会的那个。

  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她出门去见男友……不,现在是前男友了……不,现在是前世男友了。

  因为那天自己看错了时间,提前一小时到了约定地点,结果看到了非常辣眼睛的一幕——乔泓打扮得人模狗样儿,脸上挂着明氏微笑,搂着另一个女孩,舔了一口她手中的冰淇淋,又舔了一下她的嘴唇。

  重温这一幕,上帝季瑶光脸上不禁出现了与视线中的自己同步的鄙夷表情——人家涂个口红为了持妆冰淇淋都不敢吃,你倒好,直接给舔掉了。

  季瑶光内心的愤怒翻江倒海,转身走到奶茶店档口:“大杯,多加珍珠,越烫越好。”

  店员看她表情狰狞,不禁多问了一句:“多烫?”

  季瑶光:“整杯开水,谢谢。”

  店员当然不会真的给开水,但还是在季瑶光的注视下比平常多兑了一倍热水,正要盖盖子的时候,季瑶光制止了他:“不用了,直接给我吧。”

  店员:“……您端好。”

  季瑶光掏出一张十块气势汹汹地往桌上一拍:“找我三块。”

  店员:“……您拿好。”

  她端着冒着滚滚热气的奶茶回过身,那两个人已经不知道晃到哪里去了。

  季瑶光:“……麻烦您给我个盖子。”

  端着奶茶,她四处找人,想着如果是两个人逛街的话一定是在饰品和服装那里,于是直奔四楼。没想到找着找着发现了好几家新店,里面的小物件可爱到不行,不禁自己逛了起来(?)。

  在一排放了许多音乐盒的货架前,她看中了一个月球的,刚要伸手拿就被对面的人取走了。

  “——泓,你看这个好漂亮,你送我嘛。”

  “好好好,你想要就买。”

  季瑶光一愣。有道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冤家路窄我先走,谁来挡道谁是狗。

  趁那两个人在付款,季瑶光从他们身后经过,站在店外,一把掀开了手中的奶茶盖。

  “泓,陪人家去买奶茶?”

  “不行,快到时间了,我下次再陪你……呃,瑶光?”男人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不禁一愣,“你怎么……你在这里做什么?”

  季瑶光努力保持着微笑:“我来给你们送奶茶。”

  说罢她右手猛力一扬,感觉自己就像观世音菩萨正向世间洒下甘露,力气之大,显然是连玉净瓶也不想要了。

  淡褐色的汁液泼了乔泓一头一脸,软糯Q弹的珍珠撞击着他的脸颊,黏在上面慢慢下滑。

  那个女生傻了,张了三次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对季瑶光的无溅射精准打击表示感谢:“……谢谢。”

  季瑶光冲她笑了笑:“不客气。渣男有罪,美女无辜。”

  虽然奶茶因为季瑶光闲逛半天已经没那么烫了,乔泓还是嗷嗷叫唤了两声:“瑶光,你疯了?!”

  季瑶光不跟他废话转身就走,到电梯口的时候被狠狠拽住:“瑶光!我……你听我解释,这中间有误会……”

  季瑶光嫌恶地推开他:“好狗不挡道!”

  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奶茶:“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季瑶光:“谈你大爷。放手。”

  见男人不松手,她用下巴指了指女生的方向:“我已经不需要你的解释了,留给她吧。”

  说完季瑶光还朝她招招手:“回见哈。”

  上帝季瑶光追着两人出去,看着两人一直纠缠到百货公司门口。

  乔泓说什么也不肯放弃解释:“瑶光!你先听我说好吗?你太冲动了。”

  季瑶光继续往前走:“挡着我看路了。”

  他还想说什么,忽然一辆轿车抢黄灯疾驰而来。上帝季瑶光脚下不自觉地飞奔过去,还没到就看见旁边的乔泓一个箭步冲上去推了她一把:“瑶光小心!”

  只见自己一个踉跄,身体就到了那辆轿车的正前方。

  ……靠,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被口水呛醒,季瑶光以标准的诈尸姿势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我死了吗?”她把手伸到眼前比划了一个非常六加七,“噢,没死。还好是梦……”

  梦?不,不是梦,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要不是那个天杀的乔泓她根本不会穿越!

  愤怒之情像潮水一样涌来,包围了全身,季瑶光握紧了拳头。乔泓的名字跨越两个世界再度出现,两番对自己下此毒手,此仇此恨,不报不是中国人!

  既然如此,两世的仇我今儿就一起报了!前世我整不死你,今朝我整不死你!

  当务之急,知己知彼。如果非得参与这波诡云谲的宫廷阴谋才能一雪前耻,那就是把这局势从里到外翻个个儿也必须上!

  常言道: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浑水,我是搅定了!

  感觉一腔热血就要喷涌而出了,季瑶光一拍床板:“花椒!”

  无人应答。

  “……茴香!”

  还是无人应答。

  一腔热血凉了一半。

  季瑶光偷偷摸摸地下了床,走到偏房外,附耳听里头的声音。

  “……你说,她什么时候能醒?”

  “不知道,得在过会儿吧。”

  “要是她趁我们不注意跑了怎么办?”

  “有道理,要不弄个笼子吧。”

  季瑶光:我操,这不会是怕我跑路才做的打算吧?

  她摇了摇头:不会的。王府里没有这么大的笼子。

  平复了一下心情,季瑶光推开门:“干吗呢你们,喊你们半天……这什么玩意儿?”

  地上躺着一只口歪眼斜的猫。

  茴香站起身:“吵到郡主了?这只猫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好像是打算进屋,结果花椒刚好关门,它就一头撞门上了。”

  花椒:“……怪我咯。”

  季瑶光蹲下身看了看,拽了一下猫舌头,“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茴香看到季瑶光的动作,不禁疑惑:“郡主,你……你不怕吗?”

  季瑶光仰起头:“为什么要怕?”

  茴香指了指地上的猫:“郡主你以前被猫抓过,平日最怕的就是猫了。”

  季瑶光愣了一下:“我……呃,这一失忆全都忘了。”

  花椒和茴香面面相觑,花椒道:“那倒算是好事。这猫我们也不用藏起来了,等它醒了拎出去放了就好。”

  季瑶光:“猫怎么会主动往屋里头蹿?是有人追赶它?”

  “——没有。我是来找你的。”

  季瑶光:“哦。”

  静了几秒,茴香问:“郡主你‘哦’什么?”

  季瑶光:“你没听到吗?它是来……”

  她低下头看着正摇摇晃晃从地上站起来的猫,最后三个字变了调:“……找我……的?”

  那只猫叹了一口气:“对。”

  季瑶光“妈呀!”一声冲到了花椒身后,嗓子呲了音:“它会说话!!!”

  茴香吓得一缩:“谁?谁会说话?我没听见啊?”

  花椒也被季瑶光吓得僵住了:“郡主你听见什么了?谁会说话?”

  季瑶光指着那只猫:“它!它刚刚还叹气了!”

  茴香和花椒都转过头看着猫。

  猫:“……没用的,只有你能听到。”

  季瑶光摇晃着花椒的肩膀:“听见没?!”

  花椒:“没诶诶诶有。”

  季瑶光不死心地又去摇茴香:“你呢?听见没?”

  茴香:“没有喔喔喔。”

  季瑶光僵硬地看着地上的猫:“我疯了都是这世界的错。”

  突然,她趴到地上对着猫露出紫薇的笑容:“不要再装了,是有人在暗中用腹语说话是不是?哼,以为这就蒙混过关了?!别想骗我!对本郡主说话如此不敬,一看就是花椒假扮的!”

  花椒:?

  猫:“……你先冷静点听我说。”

  季瑶光:“冷静个屁!”

  她从地上爬起来冲出了门:“都是假的哈哈哈——!”

  屋里的两人先是一愣,随即也跟着冲了出去。

  那只猫刚准备也跟着出门,只见花椒反手关上了门。

  茴香:“……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撞门上了。”

  花椒:“不能放它走。万一郡主疯了我们得找它顶锅……不是,我们得扣留凶手。”

  茴香:“我怎么感觉……有点晕……?”

  花椒:“怪了……我也……”

  两人软倒在门外,一只猫爪推开了门,比了一个中指。

  看到季瑶光从门里冲出来,两个守卫吓了一跳,纷纷抓紧了武器:“怎么回事?有刺客吗?!”

  季瑶光回过头:“没有。没有刺客。但是我需要帮助。”

  守卫甲:“好的。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的?”

  季瑶光:“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守卫乙:“我们是护卫,我们不会怕。您慢慢说。”

  季瑶光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婢女的房间里有只会讲话的猫。”

  守卫乙:“……猫?”

  季瑶光:“对,猫。看上去很普通的那种。但是它会讲话。”

  守卫甲:“‘喵喵喵’这样吗?”

  季瑶光:“讲话!人话!它会说人话!”

  守卫乙:“好的好的,您别着急。那它说什么了?”

  季瑶光:“它说,它是来找我的,还说只有我能听到它说话。然后我就……”

  守卫甲:“……噗。”

  季瑶光:“你笑什么?”

  守卫甲:“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季瑶光:“什么高兴的事情?”

  守卫甲:“我快要成亲了。”

  守卫乙:“……噗。”

  季瑶光:“你又笑什么?”

  守卫甲:“我也快要成亲了。”

  季瑶光:“原来你们是一对?”

  守卫乙:“对,对。”

  守卫甲:“不是,是同一天成亲。”

  季瑶光:“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守卫乙:“对,对……噗。”

  季瑶光:“喂喂喂!”

  守卫甲:“咳,言归正传。那后来呢?”

  季瑶光:“我觉得一定是有人在搞鬼,所以我就趴在地上骂它……”

  守卫乙:“……噗。”

  季瑶光:“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守卫乙:“……我快要成亲了。”

  季瑶光:“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守卫乙:“郡主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守卫甲:“要不这样吧郡主,你先回去看看,如果那只猫继续说话,你把它带出来,或者喊我们进去,这样可以吗?”

  季瑶光:“好,好。我记住你们了。你们的喜酒我喝定了。”

  她走回院中,好似听不见门外传来的笑声。

  走近里院,季瑶光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花椒和茴香没有追出来,连忙赶去偏房门口一看,两个人正压在一处睡得正香。

  而蹲坐在她们身上的,是那只猫。

  见到季瑶光,猫朝她一个猛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

  “别跑!听我把话说完呜呜呜——”

  季瑶光差点跪在地上:“我靠!你怎么这么重啊?!”

  猫腾出一只手擦了擦眼泪:“这是灵魂的重量。”

  季瑶光:“骗鬼呢?松爪!”

  猫:“你听我说。”

  季瑶光:“你先松开。”

  猫:“你保证听我说完。”

  季瑶光:“我用花椒的人格保证。”

  猫:“……我信了。”

  季瑶光:“等会儿,我先把她们抱进去放床上。”说罢一手一个提溜起了花椒和茴香。

  猫眨了眨眼等季瑶光出来,跟着她进了房间,“力气大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是不是很爽?”

  季瑶光:“有一说一,那确实。”

  猫跳上坐垫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那就对了,这是我补偿给你的。”

  季瑶光:“……哈?”

  猫组织了一下语言:

  “其实,你应该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