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盖亚之死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2 20:18      字数:2584
  尼洛的力气很小,一击过后,亚伦大概只昏迷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但这十几分钟,已经足够戴维带着他们的人将酒店完全控制住了。

  亚伦睁眼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他头上被花瓶砸出的血基本上已经止住,血流了半个额头,干涸成了一片,看起来有点瘆人。

  韩思诉就在自己的对面,也同样被绑着。

  “韩先生,你没事吧?”亚伦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韩思诉,看到韩思诉没事,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接着他的眼神停留在了韩思诉已经难以遮掩的肚子上,汤尼没有说谎,他确实怀孕了。

  亚伦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非要说的话这种感情大概是遗憾。

  遗憾什么呢?或许在遗憾自己和他没有更早点相识,可早点相识了以后又会怎样呢?亚伦也说不出来。自己有尼洛难道还不知足吗?

  尼洛则坐在一张椅子上,身后站着依旧在笑着的戴维。

  “亚伦哥哥,你怎么只顾着关心他,都不在意自己的处境呢?”尼洛问。

  亚伦方缓过神来,看向尼洛:“宝贝,这是怎么回事,韩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和朋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但他不愿意去怀疑两者间的任何一个,故而由衷希望这一切都仅仅是误会罢了。

  戴维的眉头难以察觉地皱了一下,似乎很讨厌亚伦对尼洛的称呼,他小声地朝尼洛讲了一句什么,然后退出了房间。

  “亚伦哥哥,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呢?”尼洛轻笑着。他很紧张,但他突然发现,原来笑容是紧张最好的遮掩剂。

  “我说,你们小两口能不能不要这么磨磨唧唧?”两人踢皮球搬的对话让韩思诉很火大,他瞪了尼洛一眼,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你,有话直说,有问题快问。”

  “我……以你现在的处境,轮得到你来命令我吗?”尼洛差一点点就被韩思诉牵着鼻子走了,好在他及时打住,继续了虚张声势的派头。

  韩思诉哂笑了一声,道:“对不起我多嘴了,你们继续。但秉着尊老爱幼的原则,我希望你们能快一些,我儿子该休息了。”

  尼洛不再理会韩思诉,继续朝亚伦说道:“其实我并不想对韩先生做什么,我只是在担心你……”

  有一瞬间,亚伦以为自己对韩思诉不该燃起的那么一丁点情绪被尼洛发现了。

  但尼洛突然就转移了话题,他垂着眸子,深情款款地问道:“亚伦哥哥,你爱我吗?”

  亚伦的心中猛地一紧,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我当然爱你,你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呵呵。”尼洛冷笑,“那亚伦哥哥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

  亚伦犹疑了不及一秒钟,然后肯定道;“当然,小羽,只要是你问的问题,我都会如实回答。”

  尼洛的瞳孔猛地一缩,连旁边的韩思诉也跟着愣了片刻。

  尼洛瞪大眼睛问道:“你刚刚说谁?”

  “我……”话明明刚刚讲出去,但亚伦却完全回忆不起刚刚从自己嘴里蹦出来的那个名字,好像有张网将他的记忆扣住了似的。

  他觉得头有点疼,不是头上已经结痂的伤口所发出的皮肉间的疼痛,而是大脑深处冒出来的一阵一阵的疼,可双手被绑着,他没办法用手去缓解这种疼痛。

  “尼洛,我的意思是,只要你肯问,我一定知无不言。”亚伦强忍着头痛朝自己的未婚夫保证道。

  但尼洛已经完全不相信亚伦的这句话,无论询问多少次,他得到的答案都从未有过改变。

  即便如此,他还是抱着渺茫的希望,将自己所掌握的东西一股脑地倒在了亚伦面前:“我哥哥,盖亚·怀特,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不想再听你那套星际海盗的言论了,我已经听腻了。而且我手里有关键的证据,足以证明你在说谎——我找到了我哥哥被破坏的光脑,并修复了其中的生命体征检测区域,发现我哥心跳停止是在五月二十五日,而星际海盗的袭击却发生在五月二十六日。亚伦,你该怎么解释这中间相差的二十四小时?”

  “我……尼洛,别问了,唯独这件事,我没办法解释,也不会和你解释。”亚伦没有想到,时隔多年,盖亚被破坏的光脑还可以被修复。但即便被尼洛抓住了把柄,亚伦还是不打算把一切告知。

  “你刚刚不是还在口口声声地说爱我吗?为什么连我的至亲去世的真相都不愿意告诉我?亚伦·休谟,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真的像传闻所说,你是因为我哥挡了你的路,所以才痛下杀手,把他处理掉的吗?”

  “是这样的,没错。”亚伦说。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尼洛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亚伦的面前,狠狠地扯住了他的领结,“亚伦·休谟,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这样终于像了,亚伦下意识地想到。

  像什么?

  亚伦没有时间纳闷和思考,他只轻柔地朝尼洛说道:“别太激动,注意身体。”

  尼洛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掉了出来。

  他恨自己不小心发现了哥哥死亡日期上的蹊跷,恨自己不愿去相信亚伦的说辞。

  有过一段时间,他也曾想尝试过去恨亚伦,不管真相,只把哥哥的死算在对方的头上,一了百了。

  可他恨不起来亚伦,恨不起来这个过分温柔又过分固执的Alpha男性。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告诉我呢?那可是我的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你凭什么不告诉我呢?

  “亚伦,你还是说吧。”韩思诉实在看不下去,又开了金口,“告诉他又有什么关系?无论真相是什么,他都会接受的,你又在担心什么?”

  “我……”是啊,我究竟在担心什么。

  时光倒转,又重新回到了将近十九年前,狭窄简陋的地下诊所中,漫延着浓重的血腥味,这当中又混合了两种信息素夹杂在一起的味道,令人感到相当反胃。

  “我不后悔……亚伦,我不后悔。我明明应该是个Alpha,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盖亚的问题飘荡在简陋的诊所中。

  这是一场失败的腺体更换手术,作为代价,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盖亚·怀特少尉,永远的失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青春期之前,所有人都以为盖亚会分化成一个英俊而且优秀的Alpha,甚至连他出生时的基因检测也如此认为。青春期过后,所有人还是以为盖亚是一个英俊优秀的Alpha,除了盖亚本人和他的爸爸。

  分化成Beta也就算了,可盖亚偏偏分化成了Omega。盖亚和尼洛的爸爸当初可以嫁进怀特家的宅子,依靠的是他为家主生育了一个Alpha,可这个Alpha孩子突然变成了Omega,他所得到的一切都一定会随风而散。

  怀特家需要的是Alpha继承人。

  于是盖亚隐藏起了性别,又努力地做了十多年的Alpha。

  亚伦则是在二十一年前偶然目睹了挚友的发.情,从而知晓了这个秘密。

  他为了维护这个秘密,代替盖亚前往了帝国,并在那里拯救了一个脆弱的小Beta,以至于数十年后,他又兜兜转转,送出了自己的一颗心。

  但盖亚终究是回不来了。

  亚伦也曾后悔,当初自己为何不阻拦盖亚的冒险,或许想办法让他接受自己的性别,会有截然不同的结局。

  可亚伦也同样清楚,即便是重来一次,自己依旧会选择支持盖亚,而盖亚,如他自己所言,也仍旧会选择将自己彻底变成Alpha。

  命运早就为每个人规划好了道路,不由自己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