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关于后来2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11 20:48      字数:7944
  09关于二胎

  韩思诉回到家,亚伦又殷殷勤勤地他身边打转。亚伦这个人,一做什么“亏心事”就这副样子,当年第一次求婚的时候也是这样,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心里有鬼。

  晚上睡觉前,韩思诉决定跟亚伦好好谈谈。

  韩思诉:“你是不是有话要讲?”

  亚伦:“没,没有。”

  韩思诉:“别说了,就是你想的那样。”

  亚伦:??!!

  “我不服!!”亚伦气得直接坐了起来,他哪里比不上裴远,凭什么老婆出轨出得理直气壮?

  韩思诉:???

  韩思诉皱眉问道:“你不接受它?”

  亚伦:“我当然不接受他!”我怎么可能会接受你和别的男人搞婚外情。亚伦哭死过去的心都有了。

  韩思诉的心情瞬间低落了起来,他是真的没有考虑过亚伦会不想要这个孩子。他以为亚伦喜欢孩子,所以一定会满心欢喜地接受它的,却没想到亚伦和自己想的并不一样。

  “我知道了。”韩思诉说,“那我明天去一趟医院,处理掉它。”

  亚伦:小羽是想杀了那个Omega?

  “也不用这样吧……你不要去医院。”亚伦说。犯法的事情不能让老婆干。

  韩思诉眉头蹙得更加厉害:“那你想怎么样?既不想要它,又不让我把它打掉,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生下来送走吗?”

  亚伦:打掉?生下来?等等,盲生,我好像发现了华点。

  “等等,你说的不是你和伊凡的Omega出轨的事情?”

  韩思诉照着亚伦的后脑勺打了一巴掌,怒道:“你才和裴远出轨了。”

  “我没有……”亚伦摸着被揍的脑袋,委屈地说,“可是你最近都不让我碰,而且还神神秘秘地私会单眼皮小帅哥,我怎么可能不误会。”

  “嗯……那我就和裴远出轨了吧,满意了吗?”

  亚伦:“我错了,你别生气,是我不好,不该胡思乱想的。”

  “没有,你猜的没错,我就是和裴远在一起了。”韩思诉被亚伦气得脑壳疼,要不是顾忌着这人对自己有恩,指不定哪天就要把人给掐死。

  “老公,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和裴远清清白白,那种白斩鸡一样的小白脸,给你提鞋都不配,你哪里看得上。”亚伦求饶道。

  韩思诉:“嗯,知道就好,睡觉吧。”

  “哦……不对,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生不生的?!韩思诉,你是不是怀孕了?”

  韩思诉:“不是。”

  亚伦:“不对,就是的。我知道了,你就是怀孕了才不让我碰的。当初你怀曲奇的时候就瞒了我大半年,我要是不自己发现,你哪天都能直接给我抱个孩子出来。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诚信了!”

  韩思诉撇了他一眼:“没过危险期,不能同房。”这话的意思就是承认了。

  “woc!!你老实说说,你这次是不是还打算瞒着我直到我自己发现为止?”亚伦彻底崩溃了。

  这时卧室的门被江曲敲响了:“爹,你能不能小点声。你放心,就算我爸不说,过几个月我也会告诉你的。”

  亚伦:???

  “连曲奇都知道!韩思诉,你是不是当我傻,故意耍我玩?”

  韩思诉:“对啊,这都被你发现了。”

  10关于二胎2

  亚伦是彻底被韩思诉搞崩溃了。

  韩思诉这个人哪哪儿都好,虽说性格野了点,但亚伦就觉得这样带劲,是他自己活不出来的样子,所以早在和韩思诉重逢前,就对韩思诉颇有好感。

  但韩思诉的性格有时候硬得过了头。亚伦认识他这么多年,就见他朝自己示过一次弱。

  还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韩思诉在自己的怀里,哭得撕心裂肺。

  虽然当时自己对那小孩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小孩变成了老婆以后,亚伦每次回想那天的画面,都会觉得心里像被小猫挠了痒一样,酥.酥.麻麻。

  除此之外,即便是当初曲奇出生的时候,韩思诉都没有在自己面前喊过一句疼。

  提到曲奇,亚伦就更头大了。明明当初韩思诉一早就能告诉自己曲奇的存在,非要拖到实在瞒不下去,才含糊地交代了出来。

  这次也是,韩思诉真有可能干出来等肚子都大了还瞒着自己的事情。

  韩思诉鲜少有事情瞒着自己,每次瞒着的都是关于他自己的了不得的大事。

  “小羽,别人都知道,你为什么单瞒着我?”江曲回房间之后,亚伦不开心地问道。

  韩思诉心虚道:“没瞒着你,你一问,我不就说了吗?”

  “我不问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说了。”

  “你迟早看得出来。”韩思诉眼神飘忽道。

  他不知道该怎么讲,无论怎么讲,都让他觉得害羞。

  本来以为不会再有孩子了,但没想到亚伦再次送给了他一个小生命。

  亚伦的左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扣住了紧张的韩思诉,说:“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出轨的时候,觉得天都塌了,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其实今天我本来想告诉你,只要你愿意和那个小白脸断了,我愿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本来亚伦是坚定的“夫夫双方有一方出轨另一方一定要离婚”派,可真的牵扯到了自己头上,他却临阵倒戈了。

  “所以你居然是真的以为我出轨了?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韩思诉很生气,谁都能怀疑自己,但亚伦不行。

  “不是……我……”明明是想着自己“教育”一下韩思诉,结果话说一半两人就角色互换了过来。

  “亚伦,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除了一开始外,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为什么要怀疑我?”

  “我……”

  韩思诉:“你这样是不对的。”

  亚伦:“知道了……”

  韩思诉:“还有下次吗?”

  亚伦(委屈):“没有下次了……我能不能摸摸宝宝?”

  韩思诉:“它还很小,完全不会动。”但说完还是引着亚伦的手,移到了自己还有着明显腹肌的小腹。

  “感觉怎么样?”韩思诉问。

  亚伦:“硬.了……”

  亚伦·休谟,收获枕头×1

  11关于二胎3

  这次有了亚伦的信息素安抚,韩思诉的孕期反应没有像怀曲奇时那么大了,除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想吐外,其他的都很顺心。

  “它怎么还是这么小一点?”

  这是亚伦第五次这么问了。

  还没到四个月的小家伙,没能在长出一丁点的弧度,也不会动,韩思诉不说自己怀孕,谁都看不出来。

  “我是Beta。”韩思诉站在衣帽间的镜子前,把睡衣扯了,露着半个身子,回头瞥了亚伦一眼,“它长太大是会出事的。”

  Beta脆弱的生.殖.腔经受不起太大的胎儿,韩思诉当时怀曲奇的时候,也是四个多月才开始有隆起,到了五个月才开始显怀。

  “但再过十来天它大概就会开始动了,你可以期待一下。”韩思诉套上衬衫,把扣子扣好,然后把身子往前一倾,亚伦熟练地开始帮他打领结。

  韩思诉手长腿长,个子不算高,但身材比例好得要命,单看起来至少得有一米八。

  亚伦低头帮他打领结,看着韩思诉在衬衫领子包裹下,细长白皙的脖颈间凸起的喉结,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白衬衫既能给人带来禁.欲.感,又能把人撩得难以自持。

  “来一次?”亚伦领结打到一半就停了手,把人揽到了自己怀里,“就一次,我会小心的。”

  韩思诉低头看了眼肚子里的小家伙,四舍五入也四个月了,基本上已经稳定了,一咬牙就答应了下来。

  ……

  一场贪欢在卧室窗帘的掩映下急切地进行着。

  温存过后,亚伦靠在韩思诉的肩头,拉着他的手,一同抚摸上他们脆弱而幼小的孩子。

  “曲奇这么大的时候,我都完全不知道他即将诞生。仔细想想,我错过了很多事情。”

  韩思诉闻着空气中残存的墨水味,向着亚伦摇了摇头:“是我不想告诉你的。当初觉得,既然不想和你在一起,就不要告诉你曲奇的事情,免得让你无端牵挂。”

  “没有曲奇难道我就会没有牵挂了吗?”亚伦苦笑了一下,“那你后来为什么又回来了呢?仅仅是因为我在很多年前把你从水里捞上来过吗?”

  韩思诉的食指开始无意识地摩擦着亚伦指腹上的茧子。

  “是也不是……只不过我突然发现,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重要。”

  亚伦扣住韩思诉不安似的在来回摩擦的手,将它牵引到自己的唇边,虔诚似的的盖下了一个吻。

  他的小Beta,从来对他说过一句“我爱你”,但这句话,却早已胜过了那三个字千百倍。 

  韩思诉对自己的爱,远比自己从前以为的要深沉得多。

  12关于二胎4

  韩思诉发现,自己的孩子们果然都是亚伦亲生的,一个两个的都天生怕麻烦。

  小饼干十七周左右的时候就会动弹了,但就动了那一回,此后一直到十九周,安安分分一动不动,弄得韩思诉都怀疑饼干动的那回是自己臆想的了。

  可怜亚伦听说饼干会动之后,眼巴巴地等了两周。

  “我有时候都怀疑,它是不是还活着。”亚伦摸着韩思诉隆起的小腹抱怨道。

  韩思诉踹了他一脚:“瞎说什么呢?曲奇当时也不怎么动弹,再大点就好了。还不是遗传你。”

  亚伦:“可是你之前说过,曲奇一见到我,就动弹得特别欢。”

  韩思诉白了他一眼:“那是因为曲奇没怎么见过你,乍一闻到你的信息素兴奋罢了。饼干天天泡在你的信息素里,腻都腻死了,怎么可能还给你反应。”

  亚伦:“我好像有了一个新的思路……”

  韩思诉:“你敢一天不回家试试?”

  亚伦:“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好在后来饼干终于觉得动弹不是一件麻烦事了,便时不时地开始蹬蹬小腿,偶尔还会翻个身。

  “它真可爱。”亚伦靠在韩思诉的肚子边,感受着小家伙若有似无的动作。

  江曲叼着巧克力棒路过,看见沙发上的两个家长,说:“爸,我也想摸摸饼干。”

  亚伦(警觉):“不行!你的信息素会让你弟弟觉得不舒服的。”

  江曲的信息素也是一种墨香,但不像亚伦是那种把砚台打翻了的墨水味,而是印刷刊物中的那一抹淡香,侵略性很低,不像一个Alpha。

  江曲幽怨地说:“我觉得不是因为信息素,是你不想让我碰爸爸的肚子吧。”

  亚伦承认得很大方:“没错。”

  “我是你儿子哎??”江曲觉得很无语。自家老爹的占有欲,简直是莫名其妙。

  “别听他的,曲奇,过来。”韩思诉瞪了亚伦一眼,拉着儿子的手引到了自己的耸起的肚子上。

  小饼干配合地朝哥哥打了个招呼。

  “它,它,它在动。”触碰到弟弟的江曲,又惊又喜,对家中即将到来的新生命突然就有了实感,“爸爸,它,它……它真的好可爱。”

  亚伦:“该我摸了,你让开。”

  “老爹,不要那么小气。”

  “这是我儿子!我老婆!”

  “这是我弟弟!我爸爸!”

  韩思诉:……

  韩思诉:“有完没完,都给我起开!”

  亚伦&江曲:“我们错了……”

  13关于二胎5

  某个周末,亚伦正常厨房里捣鼓新食谱,韩思诉走了过来。

  亚伦:“宝贝有什么事情吗?”

  韩思诉:“没什么大事,就是你今天可能就可以见到饼干了。”

  亚伦:??

  亚伦:!!!

  亚伦(猛地反应过来):“老婆你别吓我!疼了多久了?我,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韩思诉其实疼了有小半天了,他问过裴远,裴远说不要紧再等等。但这会儿宫.缩已经两分钟一次,韩思诉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

  “别急,嘶……”又一阵宫.缩来袭,饶是韩思诉,也疼得脸色煞白,抱着肚子扶在厨房的门边,一句话说不出来。

  亚伦慌慌张张地走出厨房,又发现自己的菜刀还攥在手里,又急慌慌地跑回去把刀放回料理台上。

  “我,我我,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小羽你坚持住。”

  韩思诉本来就疼,被亚伦在一边手忙脚乱闹腾得更觉得难受了。

  “你给我闭嘴!”宫.缩过后,韩思诉一嗓子吼了出来,然后语气才放缓了下去,“别急,应该暂时还破不了水,慢慢来,去把手洗干净,东西拿好,然后跟曲奇说一声再走。”

  亚伦这才冷静下来,想明白韩思诉需要自己,自己不能慌。

  深呼吸,没错,放轻松,别紧张,亚伦一边给着自己心理暗示,一边照韩思诉说的去准备东西。

  韩思诉:明明是我生孩子……

  “啊啊啊啊,我现在该干什么?对对对,待产包……车钥匙车车钥匙……江曲你给我下来,先把你爸爸扶上车……”

  看样子完全心理暗示完全没有用处。

  最后还是江曲打发了亚伦把韩思诉抱上悬浮车,自己左手拎着待产包,右手拿着车钥匙,走出的门。

  江曲:老爹天天嫌我没用,结果他自己,一扯到我爸的事情就开始像个没头苍蝇。

  在亚伦在产房外急得差点把曲奇蓐秃之际,小饼干终于姗姗来迟。

  小家伙和他哥哥长得很像,也是一头金发,皮肤还是红红的,小小一团,小嘴无意识地蠕动着。

  趁着韩思诉还没有出来,亚伦和江曲两个人轮番抱了一遍,然后才把孩子交给护士。

  亚伦:“小孩子是不是很可爱?”

  江曲:“嗯。”

  亚伦:“那你以后也要多生几个才行。”

  江曲(心虚):“好……”虽然Alpha小男友好像没有那个功能,自己也没有那个功能……但这种话,现在还是不要讲出来伤老父亲的心了。

  关于称呼

  亚伦称呼韩思诉,心情好了喊宝贝,平时喊老婆,犯了错求饶喊老公,着急或下意识会喊小羽,偶尔喊喊小诉,生气了喊韩思诉。

  韩思诉称呼亚伦:一般情况:你,喂,那谁;心情好了:亚伦;生气了:亚伦·休谟。但在心里,会偷偷一个喊他”我的光”。    

  14关于奶香

  某天江曲在教室里埋头睡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坐在后排的小男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江曲的前方,倾着身子反坐着椅子,正在低头闻自己的脖子。

  江曲:??

  小男友:“你怎么最近味道奶奶的?难道想变异成Omega?”

  江曲闻了闻自己身上,并没有发现味道哪里有问题:“你闻错了吧?”

  “绝对没有,又奶又甜。”小男友一口咬定江曲身上有一股不属于他的味道,“你是不是背着我标记Omega了?T_T”

  江曲抓狂:“我还没成年,标记什么Omega,鸡儿给你拍断。”

  小男友:“那是怎么回事,喷香水啦?。”

  江曲突然想起了小饼干,脑袋边上的小灯泡猛地一亮:“是饼干的奶香味吧?”

  小男友:“饼干?我还大*兔奶糖呢。”

  江曲:“不是的,我爸爸给我生了个弟弟,叫饼干。”

  小男友:曲奇饼干……令尊是吃货吧?

  江曲:“小饼干特别可爱,每天都在睡觉,整个人都是奶香味。我爸说他以后会是个Omega,希望他的信息素也能是奶香味。”

  小男友:“比你还可爱吗?”

  江曲(嘟嘴):“我是个Alpha,你不能说我可爱。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小男友捏着曲奇软乎乎的脸,觉得自己的小Alpha可爱极了。

  江曲又兴冲冲地给小男友看饼干的照片:“你看,他是不是很像我。”

  小男友比对着照片上呼呼大睡的小婴儿,大概想象到了江曲这么大的时候的样子。一定也是圆嘟嘟的脸,浅金色的小头发,睡着了小嘴总是一动一动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戳一戳。想到这里,小男友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江曲问。

  小男友:“没什么,还是你比较可爱。”

  *曲奇的小男友补充资料

  姓名:苏杭

  性别:男性Alpha

  性格:其实是个凶巴巴的人。江曲第一次见到他,差点被吓哭了,但被吓哭了还攥着人家的手不撒。但不知道为什么,凶巴巴的大家伙最后变成了妻管严,在江曲面前连大声讲话都不敢。

  一些杂七杂八的补充:

  1.江曲是苏杭上学第一天在教室门口捡到的,他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开学礼物。

  2.苏杭一度以为江曲是个Beta或者Omega,直到江曲义正言辞地告诉了他自己的基因测试结果。

  3.从那以后,苏杭就一直把江曲当成小弟来罩,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他。

  4.但喜欢上了就喜欢上了,苏杭也不纠结。就是告白的时候结结巴巴闹了个大红脸。

  5.苏杭是在江曲分化之后告白的,也就是小半年前,两个Alpha背着家长和老师早恋,其实是很辛苦的。

  6.但老师好像并没有出面干预的意思,大概老师也搞不清楚江曲的第二性别到底是什么。

  7.苏杭十六岁的时候被江曲带回了家,当得知江曲的父亲是亚伦·休谟上将的时候,差点直接栽倒在门槛上。

  8.江曲表示“不要大惊小怪,我爸爸叫韩思诉”。苏杭差点掉头跑了出去。

  15关于家庭(完)

  韩思诉十几岁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结婚生子,和一个Alpha就这么过一辈子。

  他怕江桓当年的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怕自己爱上某个人,把身心全都献了出去,最后却守着一个空荡荡的房子,和一盏孤灯,等着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但他遇到了亚伦,一个可以给他安全感的男人。

  韩思诉的工作朝九晚五,他从来不加班,下班时间就更换号码,天大的急事也不管,有时候连伊凡都找不到他。

  今天也一样,他甚至比平时早结束工作了一个钟头,因为曲奇要带小男友回家。

  知道儿子要带人回家时,亚伦提前一天就坐不住了,一直在给韩思诉发信息。

  亚伦:我紧张。

  亚伦:那小子要对我儿子不好怎么办?

  亚伦:两个Alpha真的能过好吗?万一遇到了心动的Omega该怎么办。

  亚伦:两个人以后没孩子会不会后悔?

  韩思诉:……

  亚伦这个人,甭管在外面装得有多么大气,在家里总是婆婆妈妈,一点小事就开始絮絮叨叨,遇到急事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每次看到这样的亚伦,韩思诉就很想偷偷录像发到星网上,让联盟的人看看他们的“联盟之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亚伦想退役想了很久,被顾铮按着留在了研究所,后来两个人约定,等孩子们长大了亚伦就退役,带着韩思诉去当他的流浪厨师。

  饼干今年也十岁了,再过几年等他找到工作两个当爹的就跑路。

  韩思诉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光脑里穿着围裙拿着菜刀一直没有停嘴的亚伦,开口道:“难道你觉得他们过不好,你就能把他们给分开?”

  一句话点醒了操心的老父亲。

  自己再不放心,儿子也不会因此甩了小男友的,儿孙自有儿孙福,瞎操那个闲心做什么。

  回到家里,亚伦已经弄好了半桌子菜,小饼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条小腿晃来晃去正在玩自己的光脑。

  “作业都写完了?”韩思诉问。

  饼干认认真真地说道:“写完了。我们老师今天布置的作业是写一篇作文,让我们写自己的家长。我就写了父亲。”小家伙正是话痨的年纪,一张嘴只要一开就停不下来,忽闪忽闪的眼睛盯着韩思诉,就等他往下问。

  韩思诉只能顺着儿子的意思问道:“那你写了什么?”

  “我写了啊……父亲像一只大猫,在外面凶凶的,张牙舞爪,谁都不怕,但回家就只会蹭爸爸的腿,爸爸说什么都不敢顶嘴……”

  正热火朝天地说着,门就开了,玄关里站着曲奇和小男友。

  小男友紧张地要命,手里还拎着东西。

  亚伦紧张兮兮地放下了菜刀,跟在韩思诉后面来到了门口。

  “叔叔好,听小曲说您喜欢做做菜,我就带了些老家的,土,特……啊,江曲,你父亲是亚伦?“话说一半,小男友看到了韩思诉身后的脸,吓得语无伦次。

  江曲:“嗯,我没说过吗?这是我老爹,亚伦·休谟。”

  “叔,叔叔好。”苏杭只知道曲奇的家庭条件还不错,但不知道这根本就是豪门。

  不过,看他爸爸的样子,大概会很好相处。

  “叔叔,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买了点茶叶。”苏杭朝韩思诉说。

  “嗯,挺好的。放下东西,进来坐吧,别紧张。”

  曲奇的爸爸果然很好说话,苏杭这才放松了下来。

  “宝贝,你该早告诉我你父亲是亚伦将军的,刚刚我也太丢人。你爸爸倒是很温柔的人……原来你像他呀。”苏杭坐在沙发上,趁着饼干被亚伦带去洗手的空档,朝曲奇窃窃私语,“你跟你爸爸的姓吗?”

  “我爸爸……哦,我也忘记说了,我其实跟我外公的姓,我爸爸姓韩来着。”曲奇不慌不忙地说道,“他叫韩思诉,你应该也听说过的。”

  只听哗啦一声,苏杭弄翻了茶几上的水杯。

  苏杭:我想离开。

  反正曲奇的一通话说完后,苏杭整顿饭都吃得战战兢兢的。

  “小杭啊,尝尝这个。”韩思诉见他拘束,便把盘子往苏杭那边推了推,“别紧张。”

  “谢,谢谢叔叔。”苏杭总觉得韩思诉笑容背后另有深意,生怕自己一句话没得体就被划入黑名单。

  他现在才知道,和韩思诉比起来,亚伦是多么的和蔼可亲——至少在星网上的名声是这样。

  “小杭呀,你和我们家曲奇是怎么认识的呀?”亚伦问。

  苏杭:“同,同学……我们是同学,从小学开始就在一个班。”

  饼干插嘴道:“我知道,我们老师说过,这叫青梅竹马!”

  曲奇拿着块馅饼往饼干嘴里一塞:“快吃吧你,省的瞎说。”

  总之,一顿饭吃下来,除了苏杭因为太紧张没能吃饱外,所有人都吃得挺好,其乐融融。

  曲奇把苏杭送走后,回来问老爸:“怎么样?他还行吧?”

  亚伦:“挺好一孩子,可惜是个结巴。”

  韩思诉:“他比你还像伊凡……你是不是喜欢伊凡?”

  曲奇:“……不是的!他平时不这样。他特别man,人特别好,对别人都凶巴巴的,唯独对我好。”

  亚伦:“那和你爸爸差不多。”

  韩思诉瞪了他一眼。

  亚伦:“不过,你能开心就好。和谁在一起我都不在意……好吧,就只有一点点在意,毕竟是自己家的孩子。”

  韩思诉:“咱家老大是个Alpha你都这样,以后老二往家带人,你还不得一扫帚把人给扫出去。”

  饼干:??

  亚伦:“不至于……哎,小羽,你说咱们要不要再要个妹妹?我想要个Beta姑娘,想要好久了。”

  韩思诉:“那你不打算辞职去流浪了?”

  亚伦(纠结):“打算……那算了,比起养孩子,我还是更想和老公你一起环游星际,到处去吃好吃的。”

  韩思诉:“那环游完了再生?”

  亚伦:“好!”然后屁颠屁颠地去帮机器人管家收拾东西了。

  一旁的饼干拉着他哥哥摇头晃脑地在读自己的作文。

  “我的父亲啊,干什么都嫌麻烦,唯独轮到我爸的事情上,他比谁都勤快。父亲有一回偷偷跟我说,他其实很早就对我爸爸有好感了。那时候他还没见过我爸爸长什么样子,就在机甲上匆匆一瞥,看到爸爸的机甲正在战斗,就那一眼,他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去见他一面。如果很多年前,我的父亲没能在比斯连锁超市里遇见爸爸,或许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在帝国的超市里相见。”

  关于后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