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11:凶残的熊孩子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20 08:25      字数:4916
  对方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并没有因为唐谢白等人的身份而有半点退缩,腿上被打了一枪身上多处骨折的欧余庆咬紧牙关爬起来,却没有站稳又跌倒在地,浑身是血,颤巍巍的举起手:

  ‘你们……放……过我……我和他们……不是一起……的……’

  他就是个典型的临阵脱逃的,无论是敌对的一方还是宿宴修等这边的人的都嘲讽的扫过欧余庆,不屑的神色让欧余庆恼羞成怒:

  ‘我,我想活命怎么了?难不成陪你们一起死不成?你们都是大少,高高在上,不在乎我的命……咳咳咳……’

  黑衣人中的高大男人身边的一青年嫌弃欧余庆太罗嗦,抬枪,一枪射中欧余庆的眉心:

  ‘啰嗦,蠢货!’

  高大男子好似没看见,视线收敛,没有波动的落在唐谢白等人身上:‘怎么样?有遗言要交代么?我知道你们三位大少都是异能者,可那又怎么样?在热武器下,异能者也不过如此,何况,你们那些手下的身手比起枪的速度,更是弱到暴毙!’黑衣人冷笑。

  刀云断也突然冷笑出声,踏前一步,神色冰冷:

  ‘比起枪,异能者是弱了一点,但是,我们死之前,也会拉着你做垫背,不亏!何况,没动手之前,还真不知道最终鹿死谁手!’

  高大男子掂了掂手中的枪:‘电热银枪,各位应该知道它的威力!’

  唐谢白,宿宴修和刀云断三人的瞳孔骤然一缩,普通的枪支还真奈何不了他们,可如果是电热银枪,不得不让他们慎重。

  电热银枪是专门对付异能者而设计发明的,据说,这款电热银枪的发明者乃是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黑煉,专门来克制异能者以防打破三方平衡,防止异能者一方独大。

  当然,也不是谁都能轻易的弄到电热银枪,这种武器都是由官方管辖,统计,控制的,每个地方,每一方势力申请电热银枪,都会有官方人员进行调查,再配以数量,如若被官方发现用在不法之处,不仅会没收电热银枪,此拥有者也会被诛灭!

  唐谢白盯着高大男子的目光闪了一闪,沉声道:

  ‘电热银枪!你真敢用,这是认定我们会死!’

  ‘呵呵……’高大男子一笑,‘来之前,觉得没把握,现在,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剩下那一点,除非老天有意外!’

  说完,笑意骤然一敛,抬枪,射击,动作一气呵成!

  唐谢白,宿宴修,刀云断虽知道对上电热银枪,他们没有胜算,但依然动用异能抵抗电热银枪所带来的强大热能。子弹从枪口射出的那一瞬间,就见一团铺天盖地的热量迅即的向他们冲击而来!

  谁都以为这次必死无疑!谁都没想到那剩下的百分之一点会出现!没有人能认为在电热银枪的强大威力下会有人势如破竹!

  棂不知道电热银枪的威力,他想救唐谢白,因此,在抢射击的那一刹那,也就是那零点零零零一秒的瞬间,他双拳轰击地面,八千巨力发出一声龙吟,如虎啸,带着破碎虚空的光轰击在地面上。

  ‘轰隆’,滔天巨响,一条地面裂缝直冲高大男子,随后,棂左脚抬起,一团凝聚成实质的力量聚集在左脚,随着踏地,地动山摇,顷刻间;地面塌陷扩散几十丈,地面裂开,不过两秒钟,唐谢白等人所站立的地方轰隆一声塌陷下去,而在那枪声响起的同时,地面裂缝也让高大男子的身子剧烈摇晃,人急速后退,一连串的动作都在两秒内发生,握枪的手向上一抬,那一枪,射偏了!

  那一刻,天崩地裂,地动山摇,一棵棵参天大树被那强劲的力道折断,山岳开始怒吼,巨大的石块从山体上滚落下来,无情地飞向已经混乱的人群,一切只持续了一瞬间,震起的灰尘在天空中飞舞!

  跟在棂身边还没的及发挥的阿蛟和罗伊目瞪口呆,他们所站立的地方是唯一没有被波及的,看着那些被乱石砸伤的黑衣人,罗伊只觉得口干舌燥。

  这孩子,太暴力了!

  ‘啊啊!棂,他们掉进去了,快去看看,没被抢打死,别被乱石砸死!’终于回过神的阿蛟,喊了一嗓子,人也冲过去。

  ‘哦哦哦哦!’棂打了个哆嗦,他只想救人,没想到几拳砸下去,一脚踹下去威力这么大,这还了得,这里都被他毁了,有点愧疚的偷偷瞥一眼蝗囊,毕竟这里是它的地盘。

  然而,蝗囊好像麻木了,呆呆的站在那里,火璃兽站在它头顶的两根犄角中间,张着小嘴,也是一副被雷轰的模样。

  唐谢白等人是掉进塌陷的地方,但也因此躲过了电热银枪,捡了一条命。

  塌陷的不深,面积很广,他们来不及说什么只顾着躲避从山体上滚落下来的乱石,有几个手下为保护他们而受伤。

  唐潇湘被刀云断和宿宴修保护的很好,并没有受伤,只是受惊过度,漂亮的小脸都煞白煞白的。

  ‘唐哥哥,修哥哥,断哥哥,湘湘姐姐,你们没事吧?’棂站在塌陷边缘,用拳风击碎滚落下来的乱石,以免乱石真的砸死下方的人。

  待里面硝烟灰尘散去,唐谢白咳嗽着抬头看向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棂:

  ‘没事!棂,是你救了我们?’

  ‘嗯!先不要说其他,赶快上来吧。’棂指挥阿蛟和罗伊弄来青藤蔓,绑成绳子落下去,唐谢白等人攀附着青藤蔓爬了上来。

  ‘吱吱吱……’蝗囊背着小璃奔过来,手里抓着一柄电热银枪叫的那个欢畅,邀功似的拿给棂看。

  棂拿过电热银枪左右翻看,其实他并没有觉得这玩意有多厉害,最后把枪甩给阿蛟,让他当玩具玩去。

  唐谢白等人神色复杂的看向棂,又看了看跟在他身后正玩枪的食人尸阿蛟和罗伊,再看看和小璃闹成一团的吞尸兽蝗囊,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刀云断没忘记高大男子那几个人,手一挥,带着几个人窜进林中去追击,棂扭头看了看:

  ‘蝗囊,你和小璃跟着过去看看,把那几个坏蛋找到,你的晚餐!’

  蝗囊吼吼几声叫,双手捶了几拳,转身,展开翅膀带着小璃离去!

  ‘棂,谢谢你救了我们!’宿宴修真心感谢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当然,他更知道眼前这个孩子绝对不简单,能有如此之大的破坏力,怎么能是简单的人!

  棂倒是不怎么介意,小手一挥,精致的小脸上绽放一丝羞赧的笑容,乌黑的眼睛亮晶晶的:

  ‘修哥哥太客气了!你们还是赶紧包扎伤口吧……’

  唐谢白深深凝视着眼前灵动却又可爱的小男孩,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棂柔软的黑发,叹口气:

  ‘棂救了唐哥哥的性命,就是唐哥哥的恩人了,棂想要什么,只要唐哥哥有的,一定会满足棂!’

  棂刚想说‘看你们都是有钱人,能给我只灵兽么’的话到了嘴边,就瞧见曲如水,金烬和梵寮声过来,眨了眨眼,觉得还是别说了,怕金烬和梵寮声这两只妖心脏受不了。

  唐谢白等人在曲如水三人过来时就全神戒备,虽说人类和食人尸,妖族和平共处,但谁也不知道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事情。

  ‘棂!’面无表情的曲如水飘到棂身边打了声招呼便不再说话,金烬和梵寮声吃惊的瞧着周围,‘我说,棂,你又干什么了?这才多一会儿!’梵寮声啧啧称奇。

  棂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扭头看唐谢白。

  唐谢白和宿宴修是真的很震惊,他们从来没想过眼前这个男孩不仅和食人尸成为朋友,还和妖在一起,看他们随意说话的语气,关系定是很好。

  ‘你好,我是唐谢白,棂的……’唐谢白看一眼棂,‘……哥哥!’

  ‘宿宴修,……棂的哥哥!’

  棂诧异了一下,不过没有反对,反而冲着疑惑的金烬,梵寮声和曲如水点点头。

  ‘嗯!是唐哥哥,还有修哥哥!’

  曲如水面无表情的点头,没有说话,金烬呵呵一笑,他是妖,能和人类相处才怪呢,不过,看在棂的面子上他还是勉强接受。

  ‘金烬,妖族!’

  ‘梵寮声,妖族!’随意的说了一句,便过去和阿蛟罗伊凑到一块儿研究电热银枪去了。

  半个小时后,刀云断带着人回来,身上更是带着浓烈的血腥气,脸上戾气更重,蝗囊托着小璃窜回到棂身边,棂闻了闻,一股子的人类血腥味,不好闻,推了推蝗囊让它去旁边玩。

  ‘断哥哥,抓到那些人了?’棂问。

  刀云断点头,充满戾气的目光扫过曲如水,金烬和梵寮声:‘他们是你的朋友?’问的是棂。

  棂点头,‘是啊,他们和断哥哥你们一样,都是我朋友!’

  刀云断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手帕,擦干净手,这才揉了揉男孩柔软的黑发,目光却看向唐谢白,宿宴修:

  ‘津沽安藤家族的!’

  ‘嗤!胆子够肥的!’宿宴修冷笑,杀机毕现。

  ‘没留活口?’唐谢白冷声问。

  刀云断神色无奈的看向旁边和火璃兽玩的欢脱的蝗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表情:

  ‘被吞尸兽吃光了!’

  ‘……’众人的反应,棂尴尬的移开视线,是他告诉蝗囊那些人是它的晚餐。

  唐谢白等人从未想过会有一天能住进食人尸居住的地方,更别说和他们住一个晚上,在一起用餐。

  晚餐依然是手下们猎来的凶兽,用各种佐料和香料烤出来的兽肉的确美味无比,两只妖,三位食人尸,再加上一个熊孩子棂,五只凶兽全部吃光。

  ‘棂,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难道要一直住在摩诃山么?’唐谢白抽一张纸巾递给棂,让其擦去嘴角的油渍。

  棂想了想,扭头看身边的曲如水:‘如水,你呢?’

  没什么表情波动的曲如水微微侧首,凝视棂:‘你去哪儿,我去哪儿!’话说的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我们也是。’金烬撕下一块兽肉,塞进嘴里。

  梵寮声嘴里塞着肉点头,人类烤出来的食物就是有滋味,好吃,比生吃灵兽肉强多了。

  至于阿蛟和罗伊,曲如水去哪儿他们都跟着,并无异议!

  棂狠狠咬下一口兽肉,鼓着腮帮子吃的香喷喷,过了几秒钟才开口: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说一步吧,不过,我倒想带着他们融入到人类社会。’

  唐谢白眉心微蹙,不过很快又缓开,笑着建议:

  ‘棂不嫌弃的话,何不跟我们回去津沽,你和你的朋友们没地方去暂时可以住在唐家。’

  ‘对啊,棂,到时候姐姐陪着你,家里有很多好吃的,尤其是兽肉哦……’

  棂两眼一亮,心里暗戳戳想着不知道唐哥哥家里可有灵兽,有的话就更好了!非常明白棂心里想什么的金烬和梵寮声急忙垂下头,压下嘴角那古怪的笑意。

  ‘棂,唐哥哥家里玩腻的话,也可以来宿哥哥家里,总之,我们两家你可以随意走动。’宿宴修把去腻的果汁递给棂。

  一口气喝光果汁,棂才擦干净嘴唇:‘嗯!好!’

  以唐家和宿家的地位,坐的当然是私人飞机,否则的话,蝗囊和小璃还真带不走,毕竟机场可是不允许吞尸兽和妖兽进入的。

  棂没坐过飞机,两只妖见过没坐过,三位食人尸也许没死之前坐过,但做了食人尸百年早已忘记人类的感知,对于飞机,除了面无表情更不会多问一句。

  两个小时的时间,唐谢白,宿宴修和刀云断虽然想和曲如水,金烬,梵寮声等‘人’聊聊,但可惜的是,这些‘人’并无和人类交谈的兴趣,涉及到棂,他们会说一两句,其余时间都在保持沉默,唯有阿蛟和罗伊缠着棂三人在玩纸牌,外加一个唐潇湘。

  这是唐潇湘教给他们的钓鱼牌,玩的兴起,棂更是笑的开心,不过玩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想到陈硕,心情有点低落下去。

  他在摩诃山呆了四天,本以为会等到陈硕,然而可惜的是,陈硕一直都没出现。

  棂明白,从这一刻起,他和陈硕之间,真的是断了情谊,只是因为那莫须有的理由……

  飞机停靠在私人机场,唐谢白,宿宴修和刀云断走在前面下了飞机,棂和唐潇湘等人跟在后面好奇的东张西望。

  飞机旋梯两侧站了两排黑衣壮汉,气势冷硬,一脸的肃杀,在飞机附近还停靠着不下十辆黑色轿车,在唐谢白下来的时候,一人迎了上来,恭敬的垂首:

  ‘二少,宿少,断少,车子已经备好!’

  唐谢白‘嗯’了一声,停住脚步,侧身,冲着正东张西望的棂伸手:

  ‘棂,过来和哥哥坐一车!’

  宿宴修和刀云断要坐宿家的车回去,他们并不是一路,两家的关系融洽,本想着一起先到唐家,但因为安藤家族,宿宴修和刀云断必须先回家安排接下来的部署。

  ‘棂,等修哥哥安排好一切,接你过来玩!’宿宴修笑着说。

  棂点点头,对这些他倒是随遇而安,‘好!’任谁看到如此乖巧的模样都不会和那个暴力凶残的小家伙联系到一起。

  宿宴修和刀云断先离去,前来接机的陈章甫好奇的打量一番棂,并没有觉得有何特殊之处,也想不明白三位少爷对这个小男孩好的原因,三位少爷都不是随意接纳外人的人,表面看似温和有礼,但骨子里的冷漠和疏离还是不易让人接近的。

  目光一转,陈章甫看到跟在小男孩身后的那一堆‘人’,眼角隐隐抽动,尤其是看到吞尸兽蝗囊抱着一只全身火红睡的肚皮翻白的小妖兽时,更是惊诧莫名。

  二少出去游玩一趟,怎么带回了食人尸,妖族,和吞尸兽?

  棂和唐谢白,唐潇湘坐一车,陈章甫坐在副驾驶位,而曲如水,阿蛟,罗伊,金烬,梵寮声和蝗囊抱着小璃坐另一辆加长版的黑色轿车。

  ‘棂,可是饿了?’知道小家伙饭量大,吃得多,尤其是爱吃肉,唐谢白早在飞机落地之前就已经给管家打了电话安排好一切。

  棂摸了摸肚子,确实是瘪的,饿得慌:‘我想吃……肉……’最好是灵兽的肉,他总觉得如果再吃一顿灵兽肉,身体肯定会发生变化。

  现在他暗中已经开始修习一些绝学还有功法,速度很快,好像那些绝学和功法他早就会了,只不过现在是捡起来重新练,事半功倍,搭在膝盖上的手指动了动,比起拳头,他最近更喜欢修习一本名叫‘拈花神针’的绝学,以银针杀人,片叶不沾身,杀人于无形,端的是厉害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