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机甲展览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8:57      字数:3278
  亚伦突然的邀约意味着韩思诉已经成功被他划入了朋友的界限,但韩思诉一反常态地摇了摇头,道:“真是谢谢您的好意,但还是算了吧,刚刚认识就去您的家中做客的话,实在是太过打扰,况且我也没有提前准备礼物……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否和我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呢?”

  这招以进为退用得非常巧妙。韩思诉清楚,亚伦的邀约很大程度上是一时的脑热,如果自己冒冒失失地前去了,未免显得过于迫不及待,也难免会引起对方的疑心。江小羽的身份虽然万无一失,但亚伦若是有心去查,总是查得到马脚的。

  Beta青年的拒绝让亚伦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冒昧和冲动,他笑了笑,将自己的电话留给了韩思诉。

  两人并肩走出了超市,商业街区的尽头有一条岔路口,左转别墅区,右转普通居民区,两人站在路口,面对面道了声别。

  柏油马路直直地朝着远方延伸,地平线处,红日隐在层层云朵中,令半个天空都染上了浅粉色。

  “江小羽!”亚伦走过人行道时,不知怎么地,或许又是一时冲动,突然转身朝着对面街道喊道。

  韩思诉冷下来的表情瞬间又被重新点燃,嘴角勾起了大大的弧度,仿佛笑容从未离开过他的脸上一样。

  “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亚伦先生?”他的茫然与纯真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多一分便显得矫揉造作,少一分又能让人一眼看出演技的拙劣。

  他或许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战场上让人捉摸不透的“疯子”将军和超市里天真活泼的小收银员,他都演得得心应手。

  “如果明天来得及的话,我会联系你,关于吃饭的事情。”

  “好!请您务必联系我。”Beta乖巧地朝着高大的Alpha挥了挥手。

  韩思诉维持着笑容,直到目送着亚伦消失在转角,之后好似被强光刺了双目似的,他略微眯了下眼睛,然后将嘴角的弧度往下收了收,笑里看起来多了几分讥讽。

  Alpha总是这样,过分的自信、过分的自大、过分的容易自我满足,被Beta略微吹捧一下,脸上便写满了骄傲。

  愚蠢。

  韩思诉哂笑了一下,然后直接回了家。他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今晚必须早睡,以保证自己明日看起来容光焕发——足以让某个愚蠢自大的Alpha动心——

  三区是首都星最大的商业区,今天这里将会举办联盟最大的机甲展,而韩思诉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无非是因为他有确切的把握亚伦一定会出现在展馆里。

  他需要制造一个美丽的巧合,并借此机会让“江小羽”成为与亚伦志趣相投的朋友。

  这场机甲展的占地非常大,是联盟政.府和几个私人收藏家联合举办的。不仅展出了一些已经退伍的古董机甲,还有尚未投入使用的最新机甲模型,以及根据亚伦·休谟上将的阿波罗号一比一仿制出的巨大模型——根据主办方宣传,参观者将有几乎到阿波罗号模型的内部近距离参观。也正因如此,机甲展的现场出现了不少亚伦上将的粉丝,韩思诉检票进场的时候,甚至有幸见到了亚伦的粉丝团。

  粉丝团的成员一律穿着印有阿波罗号的黑色T恤,为首的几个人甚至拿着印有“联盟之光”的横幅。韩思诉光是站在他们身边,就觉得快乐无比。当然,这里的快乐,指的是充满了讽刺的幸灾乐祸。

  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还有一群穿着白色T恤的人紧跟着进了展厅,他们每一个人的胸前都印着一个极其熟悉的淡紫色机甲,也就是韩思诉的狄俄尼索斯号。甚至为了突出酒神的特征,机甲的头部还被画上了大大的葡萄,每颗葡萄还都长了一双恶意卖萌的眼睛。

  韩思诉愉快的心情戛然而止,甚至燃起了一股将这群人扒光了扔出去的冲动。他快速地低头给伊凡发了简讯,命令他想办法让自己的粉丝团立刻原地解散。

  可怜的伊凡中尉对着光脑中显示的简讯,看了一遍又一遍,差点直接在办公室里哭出声来。

  索性机甲展中的游客很多,韩中将的粉丝团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韩思诉也暂时放过了他们,开始专心地寻找亚伦,并制造出一个令人悸动的偶遇。

  韩思诉最终在一个展厅里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他等着的人,一定会在这里停留,因为这里展出的是老休谟将军,也就是亚伦的生父,生前所使用的机甲。

  这个展厅的人很少,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奔着一比一比例还原的阿波罗号来的,几乎没什么人在意这堆几近报废的废铜烂铁。

  老休谟将军在战场上牺牲,这副机甲也因此被敌人的射线轰击得破破烂烂,只能从它高大的身影中,略微窥见出它昔日的辉煌。

  韩思诉百无聊赖地站在机甲前发呆,手指则有一搭没一搭的扣着挂在颈间的酒杯型吊坠。好在淡墨水味的信息素并未让他等得太久,那缕细微的气味很快就传到了他的鼻尖。

  因为会来机甲展的全是机甲迷,亚伦担心引起不必要的围观,故而戴着一块深灰色的口罩,只露出深蓝色的眼睛。亚伦的眉目很好看,即便是挡着脸,也难以掩饰他的帅气。

  他本人是混血的欧裔,高鼻深目棱角分明,有着一头从父亲那里继承的迷人金发,眼睛却比寻常欧裔要深,只在阳光充足时,能看出一点点的蓝调。

  “亚伦先生,好巧呀。”韩思诉转身的瞬间,将不期而遇的惊喜神情表现得淋漓尽致,除非对方入侵他的思维,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其实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是专程在等待着鱼儿上钩的捕猎者。

  “好巧,你怎么在这里?”亚伦并未想到会再一次与这个年轻的Beta不期而遇,他甚至起了疑心,开始怀疑这偶然中的必然成分。

  韩思诉笑了笑,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今天有休谟上将的阿波罗号模型的展出,我是特地来看它的。但展厅里人太多要排好久的队,我就干脆先过来看一看别的展馆。”

  亚伦这才想起,印象中和这个青年第一次交谈时,他也曾表示过自己是亚伦上将的粉丝。作为上将的粉丝,出现在这场机甲展中,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心头的疑云被轻松打消,亚伦连忙做出了邀请,表示希望韩思诉和他一起继续参观。

  韩思诉求之不得,直率地答应了下来。

  “它叫相忘。”亚伦望着玻璃罩中的废旧机甲,朝韩思诉讲解道,“古人云,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亚伦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呢?”韩思诉指了指机甲前的讲解牌,意思再明显不过,牌子上并没有提及这台机甲的名字。

  亚伦笑了笑:“它很出名,对机甲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它。”

  亚伦朝韩思诉讲了相忘的当年,这无处不透着灰败感的机甲,也曾光彩夺目,也曾在浩瀚的银河中穿梭。可惜武器依附着主人,名将也有战死沙场的一天,相忘也终于被遗忘在了江湖。

  “不过我宁愿看到机甲蒙尘,也不愿再有战争了。”亚伦说。

  韩思诉露出不解的神情,问:“为什么?”在他的认知里,亚伦·休谟是为战争而生的男人,也是自己唯一认定的对手。但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未了解过自己的对手——即便他也不怎么想要了解对方。

  亚伦看着满脸困惑的Beta青年,突然心头一动,等意识到的时候,手已经放在了他的头顶。韩思诉的黑发很软,摸起来格外舒服。亚伦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因为麻烦呀。”

  亚伦的手掌很宽大,触碰在发梢的手指带着淡淡的墨水香和令人舒服的温度。带着慵懒气息的帅气Alpha的触碰使人难以抗拒,如果韩思诉是Omega的话,大概率腿会直接软掉。

  但很可惜韩思诉是个Beta,一个自认为没有感情的Beta。亚伦的抚摸让他觉得发自心底的恼怒、烦躁以及混乱。

  从来没有人胆敢像抚摸宠物一样抚摸自己。

  他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甚至讲出了“江小羽”不该说出的话来:“只是因为麻烦?我还以为你会拿出更令人信服的理由。”

  “只麻烦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或许是感受到了掌下的青年的不自然,亚伦尴尬地收回了手。

  好在韩思诉并没有让尴尬的气氛继续弥漫下去的打算,立刻又恢复了元气,兴冲冲地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看阿波罗号吧!”

  阿波罗号是一台同体白色的机甲,只在关节和材料的连接处涂装了金黄的漆,和阿波罗在神话中留给人的印象非常相似。

  “可惜狄俄尼索斯号不能一起展出。”参观者中,有人这样说道。

  韩思诉故意朝着亚伦问道:“你喜欢狄俄尼索斯号,还是喜欢阿波罗号?”

  答案理应毋庸置疑的是阿波罗号,没有人会比起自己的武器更加青睐敌人的武器的……除了亚伦上将。

  “我更喜欢狄俄尼索斯号,它很漂亮。也很肆意,跟它的主人一样。”

  韩思诉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的酒杯型吊坠,那是通过极度压缩技术折叠之后的狄俄尼索斯号。他实在是难以理解自己的这位对手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总是对着自己讲出莫名其妙的评价来。

  “我其实很羡慕韩中将的肆意,我也很希望自己可以像他那样,孤注一掷,什么都不在乎。”亚伦解释道。

  韩思诉耸了耸肩:“首先,你得足够自私,只有自私的人,才能真正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作者有话说:

ps其实韩思诉在亚伦摸他的头的时候,就已经动心了。让他觉得烦躁混乱的是他的心跳和飙升的肾上腺素。他比亚伦要更早喜欢上对方,但他一直不明白,一直觉得自己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但我爱死他的别扭了。
(亲妈抱着小亚伦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