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5:收留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4 13:19      字数:3857
  当棂和陈硕下去后,陈津国搬过一个大缸压在了上面,这条通道还有另一个出口,是直接通往村外的,村外有一条路,沿着那条路能够进入第49街区,能够远离这里。

  ‘老婆,怕吗?’

  马玉菊摇摇头,在她知道丈夫和村里人惹了不该惹的人后便清楚,村里的好日子恐怕是到头了!

  陈津国搂着妻子坐在床上,默默地望着已经被烈火包围的窗外。

  ‘对不起,老婆,是我连累你了!’

  地下的七天并不好过,陈硕担心父母,焦急、坐立难安、忐忑,各种不安充斥在心头,他无法安静下来,时不时的捶墙,暗恨自己实力太过弱小,如果他足够强大,便不会让父母置身于危险而不能自救之中。

  棂对于这些没有多大感触,也不说安慰的话,只是乖乖的静静的坐在那里,饿了便吃烈焰牦的肉,困了就睡,等到第七天的时候,陈硕已经瘦了一大圈下来,神色憔悴,眼睛里充满红血丝,样子颇为单薄到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的境地。

  他们两人本想出去,却不成想推不开入口,陈硕猜测之下父亲可能堵住了入口,便拉着棂向另一端走去,他们走了一天一夜才看到出口,出口被一片浓密的芦苇遮挡住,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里是入口。

  钻出去,站在出口,望着眼前一条平坦的大路,陈硕和棂第一时间是先遮挡住眼睛,他们在地下呆的足够久,突然见光,眼睛都有些刺痛,适应了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哥,这里是哪里?’

  陈硕摇头,他也不知道,恐怕,已经远离了双峰村,他想回去看看,看看父母是否能侥幸的活下来,低头看向抱着火璃兽的小男孩:

  ‘棂,我想回去!’

  棂抬头看看他,并没有多少意外的表情,只是反映很平淡:

  ‘嗯!’

  ‘你和我一起吗?’

  ‘随便,不过,哥,我想,叔叔和阿姨是不会同意你回去的,他们是用命来换你活下来。’棂抱着火璃兽坐在一旁的坪石上,看着远方,说的很平淡。

  陈硕抹了一把脸,七天时间早已把他内心的痛苦与折磨磨平了,痛还是有,但更多是复仇的恨意。

  陈硕愤怒的一拳捶在石头上,一拳下去,石粉碎裂,砸出了个凹窝,陈硕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拳头。

  棂抱着火璃兽过来,看了看那凹窝,又看了看陈硕的拳头,眨了眨眼睛:

  ‘哥,随着你体内能量的增多体内的巨力也在增强,看来烈焰牦的肉的确是很好的补品。’

  可陈硕却没有喜悦和兴奋,换成以往,他早就跳起来了,抱着父亲和母亲高兴万分,然而,今天却格外的沉默,自己的进步再次提醒他,这是父母用命换来他的改变

  ‘哥,你还回去吗?’

  ‘回!’陈硕咬牙,他要让自己心中的痛,再次加深,随着时间的流逝永远都不会忘记。

  他们走了两天两夜才回到双峰村,陷入一片残垣破瓦的双峰村!

  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熊熊大火把此处烧的片瓦不存,残垣破屋中残留着许多被烧成灰炭的尸体,有些尸体死不瞑目,倒在院子里,身上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陈硕跪在自己父母面前,无声的哭泣着,嘭嘭嘭磕头,那股似烈火般熊熊燃烧的恨意灼伤了陈硕的眼睛,变得猩红而狰狞,陈津国和马玉菊烧成灰炭的尸体是抱成团的,哪怕陈硕用多大的力气都分不开,最后只能把父母成团的埋到深坑里。

  当天夜里,下了一场大暴雨!

  楚庭第49街区!

  并不是多繁华的地方,是中等人,穷苦人和下等人聚集地地方,这里,物价低廉,小街小巷都住着一些市井小民,同时,这里也是比较混杂的囤积地区。

  而在第49街区和新区之间,相隔着一条宽敞的油漆路,这条油漆路隔开两个世界,另一面,是贵族与豪族、有钱人居住地地方。

  豪华轿车来往穿梭,高楼大厦,奢华商场,是一个集时尚与奢侈为一体的前沿之都,而那条象征着两界分明的道路就像一面镜子,体现出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哥,我饿了!’棂抱着火璃兽跟在陈硕身边,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卖肉包子的地方,那肉,他能闻得出是驯鹿的味道。

  驯鹿虽然不是高级凶兽,就连中级都比不上,但它的肉却是很鲜嫩美味,吃一口,满嘴生香,让人吃了这顿还想下一顿。

  棂清楚自己没吃过驯鹿的肉,可他就是知道这个味道,不知道原因!

  陈硕摸了摸空荡荡的兜,很是气馁,半个月前,他们离开双峰村来到第49街区,人生地不熟的,两兜又都空空的,连着饿了三天的肚子,最后,迫于无奈,陈硕带着棂去了山上打了一只凶兽卖了钱才填饱肚子,可这两天下来,钱也花光了。

  看着两边冒着热气的肉包子,陈硕也咽了咽口水,握住棂的小手:

  ‘棂,再忍忍,哥下午去山上打凶兽,我们先去找个居住的地方。’

  ‘哥,咱们是不是又没钱了?’棂抬头,乖巧的问。

  陈硕没点头也没说话,只是保持沉默。

  ‘哥,我不饿了,去山上打凶兽,来回就要三天……’

  面对如此懂事如此乖巧的棂,陈硕的心刺痛了,心里又想去了过世的父母,眼里忍不住浮现泪水,才十四五的他硬生生的扛住双亲过世,还要肩负起照顾棂的重担,不是累,他只是自责自己不能给棂好一点的生活条件。

  ‘没事,哥脚程快!’

  ‘不要,哥,我以前也有饿过七天的时候,没关系的。’

  一大一小的对话完完整整的落入到旁边卖肉包子的刘芸耳里,她瞧了瞧乖巧可爱的棂,又看了看落魄却强忍着刺痛的少年,叹了口气,世道难熬,穷人难过,这是谁家的孩子,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再次叹了口气,从蒸笼里拿出五个大肉包子放在盘子里,冲着棂找了招手:

  ‘过来,阿姨请你们吃包子!’

  棂猛地瞪大了眼睛,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陈硕,陈硕握了握拳头,嘴唇抿的更紧了一些,刘芸看见倔强又挣扎的陈硕,不由得笑道:

  ‘过来吧,总不能让你弟弟挨饿吧,来,阿姨请你们吃。’

  这个女人倒也是爽快之人,把盘子塞到陈硕怀中,又指了指旁边的空位:

  ‘去吧,坐那里吃,不够的话,阿姨这里还有。’

  ‘谢谢你,阿姨!’陈硕道谢,拿起包子先给了棂,随后拉着棂坐在那个女人身边,一边吃一边看女人忙乎着卖包子。

  五个包子根本不够一大一小的量,很快见了底,陈硕不好意思再开口,没想到那妇人倒是一笑,拿过空盘子又放了五个大肉包子,爽快的塞到陈硕手里:

  ‘吃吧,阿姨卖不完的,剩下也是剩下。’

  这回陈硕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低着头,一边咬着包子一边悄悄地落泪,家里发生灾难到父母双亡,再到现在,他见识过了人性冷暖,刻薄寡恩,冷嘲热讽,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好心的人。

  棂很快吃完了六个肉包子,他倒是没想那么多,抱着火璃兽蹭到那个女人身边,往蒸笼里看了看,眨着一双黑漆漆纯净的大眼睛,稚嫩的说:

  ‘阿姨,我帮你卖包子!’

  刘芸一笑,揉了揉棂柔软的黑发:‘吃饱了没有?’回头又看一眼正低头落泪的半大少年,无声的叹口气,从蒸笼里再次拿出四个包子放在少年手上的盘子里,‘吃吧,有什么难处落泪也解决不了,先填饱肚子才是,不管怎么说,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女人的话让陈硕心里更难受,抹去脸上泪水,又咬了一口包子,点点头,却没有抬头。

  到了晚上散市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没问陈硕和棂,直接带着两人回到她的家。

  两室一厅的房子,面积不大,但里面收拾的很是干净,陈硕和棂拘谨的站在门口,刘芸看着两个孩子,笑了下:

  ‘怎么不进来,放心吧,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儿子早在三年前就死了,丈夫早亡……’刘芸说起往事倒是没太多的悲伤,招呼着两人坐在客厅唯一的沙发上,又去厨房倒了两杯温水放在他们面前,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里。

  ‘我叫刘芸,你们可以叫芸阿姨,能告诉我,你们父母呢?’

  刚起个话头,刘芸就看见陈硕的眼睛红了,不由地一愣,随即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我……’

  ‘芸阿姨,不关你的事,我父母半个月前都死了。’陈硕低着头说。

  刘芸点点头,又看一眼毫无悲伤之感的棂,她总觉得这个孩子怪怪的,虽然很乖巧,但,就好象缺乏人类的感情,眼睛虽然很清澈纯粹,但越是这样的眼神,越让人感觉太过的清冷。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不应该啊!

  除非是,妖或者食人尸……

  ‘那你们目前有住的地方吗?’刘芸试探着问。

  陈硕和棂齐齐摇头,‘芸阿姨,我们能暂时住你这里么?你放心,我会干活,什么都能干,还能猎捕凶兽。’

  刘芸一笑:‘住就住吧,我这里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反正,每天都是我一个人,也怪寂寞的,你们住在这里,也热闹些,多些人气。’

  ‘谢谢你收留我们,谢谢!’陈硕站起来,弯腰致谢。

  ‘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客气,好了,弯什么腰,我又不是那些讲究的豪门什么的,就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婆……’

  扶起陈硕,把他按坐在沙发上,‘你们先呆着,我去厨房做饭,晚上可有炖的驯鹿肉吃。’

  晚餐的确很丰富,不仅有驯鹿肉,还有砥狗肉,吃完饭的时候,刘芸又去给两个孩子收拾房间,家里突然多了两个人,刘芸顿时感觉多了一丝人气,也让这家里的冷清多了一份热闹,多少年了,都是她自己一人过活,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没想到今天突然遇到这两个孩子,便起了领回家的念头。

  尤其是陈硕,半大的少年,和她死去的儿子一样大!

  想到死去的儿子,刘芸的眼底浮现恨意,是的,浓烈的恨意!

  她要活着,活着总有一天能为儿子报仇雪恨!

  ‘好了,阿硕,棂,已经很晚了,你们快睡觉吧!’刘芸收拾完卧室就要离去,却被棂抓住了手腕,‘芸阿姨,这附近哪里凶兽多一些,我和哥哥去猎兽。’

  ‘啊?这么小的年纪,太危险了……’刘芸早在两个孩子进来的时候收藏起眼中的恨意,惊讶的看着个头小小的棂,‘不用去狩猎,市场就有卖的,阿姨平时都是在市场买的。’

  ‘不,芸阿姨,我们要去狩猎,棂和我都需要提高身体素质,唯有那些凶兽才能满足。’

  这回刘芸倒是惊讶了,上下打量一番棂和陈硕,从外表上还真看不出来,并没有那些令人惧怕的异能者所展现出来的诡异莫测的能力。

  陈硕知道刘芸误会了,便解释:‘我们不是那些异能者,只是我和弟弟的体质比普通人强一些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刘芸了然,她知道有些人的体质的确是比普通人强悍上一些,但那又如何,遇到厉害的异能者,或者是位高权重者,依然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凶兽区倒是有,在楚庭的西山摩诃,不过,那里是食人尸和吞尸兽频繁出没的地方,很是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