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正文完结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10 20:54      字数:3633
  首都星一区的四月已经暮春时节,因为纬度有一些高,天气似乎还没有做好进入夏季的准备,尚且不热,只带着和初春类似的清爽感。

  汤尼收到亚伦婚礼请柬时,无奈地怂了怂肩。由于最近几个月关于怀特家和尼洛的各种花式新闻八卦满天都是,他对于自己的这位好友的婚礼已经失去了新鲜感。但作为亚伦在军部数得上名号的朋友,汤尼还是不得不到场。

  好在,对于亚伦突然冒出来的另一半,他尚且心存好奇。

  汤尼隐约记得亚伦去年时交往过什么人,当时在上层阶级还流传甚广。但亚伦当时交往的人好像是个出身偏远星球的穷小子,而现在这位比斯集团的控股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尚值得探究。

  婚礼的场地是顾铮特批的,据说数百年前这里曾经接待过帝国最伟大的皇帝林莫·兰登,等闲人员想要使用难于登天,即便是首富当年想在这里举办一场孙辈的订婚宴,都因级别不够碰了一鼻子的灰。

  场地包括一座城堡似的教堂,以及足以容纳几千人同时畅饮的巨大草坪。

  但宴请的人数当然不会有几千人这么夸张。

  出于对另一个新郎的好奇,汤尼到的比较早,婚礼场地内尚没有什么人,两位新郎也都还在教堂后面的休息室里准备,于是他给亚伦拨过去了一则通讯,确认对方方便后,才绕到了后面的休息室。

  汤尼到时,亚伦正坐在镜子前让发型师整理造型,看到好友后,亚伦朝他挥了挥手,问:“怎么样?还可以吧?”

  “当然,我的将军,你简直可以媲美古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作为从小接受欧洲文明体系教育的欧裔男人,汤尼从来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被含蓄的亚裔养大的亚伦,即便常年与欧裔同僚共事,听到汤尼对自己夸张的夸赞时,这位将军还是不知该如何回应对方,只略带害羞地回复了一句“谢谢”。

  “我们的将军夫人呢?”寒暄了几句后,汤尼终于奔向了主题,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鹬蚌相争后得利的渔翁究竟是谁。

  亚伦指了指里间,说:“他刚刚做完造型,身体不太方便,我让他先去睡一会儿了。”

  “哦?身体不太方便?”汤尼准确地抓到了亚伦话中的重点,“难道是怀孕了?恭喜啊。”

  亚伦点头笑了一笑,满脸都是幸福:“已经超过三十六周了,我随时都有可能当父亲了。”说着又语气间又带上了几分紧张:“虽然咨询了医生,但我其实还是很担心。小羽毕竟是Beta,还是有一定概率会发生意外的。”

  而汤尼根本没有听进去亚伦的后半句话,满脑子都是“三十六周”,他怎么算怎么不对头,这个江小羽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亚伦?

  直到三十秒前,他的想法还是,江小羽趁着尼洛失踪,成功地引起了亚伦的注意,然后一发入魂,靠着肚子嫁给了亚伦。

  他还想着江小羽这个人是真的有够眼疾手快,一系列动作完一点都没办法完成,但没想到结果完全不是这样。

  “亚伦,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得到了亚伦的肯定后汤尼问道,“你和夫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这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

  “我们两个人交往快一年了吧。”亚伦回忆到。他和韩思诉是在去年十二区的初春时节相遇,在雨季的开始确定了关系,确确实实马上就要满一年了。

  “咦?那他不就是之前传闻中的你那个……情人吗?”汤尼没敢把包养两个字讲出来,他估计亚伦应该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亚伦也没让他失望,也没同汤尼生气,反而开玩笑道:“对呀,不过你看他随手就能把整个集团买下来的架势,也应该知道我的那点破钱根本包养不起他了吧。”

  二人正聊着,韩思诉打着哈欠从里间走了出来。

  当初裴远告诉他Beta到了孕晚期肚子不会太大可以行动自如的时候,韩思诉还没觉得怎么样,现在真到了时候,他却开始无比感谢起自己的性别来。

  因为是真的很方便!!

  虽然孩子对盆骨的压迫并不比别人轻多少,但是因为前方的凸起没有相同孕周的Omega那么夸张,他甚至稍稍弯腰仍能看清自己的脚尖,专门设计用来遮住肚子的礼服穿在身上也不会因为腹部的隆起而扭曲变型。

  “哎?小可爱?!”汤尼看到韩思诉的脸时差点惊呆,之前他告诉自己的名字好像确实是姓江来着,原来江诉只是个假名呀。

  汤尼知道韩思诉怀孕时,本来还有些愤愤不平,遗憾一朵野花插在了不知道哪摊牛粪上,连个出手的机会都没留给自己。

  但现在知道孩子是亚伦的以后,他连遗憾的心思都不敢起了。

  当初看到小可爱在亚伦家门口转悠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层的,汤尼挠头想道。

  大概是因为婚礼的好心情,也可能是因为下定决心以江小羽的身份度过之后的人生——至少是在除了亚伦以外的人面前,韩思诉破天荒地朝汤尼友善地挥了挥手,笑着问了声好。

  “原来如此,你们两个是恋人关系啊,我早该想到的。你们伪装得也太厉害了吧!”汤尼笑嘻嘻地朝两人说道,他甚至连当初韩思诉的购房理由都为他编好了,“我知道了,小可爱你装模作样买亚伦的房子,是不是担心亚伦会真的和尼洛结婚,那栋你们一起生活过的房子会被划分为他们的夫夫共有财产?”

  “嘿嘿,不过现在它是你们的共有财产了,恭喜你呀,终于可以和宝宝的父亲公开了。”汤尼为韩思诉感到高兴。

  至少到目前为止,韩思诉在他眼中还是一个软弱的小Beta,甚至连自己的男友同别人订婚都阻拦不了,只能大着肚子委曲求全。

  韩思诉选择性地忽视了汤尼略带同情的目光。

  他没有兴致去朝别人讲解自己同亚伦错综复杂的关系,更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

  他甚至喜欢看到整个联盟被自己耍得团团转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富家少爷。

  联盟里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多,即便是容貌相似,但敢把江小羽和韩思诉划上等号的人几乎是没有的,即便有零星几个,也不敢轻易把他的身份说出来。

  毕竟,表明自己认识韩思诉,其实就是在变相告诉别人自己和帝国军部有过接触,很容易就会和战时的私卖军火的事件扯上关系。怀特家族刚刚因为通敌倒台,没人敢在风口浪尖上给自己找不痛快。

  韩思诉算盘打得很响,虽然中途因为尼洛和戴维经历了些许波折,但大体上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宴请的宾客们很快到了场,汤尼也从休息室里离开回到了迎宾区。

  亚伦将韩思诉搂在怀中,将头埋在了他的颈窝间,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整个鼻腔都充满了清新的沐浴露味道。

  “小羽,我好紧张。”亚伦的胸口与韩思诉的后背紧紧贴在一处,这让他分不清此时此刻强壮有力的心跳声究竟来自于自己,还是来自于自己怀中的人。

  “紧张什么呀?”韩思诉问。他其实也紧张,是那种没有来由的患得患失,仿佛生怕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一般。

  “我怕现在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觉醒来,你还是在帝国好好地当着你的将军。也怕你哪天反悔了,又偷偷离开了这里,到了一个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亚伦说,“我昨天晚上还在做梦,梦见仪式举行完了以后,你突然变成了尼洛。”

  韩思诉白了他一眼:“就这么想和尼洛结婚?”

  “不,我只想和韩将军结婚,韩将军是我的偶像。”亚伦将韩思诉说得没了反驳的欲.望,怀里的人难得温顺了起来。

  亚伦隔着韩思诉身上的礼服,感受到了小曲奇翻身的动作,他顺着一个方向轻轻地与小家伙互动了一会儿,婚礼的时间就差不多到了。

  关于婚礼,从筹备期间开始,亚伦就接二连三地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奇怪构想,什么空中典礼,深海巡游,宇宙航行,但凡能想到的,不管能不能实现,都被亚伦给想到了。但最后,这些奇怪构想无一例外地韩思诉毫不留情地否决,只采用了最基本的流程。

  韩思诉和亚伦都没有宗教信仰,故而没有请神父,而是由顾铮担任证婚人。

  在舒缓的钢琴曲中,韩思诉在伊凡的陪同下一路走到了亚伦的身边。

  韩思诉没有留意宾客里来了哪些人,反正都是无关紧要的人员,他唯一的朋友里奇没办法到达现场,可以称为家人的人也早都已经离世。

  但无所谓,因为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亚伦和曲奇都在。

  少年时的场景又重新浮现在韩思诉的眼前。

  夕阳的余光里,染着棕色头发的Alpha青年盘腿坐在篝火前,因为刚刚从河中上岸没有多久,他的身上还残留着河水特有的腥味。

  “傻孩子,终有一天,你会遇到陪你走过一生的人,你可能会成为一个父亲或一个爸爸,会有很多的家人,到那时,你就再也不是孤独一人。”

  韩思诉从回忆中重新回到现实,望向教堂红毯的尽头,那里站着亚伦和顾铮。

  恍惚间,他好像又看到了一个男人,是个有些瘦小的亚裔美人,长得和自己像极了。

  那人朝他笑得很灿烂,露着一颗漂亮的虎牙。记忆中,他好像从未这么高兴过。

  韩思诉知道他会说什么话。

  他一定会在开口之前把脸上的笑容给藏得严严实实,然后拉着一张脸,朝自己说:“臭小子,还不错嘛,没有给我丢人。你既然已经活了这么久,那就再给我多活几百年。我对你也没什么要求,随心随性,开心就好。那个大个子Alpha要是敢对你不好,你就弄死他,再找一个,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江桓的幻影在韩思诉拉到亚伦手的刹那消失了,仿佛他陪着唯一的儿子走过了长长的红毯,亦走过了漫长的半生,最终将他交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并挥着手就此作别。

  顾铮念完了冗长的誓词,韩思诉和亚伦看着彼此,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然后说出了“我愿意”。

  亚伦揽过韩思诉的不再纤细的腰身,低下头颅,神情地吻了上去。

  钢琴师演奏的旋律陡然发生了改变,从中规中矩的《婚礼进行曲》变为了那首陪着韩思诉走过二十多个年头的《信件》。

  仿佛他们又回到了年少时分。

  一个面带决绝,笃定地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

  另一个却笑得灿烂:“我保证,你绝对会喜欢上什么人的。”

  end

作者有话说: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江桓那段写得我热泪盈眶。阿江的微博是江咚咚东(疯狂暗示),之后还会有三四篇番外的样子,会在完结后过几天发出来。暂定分别是:1、曲奇出生后亚伦和小韩回去扫墓的故事。2、微博里的更新的小故事整理。3、戴维和尼洛的故事。4、裴远和伊凡的故事。

  下篇文是《西楼醉》,年下攻×流氓受,依旧是一篇生子文,养父子无血缘,甜虐开半(最近写生子文上瘾),暂定会在长佩、废文和前路三个网站连载,有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提前收藏一下(fw没办法开预收,可以移步cp或者微博)。

  这篇文其实是我做过的一场梦,醒来就立刻把大概内容记了下来,没想到我真的把它写出来了(笑)。非常感谢连载期间一直鼓励陪伴我的小天使们,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快快乐乐(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