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陪伴产检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9 20:21      字数:2691
  两人那天聊了小半天,最终的商议结果是韩思诉以比斯集团控股人江小羽的身份和亚伦公开。

  这样一来不会被媒体觉得韩思诉是灰姑娘嫁入豪门,再胡乱编排一通,二来不会暴露韩思诉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之后的事情韩思诉就没有闲心去管了,任由着亚伦自己去处理安排,他只负责挺着肚子在家里养胎。

  有了亚伦的信息素时时围绕在身边,韩思诉的孕期好过了许多,至少半夜突然抽筋把人给疼醒的事情没再发生过了。

  怀特家族倒台的消息和亚伦与江小羽准备结婚的消息是同时被报道出来的。

  怀特家族在战争中朝敌方贩卖情报,以致联盟将领利奥·休谟将军葬身敌手。其挚友顾铮与其子亚伦·休谟一同演了一出戏码,终于成功为老将军报仇。

  对于亚伦的做法,星网上褒贬不一。

  一些人觉得亚伦为了得到证据而以订婚的方式骗取怀特家族的信任,并因此牵连了一个无辜的Omega,未免过于不择手段。

  但大部分人并未因此事苛责亚伦。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并且兵不厌诈,尼洛上当也是怀特家族贪心不足想要攀附高枝的结果。

  正当两拨人抄得不可开交之际,又有小道消息表示尼洛·怀特其实也是亚伦和顾铮的盟友,他为了摆脱家族的控制与自己平民出身的男友在一起,铤而走险,答应了亚伦的合作请求。

  一时间真真假假的消息充斥着整个星网,热闹程度甚至盖过了娱乐圈的明星八卦。

  韩思诉靠在亚伦的大.腿上,正匿名和人撕得起劲,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亚伦本以为韩思诉玩得如此热火朝天是在维护自己,心里正得意,结果侧过身子一瞧,却发现小Beta披着马甲在和自己的粉丝掐架。

  亚伦将军的小棉袄:说到底将军没有做错什么啊,毕竟是杀父之仇。况且他又没把那个Omega怎么样,顶多是利用了一下。正经的将军夫人还没有意见,你们意见倒是不小,呵呵。

  跪下叫爸爸(韩思诉):我也呵呵,Omega小美人难道就不是人吗?说到底这件事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亚伦将军的小棉袄:将军可是帮他和男友双宿双归了,他也没有吃到亏。

  跪下叫爸爸(韩思诉):哦?那你就是承认了将军被绿了,毕竟无论如何自己的未婚夫跟人跑了都不是件光彩的事情,呵呵呵。

  与休谟上将同床共枕:潜水看了一会儿帖子,看到这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翻了楼上之前回复点赞过的帖子,全是在夸韩思诉的。楼上绝对是韩思诉那边派来的卧底。你们家疯子退役了所以特别无聊寂寞是不是?还是说嫉妒我们将军比你们家丑得不能见人的疯子要帅,故意跑来惹事?

  狄俄尼索斯驾驶舱:楼上说这话我就听不下去了,你这什么意思?我寻思着我们韩将军也没招你惹你啊,你哪只眼睛觉得我们将军见不得人?倒是亚伦,一看就油油腻腻,也不知道和多少Omega上过床。

  亚伦将军的小棉袄:滚,骂我将军不能忍。疯子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会喜欢他的差不多也都是心理变.态。

  跪下叫爸爸(韩思诉):韩将军就算是真疯我也喜欢。

  与休谟上将同床共枕:楼上果然是疯子那边的卧底。@韩思诉中将保护协会 管好你家的狗,趁乱咬人呢。@亚伦上将互助互爱委员会 兄弟伙,过来撕逼了。

  亚伦:……

  眼见着韩思诉以一己之力把两家粉丝搅和得分分钟打起来,亚伦赶紧强制关了他的光脑,问道:“小羽,你是不是很闲?”

  韩思诉笑得不怀好意:“我只是很想知道,如果你的粉丝知道了你要和谁结婚,他们会不会崩溃?”

  “我又不是艺人,他们怎么样和我没有太大关系。”亚伦说。

  韩思诉盘腿坐起来,笑道:“那他们知不知道你心理有问题?”这话讲的是刚刚亚伦的粉丝说喜欢韩思诉的人都是心理变.态。

  亚伦听懂了他的意思,道:“相思成疾,我可不是有问题吗?”

  韩思诉一直很想知道亚伦到底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讲出这种恶心兮兮的话来的,把他给说得头皮发麻,立刻开始找拖鞋准备离开。

  亚伦一脚把韩思诉的拖鞋勾在脚上踢到了一边,揽过他的腰,将人勾到了自己的面前说:“不闹了宝贝,来,我摸摸小家伙长大了没有。”

  韩思诉任他摸着自己鼓出一团的肚子,觉得自己像只被撸的狗:“你一个小时前刚和他打过招呼,两个小时前刚给他讲了童话故事。你是闹钟吗?一小时报一次时的那种?”

  “我想多和宝宝接触接触,第一次当爹,难免激动的。”

  韩思诉看着他这么期待,于心不忍,打开光脑里的日程表给他看了一眼:“这样吧,这周末我要产检,你和我一起去?要做B超,你能看见他。”

  亚伦果然激动得要命,当天晚上翻来覆去好久,直到韩思诉半夜起来去厕所时他都没能睡着。

  回床上的时候韩思诉给了他一脚,道:“你是小学生吗?第二天要春游,头一天晚上就激动得睡不着?人家小学生也是到了头一天才兴奋,今天可是才周一。” 

  但韩思诉的嘲笑显然没有太大的用处,亚伦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时不时地在床上翻个身,偶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把床都弄得抖了三抖,最后还是韩思诉一枕头砸在了亚伦的脑袋上,身边的大个子才学会安安分分地睡觉。

  从周一到周六,对韩思诉而言是眨眼,对亚伦来说却是煎熬,但周末总归还是不疾不徐地到来了。

  裴远还呆在帝国军部里混他的日子,没有跟着韩思诉一起过来,但他给韩思诉介绍了一家私立产科医院,韩思诉到联盟以来的产检都是在那边完成的。

  这次产检的内容主要是常规检查,做一下B超,看看孩子的情况,除此之外倒没什么特别的项目。

  韩思诉躺在B超床上,习以为常地解开了上衣,露出滚圆的肚子,任由医生检查。倒是亚伦,在一边站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一直在问医生一些看起来有些弱智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耦合剂的名称及使用原因。

  “来,两位准家长看一下,这是宝宝的头,这是宝宝的脚。宝宝的头现在已经是朝下的状态了,基本上不会再变回原来的样子,准爸爸可以安心待产了。”Beta医生拿着B超装置的手柄,在韩思诉的肚子上一遍缓慢地划动,一边耐心地讲解道。

  亚伦看着监视器里的黑白图像,眼眶直接红了起来。

  产检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出医院门时亚伦还在偷偷擦眼泪。

  “至于吗?”韩思诉问,他难以理解自己的这位Alpha丰富的心理活动,孩子在他自己肚子里,他都没觉得怎么样,反倒亚伦反应这么大。

  亚伦扣住韩思诉的手,朝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其实我一直都想有个家。虽然父亲对我很好,但终究不一样……”

  小时候的事情亚伦记不太清,但他的脑海里一直隐约有个画面。夏天的午后,他躺在小床上,妈妈一边哼着《信件》一边哄他睡觉,父亲则坐在另一侧的窗边,逆着光面孔模糊,但亚伦知道,他在朝着自己和妈妈笑。

  他对于家庭的渴望凝结为了这一张温馨的画面,也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重现出这样一副画面。

  “谢谢你,小羽。”与韩思诉十指相扣的手紧了紧,“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家。”

  韩思诉停了脚步,另一只手抬了抬,放在肚子上,垂下眼睛,良久后才说:“我也谢谢你,亚伦。没有你,既不会有韩思诉中将,也不会有曲奇。”

  我们在战前相遇,在三战中相识相知,在战后相恋相守。

  回首过去的时光,原来我最好的年华全都赋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