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壹 您的黑锅到了,请查收
作者:三赛打麦      更新:2020-01-30 23:31      字数:2661
  九月秋风阵阵,凉意渐浓。京州的郊野,绿树尖梢已染上金黄,少许红枫已露出艳色,层层叠叠正是好风景。南飞的雁群啼鸣阵阵,平添了一份萧瑟。

  随它们一同南去的,还有自京州郡主府出发的一顶花轿。

  此番嫁入雍州王府的,正是当今圣上的表妹,当朝太后唯一的侄女——荣阳郡主季瑶光。此番出嫁,陪嫁侍女三十,珠宝百箱,锦缎千匹,金银万两,随行侍卫两百人,浩浩荡荡的队伍自京州南门出发,行了整整半月才到雍州境内。

  期间郡主不哭不闹,安静得过分,浑不似刚得知要嫁给雍王时那般抵死不从的样子。

  负责送亲的将军将人交接给雍王府派来迎亲的将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今天是九月二十八日,未误郡主完婚,在下总算是不负圣上与太后之托。白将军,郡主及陪嫁之物,便完完整整交于你了。”

  “梁兄放心,我自当保郡主周全。梁兄可安心回去复命了。”

  “如此,告辞!”

  “恕不远送!”

  留下十个身手不凡的侍卫,梁平带着其余人等绝尘而去。

  白敬烽将圣旨交于副将贴身收好,领着近五十人的队伍向驿站去了。荣阳郡主和雍王的大婚之日是十月初五,由雍州边境前往州城梵河仍需三日,今日天色近晚,先安排郡主住在驿站,明日出发。

  “范思远,你带着这些侍女和杂物先回去王府吧,同王爷说郡主已安全到了。”

  “是。”

  白敬烽让侍女带郡主进房间休息,自己也寻了一楼的房间住下了。

  听闻荣阳郡主自小父母双亡,由太后养在宫里一手带大,性格被宠得无法无天,这次要她嫁入雍州,无非是因为圣上重病,太后怕其它亲王包藏祸心伺机而动,又因雍王于一干亲王中声望最重,故而遣心腹来做眼线罢了。

  然而对许太后这番苦心,白敬烽却是嗤之以鼻,他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家王爷能不知道吗?料想郡主花花肠子再多,也不可能抓住他的把柄。太后这美人计算是落了空了。

  白敬烽打了个哈欠,心道自己想这么多干什么?横竖三天过完,任务也就完成了。白敬烽往床上一躺,小调刚哼了一句,副官蒋桐就一把撞开了门。

  “将军!将军!不好了!”

  “吵吵什么!怎么了!”

  副官一脸惊恐:“郡主服毒了!大口大口吐血!”

  白敬烽身如磐石。

  副官更加惶恐:“将……将军?”

  “备马……”

  “什么?”

  “备马!”白敬烽冲出门,“快去追梁平将军回来!快啊!”

  副官愣了一秒,一边按住发疯的将军一边叫人:“快快快!找医生!十里八乡的大夫都给老子捆来!救不活郡主大家都要完蛋!”

  等大夫被捆来的时间里,郡主身边留下伺候的五个侍女已经哭晕了三个,还有两个目光发直,显然是心态已经崩了。白敬烽一言不发地看着昏迷在床的季瑶光,如果不是蒋桐一直死死按住他,他已经冲上去摇骰子一样开始晃人了。

  一刻钟不到,士兵们纷纷架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大夫回到了驿站,其中一个还只穿着里衣,显然是被从被窝里拖出来的。

  白敬烽的目光在他们中转了几圈,锁定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大夫,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床:“半个时辰之内救醒郡主。”

  老大夫的胡子颤抖了一下:“草,草民尽力,尽力……”

  他上前察看了一下郡主的眼动和鼻息,又摸了摸脉象,吞吞吐吐地说:“这个……可知郡主服的是什么毒?”

  还醒着的侍女面如死灰:“没有发现药瓶,郡主应该是在路上就丢掉了。”

  老大夫身体一颤:“那,那草民也无能为力了……”

  蒋桐在白敬烽说话前抢声道:“换人!换一个看看!”

  绑来的七八个大夫挨个儿上去看了一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毒,谁也不敢轻易动手治疗,于是纷纷告罪。

  白敬烽问:“你们真的不治?”

  “草民不敢啊……”“草民也不敢……”“草民也……”

  “好。”他和善地笑了,“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为郡主陪葬吧,人多热闹,呵呵。”

  穿着里衣的大夫战战兢兢地挪出半步:“草民愿意……试一试……”

  白敬烽笑得十分瘆人:“试。”

  大夫从口袋里掏出针灸包,在周围灼热的目光中对着郡主脖子上扎了一针。

  郡主眉头皱了皱,嘤咛一声,“啊……”

  白敬烽大吼一声:“你是不是把她扎疼了?!”

  大夫给他吓得手抖,有一针扎出了血,还没来得及拔出来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混蛋!你到底会不会啊!扎出血了都!”白敬烽还想再补一脚,被蒋桐拉住了:“将军!你冷静点!大夫有在努力了!”

  大夫委委屈屈地重新找位置,终于在白敬烽粗犷的咋呼声中扎完了十二针。

  郡主眼皮动了动,嘴边流出一行紫黑色的血,呼吸也平稳了一些。

  大夫擦了擦汗:“这只是暂时之法,要治好郡主,还是要知道究竟服了什么药。”

  白敬烽捂着心口平复心情:“没事没事,能撑过三天……呃,我是说,入了王府王爷自然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救治郡主。”

  蒋桐接过话头:“行了行了,都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嘴上都把好关,要是泄露半个字,当心你们的脑袋!”

  话音刚落已是人去房空,白敬烽没说话,铁钳一般的大手抓住了蒋桐的肩头:“蒋桐,等不了了,我看还是有必要现在,立刻,马上启程把郡主送到梵河,你说呢?”

  蒋桐看了他几秒:“……我这就去传令启程。”

  “快去快去!”白敬烽又看了一眼还清醒的两个侍女,“等会我多找辆马车,你们俩记得把那三个抬上去带着一起走。”

  见郡主好转,侍女也精神了一些:“是,将军。”

  白敬烽这次领的人也就十几个,跑起来也是快马加鞭,竟然半个时辰就赶上了范思的队伍。

  范思远目瞪口呆:“将军,你这是?”

  白敬烽瞟了他一眼就驾马插到了前面:“计划有变!我领郡主等人先行,你们押后!”

  看着白敬烽十几人“嗖嗖嗖”地没了影子,范思远一头雾水。

  “不是还有很多天才到日子吗?将军这么急着赶回梵河干什么?”话说跑这么快不怕颠着郡主吗……

  左校尉快跑了几步追上范思远的马:“都统,我们需要加快速度吗?”

  “不用了,将军没有下令。原速前进。”

  “是!”

  没日没夜奔了两天,白敬烽终于赶到了梵河城。

  先锋通知了王府,所以雍王府的护卫队已在城门等候了。

  雍王府护卫统领陆少霖与白敬烽抱拳行礼:“白将军一路奔波辛苦了,只是时间尚有闲余,将军为何如此着急?”

  白敬烽挤出笑容:“郡主安危事关重大,快些好,快些好!人我已带到,物资我让范思押送了,过一天也会到,如此接下来就麻烦陆总管了,末将这就回军中了告辞!”

  陆少霖还没回过神来:“白将军……”

  已经没影了。

  陆少霖:“……列队保护郡主车马,回王府。”

  “等一下!等一下!”一个侍女跳下马车向前奔来,“大人!快,快叫大夫,郡主,郡主又吐血了!”

  陆少霖:“……又?”

  侍女哀嚎:“大人!”

  陆少霖皱眉:“于砚,你去看看!”

  名叫于砚的侍卫领命,随侍女去了郡主的马车,不多时便脸色难看地回来了:“大人,郡主已中毒多时,怕是只剩一口气了,如不赶快医治,性命难保!”

  陆少霖看了一眼白敬烽离去的方向,嘴角抽搐。

  于砚急道:“大人?”

  陆少霖咬牙:“快马加鞭赶回王府!”

  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喜事变丧事,他就算追到天崖海角也一定要剁了白敬烽喂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