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7:巧遇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6 12:17      字数:4884
  退了两步陈硕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急忙又过去:‘棂,你别误会……我……’

  棂眨了眨眼,眨眼的时候已经掩藏好那小小的受伤,看着陈硕站在面前并没有再碰他,垂下眸光:

  ‘没关系,你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真正的亲兄弟,你能留我在你身边这么长时间,已算不错了。’

  听他这么一说,陈硕咬紧了腮帮子,暗恼自己刚才下意识的动作:

  ‘棂,我们……你不是说要打凶兽么,我们现在就去……’

  棂抬头看他,‘你不怕我身上有传染病毒么?你不怕变成曲如水他们那样么?’

  虽然他暂时不知道为什么人类会说曲如水他们身上有毒,会传染,但是他并不打算因为人类无根据地传言而伤害到一个对他没有任何恶念的食人尸,别看他年纪小,可分得清谁好谁坏,也看得明白清晰,谁对他存有恶意和善念。

  陈硕对他,不是不好,而是也很好,可在遇到自身受到威胁的时候,人性都是自私的,最先保护的还是自己。

  没有任何人有责任在牺牲自己的情况下去保护别人,抛掉自身的利益而去帮助别人,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也接受的。

  接受是能接受,然而,心里那关,他好像过不去!

  ‘不了,我要和曲如水他们在一起,你呢?一起吗?’

  一口气堵在陈硕胸口不上不下,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毕竟年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再加上这段时间发生太多的事情,让陈硕也压抑的太过沉重,说话的语气也难免重了些:

  ‘你们刚认识多长时间?就刚刚认识你就想和他们在一起,那我呢?我算什么?你不是说我们以后都会一直在一起的吗?’语气尖锐,陈硕气急败坏的质问。

  ‘可是,你能和曲如水他们生活在一起吗?’

  ‘你为什么非得和他们在一起?为什么?他们又不是人类?’陈硕气得额头青筋直突突,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攥紧。

  早知道来一趟西山摩诃使他们分开,陈硕说什么都不会过来!

  棂疑惑的凝视着陈硕,搞不明白陈硕为什么生气:‘哥,你刚才不是说食人尸身上有毒,而我,被曲如水碰过,说不定某天会变成食人尸,你……’

  陈硕脸色一僵,呐呐的说:‘不会那么巧的,不会……’

  ‘哥也不确定,对吧?’棂摸了一下火璃兽,‘既然不确定,哥何不先下山去问问,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你和我又何必在一起,哥别忘了,你还有家仇要报呢。’

  陈硕嗫嚅着嘴唇,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因为他知道棂说的是对他俩最好的选择!

  ‘哥,你也别生气,我先和你去打只凶兽,下山时你带下去,如果你之前说的并没有存在的根据,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上山来找我啊。’

  陈硕搓了搓脸,有些事情还真不是他能随心所欲的,家仇,他是一定要报的,想到这里,恢复理智,陈硕定定的看着棂:

  ‘好!’

  曲如水见他们这边说完话,便闪了过来,连看都没看陈硕,死盯着棂:

  ‘可随我回去用午餐?’

  棂摇头,‘我要和哥先去打只凶兽,等会回来找你!’

  曲如水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不,因该说食人尸是没有属于人类的情绪变化的,他们只保存着做人前的三分思维,其余便与行尸走肉无多大区别。

  ‘好!’话音一落,曲如水便和刚才那个和他差不多都是雪白雪白的属下一起离开。

  ‘哥,走吧!’棂和陈硕又一起往深处走去,跨过一条河,爬过一座山便来到了一片碧绿的草原,此处风景宜人,生机盎然。

  在那草原之上,有几头类似像山羊的兽类在低头啃草,虽然像山羊,但棂和陈硕都知道,那不是羊,而是一种战斗力特别强悍跳跃能力非常好的凶兽——泩泩(shengsheng),一种两栖动物。

  ‘哥,我们就捉泩泩,你吃了后体能会更进一层。’棂笑着说。

  陈硕眼眶一红,扭开脸,别扭的说:‘你不吃啊?’

  棂看了一眼陈硕,嘻嘻一笑:

  ‘我和曲如水他们在一起,以后这种凶兽会有很多。’所以,我就不吃了,虽然我很贪吃,但是,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

  谁知道呢?反正他也没有家,居无定所,而他也不可能会留在这座城市;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后,他心里好像总有一个执念,想回到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他又不知道是哪里,所以,只能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流浪,直到找到心里的那份执念。

  泩泩的战斗能力和跳跃能力真的是让人惊讶,哪怕是棂如今体内的巨力居然也颇费一番功夫,终于合二人之力捕捉了一只泩泩,陈硕没有手软,直接掏出匕首刺死奋力挣扎的泩泩,鲜血顿时流了一地,染红了那些翠绿的草地。

  ‘哥,你还是从我们来时的那条秘密小路出去,安全一些!’

  陈硕点点头,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之色:‘棂,我会尽快回来的。’

  陈硕扛着泩泩走了,棂抱着火璃兽站在原地静静的凝视着远去的背影,轻轻的自语:

  ‘小璃,哥走了,这一去,我们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你伤心吗?’

  火璃兽吱吱叫了两声,随后从怀里跳起来跃到棂肩上,抬起爪子往回指了指,那意思很明显,回去。

  ‘回去曲如水那里?’

  火璃兽点头,棂笑着调侃:‘你不是很怕他吗?见着人尾巴都缩起来,也好意思。’

  来时为了寻找凶兽倒没发现路有多长,可如今回去要翻越一座山,棂就有点发懒,其实,回不回到曲如水身边棂都不介意,因为,他知道曲如水会自动出来找他的。

  所以,棂爬山也爬得很慢悠悠的,就当作是游玩了,何况,他现在也不饿,爬到一半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棂立刻停下动作,抬头向山顶看去,声音来自于山顶,那上面应该有人。

  火璃兽跑在他前面,速度很快,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棂倒也不担心,从他醒来到现在,棂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跑出去玩,到吃饭的时间再回来,无论多复杂的环境它都能很好的生存下去。

  爬到山顶,棂沿着一条小路又转了两个弯路才到达山顶,刚上去就见火璃兽扑了过来,立在他肩头,棂刚站稳脚步,就听前方传来一声‘咦’,随后女孩子的声音响起:

  ‘原来这只漂亮的小家伙真的有主人啊!’

  棂看着已经来到眼前长相甜美的长发女孩,抿了抿嘴唇,抬手安抚的摸了摸站在他肩头上正呲牙裂嘴努力做凶状的小璃:

  ‘嗯,他是我的伙伴,姐姐,你是谁?’

  唐潇湘惊讶的打量棂,西山摩诃怎么会单独的出现一个如此漂亮精致的小孩儿,她本身就特别喜欢小孩子,见眼前小孩儿如此乖巧,不禁微微弯腰,笑眯眯的道:

  ‘我叫唐潇湘,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父母呢?’

  人家告诉他名字了,自己也不能太小气了,便乖巧的回应:

  ‘我叫棂,它叫小璃,我是孤儿,一直都在这山上生活。’最重要的是,棂并没有在唐潇湘身上感应到恶意。

  ‘啊??你一个人在这山上?’唐潇湘瞪大眼,这山上有什么她可是很清楚,这么小的孩子……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怜惜,便伸手握住棂的小手,‘走,跟姐姐过去,姐姐那里有很多好吃的,你一定很喜欢。’

  棂悄悄的舔了舔嘴角,偷偷的咽了咽口水,不说好吃的他还不饿,可一说起有好吃的,肚子就饿了!

  唐潇湘领着棂走了大概有十分钟才来到一大堆人群这里,棂站在唐潇湘身侧后方瞧了瞧,应该有十多个人,还搭建了四五个帐篷,这些人应该是进来旅游的!

  ‘二哥,看我带谁过来,是个漂亮的小客人哦!’唐潇湘把棂推到前面。

  一个孩子而已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兴趣,何况,大家都还在各自忙碌着,唯有三个人围坐一团正在聊天。

  其中一个长相英俊儒雅的青年抬头看向唐潇湘,笑着招手:

  ‘湘湘,又跑去哪里领回个孩子……’唐谢白随意的瞥了一眼棂,便招手让妹妹坐在自己身边,这才仔细打量跟着过来眼睛却盯住火架上正烤着的泩肉。

  长的倒是精致漂亮,然而,精致漂亮的孩子见得多了倒也没多大惊艳之感,只是有趣的是对方那双又黑又干净明亮的眼睛像个猫儿眼,圆圆的,亮晶晶的,随着肉香的飘散,那双眼睛好似又享受的眯起来,表情可爱至极。

  其他两个人也瞧见小孩儿的表情,不由得失笑,其中宿宴修笑道:

  ‘小家伙饿极了吧!’

  棂抬眸看向说话的青年,小脸很是严肃,一本正经的开口:‘我不饿!’

  ‘哈哈哈……’没想到他的话一落,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唐潇湘更是受不住的捏了捏棂的小脸蛋,怎么看都觉得这孩子太可爱了。

  ‘呐,不饿的话,等会这泩肉烤好了,我们可就都吃了。’另外一个青年笑的更是大声,逗弄着他。

  棂抿了抿唇瓣,一把扯下肩头上的火璃兽抱进怀里揉了揉,小眼神又忍不住飘向已经滋滋冒油的泩肉。

  ‘我吃不多,只一点点就好!’其实,他恨不得把整只泩肉都吞下去,但又怕这几个人会笑话他,他才不贪吃呢。

  唐谢白三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不过同时好奇这偌大的摩诃山怎么会出现个孩子,看年龄也不过七八岁左右。

  唐谢白伸手拉着棂坐在自己身边的驼绒厚垫上,笑着问:

  ‘能告诉叔叔名字么?’

  棂看着身边这个笑的很是儒雅的青年,没从对方感觉到恶意,捏着火璃兽的耳朵:

  ‘棂!’

  ‘自己一个人?’

  ‘嗯!’

  ‘那你怎么上山的?父母呢?’

  棂摇头:‘我没父母,是孤儿,一直都在这山上。’

  ‘哥,我也是刚刚在山顶那头看见他的,棂好像从山下爬上来的。’唐潇湘接过一中年男子递过来的水杯,一边喝水一边说。

  刀云断扒拉一下火堆里的火焰,又把泩肉转了个方向换另一个地方烤:

  ‘这么说,棂一直住在这山里了?’

  棂点头:‘嗯!’不是棂想撒谎,而是他懒的多做解释,直接说住在这山里也没什么不好,何况,又没有人见过他,认识他。

  唐谢白不知从哪里拿出锋锐的匕首,在烤好的地方轻轻一划,一片薄薄的泩肉掉落进宿宴修递过来的小碟里,接着又片了几块。

  ‘吃吧!’唐谢白笑着把小碟递到棂的面前,棂惊讶的眨了眨眼,‘给我的?’声音稚嫩却多了一丝喜悦,‘叔叔不吃吗?’

  唐谢白一笑:‘这里你年龄最小,虽然我们知道你不饿……’其他几人都忍住笑,棂抿紧了小嘴。

  ‘但我希望你还是尝尝我们的手艺,就当给我们捧个场,如何?’

  棂怎么感觉这几个人都在取笑他,拍了一下小璃的脑袋,棂有点小小的懊恼,瞪了一眼对面正忍笑忍的很辛苦的宿宴修和刀云断,扭头看唐潇湘,见她无辜的眨着眼睛,棂这才收回目光,心里想着,你们再取笑我,我就把整只泩泩都给吞了,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笑什么。

  接过小碟,棂先捏起一块肉递到小璃嘴边,火璃兽张嘴就吞了下去,喉咙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捏起一块肉塞进自己嘴里,瞬间瞪圆了眼睛,好好吃,居然比芸阿姨和陈硕妈妈做的都好吃,香脆而酥,这是他从醒来后吃过最美味的兽肉。

  ‘味道如何?’刀云断也切下一块肉放进嘴里,笑呵呵的问对面吃的欢实的小家伙。

  ‘好吃!’棂口齿不清的说,嘴里都塞满了泩肉。

  唐谢白见棂吃的嘴角都流油,从纸盒里抽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角,惹得棂一下子怔住,嚼肉的动作都停了,愣愣的盯着唐谢白。

  ‘怎么了?’唐谢白挑眉,笑的依然温和优雅。

  收回目光,棂摇头,小碟里已经没肉,眼巴巴的又盯上火架上的泩肉。

  对面的宿宴修见状,伸手:‘棂,把碟子给我,哥哥再给你切一些。’

  唐谢白嘴角一勾:‘哥哥?阿修,你这脸可真大!’

  ‘呵呵……难不成还把自己叫老了,我才24岁好不好,怎能叫叔叔。’接过棂的小碟,宿宴修动作敏捷的从那侧面削肉。

  唐潇湘从旁边的桌上倒了一杯水:‘棂,喝水吗?’

  正盯着泩肉的棂接过水杯,一口气全部喝光,唐潇湘那句‘小心水烫!’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一杯水见了底。

  ‘棂,你不怕烫啊?’这可是刚烧开的水,虽然温度降下了点,但入口的话还是很烫人的。

  ‘不烫!’盯着泩肉的眼睛都没挪开,刀云断、宿宴修和唐谢白终于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出来,唐潇湘也是颇无奈的瞧着紧绷着小脸视线就没离开泩肉的小孩。

  这得多饿啊……

  欧余庆和其他人围坐一堆,有些羡慕的看着唐谢白这边,尤其是伺候在旁的那四个异能者,比起他欧家拥有的异能者,很显然,眼前这四位的级别更是高出自家的很多,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欧余庆,欧氏家族的二少爷,也是对双峰村赶尽杀绝的那位二少!

  在普通人眼里,他欧余庆的确可以称一声‘二少’,然而,在那三位眼里,他却什么都不是,只能算是个三流的土豪门,上不得台面的那种,如果不是他自告奋勇的说熟悉西山摩诃,人家那三位顶级贵族世家的少爷根本不会允许他随行,更别说能搭上几句话了!

  此刻,看着那三位大少谈笑风生,中间还有个小孩,又是给端肉又是给喝水的,欧余庆真是有点羡慕嫉妒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

  不过,一时之间他倒是没想起那个孩子的来历,不,应该说他已经忘记了双峰村!

  ‘余庆,要不,咱们也过去凑个热闹?’向来和欧余庆玩到一起的纨绔子弟陈赫清谄媚的笑道,别人都是巴结那三人,可他不,他眼里只有欧余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他们一路走来都是同学,两家父辈更是兄弟情深,这也导致他和欧余庆的关系比其他人更深一层!还有一个别人甚至欧余庆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陈赫清喜欢欧余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