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双向谎言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1      字数:2685
  “我们来打一场吧,赢了的话,你想知道的我全都会告诉你,如果输了,就一句话也别问。”琥珀色的眸子与深蓝的眼睛目光交汇,韩思诉的眼神中带着说不出的狠厉。

  亚伦令他心烦意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大声地叫嚣着,使他本来就不太舒服的身体变得更加难受。

  他现在只想痛痛快快地和亚伦打上一架。

  “我不会和你打架的。”亚伦说。

  这是他的小Beta,他捧在手心里都会害怕摔了的宝贝。无论他是江小羽,还是韩思诉,或者其他的谁,亚伦都舍不得和他动手。

  “这可由不得你。”韩思诉一拳攻了过来,怕明天没办法和里奇交代,他很贴心的避开了亚伦的面部。

  亚伦躲着他,一直在防御,任由着韩思诉发泄似的将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

  “你再不还手,我就一辈子不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韩思诉看着木头似的Alpha,不由得又是一阵烦躁。

  他讨厌亚伦的这副样子,讨厌着他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满眼都是犹豫的样子。

  “够了!”亚伦已经不想知道韩思诉的目的了,是什么都好,他不想听,一点都不想听。

  他害怕韩思诉讲出的真相,仿佛只要韩思诉不说出来,一切都会是假的,韩思诉就还是他的江小羽,会没心没肺地朝着他笑。

  他终于开始动作,将韩思诉逼到墙角,按住了他的手腕。

  拳头从韩思诉的眼前划过,但最后却落在了离韩思诉只有几厘米的墙面上。

  到底还是舍不得。

  我真是没用。

  “你有所顾忌,所以你从一开始就赢不了我。”亚伦说。

  我当然有所顾忌,我儿子在我肚子里,又不是在你肚子里,韩思诉想,如果不是怕伤了它,今天赢的人,说不准会是谁。

  他开口刺道:“难道你就无所顾忌?”

  “不。”亚伦松开了韩思诉的手腕,宽阔的胸膛与韩思诉的躯干重叠,将他紧紧抱在怀里,说,“我的顾忌,从头到尾都只有你。我不在乎你是谁,我只想带你回家,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

  韩思诉从亚伦的怀抱中挣脱开来,打量着亚伦,半晌,笑了出来:“休谟将军,你是不是太天真了点?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接近你是为了什么吗?我以为以你的能力,在今天刚刚看到我的时候,就已经把前因后果给搞清楚了。”

  “我不在乎你接近我的原因,也不想听,我只想你跟我回去。”重新回到我们的家,我每天给你烧菜,叫你起床,送你去上班,分别时再给你一个吻。

  我想要的,只是像从前那样平平淡淡的生活。

  有你,有我。

  “休谟将军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我故意接近你,只是为了能出口恶气罢了。不过,如今看到你这样,我很满意,这说明我的报复很成功,确确实实地打击到了你。”韩思诉的语气带着讥讽,他本可以说得更加迂回,但心中的烦躁和胸口重新犯起的恶心感让他实在难以对亚伦好言相劝。

  或许,对于这个固执的Alpha而言,直来直去更能让他的头脑早些恢复清醒。

  “所以,自始至终,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吗?”亚伦朝着自己的一生之敌……以及后来让他想要厮守一生的男人问道。

  韩思诉不自觉地抚上依旧平坦的小腹,那里孕育着他和亚伦的孩子。但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讥讽地说道:“没错,你死心吧,我从来没有都爱过你,亚伦·休谟上将。”

  亚伦的眼眶泛出了红色,但他极力忍耐着,忍耐着不让自己在韩思诉的面前流出泪来。

  亚伦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到底也没有发出声音。

  一股难以压抑的恶心感从韩思诉的胸腔内涌出,他抛下了正处在崩溃中的Alpha,跑进了厕所,并反锁上了门。

  中午除了营养剂,韩思诉没有吃任何东西,对着水池只能干呕,却吐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呕吐反应,韩思诉的眼角流出了几滴泪来。

  长时间的呕吐令他的小腹出现了不适的感觉,韩思诉低头摸着肚子,在安抚着还没有自主意识的孩子。

  “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就真的不要你了。”他威胁道。

  他胸前原本挂着的狄俄尼索斯号已经被取了下来,现在那条金属锁链底部挂着的是一个银色的指环,上面刻着漂亮的桂叶。

  韩思诉扯着胸前的指环,想要将它摘下来,但手指似乎失去了抓取东西的能力,一条短短的项链而已,却怎么也无法从脖子上拿掉。

  有一滴水从上方滴落,像阴云中落下的第一滴雨。

  他很羡慕江小羽。

  羡慕有人爱着他,想着他,也羡慕江小羽能肆意地爱着别人。

  而他自己,冲动,自私,睚眦必报,为了爬到高处不择手段,本来就是是阴沟里的老鼠,只配当别人的鹰犬,根本没办法幸福快乐的活在阳光下,更没有可能爱上任何人,也不配被任何人喜欢。

  他这辈子,所有可以称得上正面的感情都已经给了盖亚,那个他甚至已经记不清相貌的男人。

  至于亚伦……

  亚伦喜欢的人是天真明媚的江小羽,不是自私多疑的韩思诉,他懂,所以他要把亚伦推开,推得远远的,让他永远也发现不了自己的卑劣,永远记着阳光灿烂的江小羽。

  我怎么哭了呢?韩思诉想。

  他拿水冲了冲脸,把头发也弄湿了一些,又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将脸擦干,确认了好几遍不会被看出有哭过的痕迹,方才走出门去——

  韩思诉突然跑进厕所后,亚伦似虚脱般地倒在了沙发上。

  终于没人看着他了,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将情绪发泄出来了。

  亚伦想了很多,想到了他最亲的两位家人,在他还不懂事的时候就相继离开了他。想到了他尊敬的养父,派人将他绑着扔进了军队。还想起了他的挚友,在他的面前合上了双眼。接着又想起刚刚韩思诉讥讽的笑脸。

  他的爱人告诉他,他从未爱过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超市里的笑脸相迎,机甲展上的偶然相逢,共赴巫山时的欢快肆意,通通都是假的。

  当自己以为找到了可以相守一生的人的时候,殊不知对方在心里笑得有多开心。笑自己傻,连真心和假意都分不清楚。

  韩思诉走出门来,发梢带着湿意。他没有解释自己方才去做了什么,只对着亚伦笑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哭了,你哭得越厉害,我就越开心。”

  “至少我还能让你开心……”亚伦任着眼泪落下去,也不去擦,只呆呆地说道。他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自己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很累,迫切地需要好好睡上一觉,即便他今晚大概率会失眠。

  噌的一下韩思诉的火就被点了起来,他走到沙发边,想要打亚伦一巴掌,但没能下得去手,最终只捏着他的下巴,说道:“亚伦·休谟,你看清楚了,我是韩思诉,不是江小羽。你那些甜言蜜语的把戏,只会让我感到恶心,让我更加地讨厌你。亚伦,放弃吧,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即便有,那个人也已经死了。”

  亚伦木木地点了下头,又有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他保证道:“再给我一点时间,过几天我就不爱你了……一定。”

  浅淡的墨汁味弥散在空气中,若有似无,似乎连它也带上了哀伤。

  “我的少年啊,你在何方?你何日归来?你还爱我吗……如果你还爱我,请继续寄给我信件,几张纸,几行字……”

  看着韩思诉推门离去的背影,亚伦带着满面的泪水,无知无觉地哼起了那首Beta青年最喜欢的歌。

  你还爱我吗?你真的爱过我吗?你真的没有爱过我吗?

  只要你给我一句话,我就愿意重新追求你,重新来过。

  可是你却告诉我……

  你从来,从来没有爱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