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多年执念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04      字数:2734
  生日晚宴一晌贪欢,仿佛触碰到了什么难以言喻的开关,亦像潘多拉的手触碰到了魔盒,让总是小心克制的亚伦变得如同一头春日里的兽。

  从客厅到阳台,从卧室到厨房,每一处,每一片,都胡闹似的染上了从未有过的色彩。

  韩思诉很享受这种欢愉,也喜欢这样的亚伦,虽然他知道,快乐总是短暂,黑暗也总有来临的时刻,但他愿意在夜色到来之前尽情享乐,不留遗憾。

  十二区的清晨总是悄然而至的,阳光斜斜地扫在卧房里,闹腾腾的铃声惊破了从前夜开始的漫长宁静,韩思诉颇不耐烦地关掉了闹钟,离开了枕头。

  旁边一如既往地已经空了。亚伦的作息实在是规律得过分,即便是雨天不能晨跑,他也要去隔壁的健身房里跑一会儿步。

  韩思诉确认了一遍光脑,距离那天晚上已经过了一周,伊凡中尉迟迟未能找到他想要的详细资料,这令韩思诉非常恼火。

  “中将,有一些信息似乎被刻意遮挡了,我们的人需要时间。”伊凡是这样回答的。

  时间?

  韩思诉哂笑一声,算了,天天要时间,时间,结果最后连盖亚的真实身份都是自己亲自打探到的。

  都是废物。

  但他今天心情不错,决定给自己的副官一次证明实力的机会:“最后一次,如果你还是不能找到我想要的,亦或者我在你之前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情报的话,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我滚出军部吧。”

  软弱可欺的伊凡中尉吓出了一身冷汗,再三保证一定会很快查到详细的资料。

  韩思诉轻哼一声,伸了个懒腰,然后从床上跳了下去,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洗漱了一通。

  他的脖颈间有很多亚伦留下的印子,红红的,像随风起舞的虞美人。

  虞美人,这个比喻很妙,韩思诉对着镜子咧了下嘴,然后走顺着楼梯到了一楼。

  餐厅里,不出所料地已经摆上了刚刚做好的早餐,厨房里水声哗哗作响,是清洁机器人在打扫卫生。

  俊美的Alpha已经穿戴整齐,黑色的西装一丝不苟地套在身上,平白多了一丝禁欲感。

  “今天不是周六?”韩思诉拉开椅子坐了下去,随后问道。周六亚伦不必工作,他一般不会出门,只随便捡上一件能穿的衣服套上,在家里研究菜谱罢了。

  “嗯,但我需要出门办件事情。”亚伦解释,“大概到晚上才会回来,回家的时候正好可以接你下班。”

  韩思诉咬了一口三明治,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事情,还需要你亲自跑一趟?”

  “去给我的一位旧友扫墓,我约了他的弟弟。”

  是盖亚?

  我和你一起去。

  这句话韩思诉差一点脱口而出,但他非常及时得打消了念头。

  迟早是要亲自去一趟的,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这样啊,那你早去早回。”

  韩思诉吃完早餐,在亚伦脸颊上轻轻盖了一个吻,然后又快快乐乐得去了工作岗位。

  亚伦和尼洛约的是上午十点,他看了一眼时间,也准备出发了。

  盖亚被葬在怀特家族的家族墓地里,作为亚伦最好的朋友,这个年轻人永远地留在了二十七岁的。

  亚伦永远无法忘怀盖亚离开的那天。

  浓重的血腥味,刺鼻的消毒水味,还有血淋淋的腺体垂死挣扎一般发出的猛烈信息素味道。

  前一秒还同自己插科打诨的挚友,下一秒就撒手人寰。陡然大悲,宛如平地裂开了一条深渊。

  “亚伦,我不后悔,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做。”那声音苍白无力,每个字都带着抖动,并且越来越微弱。

  “请你帮我……帮我处理好一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我的亲人,我的弟弟……我知道你做得到。我的朋友,我们来生再见,希望到那时,我会是一个……”

  声音戛然而止,亚伦知道盖亚最后想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难过。

  很快就到了怀特家,亚伦在纤细的Omega少年的陪同下,再次踏入了后山的这片墓园。

  照片上的青年人,有着和他的弟弟一样的亚麻色头发和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他们都说我和哥哥越长越像了,真是奇怪,我哥哥明明是个Alpha,我们两兄弟却如此之像。”尼洛站在墓碑前,眼神中充满了怀念。

  亚伦没有回答,之前晚宴的时候灯光昏暗,亚伦的目光并未在尼洛的脸上停留太久。

  今天当他看着尼洛站在盖亚的墓碑前的时候,他突然理解了他的养父,原来,看着和故人极为相似的面孔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时,真的会产生一种恍惚,好像那个人还活着,从来没有离开过。

  或许我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跟父亲谈一谈了,亚伦想,谈谈我的生父,谈谈我们之间的隔阂,谈谈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聊过的一切。

  “我哥比我大了十多岁,虽然他很早就去了军部不怎么在家,但他一直对我很好,每次回家都会给我带礼物。我六岁的时候,父亲逼我学钢琴,我不想学,就偷偷给哥哥打电话。结果哥哥第二天就偷偷从军部跑回了家帮我。”

  “我十二岁的时候,我哥和你去奥拉星出任务,他答应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份礼物,结果我等了十九年,迟迟未能等到。”

  “亚伦哥哥,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讲一讲我哥当时到底经历了什么?”

  亚伦并未发觉,话讲到最后,Omega少年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阴沉的神色。

  亚伦站在挚友的墓碑前,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尼洛,然后讲了他已经朝每个心存疑虑的人说过了无数次的故事。

  “……我们的任务圆满完成,但却在返程的之际碰上了星际海盗,盖亚他为了保护平民,受了重伤,最终在一个简陋的小诊所里因为失血过多死亡……我很抱歉没能保护好他,也一直很自责。”

  尼洛失望透顶地听完了亚伦的话,这套说辞他已经在盖亚的葬礼上听过了一次,和上次一样,一字不差,未见丝毫漏洞。可他偏偏不信。

  亚伦的嘴很硬,人前人后永远是同一套说辞,关于那天的资料也很完整,完整得过了头。,一直有传言说是盖亚挡了亚伦的路,被他刻意杀害并推给了星际海盗。

  尼洛自然也是不信的,他知道亚伦不是那样的人。

  因为他不信,所以他更加想要挖出被亚伦有意掩盖的真相,想要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韩思诉刚刚从更衣室里出来,就收到了亚伦的留言。

  “小羽,我今天可能会晚一些回去,来不及接你下班了。你从超市带一些想吃的食材回家,等我回来做给你吃。”

  晚一些回来?是因为那个Omega小美人?

  猛然间韩思诉仿佛闻到了墨水和桂花糖混在一起的味道,甜腻苦涩,令人作呕。

  他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去,胸腔莫名闷得难受,泛起了意味不明的酸涩。

  和你的小美人在一起,非要告诉我做什么?神经病。说到底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韩思诉将自己的不满情绪归因于对亚伦的厌恶,毕竟是斗了快十年的宿敌,时不时地看他不爽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他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买了点打折食材,并暗中为自己的勤俭持家天赋点了个赞。

  挺好的,以后过日子省心。

  呸,什么以后,过什么日子,省的哪门子心。呆在亚伦身边几个月,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江小羽了吗?

  韩思诉骂了自己一通,哼着歌往家的方向走去。

  刚刚离开超市十多米,韩思诉灵敏的听觉又捕捉到了非同寻常的脚步声。

  又被人跟踪了,又是在下班的时候,还是同样的一条路上,韩思诉有点头大。

  不过不同的是,这伙人明显比Alpha经理雇佣的那几个小混混要嚣张得多,青天白日就想着动手,完全不顾及路上来来往往的人。

  韩思诉脚步一顿,再次拐进了之前的那条小巷,在确认目标们已经跟上后,他转身勾起了一个阴冷的笑:“说吧,这次又是谁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