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6:曲如水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5 13:28      字数:4686
  西山摩诃乃是楚庭这座城市中最大的一座群峦叠嶂又诡异莫测的山峰,不,不应该叫做山峰,而是一座庞大雄厚威严又带着一丝清雅之色令人心旷神怡的美丽之山。

  说摩诃诡异,是因为这座山拥有着四季,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东为春,南为夏,西为秋,北为冬,一年四季,在这里演绎的很是分明!

  并不是说这四个季度分先后一年交换着,而是在一座山里同时出现,暮霭季色,落日晚霞,当那一缕缕霞光掠过景色分明的四季,那种令人惊艳,令人回味无穷的瑰丽美景绝对是震撼人心的。

  正因为如此,西山摩诃已经被圈定为豪门贵族娱乐休闲旅游的胜地,哪怕是里面不同的四个方位居住着土著食人尸和吞尸兽。

  但在两两不相侵犯的情况下,不发生矛盾不随意虐杀食人尸或者吞尸兽,人类与他们还是能和平共处的。

  毕竟,这个世界从宏观的政策上,是不允许人类随意的与这个世界的其他三大种族产生矛盾纠纷,引起社会动乱的,否则,触犯了这条规矩,哪怕你身份多么尊贵都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西山摩诃东面的森林里,各种绿色植物都刚刚冒出嫩绿的小芽儿,有些地方已经是一片碧绿,溪水潺潺,流水叮咚,溪水边缘有各种颜色的鸟儿俯瞰清澈的溪水水面,不知是在看水里面自己的倒影还是里面游动的生物。

  棂和陈硕就这样突兀的从沙坡上滑下来,突兀的出现在这片寂静之地,那些鸟儿好似被惊醒,一时间都扭头看向他们二人,可奇怪的是居然都没有惧怕之色,更没有展翅飞翔离开。

  陈硕拉着棂站起来,火璃兽蹭的一下跃上棂的肩膀,红色的眼睛四处打量着,看到那些漂亮可爱的鸟儿,小眼睛一亮,刚想开口吱吱叫,却被棂拍了一下脑袋,乖乖的闭了嘴。

  ‘哥哥,这里,景色真的很美……’棂动了动红润的小嘴,那渴望想吃的小眼神愣是忍住没往那些鸟儿身上招呼,僵硬的看向其他地方,不过,当他看到树林缝隙间在阳光照射下闪耀着蓝色、绿色、红色、黄色、橙色、紫色等等各种光芒的植被后,不禁瞪大了眼睛,挣脱开陈硕,疾步向那边跑了过去,陈硕怕他出事也跟了过去。

  幽灵花、星灵草、皇炎雪兰芝、万年藤萝青、佛舌草、龙心炙惑果……

  天啊!太多的灵草,棂简直是惊呆了,站在那些灵草附近,脚都不敢挪一步,就怕一个激动一个不小心会踩上哪个。

  这些东西都是消失了几百年的药材,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

  同时,棂也是一愣,自己为何会认识它们?就好象看见它们很自然的就知道它们的名字,知道它们的功效,知道怎么利用它们做成丹药?

  最近,棂总是单独的思索很多事情,随着体内巨力的增强,脑海中会时不时的浮现很多东西,这些,好像都是他熟悉的,曾经过往会的,而现在,他哪怕才八岁,但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爬出来的棺材里留下的那套少年衣服是他的,只是不知道何种原因从少年变成八岁孩童,而且,记忆全无,白的像一张纸!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向来随遇而安,只是对于脑海中突兀出现的那些东西奇怪而已!

  现在看到这么多的奇草,好似应该没有被人采摘过,抿了抿嘴唇,手指轻微的动了动,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摘走?

  ‘棂,怎么了?你看着这些花草发呆啊?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满山上都是,没什么用处的。’

  听他如此说,棂的眼睛慢慢的睁大,花草?陈硕居然把这些药材当成普通的花草?而且,满山都是?

  抬眸看向远处,漆黑的瞳孔骤然紧缩,随后,一点点放松,最后,被平静掩盖住惊喜:

  ‘哥哥,这些花草可以随便摘走吗?’

  ‘当然,只要不与居住在这里的食人尸和吞尸兽起冲突,其他做什么都可以。’陈硕无所谓的说着,在双峰村附近的山里,这样的花花草草多的是,很普通啊!

  棂再次抿起了嘴唇,抬头看了看陈硕:‘哥,有什么东西可以把这些花草都能装走?’

  陈硕思索了一下,‘有倒是有,空间戒指或者空间手镯,再就是空间袋,但是,这三种东西可不容易得到,要花很多钱才能购买。’

  ‘那这三种里哪种便宜一些?’

  ‘怎么,棂,你想要?’陈硕看向林间的一大片花海,‘你该不会花大价钱买个空间储物就为了装这些东西?’

  棂点点头,没说明原因:‘哪个便宜?’

  ‘空间袋吧,不过,我也是听人家说的,用钱买不到,得用东西换!’

  ‘什么东西?’棂心动了,要钱的话,他还真没有,如果是东西,那倒好办,为了得到这些药材,怎么也要努力一次。

  陈硕看棂不像是开玩笑,想了一会儿:‘好像是……我想想啊……’陈硕捶了一下脑袋,他记得以前父亲曾跟他提过这件事,想到父亲,陈硕眼神又是一暗,‘好像是丹药,对,是丹药!’

  ‘???’丹药,有没有这么巧?

  看出棂的疑惑,陈硕解释:‘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太多,棂,你别看这个社会有异能者,妖,食人尸,吞尸兽,但是,独独没有炼丹师,据说,在很早以前有一个炼丹师,都被那些顶级豪门贵族供起来,享受着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地位,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诛杀了,正因为如此,一直到现在,不曾再出现过一个炼丹师。’

  ‘可是,哥,没有炼丹师,又怎么能换取空间袋呢?’

  陈硕耸肩,‘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棂,我看你还是……’

  没等陈硕说完,棂摇头,固执的盯着那些在陈硕眼里是普通的花草在他眼里是提高修炼速度的宝贝:

  ‘我一定要弄到空间袋!’

  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还做不到单独炼丹,可又不能找人合作,那只有一个可能,便是找到能替代丹药之物换取空间袋,真是麻烦,棂皱眉。

  ‘好了,棂,先别想这些了,我们往深处走走看能不能打一只凶兽回去,芸姨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棂也知道现在急不得, 便随着陈硕往山深处走去,大约一个小时后,来到一处陌生之地。

  两座山峰之间呈‘之’字型,而两座山峰的底部却是有无数个空洞,不,不是空洞,里面应该居住着这里的土著,而在‘之’字型的山崖之间,一片红黄绿,古树,诡异之花,常青藤蔓沿着山壁攀岩而上……

  陈硕和棂齐齐停住脚步,在那右手边的木亭里居然坐着一人,乌黑长发拖坠在地,一身雪白长袍覆盖在身,那人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是雪白的,没有一点点的血色,而那侧脸却有着诡异的惊人之美,美的妖异,美的……陈硕都不敢看,转身就想吐!

  那人,已经侧首看向他们,棂猛地瞪大眼睛,肩上的火璃兽尖叫一声把脸埋在棂的脖颈里,尾巴都缩了起来。

  那人,脸是雪白的,嘴唇是雪白的,眉毛眼睫毛是雪白的,唯有那一点点的瞳孔……居然是,绿色的——

  不过就米粒大小,阴森森的,凉飕飕的,让看得人浑身直冒冷汗,汗毛都倒竖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棂一下捏紧了小拳头,精致白皙的小脸绷的死紧,说不怕是假的,只是,他直觉上认为这个‘人’应该不会伤害他。

  如果说,真的是人的话!

  陈硕碰了碰棂,眼神都不敢甩那边一点,因为,那‘人’还在盯着他们看。

  ‘棂,我们赶紧走,这人不好惹!’

  ‘哥,他不会让我们走的。’

  ‘怎么可能?’

  ‘因为,他,过来了!’

  ‘啊?!’陈硕猛的扭头,立刻浑身僵硬,直愣愣的都做不出任何反应,因为也就在他眨眼的瞬间,那人居然直接闪到了他们面前。

  是的!是闪,不是走!

  白袍之下,陈硕根本看不到这个‘人’有没有脚,眼瞅着对方还脚离地十公分的飘在眼前,陈硕没晕已算厉害,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步错前挡在棂面前,直视对方,说话的嘴唇都在打着颤:

  ‘你……你……我们……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还没等陈硕哆嗦着说完,就被对方雪白修长的手弹出一股力给推开,接着人也落了地,那双让人心生寒意的绿瞳眼睛没有任何情绪的盯着棂,绿色的一点上下移动,应该是在打量棂,最后,视线落在用屁股对着他缩着尾巴的火璃兽。

  仿佛还吓得不够,那人居然还凑近,闻了闻;顿时一股阴森之气迎面扑来,棂,没动,身体却一紧。

  ‘尸还灵??’那人轻描淡语的说了一句。

  陈硕没听懂,可棂懂了,很是惊讶,这人居然单凭看,居然能看出他是死尸还灵?灵动的眼这才动了起来。

  ‘你是谁?’

  那人拖地的发丝依然垂在后背,被风一吹,飘了起来,如果不看这人样子,倒是有种属于仙人的空灵飘逸之感。

  ‘曲如水!’眼角向上挑了一下,那颗米粒大小的绿色瞳孔一直落在棂身上,‘你不怕我?’

  棂摇头,安抚的拍了拍在肩上瑟瑟发抖的火璃兽:

  ‘你对我又没有恶意,为什么要怕你!’

  曲如水眼角又动了一下:‘你凭什么认为我对你没恶意?’来这西山摩诃的人类都怀着某种目的而来,每次来看到他,明明想要接近他,却又都是一副惊恐又惧怕的表情,就像旁边那个人类少年,一副恨不得立刻逃离的样子。

  人类,真是虚伪!

  不过,眼前这个孩子倒是有趣的紧,明明是个人类,可却是从尸还了灵,还能感觉到这孩子身上的温度,难道,不应该似他们一样,死过后变成食人尸么?有趣,真有趣!

  ‘我能感觉到你的心,对我没有恶意!’棂伸手,拍了拍曲如水的胸口,顿时被对方身上的冰冷所惊。

  好冷!这人身上没有一点温度,冰冷之气很重,但——

  棂皱眉,伸手又拍了一下,接着变成摸,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的陈硕简直是瞪圆了两只眼睛,惊骇莫名的张大嘴,无法发声!

  温暖的小手从曲如水的胸口一路摸到小腹,随后又摸向手臂到手,最后,原路返回,直接摸上曲如水的脸,不过,他够不到时,曲如水意外的微微弯腰,乌黑的发丝从脸侧滑落下来,似瀑布般披散开来,而曲如水却闭上了眼睛。

  棂的手已经变得冰冷,手上的温度好似被吸走,过了许久,棂才收回手,自己冲着手哈了一口热气。

  曲如水在棂的手离开脸的时候已经睁开眼,直起了腰,依然没什么表情的凝视着棂。

  ‘你可真奇怪,光有肉体,没有血液,血管都是瘪……’他的话都没说完,陈硕惊呼一声,伸手就想拉棂,却被曲如水一个阴森的眼神冻住。

  ‘你……好像不是……人类吧!’棂说出自己摸出的结果。

  那边的陈硕早已脸色煞白,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人是什么身份了,食人尸,只有食人尸是没有血液的。

  可是,食人尸不是向来不与人类说话接触的么?

  ‘你很聪明!’曲如水拂开落在胸前的黑发。聪明?这孩子岂止是聪明,简直是……当他的小手落在身上的瞬间,死尸的身体似饥渴的吸取那手上的温度,那温度进入身体的血肉里很舒服,让他不由地闭上眼睛默默的感受。

  有多少年不曾体会过温度?一百多年了吧!有多久未曾碰触过另类的触感?还有肌肤的饥渴,这些陌生又曾经熟悉的情愫一瞬间充斥在他脑海里!

  棂没想到曲如水会夸奖他,漂亮的小脸上顿时绽放甜甜的笑容,漆黑明亮的眼睛都闪动着亮光,娇娇嫩嫩的,还带着稚气:

  ‘谢谢!’

  ‘……’旁边听着的陈硕木然了!

  蓦地,也不知道棂想到了什么,突然冲着曲如水找了招手,示意他靠近,曲如水靠过来,棂踮起脚尖贴近曲如水耳朵,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见对方本来无波无澜的眸子顿时起了波动,那颗绿色的瞳孔在眼白里面急速的转动,陈硕在旁边看得直着急。

  ‘你说的可是真的?’曲如水本来冷淡的声音里居然多了一丝压制的激动。

  ‘当然是真的,棂从来不骗人!’扬起小脸,抬起小下巴,稳而坚定的凝视曲如水,‘可你得跟在我身边才行,而且,还得等!’

  ‘现在的我,不行!’

  曲如水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倒是静了下来。

  ‘主人!’林间,走出一个同样浑身雪白的‘人’,径直来到曲如水面前,恭敬的弯腰,‘主人,午餐时间到了!’

  那人离陈硕两步远,身上的阴森之气令他不由自主的退离几步,拉着棂的手趁着曲如水没注意这边赶紧到一边。

  ‘棂,不要理会食人尸,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声音压得极低,殊不知,无论他的声量多低,听力非常敏锐的食人尸还是能听的见,曲如水只是动了一下眼角,目光依然落在棂的身上,对于人类,他一向不屑于顾。

  ‘为什么?哥,曲如水很好啊!他对我们没有恶念的。’

  陈硕心里着急,可脸上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不是恶念的原因。’陈硕偷偷瞥一眼曲如水,见对方已经移开视线,便又低声说,‘是他们身上有一种毒,能传染,活人碰触到会生病的,据说也会变成食人尸,刚才你还摸……’说到这儿,陈硕才意识到什么,脸色一变,就好象没考虑似的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两步,就这两步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让他们建立起来的感情毁在了这两步距离中!

  任谁也没想到一趟西山摩诃之行,断了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