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关于后来1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11 18:00      字数:5374
  01关于上学1

  曲奇的大名叫江曲。

  韩思诉退役跑去联盟后,直接用了江小羽的身份。

  韩思诉家Alpha姓休谟,他姓江,他儿子总不能姓韩。

  一家三口三个姓,怎么看都不像亲生的。

  所以韩思诉就直接让儿子姓了江。

  江曲出生时基因测试结果是Alpha,但越长大越不像个Alpha。他继承了亚伦的金发和韩思诉柔和的五官,但性格谁都不像,没有韩思诉那么野,也没亚伦那么有讨厌麻烦,非要说的话,有点像伊凡。

  一个准Alpha,在学校里天天被一群还没分化的Beta和Omega欺负哭,韩思诉都替他觉得丢脸。

  上小学的第一天,江曲不愿意去,从前一天晚上就在家里哭。

  “父亲,我不去,哪都不去!你跟爸爸说,不要把我送去小学。”江曲怕韩思诉打他,躲在亚伦的身后哭得跟个花猫似的。

  亚伦安抚好了儿子,跑去书房找韩思诉商量:“曲奇闹着不愿意去,我觉得其实可以再等一年。”

  “他闹着不愿意去,你就不让他去了?你当年不愿意进军队,你爹还不是把你扔了进去?”韩思诉放下手里的工作,问道,“你儿子的基因测试可是Alpha,让你给我活生生惯成了伊凡。Beta和Omega宠着就宠了,Alpha还是多锻炼锻炼吧,不然会被人欺负的。”

  伊凡:???

  亚伦:“伊凡怎么了,伊凡过得挺好的呀,在你手底下工作又好,办事效率也高,虽然性格不太强硬,但人家也找到了Omega啊。”

  亚伦见过伊凡家的Omega,是个单眼皮的帅哥。

  “是挺好的。”韩思诉白了亚伦一眼,“不过伊凡是下面那个……不然你以为他们两个AO结婚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要孩子。”

  亚伦:??!!

  “算了,明天让萨米把他带去学校,我这边眼不见心不烦。”亚伦说。

  韩思诉关了光脑,说:“随你,但老师那边该打点的还是要好好打点,不要真的被人欺负了。”

  02关于上学2

  第二天,江曲小朋友在教室门口抱着萨米,死活不肯让她离开一步。

  “少爷,我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五点,您再不松手我就迟到了。”萨米指着光脑上的时间,一本正经地朝曲奇说道。

  “萨米阿姨,我不要……”

  萨米虽然女朋友男朋友都交过不少,但至今未婚,更别说有孩子,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

  自诩学习能力极佳的她,站在走廊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想看看各位家长是怎么哄他们的孩子的。

  孩子A:“妈妈,你今天回来接我回家吗?”

  妈妈A:“当然宝贝,只要你表现得好,妈妈晚上会给你做糖醋排骨的。”

  萨米:算了,韩先生是不会给曲奇做排骨吃的,将军家里向来都是将军下厨。

  孩子B:“爸爸,母亲,我进教室了,你快回去吧!”

  爸爸B:“呜呜呜,儿子你别走,让我再抱抱你。老婆,咱们的儿子长大了,我好舍不得。”

  萨米:……同人不同命,不具有参考意义。

  孩子C:“嘤嘤嘤,父亲,我不要去上学,你不要走。”

  萨米:这个说不定可以参考!!

  父亲C:“要么乖乖上学,要么挨揍,揍完了再去上学,你自己选一个。”

  萨米:……如果我动了少爷,可能会被韩先生杀了,将军也不会放过我的。我好惨。

  但最后曲奇还是乖乖地进了教室,被一个凶巴巴的小男孩拉着手带进去的。

  男孩:“你站在门口太挡路了,还能不能好好去上课!”

  江曲:QAQ

  男孩:“算了,你怎么这么没用,我带你进去。”然后拉着江曲朝萨米说了句“阿姨再见”。

  江曲:“我不要,我害怕。”

  男孩凶巴巴地说:“怕什么,我护着你!”

  江曲:“你说话算话,可不许反悔。”

  萨米心花怒放,朝着江曲挥了挥手,踩着高跟鞋溜了。

  男孩当真护了曲奇一天。

  两天,一年,十年……

  在曲奇分化成Alpha的那天,已经成为Alpha的男孩问他:“还需要我护着你吗?”

  江曲:“你答应过要护着我的。”

  曲奇把人带回家的时候,亚伦老泪纵横:“你六岁那年,你爸说你以后说不定会带个Omega回家,可我吓死了。还好你对象是个Alpha。”

  江曲:???带Omega回家这么可怕的吗?我们家不允许AO结婚?

  伊凡:我怀疑你们全体针对我!!

  03关于韩思诉1

  大概在曲奇初中的时候,某天在学校里听了老师上课讲亚伦和韩思诉当年三战时候的那点黑历史。

  老师:“韩将军虽然隐退多年,但始终是我心里的白月光。当年我还为韩将军和休谟将军写过文章,给他们的儿子起了一个啼笑皆非的名字,忘了是叫饼干还是什么的。” 

  曲奇:? 

  曲奇下课问小男友:“韩思诉真的这么厉害吗?那他为什么现在隐退了呢?”

  小男友:“我也不知道,星网上的八卦说他被帝国的皇帝打压,一赌气就不干了。但据我所知他和皇帝是好朋友来着……不像是会闹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曲奇:“那你知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啊?”

  小男友:“听说他不喜欢拍照,他那种人,总有许许多多的怪癖。”

  曲奇回家问亚伦:“父亲,韩思诉长什么样子呀?”

  亚伦:“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曲奇:“历史老师上课讲到了三战。她说她喜欢你和韩思诉的cp。”

  亚伦:(这位老师可真有眼光)

  曲奇:“所以父亲你能不能告诉我韩思诉到底长什么样子?老师说她自己粉了韩思诉好多年,但只看过一张中将和你握手的时候拍到的侧脸。”

  亚伦斟酌道:“他是全世界最帅的人!”(看起来完全没有斟酌呢)

  曲奇:“父亲,你这么说,爸爸知道吗?”

  亚伦:“别,别告诉你爸爸!”会被他笑死的。

  韩思诉:“你们在说什么?什么不要告诉我?”

  曲奇:“父亲说韩思诉特别帅。”

  韩思诉:“你父亲说得对。”

  曲奇:???

  曲奇:“爸爸你也见过韩思诉?”

  韩思诉:“你伊凡叔叔和裴远叔叔也都见过……还有,不许直呼其名,给我在末尾加个将军。”

  曲奇又跑去问伊凡:“伊凡叔叔,我爸爸说你见过韩思诉将军。”

  伊凡:“啊……对呀,我们其实挺熟的。”直到现在我还每天被他威胁来着。

  曲奇:“那他长什么样子呀?”

  伊凡:“……你爸爸没有给你讲过吗?”

  曲奇:“没有啊。”

  伊凡:“那,那我也不能给你讲,你自己去问他。”

  曲奇:???

  裴远:“对,去问你爸爸吧,你爸爸不说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

  曲奇: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04关于韩思诉2

  曲奇问了一圈,感觉自己身边的人,每一个都见过韩思诉,而且都和这位将军很熟的样子,除了他自己。

  曲奇很不服气,去星网上搜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老师口中的“韩中将唯一的照片”。

  照片里,韩思诉露了大半个后脑勺和一点点的侧脸,只能看出来他是个清瘦的人。而亚伦的长相完全没有变化,在照片里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亚伦给儿子送水果,正好看到曲奇在看这张图片。

  亚伦:“怎么样,你老爹我当年帅吧?”

  曲奇:“完全没变化啊。”现代人类在二百岁之前不会衰老,亚伦今年才六十出头,能有变化才有鬼。

  亚伦:“儿子,我告诉你个秘密。”

  曲奇:!!

  亚伦:“这张照片里有三个人。”

  曲奇:“这是个灵异故事吗?我胆小,你吓我的话今晚我就跟爸爸睡。”

  亚伦看了儿子一眼,一时间无言以对。

  亚伦:“你看着韩思诉,难道不觉得眼熟吗?”

  曲奇盯了一会儿,突然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亚伦。

  亚伦:“看出什么来了吗?”

  曲奇:“韩思诉的背影好像爸爸!”

  亚伦:孺子可教。

  曲奇:“父亲,你,你,你!你是不是喜欢韩思诉,求而不得,所以才找了我爸当替身?!爸爸他好可怜啊。”

  亚伦:???这么傻的儿子到底像谁,难道真是伊凡亲生的?

  亚伦晚上的时候把儿子的傻话讲给了韩思诉听。

  韩思诉:“原来我只是个替身,很好。”

  亚伦:“??老公你别闹了。”

  韩思诉:“你喜欢韩思诉,和我江小羽有什么关系。离家出走了。”

  亚伦:儿子和老婆都很让我糟心……      

  05关于韩思诉3

  但曲奇最后还是知道了自己老爸的真实身份。

  因为他在星网找到了与当时韩思诉和亚伦握手拍摄于同一时期的其他照片,然后偶然地发现了伊凡的身影。

  根据衣着的对比,他确定了伊凡一直跟在没有入镜的韩思诉身边。

  曲奇这回长了点心眼,跑去套伊凡的话了。

  曲奇:“伊凡叔叔,你和我爸爸是怎么认识的呀。”

  伊凡:“他是我上司,我从学校出来就在他手底下工作了。”

  曲奇(把图片放在伊凡眼前):“那请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韩思诉将军的身边。”

  伊凡:……大意了。

  伊凡:“你自己去问你爸爸吧,我还不想死。”

  曲奇乖乖地跑去找韩思诉,问:“爸爸,你以前的名字是不是叫韩思诉?”

  韩思诉:“你知道了?”

  曲奇:“!!居然是真的。”

  韩思诉:“我还和亚伦打赌你几天能猜出来呢。花了三天,还凑合。”

  曲奇滔滔不绝地问了韩思诉很多问题。

  曲奇:“父亲为什么说这张照片里有三个人?”

  韩思诉:“因为你也在。不然呢?灵异事件?”

  曲奇:……

  曲奇:“历史老师的cp居然是真的,她还说她以前写同人文的时候,还给你和父亲的孩子起过名字呢,叫饼干还是什么的。”

  韩思诉:“曲奇。”

  曲奇:“嗯?”

  韩思诉:“她起的名字就是曲奇,你的名字就是我追文顺便起的。”

  曲奇:T-T

  韩思诉:“不过饼干这个名字也不错。你弟弟就叫饼干了。”

  曲奇:“弟弟?”

  韩思诉指指肚子:“两个月了,你爹还不知道。替我保密。”——

  第二天,曲奇跑过去找历史老师;“老师,我爸爸让我告诉你一声,我的小名叫曲奇。”

  老师:??!!!!!!!!

  06关于劈腿

  亚伦最近发现韩思诉哪里不太对劲。

  具体表现在每天晚上当他想干点紧张惊险又刺激的事情的时候,韩思诉都用各种奇奇怪怪的借口岔开了。

  其中甚至包括了今天早上看黄历不适合啪啪啪等迷之理由。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不够了?

  亚伦对着衣帽间的镜子反复照了十来分钟,腹肌还在,肱二头肌也完好,人鱼线也没的问题。

  难道是因为进入了倦怠期!?小羽已经对自己失去新鲜感了?

  第二天周六,韩思诉出门的时候,亚伦悄悄地跟了上去。

  亚伦跟着韩思诉走进了一家咖啡馆。

  韩思诉进门时,警惕地往四周看了又看。

  亚伦咬牙切齿地躲在广告牌后面,想探头又不敢探头。

  韩思诉找了个靠里面的位置,亚伦偷摸跑到咖啡厅的玻璃墙边,正好能看见自家Beta的后脑勺。

  老婆对面坐着一个卷毛帅哥,耷拉着眼皮,光是盯着奸夫的脸看,亚伦都觉得自己开始犯困了。

  但困也得盯紧了,不能放过这小子。

  裴远打了俩喷嚏,拿纸巾拧了下鼻子,问:“那你找我也没有用啊。”

  “反正我是不会自己告诉他的。”韩思诉说。

  “为什么?”裴远困惑了,又困又惑,只想回家抱着家里香甜(?)的Alpha好好睡上一觉。

  韩思诉:“不为什么。”

  裴远(福至心灵):“等等,你该不会……你是不是害羞不敢告诉他!!”

  “怎么可能!”韩思诉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上身往前斜到裴远跟前,怒目而视,说道:“你敢给我乱说试试?”

  此时,外面的亚伦:你看吧,把人惹急了,奸夫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裴远:“我错了……但那你总不能等孩子生出来,直接抱给他吧?”

  韩思诉:“可行。”

  (韩思诉内心:当初曲奇的事也不是我自己讲的,是他自己看出来的。我没有经验,我才不要主动告诉亚伦,丢不起这张老脸。)

  07关于早恋

  亚伦觉得最近不仅韩思诉不太对劲,连带着曲奇都跟着不太对劲了起来。

  “江曲,我总觉得你最近有事瞒着我。”

  韩思诉不好糊弄,曲奇却好诈得很,听到亚伦这么问,当即哆嗦了起来:“没有,老爹,你太敏感了,没事,绝对没事瞒着你。”

  傻儿子反应过于明显,藏不住事的主,亚伦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其实我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但我想听你亲口承认。”亚伦一本正经地板着脸,等着傻儿子开始招供。

  江曲是不太聪明,但他绝对没有自家老爹想得这么傻。

  把老爸的事情招供了,自己一定会死得很惨。

  他不想死,他的小男友还在等着他呢。

  “就,就是,那啥……”曲奇一咬牙一闭眼,突然福至心灵,脑袋上冒出一个小灯泡,“我谈恋爱了!”

  亚伦:哦,原来是谈恋爱了啊……等等,谈恋爱了?!

  “你才十四岁,你居然背着家里谈恋爱了,我心好痛……对方是Omega还是Beta?”千万别是个Omega,O×A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曲奇:听我老爹的意思,我的恋爱对象只能在Omega和Beta之间选择,家里一定不会同意我和Alpha交往的。

  曲奇:“他,他,他还没有分化,我也不清楚。”

  听到儿子结结巴巴的声音,亚伦心都寒了,难道我儿子真的逃不掉被Omega压的命运了吗?(我们仍未知道亚伦为何坚信自己儿子会被压)

  等等?!

  被Omega压??

  Omega?

  小羽那天跑去见的人是伊凡家的Omega!!

  当天,伊凡的社交软件上,收到了亚伦发来的很多绿色表情包……

  (韩思诉:我错了,傻儿子你招了吧,我不想跟你爹耗了。)

  08关于坦诚

  伊凡对着绿油油的表情包陷入了沉思。

  伊凡不明所以,于是给亚伦发过去了一张善意的笑脸。

  没过多久,亚伦又给他发了几张草原的照片。

  伊凡:将军,你到底想做什么?

  亚伦:你看这些草原,像不像你的头顶?

  伊凡:将军是夸我头发多?羡慕我不秃头?

  亚伦:我羡慕你头上的像草原一样生机勃勃。也羡慕你的胸襟像草原一样宽阔。

  (伊凡:总觉得他不是在夸我呢……)

  亚伦:不和你开玩笑了,小羽前几天偷偷摸摸去见了你家Omega,你知道吗?

  伊凡:我知道……(那我家Omega是医生你知道吗?)

  亚伦:你知道?!!

  伊凡:或许你可以找中将谈谈,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相信他们。

  亚伦也想谈,但亚伦不敢,他怕惹韩思诉生气,而且韩思诉也不一定会愿意告诉他。

  但有些事情吧,不说总是心里的一根刺,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亚伦不想因为自己心里的一点点猜忌,最后把两人弄到势同水火。

  和韩思诉当了快十年的“一生之敌”,亚伦不想让这个时间再有任何延长的趋势。

  韩思诉从比斯集团大楼下班回到家,回去的路上,临时兼职司机的伊凡又开始了犹犹豫豫模式。

  “那个……中……不是,韩先生,休谟上将今天找到我了……问我,就是,那啥,他好像不小心……不小心看到了你和裴远见面的情况……”

  韩思诉:“你想表达些什么?”

  伊凡:“就是……那个,我觉得那件事情还是告诉上将为好。”

  韩思诉:“那你觉得我该怎么说?”

  伊凡:“直说就可以啊。”

  韩思诉:“不。但我觉得他差不多已经猜出来了。”

  韩思诉想了一下,如果自己告诉亚伦怀孕的事情,自己的Alpha大概率会欣喜若狂,然后像电视剧里那样,把自己抱起来转圈。

  只要想到这个场景,韩思诉就感到不寒而栗。

作者有话说:

今天偷懒没码字,微博小段子奉上,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