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浪子3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17 23:01      字数:2560
  伊凡和裴远的关系维持了不到半个月,就被星际海盗突如其来的袭击搅得暂时中止了。

  伊凡坐在舰艇的马桶上,翻着光脑中的文件。

  约法三章。

  第一,本关系仅为当事人所知,切忌向第三方透露。

  第二,关系持续期间,双方不得与第三方发生关系。

  第三,若一方选择中止关系,关系则自动解除。

  好好的炮.友被弄得像合约恋人,伊凡觉得哭笑不得。

  中将回来后,他又重新回到了忙碌紧张且每天被上司威胁的生活,已经许久未曾与裴远私下见过面了。

  “伊凡,人呢?去通知舰艇左翼长官,准备出战。”韩思诉的脸又出现在了光脑投影上。

  伊凡从马桶上站起,行了个军礼,立刻就往左翼赶。

  像热锅上的蚂蚁,每天都急慌慌的,不是在通知别人,就是在被别人通知。

  当然,他还不是最忙的,韩思诉比他还要忙。

  伊凡数了数,上司大概已经半个月没有好好睡上一场好觉了,他有点担心,又不敢跟韩思诉讲,也知道讲了并没有什么用,韩将军不是听劝的人。

  “他天天这样,我担心海盗没有解决,将军先把自己给解决了。”伊凡抽空摸鱼,给裴远拨了个通讯。

  裴远打着哈欠,朝他摆了摆手:“你放心,那可是韩将军。倒是你,什么时候过来找我?”

  伊凡猛地合上了光脑。

  这人怎么回事,两句话离不开上床?

  “挂我通讯做什么?”裴远锲而不舍地拨了回来,“我的意思是,咱们见面聊聊天,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知道AO有别吗?”

  伊凡:……

  伊凡实在拿对方没办法,按了按眉头,道:“不去。事情太多走不开,我这边还得随时听中将吩咐。中将明天会出战,今晚还得熬夜开会布置战略。侦查组的信息发过来了,我先挂断了。”

  或许是裴远的乌鸦嘴起了效果,刚说完没空见面,隔天伊凡就去了医务间,原因是韩思诉突然出了事。

  伊凡急切地把裴远带去了机甲停放仓。

  韩思诉晕了过去,裴远就蹲在狄俄尼索斯号的驾驶舱内给韩思诉治疗。

  伊凡在一边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干看着。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裴远工作时的样子。平日里轻浮随意的面孔难得带了几分慎重,眼睛也不再是半睁不闭的样子了,看起来谨慎且认真。

  裴远长得很帅,不是传统的Omega的那种可以激发Alpha保护欲的帅气,而是一种侵略性和进攻性都很强的帅。他平日里总是懒洋洋的,反而看不出这种帅来,今天难得正经了一回,令伊凡看得有些痴迷。

  “我知道我很帅,别看了。去多叫几个人来,把你的长官给想办法弄回去。”

  伊凡这才发觉自己盯着裴远看了很长时间,但他很坦诚,朝对方说道:“你眼睛睁开比平时更好看。”

  “过来。”裴远朝他勾了勾手,把人搂在怀里,抱着亲了起来。

  裴远的吻技相当高超,舌头只是在伊凡的唇齿间一绕,就能令他难以自持。

  “快去吧,再晚点你家将军可就醒了。”裴远给伊凡擦拭着嘴角扯出的津.液,催促道。

  伊凡点头,快速地叫来了人,把韩思诉运回了医务间。

  韩思诉没醒,伊凡就不能走,坐在病床前守着上司。

  作为一个刚刚脱离纯情处男队伍不久的Alpha,伊凡还是不太懂感情的事情。

  中将是喜欢亚伦的吧?

  如果他喜欢亚伦,为什么要继续自己的计划,偷了图纸就回来呢?

  如果他不喜欢亚伦,又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对方的孩子?

  伊凡又看着靠在转椅上休息的裴远。

  我喜欢裴远吗?

  伊凡讲不清楚,他和裴远的关系大部分时间只是纯粹的肉体关系,见面,上床,结束之后才会在床上聊聊天,但也不聊对方的私生活。

  和自己固定相处期间,裴远的身边也没有断过人,他们会调情,会约会,除了上床什么都做。

  伊凡撞见过好几次,说心里话他不太高兴见到裴远搂着别的人,因为裴远和自己除了上床什么都不做。

  伊凡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吃醋,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自己搞不定一匹野马,更拉不回一个浪子。

  韩思诉终于醒了,很明确地表示自己会留下亚伦的孩子。

  伊凡满腹的疑问一句也没有问,回到首都星之后,小心谨慎地开始照顾中将和他腹中的孩子。

  因为工作需要,裴远来得很勤,他们常常见面,却几乎没有再私下上过床。

  那天他去韩思诉的府邸商量第二天陪同亚伦去帝国军校演讲的事情,临走时韩思诉叫住了他。

  “你和裴远是什么关系?”韩思诉问。

  伊凡被问住了,他们真实的关系过于难以启齿。

  韩思诉还怀着孩子,刚刚注射了稳定剂,还很虚弱,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抽出心思来通知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用处的小副官:“我今天和裴远通讯的时候,看到他在酒吧里抱着一个Omega,两个人很亲密。”

  见伊凡没有回应,韩思诉继续说道:“我之前看到他和你在接吻。你是我的人,被无关紧要的人玩弄了感情,丢的也是我的人,明白吗?”

  伊凡点点头,他深知自己上司是个多么别扭的人,虽然对方嘴上说的是担心自己丢了他的人,但伊凡知道,韩思诉其实是在担心自己。

  “我和裴远没什么的,上过几次床而已。”

  韩思诉狐疑地看着他。

  伊凡苦笑,打着马虎眼离开了。

  不难过是假的。

  其实和裴远本来也只是单纯的炮.友,不该又多余的牵扯的。可人啊总是会不知足,渐渐就开始贪恋起更多的东西来。

  回去的路上他又重新好好审视了一下自己和裴远的关系。

  依旧是一团乱麻。

  舍不得中止关系,却也没有办法让两个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俗话还说了,狗改不了吃屎,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但伊凡又觉得,如果裴远愿意跟自己好好谈恋爱的话,大概自己也会不计前嫌,和他好好的交往下去。

  俗话都会自相矛盾,何况自己?

  次日伊凡听了一整场亚伦的演讲。

  这位英俊优秀的Alpha将军被自己的上司伤得很深,但伊凡从他身上看不出悲伤,甚至当提问环节有人问及韩思诉中将时,伊凡从亚伦的眼中看到了熠熠生辉的光芒。

  伊凡很羡慕上司,虽然风评不好,但他周围的人都是真心待他的,还有个深深爱着他的人,不像自己,快三十的Alpha,没谈过一场恋爱,和一个Omega不清不楚,而且还是下面的那个。

  亚伦结束了演讲,在休息室里喝水,同伊凡闲聊。

  “之后我就要回去了,之后劳烦你照顾思诉,督促他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我这次看他都觉得比之前瘦了……说不定过些日子我还会再回来,其实我已经打算退役了,处理好交接的工作就回来重新追求他,请替我保密。”亚伦笑着说。

  伊凡连忙答应,然后在心中反复思考了很久,才开口询问:“亚伦将军,我可以朝您咨询一个问题吗?”

  见亚伦点了头,他才继续说:“我好像喜欢上了我的一个朋友,但他玩得很开,身边从来不缺人。我觉得他对我是有好感的,可我也知道他不会为了我放弃自己现在的生活……我该怎么办?”

  亚伦笑了几声,道:“我和你的境遇也一样啊,能怎么办呢?我也不知道。还是听从自己的本心吧。如果可以接受最差的他,就放手去追求,如果不能,及时止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