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接待任务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0      字数:2722
  韩思诉原以为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在家里养胎直到生产结束,但事实上,只过了半个月,就被里奇给叫了回去。

  看见里奇的第一眼,韩思诉直接捂嘴干呕了一阵子,许久之后才能直起身子好好跟皇帝陛下讲话。

  “我看起来就这么恶心吗?”里奇幽怨地问道。

  韩思诉一边拿纸擦嘴,一边说道:“我就这样一直在家吐了半个月,吃什么吐什么,看见什么对着什么吐,喝口水都恨不得吐出来,不单单是针对你——虽然你确实让人看不顺眼。”

  里奇:……

  “我这次找你是有正事。”里奇说,“我决定联合联盟及其他四个国家,一起签订一个共同抵御宇宙非法组织的条约,各国使臣过几天就会抵达帝星共同协商。使臣在帝星期间,我需要几个身居高位的心腹全程陪同,你懂我的意思吧?”

  韩思诉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斜了里奇一眼:“我亲爱的陛下,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现在在养胎?你觉得我现在这副样子能帮您接待使臣吗?您就不怕我握手的时候吐别人一脸?”

  里奇为难地皱眉道:“联盟那边的人指名要你陪同……他们的外交官说,和韩将军打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不如这次就请韩将军陪同吧……你刚刚偷了人家的图纸,总不能再撂人家面子,弄不好明天就打四战了……”

  韩思诉拍案而起,怒道:“里奇·兰登!偷图纸可是你的命令!”

  里奇赶紧摆摆手,扶着韩思诉坐了下来:“别激动,孕中不宜情绪波动剧烈。我的错,是咱们,咱们刚刚偷了人家的图纸,人家不至于不知道,肯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把刚刚恢复的交情又给折腾没,所以咱们也得卖人家一点面子,你说是不是?”

  韩思诉被里奇气得肚子疼,喝了几口水,说:“你还知道我怀着孕呢?我给你卖命就算了,你侄子我儿子才多大,也得帮你给联盟那帮子人陪笑。”

  韩思诉这么说里奇就知道他是答应了,赶紧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殷勤得不得了。

  “我知道你的身体情况特殊,不会很忙的。联盟的人总共到帝星一周时间,前四天的开会你可以在家呆着不必过来,最后三天的参观和演讲,你陪同着过去就行了。不会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的。”

  “还有演讲?”韩思诉问。

  联盟派来的人是亚伦,让他到帝国军校演讲还是几个大臣亲自求来的。

  里奇清楚韩思诉单方面地跟亚伦不对付,怕他突然反悔不愿意去,决定先把人糊弄过去再说:“对,人家好容易来一趟,随便找个学校什么演讲一下,给学生们分享分享联盟的生活,也有利于两国未来的学生交流项目。”

  韩思诉点了点头,随后又想到了一件事,补充道:“但要先说好了,和以前一样,我不在媒体面前露面,所有照片打包给我审完后再发。”

  韩思诉不愿意在媒体前露面也不是一天两天,只要他愿意出现,里奇就谢天谢地了,立刻答应了他。

  联盟的使臣团如期到达帝星,韩思诉身为帝国方面的陪同官,自然是要去机场接机的。

  为了迎接联盟使臣,里奇特批了一个专用机场用来接机,机场安保工作做得极好,闲杂人等一律隔绝得要多远有多远,除了帝国方面的迎宾团外,方圆几里几乎没有别的人。

  韩思诉在专用休息室里跟伊凡核对使臣团今天的行程安排。

  “陛下在皇宫里准备了国宴,使臣团一下飞船就直接过去,之后再将他们的住宿问题安顿好,就暂时没有我们的事情了。”伊凡列了个表格,把每一项的时间都认认真真地标注在了旁边。

  韩思诉接过时间表看了又看,指了指最后一项,问:“我还得把陪他们到住宿的酒店才能回去吗?”

  伊凡点点头,说:“送佛送到西,您没有半路回去的道理。”

  韩思诉摆摆手:“行吧,别熬到太晚就行……等等,你把垃圾桶给我拿一个过来,我吐干净了再去见人,到时候总不能真吐人家一脸。”

  韩思诉对着垃圾桶吐了个昏天黑地,看架势想直接把胃给吐出来。

  “中将,原来怀孕要这么辛苦。”伊凡一个未婚Alpha,常年呆在军队,还是独生子,根本没见过几个怀孕的人。他站在一旁看韩思诉呕吐的架势,自己仿佛都感受到了一阵反胃。

  韩思诉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当初也不知道,不然肯定不留它。”

  这话刚说完,又一阵反胃感涌了上来,韩思诉赶紧求饶:“祖宗,我开玩笑的,留你,说什么也留着你。”

  见这次没吐出什么东西来,韩思诉才接过了伊凡倒的水,只拿来漱了口,不敢喝下去,怕过会儿见了联盟的人又想吐。

  “我听裴医生说,如果孩子的父亲是Alpha的话,有信息素的安抚可以缓解早期的反……”伊凡话说到一半,就看到韩思诉眼神中朝自己扔来的刀子,吓得一哆嗦,赶紧闭上了嘴。

  韩思诉朝他招了招手,伊凡不明所以,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想要远离中将,但清醒的头脑告诉他,只要往后退一步自己就完蛋了。

  韩思诉拉过伊凡制服前的领带,将人扯到和自己同一水平上,在他耳侧狠狠地说道:“你如果活腻了,大可直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伊凡这个人,怂的时候是真怂,这也是全军部这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他一个能常年呆在韩思诉身边的原因。

  韩思诉一发火,他立马道歉道成弟弟,恨不得直接下跪叩首。当然,他也清楚,韩思诉大部分情况下都只是吓唬吓唬他,只要他不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韩思诉就不会动真格的。

  军队里几个磕韩思诉×伊凡cp的小姑娘们,天天把韩思诉对伊凡的威胁当成变相的打情骂俏,有时还当着伊凡的面讲。

  韩思诉消了气,就靠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以确保自己过会儿看起来不那么憔悴——

  亚伦坐在飞船里,看着星星点点的星球,也在听萨米朝自己汇报行程。

  萨米和尚念经似的在一旁说,亚伦木着一张脸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江小羽,想把一切问个清楚,但又不敢见他,害怕江小羽承认他和自己在一起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图纸。

  飞船降落在了帝星机场,机场两边的草坪,站满了夹道欢迎的人。

  “我只要一想到过会儿要跟一群陌生人讲话就心烦。”下飞船前,亚伦朝萨米小声嘟哝着。

  萨米脸上已经挂上了职业性的微笑,但讲出的话却句句戳中亚伦的要害:“或许您可以选择立刻坐飞船离开,重新辞职,然后蹲在家里哭。如果您需要,我现在就可以通知帝国的人。不过,他们为您安排的接待人员是韩思诉中将,我觉得如果您现在辞职回去的话,会被杀。”

  “韩思诉也没有你讲的这么可怕吧……”亚伦心虚地说道。

  “确实,只不过根据我手中的资料,帝国所有得罪过他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或许他会因为您是他的“一生之敌”而格外网开一面,毕竟雅客塔战役里,您可是将他打得落花流水呢。”

  “打住,别说了,我这就下去,哪都不去。”亚伦本来只是觉得麻烦,现在被萨米一席话,弄得头皮发麻。

  草坪上,皇家乐队已经奏起了欢快的音乐,亚伦西装革履,从舱门走出,旁边跟随着精明能干的萨米小姐,使臣团的其他人则紧跟其后。

  对面,帝国的陪同团队也大步走来,为首的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韩思诉中将。

  亚伦期待地将目光投向对面。

  只见韩中将中等身高,一头漂亮的黑发,杏仁眼,薄唇……墨笔勾出的眉目,每一处像极了他的小Beta……

  韩思诉走到仍陷于恍惚中的亚伦面前,朝他伸出右手,道:“休谟上将,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