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1:死人复活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0 11:05      字数:4474
  双峰山,山顶,一轮朝阳从东方的地平线缓缓的升起,随着旭日发出的第一缕曙光撕破黎明前的黑暗,从而使东方天幕由漆黑而逐渐转为鱼肚白、红色,直至耀眼的金黄,喷射出万道霞光,最后,一轮火球跃出水面,腾空而起,整个过程象一个技艺高超的魔术师,在瞬息间变幻出千万种多姿多彩的画面,令人叹为观止。

  而在这周围,山峦叠嶂,丛林密布,围绕着这座山,随着朝阳的升起林间却是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层峦叠嶂,覆盖着厚厚的野草,苍劲翠绿的松树,高傲的挺立在野草中,山风扑来,松涛声阵阵,此声拍打着风气,舒畅开怀,尽情吸吮着风里甜甜的空气,宛如痛饮了一杯浓浓的葡萄酒,甜甜的醉!

  景色是如此的美好,美好的完全忽略掉在这丛林中间矗立的一座孤坟!

  是的!孤坟!

  此孤坟很奇怪,没有墓碑,周围杂草横生,好像许久不曾有人来祭拜过,也没有什么贡品,只是当朝阳的第一缕阳光落在孤坟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响起一声声轻微的,如果不细听根本听不到的‘咔咔咔’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就是这道声音,惊醒了孤坟旁边沉睡的一只全身都火红毛发的小野兽,它抬起头,睁开猩红的眼睛,抖了抖耳朵,随后很人性化的把耳朵贴在孤坟上细细听着。

  ‘咔咔咔……’此声又入耳,小野兽小小的身子一抖,随后猛的站起来,绕着孤坟低低的发出哀鸣,还用脑袋拱了拱坟丘。

  孤坟全部是用土堆砌而成,并不是青砖一类的,想必死者的身份也不是太高贵,这个社会,顶级豪门有钱的人死了,当然会有顶级的奢华墓地,能埋在这荒山野岭的,除了贫穷的底层民众,也想不出来是什么人了。

  然而,就算是贫苦大众,也不会有小野兽守护!

  明明很平常的事情,却处处透露着古怪,让人看不明白,也猜不透!

  从孤坟里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就快要破土而出似的,红色毛发的小野兽绕着孤坟走的更急,低鸣的更加急促,然而,那双眼睛里却没有了刚才睁开时的哀意,反而随着墓里传来的声响越来越清晰倒是升起了一丝期待和兴奋。

  这个过程是很缓慢的,当从东方升起的朝阳再从西方缓慢落下,绕着孤坟转圈的小野兽已经安静的趴伏在旁边,睁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

  终于,孤坟上的土似流沙一般向四周滑去,越滑越多,终于露出里面已经裂开的棺木,棺木腐烂很多,有些地方发黑,还有些地方都成了碎末,估计一指碰下去都会戳出个窟窿。

  很快的,有东西在里面往外顶开,不过瞬间,腐烂的棺木碎裂,从里面伸出一只白皙的小小的小手,这只小手好像还不满意被封在里面,又伸出一只小手,两只小手用力,‘哗啦’一声,棺木终于碎裂,有些掉在棺木里面,有些落在泥土上。

  ‘咳咳咳……’稚嫩的咳嗽声响起,从棺木里面爬出一个身穿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衣服的儿童,费了半天力气终于坐在棺木旁边的土堆上,小口小口的喘着气,乌溜溜的眼睛四处打量着,因为长期埋在棺材里,本来精致漂亮白皙的小脸更加显得白中透着青色,不过好在身体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毛病。

  那只红色毛发的小野兽蹭到小男孩身边用火红的脑袋拱着男孩的胳膊,还发出一声声好似撒娇般的声音。

  ‘咦!火璃兽!’男孩好像认识这只红毛发的小兽,好奇的抱进怀里,小小的手抚摸着光滑柔顺的红色毛发,入了手心真舒服,火璃兽也是被摸的一阵舒服,趴在男孩怀里眯着猩红的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这里是哪里呢?我是死了又活了?’男孩喃喃自语,打量着四周,又低头看看身上的衬衫,明显是大人穿的衣服,不属于他的可奇怪的穿在他身上,还一同埋在棺材里。

  裤子呢?两条白嫩嫩的小腿光溜溜的,男孩微微皱眉,低头看向棺材里,黑色的长裤平摊在棺材底,如同衣服一样没有损害,可他穿不了,真是可惜!

  男孩摇摇头,抱着火璃兽爬起来,站在土堆上遥望四周,都是树,还有山脉,一望无际,此刻落日还有余辉,能看得清楚远处,一座山峰高耸如云,矗立在眼前,不,应该说是看着近,其实还很远。

  ‘你要跟我走么?’男孩低头问怀里的火璃兽,声音嫩嫩的,软软的,黝黑的发丝在微风中被吹的凌乱。

  火璃兽能听的懂人语,点点头,又往男孩怀里拱了拱,更贴近了他一些。

  男孩咯咯一笑,抱紧了火璃兽,跳下土堆,衬衫正好遮到他小腿肚子:‘怎么办呢?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好像叫棂,你跟着我会很难过的。’

  火璃兽抬头看了一眼男孩,哼哼一声,皱了皱黑色的小鼻子,两只似兔子的耳朵动了动,又往怀里钻了一下。

  ‘好吧,好吧,你不怕挨饿就跟着我!’男孩揉了揉肚子,好饿啊,饿了几年,肚子都瘪瘪的。

  这座山林中空无一人,连个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没有,空寂空寂的,好似座死城,却奇怪的不给人阴森之感。

  叫棂的男孩也不知道自己在山林中走了多久,只看见太阳从东方升起又从西方落下,来来回回不下五次。

  他脚步不曾停过,一直在林中寻找着出路,他很饿,却感觉不到饿的恐慌,好像总有能坚持的底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破了这个底线。

  空着脚走在铺满地面的树叶上,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终于在第六天的时候看见一条羊肠小道,叫棂的男孩停下脚步,歪了歪小脑袋,踮起脚丫,往远处眺望,很惊奇的发现这条小路居然看不到尽头,远处,被一层雾气笼罩着,朦朦胧胧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小璃,我们要不要走这条路啊……应该,好像没有危险吧,这一路上我们是很幸运的。’棂把火璃兽当作自己第一个朋友,很是认真的问着。

  火璃兽动了动鼻子,猩红的眼睛也眺望远方,随后抬起小爪子哼哼着指向前方。

  ‘呵呵,小璃真聪明,很懂我心呢。’

  这条路的确能通向一个小山村,不过,这路程着实远了些,棂抱着火璃兽整整又走了四天才终于看到山下的一座村庄。

  从山上到山下成阶梯状,应该是人为砌成的,寸草不生的地方,而山下的村庄此刻炊烟袅袅,一栋一栋的二层小楼成阶梯状排列,在山脚上有一条砖道能通往村里,偶尔,会听到一些狗吠声,田园的气息很浓,也给人很亲切的感觉。

  棂倒是没有多想,抱着火璃兽沿着阶梯来到山脚下,刚站定,就见一辆四轮车从村外驶了进来,车上中年男子一眼看到站在路口的男孩,一下把车停在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开口:

  ‘小家伙,你家大人呢?怎么光着脚丫走路?’

  男孩抬头看他,露出黑色发丝下黑如玛瑙的眼睛:

  ‘叔叔,我从山上来,迷路了,找不到家!’

  中年男子皱眉,额间的额头纹都能堆成山,抬头看了看山上,眉心皱的更紧,给车息了火,跳下车,动作倒是很利索,农家人做什么都很干脆。

  ‘山上怎么会有人?你家大人呢?’中年男子顺便逗弄了一下男孩怀中的火璃兽,火璃兽感觉到中年男子对它没有恶意,只是从鼻孔喷出热气,便又把自己埋进棂的怀中。

  棂歪了歪脑袋,大人?他有家吗?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摇了摇头,棂没有说话,中年男子却自补一段棂为孤儿的身世,却不知道棂儿本身为死尸不知何原因复活。

  ‘行了,挺可怜的小家伙,你先跟叔叔回家,怎么着也不能……’老汉看着男孩裸着的双腿和光着的脚丫,心里倒是疼惜了几分,谁家大人这么狠心,如此漂亮的孩子也舍得扔掉,真是……作孽啊!

  棂被中年男子抱着坐在了座位上,伴随着四轮车的一阵突突声回到了中年男子家里,还没等停好车,一条大黑狗从里面窜了出来,刚想扑进中年男子怀里找亲热,却在看见棂的眼睛时,猛的停住脚步,浑身的毛乍起,尾巴一下竖起来,呜咽一声,转身就跑。

  中年男子一愣,‘小黑这是……怎么了?’

  棂无辜的眨眨眼,摸着小璃的毛发没有说话,却悄悄打量着不大的院子,正门两旁的墙上挂着黄灿灿的好似玉米的东西,而在东面有个铁支架,支架上挂着几张兽皮,应该是新猎来到,还滴着鲜红的血滴。

  居然是凶兽砥狗的硬皮,砥狗的肉鲜美多汁,嫩滑好吃,血肉中蕴含着大量的能量,如果被人体吸收,能够增强体力,是强身健体的上好食物,而砥狗的皮坚硬无比,能做盔甲一类刀枪不入的外衣,不过,砥狗的战斗力是很强的,想不到在这户普通人家里居然有能力宰杀一只砥狗,倒是厉害。

  目光一转,又看到两只凶兽的肉皮,都是极其普通的野兽,棂倒是不再在意。

  ‘老婆,我回来了!’对于小黑的异常中年男子也没在意,冲着房屋喊了一嗓子,随后就带着棂踏进门口。

  ‘爸,你回来了!’一个身穿蓝色运动服的少年正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红烧肉放在桌子上。

  棂的眼睛立刻落在上面再也移不开,那是砥狗肉做成的,散发的香气中都有着属于砥狗的能量波动,普通人感应不到,但棂却轻易的扑捉到那一丝能量,目前,他最需要的就是补充身体所缺失的体力和能量,死人复活,阴气极重,而棂,却因为不同于普通的死尸,可也迈不过那个坎,就是目前身体太弱,急需补充营养,看着肉碗的目光专注,丝毫没注意到少年好奇打量的目光。

  ‘爸,他谁啊?怎么……没穿鞋和裤子啊!’

  ‘唉!别提了,是个走丢的孩子……’中年男子摸了摸棂幽黑的发丝,‘饿了吧,去跟着哥哥洗洗手,吃饭吧!’

  棂刚迈出一步,‘哎哎哎,等下……’少年赶紧抬手挡了一下,转身就到门口的鞋柜子里拿了一双他自己穿的拖鞋过来,放在棂脚边,‘穿吧,地上很凉的。’

  少年笑的很阳光,粗眉大眼,一副娃娃脸很招人喜欢,至少在棂看来就不讨厌,默默的穿上布拖鞋,软软的道了声谢谢,便随着少年去洗手间。

  中年男子去了厨房,见老婆正忙着,也去帮忙。

  ‘津国,从哪里领回来的孩子?’女人一边忙乎着,一边问,刚才趁着洗锅的时候抽空看了一眼,倒是很漂亮的孩子,不知道来路正不正,他们农家人就怕惹上惹不起的麻烦。

  陈津国叹了口气:‘我刚进村口,他就站在路口边上,抱着个小野兽,模样很是可怜,那眼神很茫然,看得我……一下子想起我们小杰……那时候他也像这么大点……’

  正切菜的手一顿,陈津国的老婆看了一眼丈夫,眼圈很快红了:

  ‘别说了,小杰已经死了七年了……’

  ‘我知道,我知道,老婆,就是……’挺大的汉子也瞬间红了眼眶,‘老婆,咱们能留下他吗?’

  ‘那也得看那孩子愿不愿意,咱们一个农家人,怕是那孩子不喜欢。’农妇叹口气,往锅里倒上油,酱油,葱花,最后把土豆片倒进去,‘不管怎么说,他要是喜欢就留下,再穷也不能穷孩子,再饿也不差他一口饭吃,你去问问吧。’

  ‘哎哎哎,我这就去问。’陈津国转身离开厨房,回到客厅一看,他儿子站在一边,目瞪口呆的盯着正用手抓着肉吃的棂,还有用两只爪子捧着红烧肉往嘴里塞的火璃兽。

  一人一兽动作快速,应该都没嚼就咽下去,接着又去大碗里抓,根本不怕烫。

  ‘爸,这……这……他们饿了几天了?不怕烫啊,这可是我妈做的刚出锅的。’

  ‘那你不拦着,烫坏了怎么办?’陈津国急了,冲过去就要拦着。

  ‘我拦了啊,可那小野兽会咬我,不让我拦着。’少年很委屈,他也想吃红烧肉啊,碗里已经下去一半,再不动手就没了。

  陈津国一听,想拦人的手转个弯,抓着大腕就想挪到一边,却被一只满是油渍的小手和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按住。

  迎上男孩控诉的眼神,陈津国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

  ‘太烫,会伤着你,叔叔不吃,放在旁边凉一凉,等不热了你再吃,好么?’

  旁边的少年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父亲难得的放柔语气说话,不禁翻了翻白眼:

  ‘爸,你就不能正常点说话嘛,怪吓人的!’

  陈津国冲儿子瞪眼,‘我哪儿不正常了!’

  父子俩在斗嘴,男孩看得很惊奇,眨着卷长的睫毛,小手还是没有松开:

  ‘叔叔,我不怕烫,就是好饿好饿……我已经五六天没吃东西了……’无辜可怜的眼神,顿时让陈津国放弃了自己的挣扎,把装了一半红烧肉的大碗推到一人一兽面前。

  五六天没吃饭,这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