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它叫曲奇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0      字数:2851
  伊凡跟了韩思诉将近十年,直到今天才幸目睹过自己的这位上司示弱时的样子。

  伊凡不敢再耽搁,挂断通信后立刻扔下了半屋的同僚,飞也似地跑去医务室将裴医生给拽了出来。

  裴医生是个亚裔Omega,性取向模糊。他年龄不大,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自然卷,单眼皮,平日里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他和伊凡的关系不错,两个人经常插科打诨,在一起聊些有的没的。

  据军队里的小道消息称,裴医生和伊凡中尉其实是在酒吧认识的,两个人为了争一个Omega打了一架,最后好像打到了床上。后来两人在军队里偶然碰面时,双方都尴尬到飞起。

  伊凡过去的时候,裴医生正趴在桌子上,拿胳膊当枕头睡觉,口水留了半个手臂,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伊凡给拽了起来。

  “等等,你要对我干什么?”裴远大惊失色,抱着医务室的门把手不愿意跟他走,“AO有别,你可别乱来。”

  伊凡这才想起来忘记告诉裴远自己的来意了,便用最简洁的语言朝着裴医生说了一下中将的情况。

  裴远总结了一下伊凡话中的核心内容——中将现在需要你,你得马上过去。你问中将什么病?我不知道!受伤了没有?我看着不像。

  裴医生锤死伊凡的心都有了。

  好在舰艇上的检查设备都有用折叠技术压缩好的备份,裴远干脆和伊凡每人抱个箱子,把大概用得上的设备都给带了过去。

  裴医生赶到狄俄尼索斯号上的时候,韩思诉的情况非常不好,他整个人蜷缩在驾驶舱里,脸上透着病态苍白,薄唇上的血色也几乎完全隐匿。

  “中将,我现在需要给您好好检查一下,但在这之前我必须要知道您到底哪里不舒服,是胃部,还是腹腔?”

  韩思诉摇了摇头,他为人是有些不按常理,但不是个没有常识的傻子,这种突如其来地带着垂坠感的腹痛,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出现……特别是他在裴远到来之前,就在身.下发现了淡淡的血迹。

  “我怀孕了,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嗯……我希望你能帮我留住它。”韩思诉撑着最后的力气说道。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只有保住这个孩子,至于余下的,等疼痛缓解了以后再说吧。

  伊凡和裴远同时目瞪口呆,但裴远好在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单手拽了拽呆若木鸡的伊凡,开始迅速解压装置为韩思诉治疗。

  韩思诉中途就疼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处在了医务间的病床上。

  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急得乱转的伊凡。

  “中将,您醒了?还好吗?还有不舒服的感觉吗?”虽然韩思诉平时总是又凶又严厉,但伊凡还是非常在意这个于自己有着知遇之恩的将军的。

  韩思诉背靠着枕头支起半个身子,按了按小腹,直接无视了伊凡的问题,朝裴远问道:“它还好吗?”

  伊凡默默转过身去,果然自己还是不太能接受中将怀孕的事情。中将兴冲冲地往联盟跑了一趟,说是去报复自己的宿敌,结果一个人去的,回来的时候居然又揣了个小的……这真的能算报复成功吗?

  “姑且算是没有大碍,但以后您要多多注意了。Beta的生殖能力本身就弱,前两个月您又操劳过度,之后整个您孕期都得时刻小心,不能剧烈运动,不能有大幅度情感波动,不能……”裴远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他是产科出身,之所以跑来军队当军医,是因为家里的关系足够硬,这位二世祖也厌烦医院里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才到不怎么对口的军队里工作。反正疗伤和常规检查这种基本功他都会,大型的手术上面有专家顶着也轮不到他。

  韩思诉蹙了下眉,打断了他的话:“不如你直接告诉我,我还有什么事情是能干的吧。”

  “呼吸?”眼看着Beta中将的脸上越发低沉,裴医生赶紧改了口,“我开玩笑的,您别当真。其实正常生活也没有太大问题,您只要记住千万不能做奔跑之类的剧烈运动……当然,房事也请节制,然后注意休息,工作上的事情暂且停一停……嗯,我的意思是,至少头三个月,不要让自己太劳累,当然还有一些琐碎的事项,我会做成一个文档发给您。除此之外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韩思诉“啧”了一声,不耐烦地说了一句“麻烦”。星际海盗是肯定不能继续打下去了,好在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一些扫尾工作。

  “但也有好一些的地方……Beta的生殖系统比较脆弱,产.口也要比Omega小上许多,这也就意味着,您整个孕期肚子都不会太大,至少孕晚期的时候行动会比较方便。”

  韩思诉现在没有心情去管这么久之后的事情,他拿食指指了指伊凡身后的垃圾桶,说:“伊凡,把那个给我递来。”

  伊凡冷不丁地被上司喊了名字,一个激灵从太虚神游了回来,献宝似的把垃圾桶捧到了韩思诉身边。

  韩思诉侧过身子,干呕了好一会儿,但除了些水外,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裴远给他递了一杯漱口用的水,说:“这是孕早期的正常反应,孩子才两个多月,呕吐,乏力,睡眠不足都是常见的事情。”

  “会持续多久?”韩思诉问。

  “不好说,要看个人情况,一般四个月左右就会消退。之后我会给您开一些营养剂,如果您实在吃不下饭,可以喝一些,但为了孩子,我还是建议您努力吃一些饭菜。”

  韩思诉瞥了裴远一眼,冷冷地说:“从前有人跟我说过,人活着只需要为自己就够了,这也是我十五岁以后的人生准则。所以,我不会为了任何人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明白了吗?”

  久闻韩思诉喜怒无常,裴远今天是彻底见识到了,他立刻认怂道歉一气呵成,这才安抚住了韩思诉。

  “伊凡,你去朝其他几个人说一下,因为身体原因,过几天我会提前回帝星,后续的扫尾工作,交给卡特他们做吧。”——

  韩思诉说一不二,在舰艇上修养了几天后,他就带了一队士兵提前回了帝星,并在临走时以不想更换医生为由,捎上了裴远。

  他回到帝星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皇宫里面见帝国的皇帝,他的老友兼同窗,里奇·兰登陛下。

  “剪短截说吧,我怀孕了,需要在家修养。”韩思诉直截了当,完全没有丝毫隐瞒。毫不意外的,里奇和皇后两个人也如同前几天的伊凡和裴远,双双愣住了。

  “你在开玩笑?”里奇太了解韩思诉的性格,让自己的这位朋友亲自生个孩子,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一样。

  韩思诉喝了口茶,问:“我像是开玩笑吗?”

  皇后乔吉倒是直接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是谁?”

  韩思诉考虑了一下,最后觉得亚伦·休谟这个名字实在是过于难以启齿,为了不被耻笑,他选择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它是我的孩子。”

  “你说不知道?!韩思诉,你疯了。”里奇说。

  韩思诉怂了怂肩,反问:“你今天才知道?”

  里奇有气无力地坐下,认命似的嘟哝道:“我早就知道,可我还是对你抱有侥幸心理。那你打算留下这个孩子吗?”

  韩思诉摸了下小腹,朝里奇郑重地介绍道:“它叫曲奇。”

  韩思诉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他要这个孩子。

  “算了,你的事我一向管不了,只要你乐意就行。”堂堂帝国的中将,未婚先孕,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里奇被他气得不轻,但又说不了韩思诉什么,只能把气憋在心里。

  乔吉拍着里奇的背,给他顺了顺气,朝韩思诉说:“你孕期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来问我,我会帮你的。”

  韩思诉弹了个响指,朝乔吉道了声谢:“暂时没有,我现在又累又困还一直想吐,只求能回家好好睡上几天,如果有事光脑联系,回见!”

  韩思诉走后,里奇倒在乔吉怀里,委屈地说:“我觉得自己迟早得被韩思诉给折腾死,我该怎么给我的百姓们解释,他们的中将被人莫名其妙地搞大了肚子的事情。”

  乔吉给里奇顺了顺毛,道:“你先想办法解决掉星际海盗,还有你那个各国联合公约的事情,再想怎么处理韩思诉这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