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应激反应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06      字数:2296
  亚伦带着韩思诉回到阿波罗号上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

  使用药剂催化出的Omega信息素实在是过于霸道,抵御它用尽了亚伦全部的意志。

  “亚伦,你身上好烫。”韩思诉抱着倒在自己身上的亚伦,作为他的支撑,努力将他扶起。

  亚伦口中重复着无意识的音节,韩思诉仔细辨认了片刻,发现他说的是“小羽”。

  可是小羽又是谁呢?我是韩思诉,全星际都知道的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

  萨米中尉带着支援匆匆赶来,看着状态明显不对的上将,赶紧将医生喊到了机甲上。

  医生给亚伦做了大概检查,得出的结论是抑制Omega信息素所带来的应激反应。

  “我这里有抑制剂,如果有需要,我现在就可以就可以给将军打上一针……不过,相信你们听说过堵不如疏这句话,抑制剂只能暂时缓解这种反应,我的提议是如果将军的O……Beta在身边的话,还是疏解一下会比较好。”

  韩思诉羞怯地点了点头,表示愿意配合,但他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大概需要多久,亚伦才能恢复正常?”

  “Alpha的应激反应不像Omega的发情期那样需要经历三到五天,按照个人体质不同,时间也会有所变化,但平均数据是六个小时左右。”

  六个小时,也足够人受的了。

  萨米用最快的速度为将军和小Beta找了一家小旅馆。

  “虽然环境简陋了些,但它是离得最近的了,相信将军清醒过来后也不会介意的。”她说。

  萨米将通过压缩技术折叠的阿波罗号交给韩思诉:“这是阿波罗号,你们回去的时候应该用的到。怀特家的事情我会直接交给首相大人处理,希望将军清醒之后,您可以通知一下他。”

  萨米离开后,韩思诉端详了压缩成桂冠戒指的阿波罗号片刻,将它戴在了手上。

  亚伦意识混沌,本能地靠近韩思诉,吻了一下他戴着戒指的手指,然后又吻了吻他的唇。

  【亚伦从后面揽着韩思诉,将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抬起他的头,迫使韩思诉以仰视的姿态同自己接吻。

  唇舌交接,两人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分不出彼此,韩思诉的口腔里,充满了墨水的味道。

  韩思诉解开亚伦的皮带,触碰到了硬物。

  “休谟将军就这么迫不及待?”

  亚伦当然无法用言语回应他,只遵循着身体的本能,横冲直撞起来。

  韩思诉拽着亚伦细碎的金发,在他耳侧说:“你给我轻点,听到没有?”

  亚伦似乎听到了这句令人血脉喷张的威胁,动作竟真的变得轻柔。

  韩思诉又踢了他一脚:“让你轻你就轻?给我卖点力气。”

  亚伦迷惑了,不知如何是好,竟停下了动作。

  韩思诉:……

  “算了,我自己来。”韩思诉将人推倒,趴在了他的身上。】

  只要一想到亚伦现在这副样子是因为一个Omega的信息素,韩思诉的心情就极度烦躁,恨不得直接将人打一顿。

  没用的Alpha,一闻到Omega的信息素就立刻溃不成军。

  如果我是个Omega,你早就死我手里不知道多少回了。

  ……

  亚伦握着韩思诉的手,引着它移到对方的小腹处,说:“小羽,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我和你,组成一个家庭,永远在一起,永远不……”

  韩思诉扬起头吻着亚伦的嘴角,打断了他的话语,淡淡地笑道:“回到家里再说行不行?不要在这里……”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仍记得自己的目的——在亚伦最爱自己的时候离开这个男人,给予他最致命的打击。

  他知道亚伦想要向自己求婚,但他私心不想听到这句话。这句话是他给自己订下的魔咒,是会让灰姑娘变回原样的午夜时钟,亚伦说出来之际,便是他离开之时。

  韩思诉向来只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他知道自己在拖延时间,但他却不打算弄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背后的理由总归是无聊的,不是吗?——

  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韩思诉翻了个身,将头靠在亚伦的胸前。

  亚伦还在睡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睡上一个好觉了。他意识模糊地摸了摸韩思诉的头,确认小Beta安然无恙地躺在自己怀中,才又放心地陷入沉睡。

  韩思诉躺了一会儿,有点无聊,背对着亚伦开始检查光脑的信息。

  伊凡像失踪了一样,根本没有一条信息传递过来。但韩思诉现在腰酸背痛,没有心情去质问自己没用的副官。

  “小羽。”

  听到亚伦的呼唤,韩思诉关闭光脑,翻身与他面对面,吻了一下他的唇角,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喊一喊你。”

  “嗯,我在呢,哪里都不会去。”韩思诉像个在哄孩子的家长一样,轻轻拍了一下亚伦的后背,“一直都在。”

  亚伦紧紧地抱住韩思诉,说:“我保证只有这一次,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我不会让尼洛再次出现在你的身边,你之后还是去做你喜欢的工作,我会尽我所能地保护好你。”

  “我是不是很没用?”亚伦继续说道,“一个联盟的将军,居然连自己的Beta都保护不好。”

  “你也不能二十四小时盯着我看呀,总有疏忽的时候。而且尼洛也没有对我怎么样,你说是不是?”韩思诉安慰道。

  “他敢?他应该清醒没有对你做什么,否则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的。”亚伦深蓝色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危险。

  原来这个人也能露出这种表情,韩思诉想。

  “对了!”韩思诉从床上下来,一不小牵扯到的酸痛肌肉令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笑着拉开了窗帘。

  大片的阳光照进屋子,小旅馆的外头是大片的草地。

  “这里是赫尔星!那首歌的家乡。”也是盖亚的家乡。

  绿油油的青草上,又几只正在埋头吃草的羊,韩思诉拉开窗户,让微风灌进房间,令墨水味散了出去。

  树下的牧童吹着长笛,笛中倾泻而出的曲调是盖亚教给他的《信件》。

  “烟雨朦胧,马蹄踏踏,年轻的邮差走在乡间的小道……”韩思诉跟着旋律轻轻唱起。

  “路边的邮筒,噼里啪啦,是雨在催促它。”亚伦跟着和道。

  两人的嗓音一个欢快,一个低沉,放在一处,竟无比地悦耳。

  “多亏了你唱起它,才让我想起了自己是谁。我小的时候,妈妈常常唱着这首歌哄我入睡,她告诉我,我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无论我走得多远,都愿意等待我的人,或许是Omega,也可能是Beta,我们两个会走过漫长的光阴。到那时,我可以为他唱起这首歌……”

  “我已经遇到那个人了,对不对?”

  小Beta沿着床爬到高大的Alpha的身边,轻柔地与他接了个吻。

  他笑着说:“没错。”

作者有话说:

省略号见微博@江咚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