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紧急搜查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20:16      字数:2443
  “将军,韩思诉中将在会场里失踪了,我们找遍了整个会场却一无所获。他的副官现在希望可以申请到调查监控的权利。”萨米气喘吁吁,脸上焦急的神色不比方才在外面时伊凡的来得要轻。

  听到韩思诉出了事情,慌乱的情绪一股脑地涌上了亚伦的心头。

  他来不及弄清楚,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打了快十年的宿敌,为什么可以如此地牵动他的思绪,实际上,他也根本弄不清楚。

  他只是非常难受,就像突然发作了旧疾的哮喘病人一般,尽管被空气包裹,却依然难以呼吸。

  “我马上过去。”亚伦连声招呼都没有打,急慌慌地扔下了汤尼就跟着萨米往监控室的方向跑去。刚刚走到楼梯口,亚伦又猛地想起了什么,原路折返,重新找的了汤尼:“你刚刚是不是说自己见到了江诉?在哪里见到的?”

  “没错,在一楼的椅子上,他说自己不太舒服,我就给他指了休息室的位置。”汤尼不明所以,但如实回答了亚伦的提问。

  亚伦又以他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跑去了监控室。

  “休息室,萨米,查休息室的监控。我们分开,我再带人好好找一遍,把每一间屋子都好好搜搜。”

  整个酒店一楼的宴会厅里都变得人仰马翻乱糟糟一团。为了找到帝国的前任将军,亚伦封锁了整个会场,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二楼尼洛的专属休息室里,韩思诉双手双脚都被捆得严严实实,为了防止他叫出声来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戴维特地用宽绝缘胶带将他的嘴封住了。

  “怎么回事?难道亚伦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没办法把人运送出去,尼洛急得几乎要哭出声来。万一被亚伦发现江小羽在自己这里,就算是有一万张嘴,他也解释不清。

  戴维倒是完全没有着急的意思:“少爷,您现在跟我离开,还来得及。”

  “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你为什么还是在说这种话?戴维,除了带我走,你还有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尼洛是真的受不了戴维这种天塌下来也不着急的性格,他相信,即便是有人把刀架在戴维的脖子上,戴维依旧可以保持这种悠闲自在的神情。

  戴维没有回答尼洛,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推门转了一圈,回来说道:“少爷,萨米那边正在调监控,亚伦正在带人搜屋子,马上就到二楼了,您早做打算。”

  他不赞成尼洛对韩思诉出手,但他也不愿意违抗少爷的命令,所以他只静观其变,听吩咐办事,却不主动出击。

  尼洛在房间里急得来回踱步,转身的瞬间猛地看到了角落里用来放杂物的柜子:“戴维,把他藏到那里,亚伦这边由我来对付,等亚伦排查完毕后再想办法把江小羽弄出去。至于萨米那边,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戴维听吩咐办事,立刻就将韩思诉带到了杂物柜,关上柜门前,他还不忘朝韩思诉友善地笑道:“江先生,委屈您了。请一定不要发出声音……不过我想您这个样子也动弹不了,我也只是放心不下您罢了。”

  韩思诉的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脚的绳索也坚固异常,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如果是平时,戴维或许会担心他故意弄出动静吸引亚伦的注意,但他现在大着肚子,狭小的储物柜令他难以在不伤害孩子的情况下有所动作。

  韩思诉没办法讲话,只能用眼神来威胁戴维,但戴维不为所动,因为这个男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亦不知晓恐惧是什么滋味。

  “小家伙,我可不是亚伦,不会买你的账的。”戴维说。

  “戴维,不要废话了,你快去萨米那边。”尼洛催促道。他已经听见了亚伦的脚步声,最艰难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临。

  戴维不疾不徐地退出房间后,只一会儿的时间,亚伦就走了进来。

  由于这里是尼洛的休息室,亚伦相信自己的未婚夫,将它留到了最后一个搜查。进来前,他将安保人员遣散开,只他一个人走了过来。

  “宝贝,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亚伦温柔地询问道。

  尼洛轻柔地扑向亚伦,说:“没有的事,我只是有点累了。外面怎么乱糟糟地,让人害怕。”

  亚伦用手指拢了拢尼洛细软的头发,柔声道:“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情,下面的人正在找他。不要紧的,一会儿就不吵了,你别担心,等有了线索我们就回家。”

  “是哪位朋友?”尼洛眨了眨眼睛问道。

  亚伦停顿了一秒,他不太想在尼洛的面前提及韩思诉的名字。

  可是他的小尼洛问了,他怎么可以不如实告知?毕竟,他的朋友,也等同于尼洛的朋友。

  “是韩思诉。他的副官突然收到了他的求救信号,却找不到他的人影。”

  在找韩思诉啊,不是江小羽……尼洛刚刚松了口气,接着就听亚伦继续说道:“他怀孕了,而且孩子的情况不算太好,所以大家都比较着急。”

  亚伦似乎是想表明自己如此焦急并非因为对方是韩思诉一般,又补了一句:“毕竟对方是帝国的将军,里奇·兰登陛下的至交好友,他绝对不能在咱们的地方出任何差错。”

  亚伦讲得越多,尼洛身上的汗水便越密集。

  韩思诉?!

  他不是孤儿院出身没有任何背景的江小羽,而是扶持帝国现任皇帝登基的头号功臣韩思诉!

  尼洛彻彻底底地慌了。因为这件事牵扯到的不仅仅是自己和亚伦两个人,而是两个国家。

  这个责任他担不起,戴维背后的夜枭也担不起。

  韩思诉靠在储物柜的门板上,通过固体的传导,将亚伦和尼洛两个人恩恩爱爱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储物柜很狭窄,他呼出的二氧化碳将周围的温度提升了很多,汗水黏在他的肚腹出,勾勒出了一个极为明显的球形。

  大概是刚刚和戴维打架时用力过猛,腹中的闷痛一直在断断续续。

  他得想办法人亚伦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间距过于狭窄,而身体的撞击声过于绵软,从外面几乎听不出来,而且现在小曲奇已经很不安了,他一个做爸爸的人,不能再吓着孩子。

  韩思诉想到了用头。

  只要力气够大,哪怕脑袋和柜门之间只有一丁点的距离,也可以发出声响。

  他闭着眼睛,猛地朝柜门撞去。

  碰撞来的响声果然引起了房间里两人的注意。

  “宝贝,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亚伦警惕地转过头,朝储物柜的方向看去。

  尼洛怕极了,极力在保持着无辜的表情:“我不知道,亚伦哥哥,我怕,宝宝也怕。”他紧紧地抱住亚伦,似乎在祈求着对方不要朝柜子靠近。

  但亚伦却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头,吻了吻他的眼角,说:“别怕,我去看看,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事已至此,尼洛明白,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束手就擒下去,是时候该采取行动了。

  尼洛趁着亚伦走向储物柜的过程,自己则走到了门边,悄无声息地反锁上了休息室的房门。

  随后他拿起装饰用的花瓶,快步走向亚伦,在亚伦打开柜门看到韩思诉的刹那,猛地将瓶子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