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歌的意义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8:57      字数:2691
  离开机甲展以后,韩思诉便顺势邀请亚伦去了三区的一家餐厅,就像之前说好的一样,作为前几天夜里出手相助的答谢。

  这家餐厅规模不大,是做家常菜的,价格中等,不至于贵得过分从而超出了“江小羽”的承受能力,也不至于便宜到让人觉得寒酸。

  餐厅的入口处挂了一串风铃,推门进去的时候,风铃哗哗作响,听起来像鸟鸣。

  店主是一个中年男性Beta,个子不高,脸圆圆的,略略地有点发福,是让人会莫名亲近的长相。

  “咱们家的招牌是地道的赫尔星料理,口味清淡,当然,您要是嗜辣如命,我们也有查莫斯星的咖喱提供选择。”这个时间点用餐的人很少,老板异常清闲,他本就为人热情,得了闲就更喜欢跑来和顾客聊天。

  “赫尔星啊。”亚伦打开菜单,语气里带了些怀念,“我的妈妈就是赫尔星人……这个炸虾来一份,还有荞麦面。”

  “那我们还算是半个老乡。咱们家的努比鱼汤里的努比鱼是从赫尔星直接打捞运过来的,味道既地道又鲜美,要不要来一份?”老板不遗余力地推荐着菜单上的菜品。

  “那就来一份吧。亚伦先生,您既然对赫尔星如此了解,不如连我的那份菜一起点了吧。对了,我没有忌口。”韩思诉将自己的那份菜单合上,往亚伦的方向推了推,笑盈盈地说道。

  “我其实对赫尔星也不是很了解,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非要说的话,我只记得一首赫尔星民谣。”亚伦解释道,但他还是在仔细地征询了韩思诉和老板的意见后,帮韩思诉点了餐。

  “民谣?您是指《信件》吗?”老板热情洋溢,说着说着就哼起了故乡的民谣,“远行的少年把离别写在纸间,一笔一划,相思尽书……我的少年啊,你在何方?你何日归来……”

  满是相思的曲调听起来忧愁婉转,老板的哼唱将歌中的悲伤氛围烘托得淋漓尽致,连隔壁桌吃饭的客人,都忍不住停了筷子朝着老板的方向看去。

  亚伦听到熟悉的旋律,也笑着加入了唱歌的行列。他声音很小,只是跟着老板的曲调在轻哼,因为他自知如果唱得声音太大,调子就会跑得很远,徒惹笑话罢了。这样轻声哼唱,反倒给曲子增添了些深沉的情感。

  小曲终了,韩思诉的双眸微微瞪大,难以置信地朝老板询问道:“这首歌的名字叫做《信件》?”

  这首歌显然对这位年轻的Beta中将,也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对,这是赫尔星的传统民谣,每个赫尔星居民都会唱。”老板骄傲地说道。

  “怎么了?”韩思诉同亚伦相处的时候从来不敢掉以轻心,更没有心思当着他的面去哼什么歌,所以亚伦并未听到过韩思诉一直挂在嘴边的歌曲,更不知道韩思诉的歌,同这首民谣,有着相同的旋律。

  韩思诉方才意识到自己再一次失态了。今天自己已经在亚伦面前失态过两次了,一次是在亚伦摸他的头时,另一次则是在刚刚。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他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有一个朋友,曾朝我唱过这首歌。原来他是赫尔星人……”

  兴许是离家打拼多年,老板的脸上浮现出了怀念的神色,朝着客人絮絮叨叨地说起了故乡:“赫尔星可是个好地方,四季如春,风景宜人。乡下人的家里大多数都养着羊,白花花的一片,缀在一望无际的荞麦田边,像土地里开出的花似的。”

  “老板你多久没回过家了?”韩思诉杏眼轻眨,问道。

  老板唏嘘道:“得有二十多年了。没办法,开餐馆的,没有休假,我得赚钱养家,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一个Beta男孩和一个Omega女孩。但是今年如果有机会,我想在新年的时候回去看看,也让孩子们认识一下他们的爸爸长大的故乡。”

  侍者端着盘子走了过来,老板也停住了话语,祝他们用餐愉快。

  赫尔星的荞麦面味道清淡,但有着很浓郁的香气。韩思诉不由地想起了自己心心念念想要的那个人,遇到他时自己只有十五岁,还是个柔柔弱弱的小Beta,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号在夹缝中苟延残喘。他们两个相处了两天一夜,那个人却改变了韩思诉的人生,他离开时,只留给了他一首不知名字的小调。

  今天韩思诉知道了小调的名字,甚至知道了他的故乡。

  战争结束后,他是不是已经退役回了老家?是不是现在正在田间放牧,和他心爱的妻子一起,看着田野里的羊群?

  韩思诉决定晚上回去后就立刻和伊凡中尉通讯,告诉他把寻找的范围缩小到赫尔星。如果这样都没办法找到盖亚的话,韩思诉认为自己是时候该考虑更换一个副官了。

  “你好像很开心?”离开餐馆的时候,亚伦说。

  “嗯,我知道了朋友喜欢的那首歌的名字,所以很高兴。亚伦先生呢?这顿饭您吃得还满意吗?”韩思诉的眼睛很亮,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亚伦也被感染了,他很喜欢这个藏不住事情的Beta青年,因为和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很轻松,一点也不会麻烦。

  “我很喜欢,今天真是谢谢你。”亚伦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说。你以后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不必在后面加先生,也不必用‘您’来称呼我。”

  韩思诉一脸惊喜,问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这两个字亚伦说得有些迟疑,虽然和韩思诉相识时间不长,但他却觉得自己并不想和他的关系止步在朋友上。

  亚伦隐隐有预感,或许再过不久,他就可以过上他想要的生活了。

  和一个我喜欢的Beta结婚,过上几年再生个可爱的孩子。

  当然,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亚伦也只是想想罢了。

  机甲展的偶遇过后,果然如同韩思诉所猜想的那样,“江小羽”和亚伦的关系更进了一步。

  亚伦更是将三天一次的购物之行改成了每天一次。他会提前询问韩思诉的下班时间,并踩着点去超市购物,等着韩思诉换好衣服,然后开车把他送到狭小的公寓楼下。

  偶尔时间不紧,韩思诉还会顺道邀请亚伦去自己家里坐坐,喝杯茶,聊聊天。

  韩思诉的出租公寓既简陋又破旧,只有两间屋和一个阳台,但这并不妨碍两个人相谈甚欢。

  韩思诉会在适当的时候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并在适当的时候说出自己的观点。

  没有Alpha能抗拒这样的Beta。他天真可爱,对你有着盲目的崇拜,但他也并非寄生的菟丝子,他拥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主见。只不过你能明显地感受到,对着你的他是不同的,他愿意无条件的相信你的话,即便他甚至不知道你的身份背景。

  亚伦看着坐在简陋出租屋的沙发上的Beta青年,看着他神采奕奕眉飞色舞地朝着自己讲述日常生活的有趣点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似乎是一颗小小的植株,脆弱飘摇,但或许有一天,它会开出绚丽的花来。

  补充设定:为了方便区分,本文中,至亲里,生出孩子的一方称为妈妈/爸爸,另一方称为母亲/父亲。

  《信件》的全部歌词,随便写的,大家随便看着玩吧。

  烟雨朦胧,马蹄踏踏,年轻的邮差走在乡间的小道。

  路边的邮筒,噼里啪啦,是雨在催促它。

  有我的一封信,用牛皮纸裹着,两张纸,几行字。

  远行的少年把离别写在纸间,一笔一划,相思尽书。

  我的少年啊,你在何方?你何日归来?你还爱我吗?

  如果有一日,你拉起他人的手,请你离去,不必再朝我诉说。如果你还爱我,请继续寄给我信件,几张纸,几行字。

  我等着你,烟雨朦胧,马蹄踏踏,我和路边的邮筒一起,听着雨水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