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Unity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19-08-13 23:54      字数:7495
  Someday we'll all be free

  Someday we'll live as one family in a sweet harmony

  Someday we'll all be free

  Someday……

  Keith其实记不太清楚自己是几岁的时候开始有“宇宙”这个概念的。

  似乎是在刚上学那年学新词,老师给大家讲授universe这个词的时候就开始有这样的观念,那时候他只是无聊的转着手里的笔,也就是那个学期结束前,父亲去学校接自己的时候被老师留住。

  那时候Keith站在门外,隐隐约约听到老师在和自己的父亲诉说自己是多么不合群,并且在集体活动的时候多么不顾忌别人的感受。Keith只是站在门口,甚至回到家也没有问父亲老师对他说过什么,只是在入夜之后把那把从出生就带在身旁的匕首放在枕头下面。

  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Keith开始知道: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和所有人,无论是优秀的、吊车尾的、美丽的、丑陋的、热情的、冷漠的、男的、女的,都不一样。人群中他总是感觉不适,因为学东西掌握的太快,求知欲过于旺盛,喜欢将时间用在怎么让自己的变强上。

  父亲也曾经和自己谈过,提到人应该有合理的交际圈,需要交流。

  但是Keith耳朵听着父亲的话,思维却在不自觉的神游,有的时候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闪电侠,这个世界太慢,总是格格不入,自己就像披着人类外皮的怪物,即使再怎么强求,总也无法融入。

  面对毫无改变的Keith,父亲也只能叹息,好在Keith一直很聪明,虽然喜怒无常,有时候不顾及他人的感受,但是却足够优秀,这也让他早早进入银河要塞,成为最年轻也是最具潜力的驾驶员。

  一辈子一个人,一辈子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前提是,如果没有遇到Shiro。

  Shiro这个人,基本上只要是认识他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不称赞他的。注意,没有,任何一个,不称赞。

  Pidge从自己哥哥Matt进入银河要塞就几乎每天被洗脑营销Shiro是多么多么优秀,即便这些话在哥哥进入要塞之前父亲就重复过无数次。

  可靠、真诚、强大、冷静、自制……那些和情绪化没什么关系,利人利己的词汇创造出来似乎就是为了形容他的。

  当然Keith并没有Pidge那样的哥哥,他得知Shiro纯粹是因为要塞的功勋墙上,最多出现的名字就是Shiro。

  Keith一贯争强好胜,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无论是新的学校、新的训练营、还是新的要塞,总是习惯性找最好的作为自己的竞争对手,他总是过于有目标意识。要做,就该做到最好。

  训练室是每个学院肯定会呆过的地方,无论是日常还是濒临考试临阵磨枪,大家都会在此训练自己的技巧,Keith除了驾驶的训练最多的时间会放在体术训练上。父亲总说不要太苛责自己的身体,年轻人应该多玩玩,好好地享受青春,Keith却从未有这样的感觉,战士的训练让他觉得安心,虽然前面需要超越的人并不多,但是如果不做些什么总是会有种与生俱来的焦躁感。

  一开始Keith并没有注意到Shiro,虽然Shiro长相俊朗而且深受欢迎,对,深受欢迎,无论男女。

  但是Keith一直没注意到这个和自己训练时间安排几乎重叠的短发青年,除了偶尔在他身边搭讪的人吵了一点会让Keith更加发狠的训练。通常这个时候,缠着Shiro的人,无论男女都会有点意识到,有些会觉得打扰了别人训练自己也去训练,也有些会出声指责Keith。这个时候Keith算是最高兴的时候,因为这意味着单人训练结束,自己可以挑衅一下,和对付比划比划,宣泄一下单凭训练无法释放的精力。

  就像父亲说的:有时候你的精力真的过于充沛了。

  只不过,即便是这样的交集,Keith依旧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想要超越的Shiro,只是在每次经过要塞功勋墙的时候,看着自己日渐增多的功勋奖章,对比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Keith不喜欢亲近,从来不喜欢。

  就像猫科动物,如果贸然亲近,不是选择攻击,就是选择远离。

  真正认识的契机,是一瓶水。

  某一天Keith要去训练的时候,前面过来了两个人,一个大块头和一个瘦高的青年,对方背对着大块头说着什么,声音呱噪手舞足蹈,正好撞到迎面走来的自己。Keith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训练包挡了一下,皱着眉看对方。

  “Lance你撞到人了。”大块头对瘦高的青年说,对方回过头,给了自己一个有些痞气的笑,做了个夸张的中世纪道歉手势,Keith皱皱眉没有再说什么就往训练室走。

  身后传来被叫做Lance的青年的声音:“那就是Keith,虽然他现在是最好的驾驶员,可是之后我肯定会超过他的~”语气轻浮,Keith用鼻子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这种一休假就出去玩的人,怎么还期望能超越别人。”Keith心里想着已经推门走进了训练室,只有一个人在角落用继续做模拟飞行训练,Keith放下包开始练习体术。

  差不多运动了将近一个小时,Keith觉得有点口渴,去包里翻水瓶,才发现因为刚才的撞击自己包里随身携带的匕首撞到了杯子,尖端把杯子的底端戳出了一个小口,一个小时的时间水早就流干了。Keith检查一下,还好包里没什么电子设备,虽然训练室里有接水处但是自己的杯子漏了,要补充水分只能回寝室再拿一个杯子。

  “给你。”面前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Keith看着递过来水的人,笑得惠风和煦。很真诚,不讨厌。Keith接过水,回答:“谢谢。”

  “我是Shiro,今年开始经常见你一个人来训练,是要塞的新人吗?”对方自然而然的接话,没有什么刻意的感觉。

  “嗯?Shiro?”Keith喝了口水,抬了抬眼,这个人就是号称银河要塞最优秀的Shiro吗?看上去……似乎也没有太超出想象的部分。同样的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两手两脚,不过个子确实比自己高不少。

  Keith一边喝水一边审视对方,丝毫没发觉自己的审视对于第一次搭讪的人而言有些无礼。

  “是的,我是Shiro。你应该就是Keith,之前看过你和不少人做体术交流,但是都没好好和你说过话,因为总是见你一个人专注的训练,怕打扰到你。”Shiro似乎也没在意Keith有些许冒犯的审视,只是笑着回应。Keith咬着瓶口,觉得似乎知道为什么每次大家形容Shiro的时候总是要加上一个“最”字了。

  这个人很真诚,真诚的人,永远不会有人讨厌。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Keith觉得自己似乎是交到了朋友。

  Shiro人很好,吃饭的时候会帮自己占座位,两个人体术训练对垒也是势均力敌,私下分享爱看的书籍和驾驶技术竟然也有很多共同语言。在认识Shiro之前,Keith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格格不入的怪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Shiro在一起很舒适。

  就像打棒球,如果Keith是投手的话,Shiro就是那个无论Keith投出什么样的球都能完美接住的捕手。

  不需要去改变自己的喜怒无常,不需要迎合别人的为人处世,似乎只要是自己做的,Shiro永远可以笑着照单全收。

  Keith自然不是个好相处的人,更多时候冷眼旁观,虽然不至于讨人喜欢但最起码对人的基本尊重还是有,只不过没有想到有时候不合群也能成为别人愤恨的理由。

  被蒙着眼从图书馆的窗户丢下去的时候,Keith唯一想着的事情是:早知道今天早上应该和Shiro一起吃早饭了。

  等再次醒来Keith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了,自己只是在掉落后脖子上有点划伤,而为了救自己的Shiro却断了一只手。

  看着右手和左腿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还躺在床上对自己笑着说没事的Shiro,Keith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心里肆意生长。

  受伤的Shiro并不缺人照顾,无论是队友还是朋友都很乐意去照顾现在不太方便的Shiro,但是当Keith直接以一学年的论文报告做交换条件换走Shiro的室友之后,大家发现Shiro被Keith照顾已经成为理所应当的既成事实。

  在看护受伤的Shiro之前,Keith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会照顾别人的人,自己不会察言观色,有时候对待别人的方式甚至可以说是迟钝,但是在每天帮助Shiro的过程中竟然发现与人交流原来是可以逐渐学习的。

  帮他打饭,在他忙着做测试的时候喂他吃,帮他分类脏衣服分批清洗,都做得得心应手。包括上洗手间,一开始对于上洗手间还要被照顾Shiro还是很排斥的,毕竟是有手有脚的成年人,对方还是比自己年纪小的后辈,再怎么亲近还是有点不习惯,但是看到Keith似乎完全把这当做护理工作来做,Shiro也不好拒绝。

  完好的左手被搭在Keith的后背上支撑着,减轻受伤的左腿压力,Keith的右手穿过腋下扶着Shiro的腰部把重量分散在自己身上,Keith伸出左手扶住Shiro下体的时候,Shiro有一秒的僵硬。

  太近的距离,Keith的呼吸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微凉的指尖碰触到刚从裤子里掏出的阴茎上,让人有不可忽视的触感。

  “Shiro……”比自己稍矮一些的Keith仰起头,开口时的鼻息都喷在自己脸上,留在自己阴茎上的触感更加无法忽视。Shiro能感觉到那个在对方手中的位置正在一点点,充血胀大。Shiro感觉自己的睾丸都要都像是有什么顶在一样,变得硬邦邦的,察觉到摸着自己关键部位的手是熟识的Keith,Shiro不自觉的面红耳赤。

  “是不是……太久没自助过了?”Keith的声音传过来,压得很低的低音,头半低下,嘴里吐出的热气刚好掠过Shiro的脖子一侧,Shiro听着那个声音感觉头皮发麻的战慄,然而却克制不住下体富有攻击性的勃起。

  等Shiro回过神来得时,自己的阴茎已经在对方手心,Keith用手掌中间茧子最少的部分摩擦着龟头顶端的小孔,修长的手指触摸着阴茎上暴起的青筋,Shiro的呼吸随着Keith的抚弄越发急促,本来放在Keith肩膀上的左手近乎粗暴的拦着他的脖子,手指在Keith为自己运动的时候逐渐向上,绕过修长的脖子抬起Keith的脸。

  Shiro最终完全放弃了思考,在睾丸硬到几乎爆炸,精液喷射进Keith手掌的时候,抬起Keith的下巴,吻了上去。

  Keith张着嘴接受着Shiro的吻,感觉很害羞很渺小,但是心里却又有种满涨的,湿漉漉的感觉。

  就像Shiro伸进自己嘴里的舌头,挑逗着自己和他共舞,那是个非常深的吻,一向温柔可靠的Shiro几乎失控的亲吻着Keith,两个人的呼吸在唇齿之间越发不稳,分开的时候连着的银丝淫靡的气氛简直要满溢。

  “我想做……”Shiro的额头顶着Keith的额头说,少有的孩子气,Keith只觉得脸上发烧,却还是回答:“等你好了……”Shiro笑了笑,轻轻的咬了一下Keith的耳垂。

  养伤的几个月里,两个人大多是用手和嘴唇互相帮助。

  Shiro活动不太方面,Keith一开始不好意思,还是用手,但是很快就换成了嘴巴,他喜欢听Shiro高潮前克制着声音闷哼时候的鼻息,也喜欢Shiro放在自己头顶或者脖子上轻柔抚摸的手指。从某一次Shiro射出的精液喷溅在Keith脸上开始,Keith就习惯性的吞下一部分,而另一部分不是留在手心里慢慢舔干净,就是抹在Shiro健壮的腹肌上。Keith喜欢Shiro的腹肌,有时候甚至在想等到Shiro伤好了,插入自己身体的时候,自己是否能弯下腰就看到对方的腹肌撞击在自己屁股上,每当想起这个Keith就觉得硬的不行。就像吃了春药,又像是喝醉了酒,脑袋蒙蒙的,神志不清的发情。

  Shiro也为Keith的性生活提供了不少新鲜的东西,Shiro虽然受着伤但是他的抚摸简直就是Keith的毒药,用左手帮Keith打手枪,没受伤的右脚脚趾和脚心触摸Keith的阴茎,让Keith坐在床边沿自己趴在他身上深喉,最刺激的是指奸。

  Keith觉得在自己真正被Shiro插入之前,身体就整个被Shiro完完全全的侵占了。Shiro第一次将手指伸进Keith的屁股里的时候,Keith都不太相信男性竟然可以只靠后面就能够高潮。而且和前面被触碰不同,前列腺高潮简直是如同涨潮的海浪一样,一次次堆叠的席卷整个身体,Keith只记得自己最后叫的很大声,身体中就像被按了遥控器,而控制权全在Shiro手里。如果不是Shiro一直在深吻自己,高潮的尖叫声都足以引来整个要塞的围观。

  那次之后Keith恍惚了好久,才趴在Shiro健壮的胸肌上入睡。

  两个人都默默期待着,等到伤口完全愈合的时候,能够真正的灵肉合一的时刻。

  只不过谁也没想过,那个时刻竟然被推迟了这么久……

  伤愈之后Shiro就接到命令出航,Matt和他父亲一起随行,Keith还去送他,让他早点回来,屋子里的润滑剂和保险套都准备好了,但是Shiro再也没有回到要塞……

  Lance总是好奇:为什么当初明明是自己这队人马先发现的Shiro,最后先去救出Shiro反而是Keith。

  没人知道Keith离开要塞的那一年经历了什么,就连他自己也讳莫如深。

  唯有Allura似乎窥见过一丝Keith的脆弱,那是五个人刚刚开始产生默契,合体组成Voltron不久,训练中的Keith在一旁喝水,看着指导其他人的Shiro把水递给Lance之后走出训练室,Allura发现Keith似乎双肩都在抖动。就像是窥见到了冰山下的火种,那种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无言。

  Allura多多少少听Lance提过一些,Shiro在从Zarkon那里逃离之后,很多记忆都是混乱的,尤其是被绑架的那一年,以及之前和之后的记忆……

  Allura问过Lance,但是当时的Lance和Shiro没什么交集,只知道Shiro和Keith关系很好,至于好到什么程度却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Allura有隐隐的感觉:那种关系好,应该是比现在Keith对Shiro的尊重更亲近一点,应该是比Shiro对Keith的器重更柔情一点。但究竟差在哪一点上,谁也不清楚。

  Lance的印象中Shiro和Keith从未争吵过,但是当大家得知Keith有着敌军一半的血统时,Allura表示不能接受而Keith也因此发了脾气的时候,Lance是第一次见到Shiro和Keith吵起来。

  并不是在大家面前,而是在一个小角落,从口角变成拉扯,Keith一向都是冷漠而寡言的,那次却不知道为什么,Shiro只是说了几句希望Keith能够理解Allura的话,Keith就如同炸药桶爆炸一样的爆发了。Lance本来想从暗处出来劝阻,却目睹两个人吵着吵着,Keith突然拉下Shiro的领子让对方的嘴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

  Lance当场傻眼,那是一个吻,在不太符合的情况下,一个不知道代表什么的亲吻。

  那之后Lance虽然想找他们问问,但是每次话要出口都觉得不该多问,那两个人总有一个气场,别人进不去的气场,因为旁人永远不会知道在只有他们的时候,经历了怎么样的时光。是欢笑还是怒骂?是值得怀念还是弃之如草?

  大战之前两个人还是有些微妙冷战的气氛,不过两个人演技很好,一个一向很温柔,对每个人都很贴心,只要叮嘱没有变少就无法察觉;另一个一向冷漠,有时候对人爱答不理,也看不出是不是还在生气。

  在各自登上狮子前,Lance远远地看着Shiro拍拍Keith肩膀,Keith仰着头皱眉望着Shiro。直到很久很久之后,Lance才知道那时候Shiro究竟对Keith说了什么。

  “如果这次战斗我死了的话,就有你操作黑狮子,来领大家继续战斗。”

  Shiro失踪之后Keith一直在想:什么是信任呢?

  自己从前总会想是不是公主对自己的信任不够,所以总是觉得自己会因为血统叛变?也会想,是不是自己还没能走进Shiro心里所以才会连同讨厌的被俘记忆也一并忘却?

  有时候想的头疼,就自己驾驶着黑狮子到处飞。

  Shiro说过:你和别人的差别,包括强大和习惯单干可能都来源于Galra人的血统。

  Galra好战,且单体的攻击力足够强悍,加上自视甚高,所以并不喜欢听从别人的意见,和喜欢配合和群居的地球人还是有很大不同。

  Keith一直都知道,不知道是觉得Shiro会更在意自己的血统而生气,还是要为自己终于找到性格里那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成分原因而高兴。

  Keith只是更深刻的知道:自己不能没有Shiro,即便是对方忘记了那个吻,忘记了承诺,而自己必须退回到一个后辈,一个继承遗志者的地位也没关系。他只想和他在一起,活生生的在一起,其他的无所谓。

  所以当黑狮接收到Shiro信号的时候,Keith第一时间开出狮子,面对在浩瀚宇宙中不知漂流了多久的Shiro,Keith几乎要流泪。

  回归的Shiro还在养身体,Pidge在解析Shiro带回来的帝国飞船里能够连接的部分,几乎要把整个飞船肢解,Keith拿了给Shiro送的饭经过,Pidge神秘兮兮的交给自己一件东西,Keith一眼认出,那是这艘船上的黑匣子。

  应该是Shiro在漂流期间录制的航行日记,Keith看了看时间,估计Shiro可能还在休息,决定先听听内容再去给他送饭。

  “最近我回忆起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总是断断续续的……我看见有人说克隆体成功……我很害怕……也许我并不是Shiro本人,我只是个继承了他记忆的实验体……”

  “今天睡了一小会儿,梦见以前在要塞的时候,要塞的起降平台有个角落,天气好的时候星光很美,我记得我似乎带了个人一起去看……可是……我总是想不起来,那个人到底是谁……”

  “刚才我似乎回忆起了和Keith相识的记忆,都是一些不连贯的画面……Keith在喝水,应该是我递过去的……他想说谢谢但是有绷着脸的样子真可爱……”

  “我想……我可能是疯了……我刚才出现了幻觉……我似乎看见了自己在强吻Keith……他为我口交,我的精液喷在他脸上……他在舔我的龟头……他是我战友……我不该这样意淫他,我觉得我快疯了……”

  Keith听着这些话,想到从飞船上下来后Shiro对自己躲闪的眼神,Keith突然嗤笑一下:“他真是个傻子。”

  Shiro是被下身的异物感弄醒的,阴茎似乎处在一个温热潮湿的洞穴里,Shiro睁开眼拉开被子,看着趴在自己下体正在舔着自己阴茎的Keith。

  “你干什么?!”Shiro几乎要尖叫,Keith抬起眼,慢慢的爬上来,Shiro只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这个家伙不但半夜来骚扰自己,而且还没穿内裤裸着下半身蹭着自己的阳具过来搂住自己!!!

  Keith凑过来,双手环住Shiro,眼睛直勾勾的盯着Shiro,Shiro不知道是先转移视线还是先推开Keith。正在犹豫的时候,Keith已经主动献上了嘴唇。

  很熟悉,很熟悉的吻,唇齿间的碰触,唾液交换的味道,意犹未尽的喘息,以及那种足以让大脑当机的舒爽。

  行动先于理智,Shiro伸手抱住了面前的Keith。

  “我以为你又要消失了,就像是死了一样,然后我又找不到你。”Keith用额头顶着Shiro的额头,双眼望着他的双眼说。Shiro迷惑着,几乎分不清现实和想象。

  “明明是你先亲我,最后却变成我整个宇宙的追着你跑……”

  “把黑狮子甩给我,也不管不顾就自己去慷慨赴死,你知道被留下来人的心情吗?”

  “你说你回来……就要和我做爱的。你都忘了吗?”轻声细语响彻在Shiro耳边,Shiro突然想起那个急匆匆连表白都没来得及的吻,那个喝了一口水之后开始对自己展露微笑的人,那个被自己用手指操到高潮失神,却还惦记着有朝一日两个人真的能身心合一的人。

  那是冰山下的火,埋藏千万年用最炽热珍贵的赤诚之心燃烧出焚灭般的爱恋。

  “我的Keith……”

  Shiro翻身压倒面前的Keith,随手脱下上身的T恤,解开裤子甩到一边,一边亲吻着Keith一边脱掉他上身的衣服。

  “润滑剂……”Shiro想起这件事,正准备穿上裤子去想想办法,却被Keith拉回来。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一边说着一边拉着Shiro的手触摸自己的后穴,那里璟国润滑早已经潮湿一片。Shiro俯下身发狠的亲吻Keith的唇瓣,整个灵魂都在叫嚣着: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

  这个优秀坚强的人是我的!这个矫健美丽的人是我的!这个一片赤诚的人是我的!

  插进去的时候Shiro看见Keith眼角的泪痕,想用右手擦拭,却突然收回去,被Keith拉过去。

  “我不在乎你会弄伤我……”Keith把机械的手掌贴在自己脸颊上,笑着望着自己。

  “我爱你。”Shiro只觉得自己要被恋人的一句话融化,俯下身表白,阴茎强硬的插入,右手的机械手臂按住Keith的手臂。又粗又长的阴茎整个进入Keith的身体。

  Keith尖叫出声,粗大的龟头凿开了自己身体,并不疼,但是不容忽视的满涨感充斥着整个人,变得混乱,混乱的想要逃离。只是Shiro的手臂按着自己,完全没有喘息的余地,疾风骤雨一样的抽插,因为充满精液而随着阴茎坚硬起来的睾丸随着抽插,紧贴着自己的后穴,阴茎的头冠狠狠的摩擦前列腺,快感累积到让人发疯,自己完全勃起的已经被Shiro握在手里肆意触摸。

  Keith觉得整个人都被Shiro侵占,身体里面最柔软的部分,身体外面最私密的部分,因为太爽Keith几乎要失神,却没想到Shiro竟然又换了个姿势,拨开因为动作垂下的白色刘海,抬起Keith的一条腿侧身抽插,粗大的阴茎在肠道里转动,Keith觉得整个人都疯了,等到意识回归才发现刚才那一下自己已经射出来了。

  自己的精液被Shiro抹在胸膛上,Shiro俯下身,健壮的胸肌和自己紧紧贴合,在进出的同时两个人的前胸也在摩擦,Keith的乳尖贴合着Shiro的胸膛,Keith只能放弃抵抗任由Shiro蚕食最后的神智,等到再次回神,已经是Shiro吮吸着自己的乳头,两个人一起高潮射精之后。

  喘息了一阵,Shiro又从身后进入Keith,Keith还在不应期,逐渐被抽插到柔柔的尖叫,慢慢撑起几乎软掉的身子,跪在床单上迎接Shiro嚣张进出的勃起。

  直到两个人都累得动不了,Shiro伸开手臂将Keith抱在怀里。Keith喘息逐渐平稳,Shiro几乎就要睡着的时候,朦胧中听到Keith回答:“我也爱你。”

作者有话说:

Unity是TheFatRat的一首电音神曲,节奏明快,在整个文章初始的那段英文就是这首歌内嵌的一小段唱词,有些人不喜欢觉得将整体的感觉弱化了,但是我却非常喜欢,这首曲子的质感很像儿时在小霸王上玩得小游戏出现背景音乐。
而写这个同人篇章时莫名的就很切合当时的整体感觉,于是就听着这首歌完成了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