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4:死里逃生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3 15:14      字数:3884
  跟随青年而来的其他人眼里都闪过一股恶意,还有浓烈的鄙夷之色,尤其是那个瘦竹竿,更是亲自扒拉已经死去的小财:

  ‘啧啧,人命如狗贱,一枪就死了,二少,你枪法越来越准了!’

  ‘我操你妈——我杀了你!’小财父亲怒吼一声,眼睛猩红的掐住瘦竹竿的脖子,狠狠的用力的掐住,农家强壮的身躯直接压倒瘦竹竿,嘭摔在地上,只把瘦竹竿摔的直翻白眼,随后一拳打在瘦竹竿脸上,一拳下去,不说眼冒金星,血从鼻孔和嘴里喷了出来。

  ‘啊!!!’瘦竹竿惨嚎,‘二少,二少……’

  ‘小财他爸……’村民们顿时乱了起来冲过去拽已经发疯的汉子,他们谁也没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汉子会突然之间爆发,场面一时混乱,而就在这混乱中,一声枪响,顿时让混乱的场面安静下来,而小财他爸却是太阳穴汩汩冒出血,人也倒在了瘦竹竿身上。

  青年一口吹去枪口的硝烟,冷笑:

  ‘穷山恶水多刁民,再闹啊,小爷我还真不相信,从你们这些刁民手里弄不走一只烈焰牦。’嚣张跋扈的态度彻底激怒村民,村长颤微着嘴角,捏紧了手里的刀柄:

  ‘你,欺人太甚!’

  ‘哈哈哈……你们听听,这老小子说什么,欺人太甚?我呸……’爬起来的瘦竹竿一抹脸上的血水,几步窜上来抬脚就冲着村长踹了过去,‘妈得,一群刁民……’

  瘦竹竿的脚没踹到村长身上,被陈津国的大手一下扣住,粗砺的指尖正好扣住瘦竹竿脚踝处,痛的他呲牙裂嘴:

  ‘放,放,放开,你他妈的……啊……’整个人被陈津国掼翻在地,抱着小腿鬼哭狼嚎,青年低头再一看,瘦竹竿露出来的皮肤已经变得青肿,五个指印清晰的印在上面。

  瞳孔骤然一缩,再抬头,青年眼里已有了谨慎和戒备,他不是无知之人,相反,心思敏捷,能捕捉到一些其他人没有看透的内在,而眼前这个农家汉子,就算不是家里招募的那些高手,但应该也有一些厉害之处。

  想到这里,他倒是一笑,掂了掂手里的手枪,蓦地,抬手指在陈津国的眉心:

  ‘伤我朋友,这帐,怎么算?’

  还没等陈津国说话,陈硕看见父亲被抢指着,顿时怒了,年少气盛,根本无惧眼前这些人,拿起手中的铁弓对准了青年,冷飕飕的开口:

  ‘放开我父亲,否则我在你身上戳个窟窿!’

  ‘呵呵呵,有意思,想不到小小的双峰村竟然藏龙卧虎,倒是我失礼了!’青年突兀的一笑,然而,就在这笑声中,陈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棵有手臂粗的树枝捆绑住身体,那铁弓也在树枝的大力压制下变了形。

  村长等人脸色变得惨白无比,齐齐看向不知何时站在青年身后脸色阴阴沉沉的中年男子,那树枝就是从他手中伸出来的。

  ‘异能者,居然是异能者!’村长喃喃自语,声音小的唯有自己听的见,不过,话还没落,山下就想起杂乱的脚步声,还有村民们呼喝和说笑的声音。

  村长立刻回过神,知道是虎子找的人来了,再一看被青年用枪指着的陈津国和被树枝捆住的陈硕,脸上硬生生挤出笑意:

  ‘这位少爷,烈焰牦是您的,麻烦,您看能不能放了他们父子俩,村里人,无知,不知道您的厉害,还请看在我们这些老百姓活的不容易下,放我们一条生路。’

  这一切的发生都被棂看在眼里,他没有动,只是抱着火璃兽坐在岩石上观察着,看着,直到中年男子出手,他才微微咬紧了嘴唇,漆黑的眼里闪烁着好奇:

  ‘小璃,那个人手里能长出树枝哦,应该很好玩,不过,他们太讨厌了,想抢走我的肉……怎么办呢?肉给他们了,我吃什么?’

  抱着火璃兽从岩石上跃下来,他个子矮,来到陈硕身边时,其他人都放在村长和突然上山而来的那些村民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张嘴啃咬捆绑在陈硕身上树枝的小男孩。

  直到中年男子感觉到自己体内能量往外流失才后知后觉的看见正啃树枝啃的欢实的棂,连忙缩回树枝,却被老大不愿意的棂抓住树枝,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嘴角还沾着绿色的汁液:

  ‘等我喝饱了你再拿走,现在不行!’稚嫩的声音,略带娇憨的语气,还有那精致漂亮的小脸立刻引来所有人的注意。

  中年男子脸色都变了,用力的想要缩回树枝,却被那个陌生又诡异的小孩死死抓住,而且,话音一落,张嘴又是一口咬住,那小嘴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厉害,体力能量流失的越发快速,中年男子惊骇莫名:

  ‘二少,快,快杀了他,他在吸我体内能量。’

  青年挑眉,没急着动手,而是好奇的打量正在鼓着腮帮子咬住树枝吮吸的起劲的小男孩,噗哧乐出声:

  ‘我说,你们村,可真逗,这孩子属什么的,什么都吃啊!’说着,冲自己另一名属下使了个眼色,那名属下身形一闪,掠到棂身边刚举手,护主的小璃冲着他扑了过去,吱吱吱叫着咬着那人的手腕不松开。

  所有的村民都愣住也发懵,搞不懂目前是什么状况,早已脱离树枝捆绑的陈硕愣愣的看着被树枝甩来甩去就是甩不开的棂,脑袋越发的不好使了。

  他知道棂爱吃肉,尤其是那些蕴含能量强的肉,但怎么也想不到棂还喜欢吸异能者体内的能量,自己父亲到底是从哪里捡到棂的?

  看完了戏,青年也显得不耐,抬枪砰砰砰连着射了三枪,本以为会打中,没想到,枪枪都走空,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谁知,刚山上的村民里不知道是谁好死不死的笑出声,更是惹怒了青年,枪口掉转,一枪射在村长大腿上,眼中的恶意和讥讽毫不掩饰:

  ‘管好你的人,再笑,本少灭了你们。’

  村长闷哼一声,腿都颤了一下,血从膝盖处流出来,湿透了裤子,村民赶紧上前扶着颤颤巍巍的村长站在一边,所有村民敢怒不敢言!

  其实,青年射那三枪在棂的眼里,速度就像播放的慢动作,子弹划出的轨迹都看的清清楚楚,想要躲过去简直是轻而易举,哪怕是让他空手抓子弹都可以,可惜,他的手还在抓着异能者的树枝,直到那名异能者虚弱的跌坐在地上,棂才心满意足的松开小嘴,站在地上打了个饱嗝,而小璃也跃回到棂的肩膀上,蓬松的红彤彤的尾巴高高地翘起,显示出它的喜悦。

  青年的那些朋友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小男孩,异能者有多厉害他们是清楚的,在普通人眼里,异能者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想要收服异能者,简直是痴心妄想,也就二少那样的出身才配雇佣异能者成为守护者,然而,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打破了他们以往的观念。

  至少,异能者不是无敌的!

  他们也是有克星的!

  青年倒是不再为难那些在他认为是无知愚蠢的村民,注意力全部放在小男孩的身上,枪在指间转悠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

  棂倒是也不害怕这些人,稍微填饱肚子,渴望的眼神又放在正被七八个人剥皮的烈焰牦身上。

  ‘那是我的!’稚嫩的声音宣示着主权,同时,小手还指向烈焰牦。

  青年扫一眼脸上布满汗水神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秦刚,秦刚的能力他是清楚的,在家里招募的这五名异能者中,秦刚不是说最厉害但比起差的好很多,然而,就这样一个厉害的异能者却被一个孩子给弄得如此狼狈,呵呵,狗屁的异能者,心中冷笑,脸上却慢慢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

  ‘烈焰牦是你打的?’

  烈焰牦有多厉害,所有人都知道,更不会相信这么个小孩能杀死一只能量强大的烈焰牦,而陈津国等人却因为青年问的话而神色微变。

  棂倒是没想那么多,可他也不傻,不会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便摇摇头:

  ‘叔叔伯伯们打的,我要吃肉,你不可以把它拿走。’

  ‘它,是我的!’棂又说了一遍。

  青年一听烈焰牦不是小男孩打的,那点刚兴起的兴趣便消了下去,本来还以为这趟出来玩遇到了更厉害的异能者,原来不过是个普通的孩子。

  想到这里,基本上无视了棂,转身看着眼前这些明明无力挣扎却各个都隐忍着怒火的村民,心中那股掌控他人性命的恶趣味更浓了一些。

  手一挥,剩下的那些人都过去帮住那七个人整理烈焰牦的血肉。

  后来上山的那些村民根本不允许青年这帮土匪带走烈焰牦,心里虽然害怕着,可比起那即将到手的烈焰牦,任谁都不会退一步,哪怕是村长拦阻都不行,气氛很快的暴动起来。

  青年这次出来只带了一名异能者,不过这名异能者现下也成了废物,在村民暴动的混乱下,青年连开了三枪都没震慑住村民,反而更引起吴蒙等人的愤怒,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吴蒙带头揍了那些高高在上又傲气凌然的人,而青年由他带来的护卫守着才免于被揍的下场,他脸色铁青的把空了子弹的手枪扔给手下,死死的盯着两相对峙的村民,掩藏好心中的阴狠。

  这些刁民,都该死……

  在49街区还没有人敢动欧家的人,没想到,这些刁民则敢……简直是找死!

  ‘好,很好!’青年扔下这句话,也不啰嗦带着人果决的离去。

  村民们发出欢呼,唯有村长、陈津国、吴蒙等人担忧的彼此相视,谁都明白,那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棂倒是没想太多,烈焰牦能留下来他当然高兴,当天晚上就整整吃了一大盆烈焰牦的肉,那股强猛的能量冲击着他的身体,洗刷着体内各处筋脉,不仅如此,棂还感觉大脑内好像打开了开关一样,有什么东西从脑海深处释放出来。

  不过,也没等他弄清楚,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待他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以后,陈硕守在他床边,见他醒来,终于舒了一口气。

  而这两天,陈津国和村长等人也非常的担忧,处处提防着那些人会回来报复,可就算报复又如何,他们又没有反抗的能力,吴蒙建议实在不行把孩子们都暂时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毕竟,能持枪的人都不是普通的人,搞不好和军队有关系。

  村长思虑再三,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毕竟下一代才是双峰村的未来,至于其他人,能走到哪儿就算哪儿,不可能让整个村子都空下来。

  他们做好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第二天白天下午,然而,在第二天的晚上,事情就发生的令人措手不及。

  整片山村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四面八方都被围的跟铁桶似的,别说逃了,能活下来的几率都小到微乎其微。

  有人慌乱的时候想冲出村外,却被乱枪打死,此刻的陈津国绝望的抱紧了妻子,合力掀起地下通道的钢板:

  ‘小硕,你带棂下去,躲在里面,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记住!’陈津国的大手按住儿子的肩膀,‘你已经是大人了,要照顾好棂,他是弟弟!’

  ‘爸,妈,我们出去拼命!’陈硕忍住哭,不愿意独自逃生。

  ‘说什么傻话,他们有枪,岂是我们人力可以抗衡的,下去,地下爸爸妈妈给你们准备了烈焰牦的肉,足够你们在下面呆一个星期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