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来标记我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06      字数:2901
  一道铁笼,外面是尼洛,里面是韩思诉,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俱是一笑。

  “我说过,我有得选。”

  尼洛骄傲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甘心向着韩思诉屈服,他看向韩思诉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铤而走险的办法……还好为了不时之需,提前准备了那个东西。他转身朝戴维交代了几句,然后回首对韩思诉说:“但我也说过,你没得选。”

  戴维匆匆出去,片刻后带着一个托盘,神色犹豫地站在了尼洛的身边。

  Omega少年伸出纤细的手指,想要去触碰银制托盘中的注.射.器,却被戴维按住了手。

  “少爷……三思。”戴维平静的语气中杂了一丝包含关切的迟疑。

  尼洛的桃花眼朝着戴维瞪去,抽.出了被按住的手:“闭嘴。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戴维躬了下身,又恢复了方才优雅却又冷漠的样子,朝着尼洛淡淡地道了声歉,退在一边当起了背景板。

  尼洛拿着银色的针管,在韩思诉的面前晃了下,说:“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Alpha在你的面前标记别人,而你,无能为力。”

  银色的针.管刺入Omega少年的小臂,淡粉色的液体顺着针.管流入静脉。

  顷刻间,桂花糖的味道浓烈了起来,整间屋子都好似浸泡在了糖浆当中。

  “戴维……出去守着,除了亚伦,谁都不许放进来。”这药见效很快,尼洛的体温已经开始不断攀升,他有些不太站得住,只靠着墙边,一边喘息一边尽力把需要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让这边所有的Alpha全部撤离,记得要快。”

  “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换。”韩思诉靠在栏杆边,看着满脸红云的尼洛说道。

  “你什么意思?”尼洛喘着粗气问道。他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Alpha占有自己,除了身体上的交流外,他的脑子里没办法想其他的事情。

  韩思诉指了指身后,气定神闲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这边有床,在地上总归会不太舒服。”

  “你!”

  尼洛想不明白,为什么都到了这种时候,这个Beta还能如此地镇静,这是一个未经世事的男孩该有的样子吗?——

  自从韩思诉失踪,亚伦就没能能睡个好觉了。只要一入梦,他就会看到自己的小Beta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里,杏眼溢满了泪水,表情惊恐地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亚伦……亚伦……”每一声都充满了绝望,像深夜的鬼魅。

  他从噩梦中惊醒,看到身边的空荡荡的枕头,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人挖去了一块。

  “小羽……你在哪儿?”

  亚伦蜷缩在一处,抱着臂膀,想哭又哭不出来。

  一定是因为我,不管什么原因,他被人绑走全都是因为我。

  我还不够强大,连自己的Beta都没办法好好保护。

  他自责着,愧疚着,渴求着自己的小Beta平安无事,还能对着他甜甜地笑。

  亚伦得到的所有线索都指向了尼洛·怀特,自己挚友的弟弟。

  他想不通尼洛绑架韩思诉的理由,更没有时间去琢磨。

  理由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小羽。

  小羽,他的小羽,他放在心尖上的爱人,到底被人藏在了哪里?

  对方非常狡猾,至少换了两批不同组织的人,才将韩思诉带去了最终的目的地。

  亚伦动用了一切手段监视尼洛,直到万念俱灰的第四天才发现了马脚。

  尼洛的飞船驶向了赫尔星的边境。

  亚伦猛地想起,怀特家祖籍是赫尔星人,与自己的妈妈是同乡。尼洛肯定会把人藏在自己的大本营里。

  阿波罗号被亚伦从研究所带出,并以最快的速度跟上了尼洛。

  怀特家祖宅的地下酒窖里,甜腻的桂花糖气味挥之不去,亚伦并不知道那扇门的背后有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他只迫切地想要见到他的小羽。

  标记一个发.情的Omega是Alpha的本能,这种本能扎根进灵魂,像被深埋的炸弹,只等着有人引燃导火线,然后,所有的能量喷薄而出,将一切理智炸得四分五裂。

  军校里的Alpha们,要上的第一课就是如何抵制标记本能。因为标记会令AO双方卸下一切防备,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恋人。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敌方有意派遣一个Omega特.务,Alpha军官极有可能会在药物的催化下对对方进行标记,并在本性的驱使下告诉对方相当机密的军事情报。

  可战胜本性是一件极度困难的挑战,没有几个Alpha可以抵挡来自Omega的诱惑,军校每年的试炼中,几乎所有的Alpha都是依靠抑制剂和信息素隔绝剂的帮助才得以成功完成试炼的。

  不幸的是,亚伦也不是例外。

  他来得匆忙,身边根本不可能带着药剂,推开那扇门的一刹那,就在桂花糖的浪潮中迷失了自己。

  墨水浸泡着桂花糖,将桂花糖变得刺鼻,将墨汁变得甜腻。

  韩思诉靠在栏杆边,看着一步步走向Omega少年的愚蠢Alpha,一句话也不想说。

  尼洛红着脸颊,朝亚伦伸出软绵绵的手臂。

  “亚伦哥哥,快过来,来标记我。”

  亚伦神智已经陷入了混沌,如此高浓度的Omega信息素他还是第一次闻到,没有耐受性,更何谈从中恢复意识。

  Omega少年的低语如同海妖塞壬的歌声,蛊惑着亚伦走向对方,抱紧对方,标记对方。

  亚伦像一头未能开蒙的幼兽,只遵循着本能,一点点地舔.舐着尼洛,用嗅觉去寻找发出甜腻香气的地方。

  他的犬齿朝着尼洛脖颈后的腺体方向移动,企图将那里咬破,然后再解开衣物,进行一场彻底的标记。

  “如果有一日,你拉起他人的手,请你离去,不必再朝我诉说。如果你还爱我,请继续寄给我信件,几张纸,几行字……”

  恍然间有歌声传来,带着淡淡哀思。

  这歌声像暗夜里的灯塔,透过层层迷雾,直接照进了亚伦的心灵,使迷失在塞壬歌喉中的水手重新想起了自我。

  不是这个味道!

  亚伦猛地恢复了清醒。

  自己想要标记的人,并不是带着甜腻桂花糖味的Omega,而是一个用着清清爽爽沐浴露的小Beta,圆圆的眼睛,小小的虎牙,笑起来明媚灿烂,像夜晚的烟花。

  “小羽!”亚伦将尼洛推了出去,冲向关着韩思诉的牢笼,“小羽,我带你走。”

  韩思诉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唱起那首歌,大概是因为不想看着亚伦在自己的面前这么没羞没臊,更不想让自己的报复计划因为尼洛的扰乱就此落空。

  关住韩思诉的牢笼用的是指纹锁,亚伦掩住口鼻,将倒在一旁的尼洛带到锁前,把他的指纹试了个遍,终于打开了门。

  功亏一篑,尼洛气愤却没有丝毫办法,他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遑论完成自己的计划。

  “亚伦,你终于来了。”韩思诉飞奔着跑出笼子,像一只快乐的麻雀,扑向了自己的Alpha。

  亚伦将小Beta紧紧抱在怀中,恨不得将眼前这人融进自己的骨血,再不会使他受到一丝的伤害。

  “亚伦,疼……”

  直到小Beta微弱地发出声音,亚伦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用力过猛,弄疼了小Beta。

  “你有没有受伤?这些天过得还好吗?”亚伦吻着韩思诉的眼角,柔声问道。

  “没有,尼洛并没有对我怎么样。”

  亚伦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尼洛这个人。

  “尼洛·怀特,你欠我一个解释。”亚伦很生气,却拿尼洛没有办法。且不说他动了尼洛会被怀特家族记恨,就仅仅尼洛是盖亚的弟弟这一点,他也得给尼洛一个解释的机会。

  “我爱你,亚伦哥哥……我爱你。从小我就喜欢你,你的另一半只能是我。江小羽不愿意离开你,我就用这种方法让他从你身边离开……”尼洛面带潮.红,全身都在抖动,“亚伦哥哥,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尼洛,你是盖亚的弟弟,我也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弟弟。可我不爱你,我爱的人是小羽,无论他在不在我身边,我都爱他。如果他离开我,我会尽我所能地找到他,只要他还爱着我一天,我就会永远爱他。”

  “即使你发现你认识的江小羽根本不是真正的江小羽?”尼洛只是心有不甘,并不知道自己未经思考问出的话语竟直指了某些亚伦并不知道的真相。

  亚伦未经思考,直接说道:“我爱着的小羽,是和我在一起时的小羽,我所见到的,就是真实。”

  亚伦像一座山,死死地护着韩思诉,眼睛则充满敌意地看向尼洛,未能发现自己身后那人,在话落时分,露出了讥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