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一个愿望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4      字数:2642
  “没错,我以前叫做江诉。”韩思诉笑着问道,“还记得我吗?大厨师?”

  他鲜少有这么温和无害的时候,露着不掺杂杂质的笑容,就像一只刺猬,只有在亚伦的面前,才敢稍微露出一点脆弱的肚皮。

  “你居然长这么大了,真的完全看不出以前的影子。”亚伦激动要命,手足无措地朝韩思诉比划着,“你之前才这么高一点,又瘦又小,趴在我怀里哭……你现在过得还好吗?结婚了吗?” 

  “如你所愿,我现在活得很好……也不是孤身一人了。”韩思诉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伸进卫衣的口袋,隔着布料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隆起的肚子。

  无论如何,他都感谢当年亚伦在他濒死之际挺身而出赋予了自己新生,也感谢时隔多年后他又送给了自己一个新的生命。

  “你呢?”韩思诉终于问到了他比较在意的问题,他想从侧面了解到尼洛到底对亚伦做了什么。

  提到自己,亚伦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你应该也看到新闻了,我马上就要和自己心爱的人订婚了。到现在我还像是在做梦一样。”

  “为什么?”韩思诉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随后又急忙补救,“我的意思是,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这么早就急着结婚?”

  亚伦蹭了下鼻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言语里又似乎透露着几分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炫耀:“因为尼洛怀孕了,我马上就要当父亲了。其实我是打算直接结婚的,但尼洛不肯,他说希望可以多一些时间准备我们的婚礼。”

  亚伦的话还没有讲完,才五个多月大的小曲奇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不安分地踹了韩思诉一脚。

  曲奇的力气其实不大,小家伙一脚下去也不见得多疼,但突如其来的动静,还是让韩思诉猝不及防。他猛地弯下了腰,眉头轻蹙,发出来了一声细微的呻.吟。

  “怎么了?”亚伦从自己的幸福中走了出来,关切地问道。

  韩思诉朝他摇了摇头,咬牙道:“没什么,嗓子疼,清一清嗓子。”心里则开始暗骂曲奇的不懂事。平时想让他动一动的时候,乖得跟个什么似的,这会子刚一闻到了父亲的信息素,就立刻不安分了起来。

  “嗓子疼?”亚伦很纳闷,韩思诉刚刚那反应,怎么看都不像嗓子疼的样子。

  “没错,就是嗓子疼。”韩思诉嘴硬道。他悄悄揉着肚子,想让小家伙赶紧安分下来,但曲奇很不给面子,这会儿活像一只小兔,一刻也不愿意消停。

  打也打不得,骂也听不见,韩思诉只能放弃了安抚,任由小家伙闹腾着,好在曲奇没什么体力,也就动了一小会儿,很快就又恢复成了老老实实的一团。

  “那真是恭喜了,你肯定很喜欢孩子。”韩思诉虚伪地说道。

  刚刚被曲奇闹腾了一通,韩思诉反倒异常清醒。

  亚伦从夜枭那里回来后,大伤没受多少,但小伤却全身都是,近一个月的时间全都在养伤。

  他就算再迫不及待,再把尼洛当成了别的谁,也总不能骁勇善战到在病床上就把小美人的肚子搞大。

  尼洛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不好说,怀的孩子是谁的,就更加不好说了。

  “你和你的太太是怎么认识的呢?”韩思诉旁敲侧击地问道。

  亚伦笑了几声,满脸幸福地说道:“我和尼洛很早就认识了,他的哥哥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但后来我们有很多年没见,他一直喜欢我,装成了超市收银员悄悄接近我。大概是我本来就对他有所好感吧,很快就爱上了他。现在,我们还有了孩子……我这辈子,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韩思诉握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仿佛想要把指间的陶器捏碎。

  他不想看到亚伦因为别人露出这种表情,也不想听他诉说着自己的幸福。

  虽然我很久以前就想过,你的幸福大概不会有我的份,但却没有想过这一天来得这么早。

  他想问亚伦,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假的,你遇见的人并非尼洛,尼洛的孩子也很可能不是你的,你还会相信着自己此刻爱着尼洛的心情吗?

  可韩思诉看着亚伦嘴角勾起的难以抑制的笑容,却又开不了口。

  如果尼洛愿意骗他一辈子,又有什么不好呢?

  至少亚伦的幸福是真实的。

  怕只怕尼洛另有所图,对亚伦心怀不轨,最后再一次的将这个一心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的男人推入深渊。

  我得好好弄清楚尼洛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他真的喜欢亚伦……我就主动远离他们的生活,如果他另有所图,那我就让他死。

  亚伦仍在说着自己与尼洛的相知相识,那些相爱的旧事,像用泡沫搭建的一座城堡,绚丽而又虚假。

  韩思诉垂首看着自己被卫衣挡着的腹部,他们的孩子已经五个月大了,而它的父亲却完全不知道它的存在,甚至在期待着另外一个孩子。

  这令他想起了自己。

  不知道在得知自己的存在的时候,他的那个纨绔父亲心中的惊和喜,到底哪个更多一些呢?

  韩思诉勾了勾嘴角。

  都是骗人的,他怎么可能会甘心把亚伦交给尼洛。

  他怎么可能会甘心自己的孩子要和自己一样,与别人的孩子分享同一个父亲。

  当初他也想过让亚伦离自己远远的,快点娶妻生子,把江小羽抛在脑后,但想想是一码事,自己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特别是,当韩思诉知晓了亚伦对自己的意义的时候,一切想法都被他扔到了脑后。

  他的光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敢跟他抢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韩思诉见过太多的生死。

  一直打压里奇的老皇帝死了,是他派人暗杀的。学生时代带头欺负他的宋扬也死了,他亲自看着执行的。他那个毫不称职的父亲同样死了,死在自己为他精心挑选的小情人的床上。

  尼洛如果愿意,他不介意让他成为下一个。

  “亚伦。”韩思诉打断了亚伦的话,说道,“我来联盟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报恩。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无论是什么。”

  亚伦愣了片刻,似乎没太明白韩思诉说的话,又似乎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不值得认真的玩笑,他笑着说:“那你来参加我和尼洛的订婚典礼吧。”

  韩思诉的心脏猛地一抽。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死心眼,一根筋。他会把喜欢的人完完全全放在心里,无论做什么,都会想着那个人。

  譬如现在,自己让他提愿望,而他捎带出了尼洛的名字。

  “你的订婚典礼我自然会去,但它不能算作一个愿望。像这种随随便便就可以完成的事情,都不能算作是愿望,明白吗?你应该再好好考虑一下,我并不着急让你立刻回答我,你可以慢慢想。而且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许诺非常宝贵,一般人是得不到的。”

  亚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朝韩思诉解释道:“已经将近五点钟了,我要回去给尼洛做饭了,我们不如今天就这样结束吧。过几天我会联系你过去看房。”

  “好。”韩思诉坐在那里,目送着亚伦离开,完全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

  他的表情在亚伦转身的时候冷了下去,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从前常常出现在眼神中的狠厉没有出现,反而带上了一些和贪婪相类似的神情。

  亚伦走出去了五米,突然转身折返,朝着韩思诉笑得有些傻气:“我以后可以约你出来吗?不是约出来看房子……我的意思是,虽然别人都说我们是‘一生之敌’,但我感觉自己很想和你做朋友。”

  韩思诉看着亚伦嘴角露出的犬齿,终于展露出了今天下午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