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你爱他吗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4      字数:3147
  韩思诉回去之后就让伊凡朝首相府投了拜贴。

  顾铮约了他在自己家中见面。

  顾铮的宅子没有韩思诉想象中的那么大,看起来不过是个中规中矩的房子,外加一块宽敞的花园。

  房子的一半爬着爬山虎,绿油油一片,看起来很有人情味。

  这是亚伦长大的地方。

  韩思诉眯着眼睛,看向被阳光镀上了金边的爬山虎叶子,恍惚中仿佛看到了一个金发的小男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他隔着大衣拍了一下肚子,自言自语道:“我喜欢金发,听懂了吗?”

  曲奇动了动,仿佛是搞明白了爸爸的想法。

  “老爷在地下一层等您。”

  管家将伊凡拦在了客厅,红发的青年只能规规矩矩地坐在客厅里等着。

  他有点担心韩思诉,但又想了想,自己的上司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自己更应该担心的人是顾铮。

  地下一层是一个小型的健身场,地下室的楼梯间大概是为了烘托气氛,装的灯瓦数不是很高,相比于地面,还是黑漆漆的。韩思诉下意识地扶着小腹,缓步走下了楼梯。

  顾铮正在健身室里打保龄球。

  看到韩思诉的时候,顾铮没有流露出一丁点的惊讶或者别的什么情绪,只是放下了手中的保龄球,和他握了下手。

  “韩将军,幸会。”

  韩思诉说道:“您叫我小韩就可以。”他的语气很恭敬,不是因为对方是联盟的首相,而是由于顾铮是亚伦的养父。

  顾铮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他片刻,露出了晦涩不明的笑容:“坐吧,年轻人,别紧张。”

  韩思诉没有听从,只是跟着笑了笑,问道:“难道您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见韩思诉不想绕弯子,顾铮也不再与他继续客套,语气陡然变冷道:“犬子不才,居然有幸劳动韩将军亲自来对付他。”

  虽然顾铮对自己的厌恶就差宣之于口了,但韩思诉却不讨厌这样直来直去的交流:“虽然是露水情缘,但我们也算是夫妻一场,我又何谈对付他呢?不过是走的时候顺手给皇帝陛下带了份小礼物罢了,也算是两国互通有无了,首相大人您觉得呢?”

  “夫妻一场?”顾铮被韩思诉的逻辑气笑了,“你知道吗,你失踪之后,亚伦把自己关在了家里两个月,我中间去劝了他一次,但还是没用,直到去帝国的前一天,他才被萨米弄出了门。你猜那时候他在家里都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

  “他什么都不做,就抱着你的衣服在那里发呆。我去找他,你猜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算了,我觉得你还是不想猜。他问我,当初尼洛把你绑走,是不是我默许的!我.他.妈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像个傻子一样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你们夫妻一场?”

  韩思诉听得很揪心,但这些事情已经发生过了,后悔是没有用的,重要的是以后。

  “我现在知道了。”韩思诉说。

  顾铮平复了心情,拎起一个球,给他递了过去:“来一个。”

  打保龄球的时候身体重心会前倾,这个姿势让现在的韩思诉很没有安全感,他拒绝了顾铮。

  顾铮没有强求,自己将球扔进了球道,目送着瓶子悉数倒下,转身问他:“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目的?”

  “关于亚伦,我想知道尼洛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以及你在当中扮演的角色。”韩思诉开门见山地说道。

  “无可奉告,韩将军请回吧。”顾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显然不想就这个问题同他继续交流下去。

  “那让我猜猜,尼洛对亚伦做了手脚,让亚伦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他,而你正打算让亚伦和怀特家的人联姻,以巩固自己在联盟的地位,于是便顺水推舟。”

  被韩思诉泼了脏水,顾铮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淡然道:“我可不是和你一样不择手段的人。我的任期还有两年就结束了,我也不会继续任职了,又何谈什么巩固不巩固的?”

  “你不是很在意亚伦的吗?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会放任尼洛的行为。”韩思诉说。

  “也不是放任……”顾铮话音一停,“这和你有关系吗?!你请回吧。”

  “当然有关系……您不介意我脱件大衣吧?从刚刚开始我就觉得很热,一直在忍着。”韩思诉自说自话,解开了大衣的排扣,将衣服搭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大衣内搭的毛衣,很好得修饰了他的身材轮廓,令小腹处鼓起的小坡变得更加显眼。

  “亚伦是我孩子的父亲,这件事当然和我有关。”韩思诉说道。

  顾铮看着韩思诉的肚子,震惊得讲不出话来。

  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大着肚子找上门来,他内心情绪的起伏也不会如此之大,顶多把这当成亚伦在外面惹的祸事,给点钱息事宁人。

  可来人是韩思诉,帝国近几十年出过的唯一一个值得称道的将军,以冷血、激进、不安分驰名整个星际的疯子。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比起这位Beta将军爱着自己的养子,顾铮觉得韩思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韩思诉仗着肚子里的孩子,有恃无恐,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朝顾铮笑着:“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每人轮流一个问题,对方必须如实回答,直到有一方问不出来或答不出来为止?您觉得如何?”

  顾铮坐在了沙发的另一侧,终于松了口:“但前提是,问题只问私事,我也只会回答私事。”

  “我们不过是长辈与晚辈之间的闲谈,哪里有什么公事要讲呢?”韩思诉笑道,“您先请吧。”

  得了韩思诉的保证,顾铮才斟酌地开了口:“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第一个问题,您就问这么敏感的事情吗?难道不打算循序渐进一点?”

  顾铮摇了摇头,示意韩思诉快点回答。

  “报恩。”想让顾铮回答自己的问题,韩思诉必须要拿出足够的诚意,“两个月前,我偶然得知亚伦曾经救过我,所以我是来找他报恩的。至于要怎么报,我希望等亚伦彻底恢复之后,由他自己来决定。下面到我了,顾先生,请问尼洛到底对亚伦做了什么?”

  报完仇就立刻跑来报恩,这个理由听起来没有多少信服力,但介于对方是不按常理的韩思诉,顾铮勉强相信了他。

  “他的记忆被人修改了。对方绑走亚伦,对他进行了记忆修改。为了弄清楚对方具体修改了亚伦的哪些记忆,亚伦这一个月来,一直在接受检测。但我们目前只发现了一处。”

  韩思诉:“亚伦爱上的人从江小羽变成了尼洛·怀特?”

  “没错。”顾铮说道,“所以我决定静观其变,看看怀特家的人到底想做些什么。”

  “不仅如此吧?”顾铮不可能只是为了弄清楚这种小事,就放任自己的儿子和意图不明的人接近,甚至是订婚。

  顾铮笑了:“轮到我提问了。你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孩子?”

  “它是我的孩子,留下它难道需要什么理由吗?”韩思诉反问道。

  “韩思诉,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那种会愿意自己生孩子的人,难道说……你爱着亚伦?”顾铮自己单恋利奥这么多年,知晓爱而不得的苦楚,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重蹈覆辙。

  爱?

  韩思诉默默哂笑了一声。

  爱这个词未免太过浅薄。

  自己对亚伦的感情,绝对不是爱,不会有这么深沉复杂的爱。

  那是将自己心底所有的执念,所有的情感——爱情、亲情、友情,通通杂糅到一起,沉淀酿造了二十年,在二十年后由亚伦亲手打开的一坛老酒。

  爱情只是偷偷混入其中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罢了。

  韩思诉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淡淡地说道:“您也多问了一个问题,现在换我了。您放任尼洛接近亚伦,到底有什么目的?”

  “因为我发现,亚伦父亲的死,和怀特家族有某种关联。我告诉亚伦,让他找到能够扳倒怀特家族的关键证据。”顾铮抬头望向地下室的灯,皱着眉头说道。

  他也是偶然在查阅利奥当时在战场上留下的记录时,偶然看到了一些不对头的地方,又结合一些资料,发现了怀特家族当年竟偷偷朝敌方贩卖过情报,以至于让利奥尸骨无存。

  “可是,以我对亚伦的了解,现在的他,是绝对不可能做会出伤害尼洛的事情的。”韩思诉苦笑道。

  顾铮:“所以我承诺了他,绝对不会动尼洛的。”

  意料之中的事情,自己还非要多问一句,韩思诉毫无理由地笑出了声,随后就收去了笑,问道:“那么,有办法让亚伦重新记起我吗?”

  顾铮终于从韩思诉的表情中找到了对方在意着自己儿子的蛛丝马迹,便摒弃了他们之间无聊的游戏规则,说道:“有的。我们了解到,夜枭的修改记忆的方法是催眠,这也就意味着亚伦的记忆只是被封藏了起来,只要找到打开记忆的钥匙,他就会全都想起来。”

  “钥匙是什么?”虽然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但韩思诉还是选择了追问。

  顾铮说:“不知道,那把钥匙或许是一件事情,或许是一个东西,也可能是一个人,总之,是亚伦潜意识里自己定下的,除了他,没人知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