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包养关系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8:59      字数:3140
  一墙之隔的办公室内部,亚伦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甜甜的恋爱中,并不知道外面求知欲旺盛的科学家们差点闹翻了天。

  “亚伦,萨米小姐为什么称呼你为上将?”韩思诉坐在沙发上,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困惑地看着自己的Alpha。

  在韩思诉到来之前,亚伦思考了好几种告诉韩思诉自己真实身份的方式,但终于到了这一刻,他又将打好的腹稿悉数扔在了一旁,选择了最简短的版本:“因为我姓休谟,是联盟的将军。”

  “咦?”Beta青年似乎并未听懂亚伦的话一般,反应慢了半拍,消化了好久,才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语无伦次地说道,“亚伦·休谟?你,你是亚伦将军?我居然没有认出来你!天呐,我居然在和亚伦将军在谈恋爱!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将军还给了我一个告别吻。完了,我是不是要成为联盟全体Omega和Beta还有一部分Alpha的公敌了?”

  小Beta虽然有点过分激动,但显然接受良好,亚伦松了口气,按住了差点开始跳舞的Beta青年,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在你面前,我只是亚伦,并非联盟的将军。”

  韩思诉羞涩地捂住了额头,他朝上看向亚伦,圆溜溜的杏眼像两颗挂着露水的葡萄,眼睛一眨一眨的,然后弯了弯嘴角。

  亚伦揉了一把韩思诉细软的黑发,问:“我的午餐呢?”

  韩思诉这才匆匆忙忙地打开在茶几上放了许久的饭盒,将里面的三明治献宝似的放在了亚伦面前:“我不会做菜,这是我在连锁超市买的,新口味……其实没有你做的好吃。”说到后面,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亚伦借过三明治,笑着问:“我做的菜很好吃吗?”

  韩思诉疯狂地点了点头。

  “就那么喜欢?”

  “嗯,特别特别喜欢。”

  亚伦又忍不住将手插.进韩思诉发间,顺着他的发丝轻抚了两下:“那我给你做一辈子。”

  “嗯!”韩思诉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韩思诉给亚伦带的三明治是努比鱼肉的,是亚伦妈妈的故乡赫尔星的美食,他们之前在三区的餐馆里吃过一次。

  亚伦咬了几口三明治,发现自己的Beta一直盯着自己,便停下了动作,将三明治递到了韩思诉的面前:“尝尝看?”

  “我过来的路上已经吃过午餐了,我不是想吃你的三明治。”韩思诉快速地摆了摆手,然后一脸崇敬地说道,“亚伦,你也太厉害了吧。打仗这么厉害,体能又好,做菜做得又好吃,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吗?”

  在小Beta真挚的眼神下,亚伦有一瞬间误以为自己真的是神明——

  送走了韩思诉,亚伦又回归到了混吃等死的工作状态。研究所里的那群疯子或许是从萨米口中打听到了什么他们想要了解的东西,也可能是韩思诉的出现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竟然放弃了在亚伦周围晃来晃去的行动,下午的时光反而过得异常清闲——如果没有首相大人在亚伦下班之前发来的信息的话,就更加完美了。

  首相的信息是在离工作结束只剩一刻钟的时候发来的,内容很简短,希望亚伦今晚可以回家一趟。

  首相所指的“家”,是亚伦从小长大的地方,而首相本人,则正是那位将亚伦强制送入军队的养父。

  首相姓顾,全名顾铮,是一位二百岁出头的亚裔男性Alpha。

  “父亲,您找我有事吗?”显然,不喜爱表达情感的顾铮突然联络亚伦,肯定不可能是因为想念儿子。亚伦拨通了顾铮的号码,企图将麻烦的事情在通讯中解决,毕竟他还要赶着回家为自己值夜班的小Beta准备晚餐。

  光脑的投影里出现了一个相貌儒雅的中年男性,他已经不再年轻,眼角生了一些皱纹,但这些都难以掩盖他英俊的外表。

  顾铮的气质举止有些像在大学里搞研究的教授,很难想象出他出身军队,曾在战场上与老休谟将军,也就是亚伦的亲生父亲,并肩作战过。

  在见到亚伦的瞬间,顾铮的眼神中难以抑制地流露出了一种意味不明的情绪,看起来仿佛在透过眼前的这个金发青年,怀念着什么人一样。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蹙眉道: “你先回家再说。”

  亚伦不明所以,只能给韩思诉发了今天不能回家的讯息,之后收拾东西,开车回了自己在一区的家。

  顾铮一直没有结婚,家里除了他,只有一个管家和几个佣人。

  管家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少爷”,然后说:“老爷在二楼的书房等您。”

  二楼的书房很大,里面放满了顾铮这些年的藏书。亚伦进去的时候,顾铮正坐在书桌边,拉开着一侧的抽屉,低头看着抽屉里的东西。

  那个抽屉常年是锁着的,顾铮心情不好,或者没事做时,常常会一个人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对着抽屉里的东西发呆。

  亚伦年幼时,有一次在书房玩耍,意外发现了本该挂在抽屉上的旧式锁没有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孩童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打开了那一节抽屉——里面空荡荡的,只摆了一张倒扣着的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是两个年轻军人的合影,其中一个是顾铮,另外一个则是亚伦从未见过的男性,他有着一头金发,浅蓝色的眼睛。

  直觉告诉亚伦,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利奥·休谟将军。

  偶然间窥见了养父对生父不同寻常的感情,对年幼的亚伦来说是一件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特别是当他渐渐长大,相貌逐渐与相片上的男人重合,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养父看着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复杂时,亚伦越发难以像从前一样亲密地与顾铮相处。

  两人矛盾的彻底爆发,则是因为参军事件。

  亚伦和所有Alpha一样喜欢机甲,但对他而言,机甲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的兴趣罢了,他从未想过要亲自坐在机甲的驾驶舱里。

  其实,比起军人,他更想当一个厨师,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厅,每年只工作六个月,余下六个月周游星际,品尝各个星球的美食,四处结交朋友,像一个潇洒的侠客一样。

  但顾铮显然并未给予亚伦做选择的权利,直接将尚未成年的小Alpha送进了军队。

  亚伦难以接受养父的一意孤行,他认为顾铮只不过是将自己对故友的思念强加在了他的身上。他是亚伦·休谟,是利奥·休谟生命的延续,却并非利奥生命的复制。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生父是军人,就被养父送去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的军队。这种理由实在是过于荒谬。

  亚伦当时也不过十几岁,还是个孩子中的孩子,他什么也不能做,咬着牙坚持在自己不喜欢的地方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甚至站在了最顶点。

  三十多年过去,虽然这对父子表面上仍是父慈子孝的模样,但他们彼此都清楚,横在他们之间的裂缝并未能随着时间而消弭,反倒是越来越大。

  “父亲,您这么急着把我叫回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亚伦径直走到书桌正对面的皮质沙发前,坐了下去,接过管家为他倒的茶后,才问道。

  顾铮的两眉之间皱起了很深的痕迹,像刀刻上去的一样。他将照片放回抽屉,仔仔细细地上了锁,然后问道:“我听说你包养了一个Beta?”

  亚伦倒吸了一口气,拼命忍住了自己的怒火。

  包养?

  这个词被放在自己的小Beta身上,简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我和小羽是在认认真真地谈恋爱,并不存在包养关系。”亚伦解释道。

  顾铮轻哼了一声,良好的教养令他压抑住了自己的不屑:“一个大学都没上过的超市收银员?你朝我说你们在谈恋爱?你们是不是还想要结婚?我倒宁愿你们是包养关系……如果利奥还在,他一定会责怪我没有好好教导你的。”

  “这是我私人的事情,您无权过问。”亚伦很反感顾铮在这种时候提及老休谟将军,更反感他用这种语气谈论韩思诉。

  顾铮看上去也面带愠色,显然对亚伦的回答极度不满意。在他看来,对等的家世是一份美满爱情的基础,两个无论观念还是眼界都完全不同的人,即便在荷尔蒙和信息素的吸引下一时陷入爱情的沼泽,但生活中的琐碎也终有一天会磨平一切。

  “我是你的父亲,我绝对不会害你。”顾铮说,“那个小Beta太年轻,家世也平平,和他在一起,你不会幸福的。”

  “但我现在就很幸福,我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年轻的Alpha据理力争,“他给了我想要的一切——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一个当我需要时就能为我带来温暖的怀抱,这就足够了。我没有什么野心,不需要靠着另一半的家世来为自己的仕途铺路。父亲,我希望您能给我支持。”

  顾铮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固执的养子,年轻人,总是不撞南墙心不死。或许,消磨这段并不合适的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放任不管,让他在无休无止的争吵中渐渐发现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

  “算了,这件事我不管了,你好自为之。”首相终于妥协,“但下个月是战争结束后你过的第一个生日,届时会有生日宴,你必须要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