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3:嚣张跋扈的人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2 15:21      字数:4114
  掩藏在岩石后面的棂好奇的打量着浑身裹着火焰仰天怒吼的烈焰牦,随着烈焰牦的怒吼,火焰滔天翻滚,烤得周围三米以为热度急速的攀升,如置身于沸腾的热水之中,难忍至极。

  ‘大家快后退,后退……’村长大吼一声领着村人急速的后退,动作快如闪电,一点都看不出老态。

  ‘村长,烈焰牦级别太高,我们根本无法靠近,更别说猎杀了。’陈津国忧心的说。

  韩材咬牙,粗旷的脸上都是一股狠绝:‘不能错过,烈焰牦几十年不见一只,这次我们村子好不容易出现一只,岂能放过,津国,就算不为我们老一辈想想,也要为下一代多想想,他们的体制需要改变,体能需要提升,如果打不破这个禁锢,一辈子都是老死在这个山村。’

  ‘是啊,我们没有生源,更没有那些提升体能的药材,唯一的出路就是捕猎山上的凶兽。’吴蒙叹口气。

  陈津国也知道这个理,可是,真要豁出命的捕杀烈焰牦,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耐,随后他把目光转向村长:

  ‘村长,你怎么看?’

  村长沉思,眉峰皱的死紧,看着翻滚火焰中的烈焰牦,眼底,闪过一丝坚韧和果决:

  ‘杀!为了孩子们,我们拼吧!’

  听得村长一声吩咐,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在烈焰牦把周身火焰收回体内的瞬间,众人爆发,每个人如飞蛾扑火般扑向烈焰牦,就连那几个少年都是持着武器在外围攻击。

  烈焰牦的蹄子和尾巴最为强大,一蹄子下去,地面都能裂开一道缝隙,一尾巴甩过去,空气都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这要是抽在人身上,脆弱的人类身体顿时断为两截,村里人大概知道烈焰牦的厉害之处,便极力的都躲着烈焰牦的尾巴。

  棂放开火璃兽,从岩石里面出来,站在远处静静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攻击凶猛的烈焰牦。

  ‘小璃,这只凶兽的肉看起来很好吃!’

  ‘????’主人,你从哪里看出这头大牦牛好吃啦!火璃兽扑了一下鼻子,打个喷嚏,用抓抓挠了一下身上的红毛,乖巧的趴服在棂的脚边。

  棂当然没告诉火璃兽他站在这里都感受到烈焰牦体内波动的强大能量,伸出小小的舌尖舔了舔嘴唇,黑漆漆的明亮的眼睛露出渴望贪吃的波动,盯着烈焰牦的视线都带着火辣辣的热度,正在抵抗村民攻击的烈焰牦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一蹄子下去挡开砍过来的大刀,抬起冒着红色的眼睛一下子盯在远处站着的小男孩身上。

  ‘吼……’一尾巴甩过去,空气‘啪啪啪’的发出脆响,陈津国和吴蒙连滚带爬的闪开,在地上滚了两滚才堪堪躲过那粗壮的大尾巴,尾巴尖砸在地面上顿时火星四溅,砸出了个坑。

  ‘村长,不行,我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吴蒙喘着粗气,高声叫道。

  ‘不行也得行,烈焰牦报复心极强,今天不是我们杀死它,就是它吃掉我们。’村长也是冷汗淋淋,手中的大砍刀根本近不了烈焰牦的身,几番下来,已有三个人受伤,虽然受伤不严重,但绝对帮不上忙就是了。

  ‘虎子,快回村去找人过来,要不然我们今天都得栽在这里。’陈津国大吼了一声。

  虎子少年抹去脸上汗水,转身就往山下冲去!

  棂正在观察烈焰牦,忽然瞧见陈硕正悄无声息的转到烈焰牦身后,手中的铁弓抬了起来,‘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棂一惊,‘哥哥,快闪开!’烈焰牦的皮硬如金刚,岂是普通的铁箭能伤到,而且,烈焰牦的硬皮还有反弹功能,这一箭下去,反弹回去,陈硕必伤无疑。

  听到棂的喊声,陈硕一愣,就在这一愣刹那,那只射出去的箭在陈硕突然瞪大的眼睛中反射回来,直奔他胸口。

  ‘小璃!’棂高声叫了一声,一人一兽如两道闪电扑向两个目标。

  来不及反应的陈硕被火璃兽扑倒,堪堪躲过那只威力十足的箭镞,箭镞射进后面的山体中,伴随着几声‘咔咔咔咔’脆响,山体裂出好几道缝隙,却没有被轰碎。

  而棂则是扑到烈焰牦身边,在对方两只前蹄抬起踢向他的瞬间,两只小手一下抓住,手臂用力,一股雄浑的力量灌注在双臂上,接着,伴随着烈焰牦的怒吼,周围已经吓呆的众人惊呼中,棂双臂硬生生的控制住烈焰牦的攻击,而后窜到背上,骑在烈焰牦身上,一拳又一拳的砸在烈焰牦最为脆弱的地方——脖颈三寸之处,那拳头快的都成了虚影,任谁也看不出他到底出了多少拳。

  最先回过神的是陈津国,接着就是村长等人,不等村长吩咐,众人齐齐扑过去,专挑烈焰牦最为脆弱的地方狂砍。

  烈焰牦铜皮铁骨,最为脆弱的两个地方就是脖颈三寸之处和下腹的肚脐之处,然而,哪怕烈焰牦被棂禁锢住,可它的尾巴依然威力无穷,甩的众人根本无法靠近。

  棂见状,红嘟嘟的小嘴一抿,他想吃的肉还没有吃不到嘴的,察觉到烈焰牦被他揍的力气渐渐弱下去,而那脖颈三寸之处都快被他砸烂了,那么硬的皮隐约露出里面的鲜红的血肉,便在烈焰牦背上转身,在大尾巴袭击他的刹那,一把擒住,手心用力,硬生生攥断了烈焰牦的尾巴。

  ‘吼……’烈焰牦惨叫,尾巴是他精华凝聚之处,此处一断,顿时让它体力一空,‘轰隆’一声,犹如一座山倒在地面上。

  棂见那断裂之处喷出大量的鲜血,血里面蕴含的能量简直如一汪清泉,想都没想,张嘴就咬在断口处,咕咚咕咚喝着里面的血液。

  ‘……’众人!

  被火璃兽救了的陈硕:‘??!!~~~’

  直到端口处不再有血流出来,棂才心满意足的跃下烈焰牦山丘一样的身体,火璃兽嗖的窜上棂的肩膀,甩着红彤彤的尾巴,极其渴望的盯着呼吸越来越微弱的烈焰牦,它也想喝血,可惜,血液里面蕴含的能量太过霸道,不是它能控制的住的。

  陈津国和村长等人神色复杂的围住棂,陈硕更是一把抱住喝的正在打嗝的棂:

  ‘棂,你太厉害了,烈焰牦都被你打死了。’

  棂擦擦小嘴,他此刻感觉浑身发热,充沛的能量一次次的在筋脉中运行,那种无法言喻的力量感使得他觉得自己现在都能扛起一座山。

  血液是喝了,可他更想吃肉,眼冒亮光的抬头看向陈津国:

  ‘叔叔,我要吃烤肉!’

  ‘好!今晚叔叔给你做。’陈津国骄傲的揉了揉棂柔软的黑发,任他也没想到随便捡回的一个小孩居然如此厉害。

  大家也不多说,等到烈焰牦咽气后,开始商议怎么把烈焰牦弄回村里,而棂抱着火璃兽乖巧的跟在陈硕身边找个平坦的岩石坐了上去。

  ‘二少,您看,是烈焰牦,高级凶兽……’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山间的另一端传来,相距不过十多米,随后十几个人向这边走来。

  陈津国等人神色一紧,警惕的盯着向这边走来的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一看他们的穿着,均是华丽的服饰,其中一青年更是一身深灰色的军装,前胸两排军扣,腰系黑色扣带,脚踏军靴,腰间扣着枪套,气势冷漠,看都不看村长等人,或者说是不屑瞧他们一眼,锐利带着贪婪的目光火热的盯着烈焰牦。

  ‘居然真的是烈焰牦,二少,这可是难得的补品啊,比药材强多了。’其中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凑到青年身边,压低声音说。

  其他一些跟随青年的人也是难掩兴奋,被青年握住手的娇美漂亮的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软软的靠在青年身边,美目流传,鄙夷的扫了一眼那些看起来就是低贱的下等人,故意提高声音:

  ‘二少,真是老天都在眷顾您呢,这只烈焰牦简直就是为您准备的。’

  青年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的看一眼身边紧紧贴着他的女人,狠狠捏了一把她挺翘的臀部:

  ‘骚货,就你会说话!’

  随后,收一摆,身后立刻出来七八个人看也不看村长等人径直围上烈焰牦。

  陈津国凝眉,村长皱眉,其他双峰村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任谁都看得出突然出现的这伙人不好惹,尤其是那穿军装腰间有枪套的青年,哪怕他们身在村里,与外界联系不多,但也知道能够配枪的人都是与军方有关系的,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陈津国忌惮的往后退几步,他不想因为烈焰牦而招惹这些人,然而,他的退步却让那几人的行为更为嚣张,其中一人更是推了陈津国一下:

  ‘闪开!’

  陈津国被推的一个踉跄,险些没站住,远处的陈硕见状,不乐意了,急忙跑过来扶住陈津国:

  ‘你们是什么人?做什么动手动脚的,还有烈焰牦是我们打得,凭什么给你们?’陈硕的话一出口,陈津国都来不及阻拦,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哎呦,不识抬举了是吧,我们二少能看上你们打得猎物,是你们的福气,怎么着,还想闹几出啊……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一群土包子……’一个看起来瘦的跟竹竿子似的男子走过来,不善的摆摆手,‘兄弟么,去做你们的,这里交给我。’

  ‘你,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三鱼也气愤填庸的冲过来。

  ‘王法??哈哈……听听,这小子跟我们讲王法……’瘦竹竿讥讽的冷笑,周围笑声一片,瘦竹竿更过分的用手指戳着三鱼的胸口,‘妈得,二少就是王法,你们这些低贱的下等人,看见二少还不他妈的跪下,还敢唧唧歪歪的,找死么?’

  三鱼还想说什么,被村长一把拉住,村长内心叹气,今天算是白忙乎了,知道眼前这些人他们得罪不起。

  ‘村长,烈焰牦是我们打得,凭什么给他们?’二郎等人眼睛都红了,欺人太甚!

  这时,那青年挽着他女友过来,居高临下的站在三鱼等人面前,冷冷的逼视着他们:

  ‘你们打的?本少说,是我打的!’砰砰砰,三声枪响,全部射在烈焰牦的脖颈处,谁都没看清楚他是如何掏枪的,这动作,这手速,的确令村长等人震惊,也起了退缩之心。

  ‘现在,谁打的?’青年傲然的逼视二郎!

  二郎脸憋得通红,如果不是他父亲吴蒙拉着,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少年人都有一股血性,哪能经得起这样赤裸裸的挑衅,陈硕攥紧了拳头,气的双目赤红: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

  年少气盛无惧任何势力,其他几个少年也被激起了火气。

  ‘烈焰牦是我们打得,凭什么给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想要的话怎么不去自己打,抢我们的……我呸,孬种……’

  村长早已经白了一张脸,想要劝阻都来不及,眼底闪过懊悔,一下瞥到青年眼底浮现的凶光,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就听‘砰!’的一声枪响,刚才还在嚷嚷叫的小财捂着胸口不敢置信的倒在地上。

  而站在少年身边的 中年汉子一把抱住倒地的少年:‘小财……小财……你别吓爸爸……’颤抖着右手胡乱的堵着胸口喷涌出来的鲜血。

  ‘妈得,再说啊,看你嘴厉害,还是本少的枪厉害!’青年冷笑,凶狠的眼神都能吃人。

  这一声枪响,确实震慑住了所有人,但也激起了村长等人心中克制的怒火。

  ‘小财他爸,赶紧抱孩子去村医室抢救。’村长急吼吼的大叫,然而,小财的爸却没有动弹,因为怀中的小财已经断气了。

  ‘小财……’小财的爸抱着儿子的尸体红着眼眶,低低的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小财,我的儿子……爸爸……给你报仇!’说到最后,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其他村民看见小财死了,都红了眼眶,愤怒的攥紧拳头,身子剧烈的颤抖着,面对高高在上的青年等人,他们却什么都不能做!

  这就是赤裸裸的阶级差别!人命在他们这些有钱人眼里,命贱如狗,丝毫不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