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今非昔比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5      字数:2431
  韩思诉赶到自己和亚伦曾经的家时,高大俊美的Alpha青年已经站在院子里了。

  他面朝着花园里枯死的各类植株,保持着站直的姿态一动未动。

  枯死的植株在冬日的阳光下,透出一股凄寒。

  亚伦背对着自己的样子,令韩思诉想起了春天时亚伦辛勤浇灌这片土地时的场景。

  韩思诉依旧穿着上次与亚伦见面时穿的那件卫衣,他将双手伸进口袋,却没有从远处喊亚伦,而是放慢了脚步,似乎恶作剧一般地悄无声息地走向了他。

  将近一年前,江小羽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江小羽悄悄地接近接近亚伦,踮起脚尖从背后蒙住了亚伦深蓝色的双眼。

  亚伦当时笑着将自己的手掌覆盖在江小羽的手上面,重获光明后转身在小Beta的眼角轻轻留下了一个吻。

  花园里爬在围栏上的凌霄落了满台阶。

  那是骄阳如火的初夏。

  而今,大雪纷飞。

  韩思诉刚刚走到离亚伦不到一米的地方时,Alpha青年警觉地回过了头,在发现对方是韩思诉之后,才将眼神中的戒备略微敛去。

  “韩先生你来了?”亚伦为自己过分的警惕感到尴尬,礼貌地笑了笑。

  “嗯,来得有些迟了。”

  “不,不迟,我也是刚刚到。”亚伦朝韩思诉局促地笑了一下,带他进了房子。

  “你为什么打算卖掉这里?不是挺好的吗?”韩思诉看着曾经熟悉的家,家具都还在原处,但短短几个月,生活的痕迹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连物都不再是从前的感觉,又凭什么要求人还是从前的那个人。

  而且,离开亚伦是自己一开始就决定好的,怪只怪自己没能在最开始就认出亚伦,导致自己把人赶走,又巴巴的跑回来追。

  “我不是快要订婚了吗?这边没有雇佣人,都是靠机器管家的,尼洛怀孕了不太方便,我们就搬了出去。”提到心爱的人,亚伦羞涩地笑了起来,“不说这些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边的布局。”

  亚伦带着韩思诉,从地下室一直介绍到阁楼,一间间屋子,仔细又认真,就像雨季刚刚开始时,他第一次把韩思诉带回家时那样。

  走到衣帽间的时候,亚伦才突然想起忘记收拾这间屋子了,有点不好意思:“抱歉,走得匆忙,衣服忘记处理掉了。我过会儿打电话,让他们回收掉。”

  韩思诉呆呆地看着在柜子里挂着的一排T恤,失神地说道:“也好。麻烦你了。不过这里的家具就不要搬了,我直接买下来,也省得之后花精力置办。”

  “可以,家具算我送你,不必再掏钱了。”亚伦说道。

  “那就谢谢你了。”

  两个对视着沉默了片刻,亚伦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问道:“对了,韩先生我能朝您请教一个问题吗?”

  “你说。”

  亚伦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嘴角淡淡地扬了扬,又迅速敛下去,问道:“你一般都送什么生日礼物给你的另一半呀?尼洛的生日快要到了,我没有想好该送他什么,感觉你会比我有经验,想朝你请教一下。”

  韩思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笑嘻嘻道:“当然是把自己送给他啊。”

  去年亚伦的生日韩思诉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那快活肆意的一夜,也姑且可以算作两人间的新婚之夜。只不过当时的他们两人,一个带着虚情假意,一个怀着情真意切。

  有些东西在那一夜之前就已经早早地生根发芽,只是韩思诉不愿意相信,更不愿意承认,原来自己也会爱上一个人。

  亚伦被韩思诉说得耳尖都热了起来,他急忙解释道:“尼洛身体不太好,医生不让我们同房……这个肯定是不行的。”

  “我开玩笑的,你怎么什么都信。”韩思诉抬手拍了一下亚伦的肩膀,朝他笑了笑,“送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心意,你得弄明白他想要什么。”

  “他现在比较在意孩子吧,医生让他做的事情,他每天都在坚持,有时候搞得我都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亚伦说。

  其实亚伦也很喜欢孩子。大概是从小家里就只有顾铮和几个佣人,以至于他非常渴望能多有几个孩子,热热闹闹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

  “那你可以给你的孩子挑点东西,我想尼洛也是会开心的。”

  亚伦突然觉得,韩思诉的这个人,其实是个很好相处同时也乐于助人的人,和传闻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该挑什么好呢?”亚伦犹豫了很久,小衣服和小鞋子现在就准备为时过早,其他需要的东西尼洛早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好像自己真的没什么用武之地。

  韩思诉站得有些累了,不着边际地揉了把腰,说:“我还是在跟你开玩笑。孩子爸爸的生日,哪有给孩子买礼物的道理?搞得仿佛你心里只有孩子似的。”

  “啊,原来如此,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亚伦若有所悟,又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韩先生下午有事吗?”

  韩思诉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

  “我想请你帮我一起去商场挑一挑,作为报答,今天的午餐我请客。”

  亚伦莫名地很想和韩思诉呆在一起。即便两个人什么都不做,也会让他觉得舒服且安心。

  他讲不出所以然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甚至宁愿把尼洛拉出来当幌子,也要让韩思诉在自己身边多停留几个小时。

  “行吧,但不要花太长时间。我腿上有伤,医生说需要静养。”其实韩思诉什么伤都没有,唯一有的只是一个不怎么听话的小曲奇。

  Beta的生育能力不高,甚至连怀孕时都得比Omega加倍小心。

  韩思诉不敢累着自己,但亲生父亲的信息素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发育,韩思诉并不介意与亚伦多呆上一会。

  两人在商场楼下找了一家料理店,吃了顿简餐。

  “亚伦,你能不能哼一遍《信件》听听?”韩思诉吃得差不多了,手又不自觉得抚上肚子。曲奇一天比一天大,再过几个月韩思诉想瞒都瞒不住了,他想趁着曲奇还小,自己来见亚伦,多让亚伦和它互动一下。

  亚伦不明所以,但店里没什么人,几个店员没精打采地正在收拾碗筷,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

  “好啊。但我唱歌跑调,只能小声哼给你听,你别笑我。”亚伦不好意思地讲道。

  韩思诉心情愉悦地眯着眼睛,听着亚伦哼起多年前在树林里哼过的那首歌。

  这首歌他们在赫尔星的时候也一起哼唱过,对着赫尔星高远的天空和洁白的羊群。

  小曲奇,你说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呢?只是我和你父亲都还不知道罢了。

  曲奇似乎听到了父亲鼻腔中哼唱出的旋律,无意识地蹬了蹬小腿,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看样子你也喜欢这首歌。”

  亚伦:“什么?”

  韩思诉摇头:“没什么,我们去给你的小尼洛挑礼物去吧。”

  “再等等。”

  韩思诉:“为什么?”

  亚伦也说不出来,他就是想多和韩思诉坐一会儿。

  他甚至觉得这个场景令自己无比怀念——就好像,很久以前他们就曾这样对坐着相互看着彼此一样。

作者有话说:

  某江:其实你愿意和亚伦一起出去并不是因为亚伦的信息素对曲奇有好处,而是你自己想去对不对?你就想和亚伦呆在一起,你还死不承认。
  韩思诉:就你有嘴?成天给我叭叭叭。
  某江:(小本本记仇)
  某江:我本来想告诉你,亚伦其实一直潜意识里在寻找你,但你这么对我,我不想说了。
  韩思诉:可是你已经说了……
  某江: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